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為 人 情 還 是 為 普 選

馬 力 一 死 , 最 意 料 以 內 , 亦 是 意 料 以 外 的 問 題 , 就 是 泛 民 主 派 內 部 的 混 亂 。 傳 媒 報 道 , 因 「 民 主 黨 」 欠 了 何 秀 蘭 「 人 情 」 , 而 公 民 黨 亦 如 是 , 所 以 支 持 何 秀 蘭 參 選 云 云 。 何 秀 蘭 參 選 當 然 有 其 理 據 , 從 其 出 發 點 去 思 考 , 亦 合 乎 情 理 , 可 是 政 治 是 否 可 以 用 來 做 「 人 情 」 呢 ? 記 得 4 至 6 月 英 國 首 相 貝 理 雅 決 定 退 休 , 香 港 媒 體 不 斷 用 「 貝 白 情 仇 」 大 做 文 章 , 把 嚴 肅 的 英 國 政 治 新 聞 , 講 到 好 似 溏 心 風 暴 的 豪 門 恩 怨 一 樣 ; 這 種 手 法 , 在 外 國 只 有 小 報 才 會 這 樣 報 道 , 可 是 來 到 香 港 , 卻 變 成 了 「 專 業 」 的 國 際 新 聞 評 論 , 令 人 搖 頭 嘆 息 再 三 。
政 治 不 是 用 來 派 人 情
中 國 人 凡 事 從 人 情 出 發 , 是 合 乎 中 國 的 「 國 情 」 , 可 是 這 樣 的 做 法 , 在 普 選 的 戰 場 上 , 遇 中 共 「 唯 物 論 」 的 政 治 計 算 , 每 次 都 輸 到 焦 頭 爛 額 ; 為 甚 麼 ? 因 為 論 對 中 國 人 性 的 理 解 , 中 共 自 然 比 起 香 港 這 些 「 君 子 」 、 「 好 人 」 認 識 更 深 一 層 。 傳 聞 早 在 馬 力 病 逝 之 前 , 土 共 已 經 由 高 層 協 調 好 , 全 力 支 持 葉 劉 出 選 ; 泛 民 支 持 者 幻 想 土 共 會 分 裂 內 鬥 , 事 實 卻 是 每 次 都 可 以 協 調 , 為 甚 麼 ? 因 為 餅 仔 夠 多 , 餅 仔 夠 大 , 阿 公 「 話 晒 事 」 , 自 然 問 題 不 大 ; 相 比 起 民 建 聯 內 部 爭 位 之 戰 來 說 , 馬 力 的 一 年 任 期 , 不 如 交 給 泛 民 與 葉 劉 鬼 打 鬼 好 過 ─ ─ 葉 劉 贏 了 , 對 一 年 後 的 戰 局 影 響 不 大 ; 葉 劉 輸 了 , 借 泛 民 之 手 清 除 一 個 有 威 脅 的 人 , 又 有 何 不 可 ? 論 借 刀 的 功 力 , 泛 民 再 學 廿 年 都 比 不 上 土 共 。 相 反 , 如 果 民 主 黨 以 及 公 民 黨 一 心 要 還 人 情 債 , 要 力 推 何 秀 蘭 出 來 選 的 話 , 未 計 其 他 挑 戰 者 , 如 勞 永 樂 、 阿 牛 甚 至 黃 毓 民 , 只 是 看 看 補 選 的 低 投 票 率 , 泛 民 隨 時 有 機 會 輸 掉 這 場 仗 。 政 治 , 可 不 是 用 來 派 人 情 的 。 2004 年 何 秀 蘭 在 香 港 證 明 了 , 1+1 是 永 遠 不 會 等 如 4 的 ; 2004 年 連 戰 和 宋 楚 瑜 , 亦 在 台 灣 證 明 了 , 兩 個 敗 軍 之 將 , 真 的 「 何 足 言 勇 」 ? 即 使 民 主 派 支 持 者 佔 了 多 數 , 可 是 如 果 參 選 者 欠 缺 魅 力 , 這 樣 打 一 場 爛 選 戰 , 一 樣 會 白 白 輸 掉 。 不 要 忘 記 , 香 港 的 補 選 投 票 率 長 期 都 偏 低 ; 2004 年 在 03 年 7.1 的 影 響 , 加 上 連 串 封 咪 打 壓 事 件 , 投 票 率 仍 只 不 過 五 成 八 ; 即 使 泛 民 沒 有 其 他 參 選 人 ( 可 能 性 極 低 ) , 以 何 秀 蘭 的 形 象 去 和 葉 劉 正 面 衝 突 , 實 在 令 人 憂 慮 。 看 看 2000 年 程 介 南 放 棄 議 席 的 立 法 會 補 選 , 民 建 聯 派 出 東 區 支 部 主 席 鍾 樹 根 出 戰 , 得 票 78,282 , 而 得 到 民 主 黨 全 力 支 援 的 余 若 薇 , 亦 只 得 108,401 票 , 相 差 只 不 過 是 三 萬 票 , 而 在 選 舉 的 零 和 遊 戲 之 中 , 只 要 有 萬 五 票 轉 投 對 家 , 結 果 就 立 即 翻 盤 。 葉 劉 無 論 名 氣 、 支 持 度 、 以 至 經 營 的 路 線 , 都 遠 非 鍾 樹 根 可 比 ; 這 幾 年 范 徐 麗 泰 可 以 莫 名 其 妙 得 到 一 班 中 產 及 師 奶 票 支 持 , 即 為 一 例 ; 在 泛 民 的 支 持 者 眼 中 , 葉 劉 的 「 厭 惡 度 」 遠 超 范 太 , 可 是 對 那 些 范 太 的 選 民 來 講 , 葉 劉 是 否 如 此 的 乞 人 憎 呢 ? 林 忌 對 此 絕 不 敢 樂 觀 ; 葉 劉 之 所 以 可 以 「 坐 定 粒 六 」 , 就 是 看 準 了 范 太 的 支 持 者 , 絕 大 部 份 會 倒 向 旗 下 ─ ─ 反 之 , 今 日 的 何 秀 蘭 雖 然 比 起 當 年 的 余 若 薇 出 名 , 可 是 余 若 薇 的 專 業 、 大 律 師 公 會 背 景 , 甚 至 在 泛 民 團 結 一 致 的 支 持 上 , 都 遠 比 今 日 的 何 秀 蘭 優 勝 。
泛 民 內 部 是 一 盤 散 沙
再 者 , 今 日 的 葉 劉 有 大 量 保 皇 媒 體 的 支 持 , 看 看 她 身 無 公 職 , 只 是 開 了 一 個 所 謂 智 庫 ─ ─ 匯 賢 智 庫 , 也 居 然 可 以 在 媒 體 大 量 曝 光 , 長 期 發 表 其 偉 論 ; 再 加 上 部 份 中 國 人 熱 愛 「 強 人 」 的 情 意 結 , 葉 劉 「 格 食 格 」 , 闊 別 立 法 會 三 年 的 何 秀 蘭 如 何 能 敵 ? 單 是 面 對 面 的 互 相 質 詢 , 即 使 不 致 落 敗 , 但 也 佔 不 了 甚 麼 便 宜 吧 ? 最 後 一 個 因 素 , 就 是 泛 民 的 必 定 分 裂 ─ ─ 而 在 人 比 人 , 比 死 人 的 情 況 之 下 , 如 果 毓 民 和 何 秀 蘭 同 時 參 選 , 而 何 秀 蘭 得 到 民 主 、 公 民 兩 黨 的 支 持 , 毓 民 保 守 也 可 以 吸 走 數 千 至 一 萬 票 , 而 這 些 票 足 以 令 何 秀 蘭 以 些 微 票 數 落 敗 ; 反 之 , 如 果 何 秀 蘭 在 沒 有 人 支 持 的 情 況 下 出 選 , 其 號 召 力 會 否 強 過 毓 民 ? 如 果 泛 民 把 補 選 定 義 為 「 普 選 公 投 」 , 以 全 港 性 支 持 度 高 的 figure/icon 出 選 , 最 起 碼 可 以 提 高 投 票 率 , 淡 葉 劉 的 鐵 票 , 這 樣 泛 民 才 有 勝 算 ; 這 就 是 為 何 連 宋 選 也 不 如 一 個 馬 英 九 的 原 因 , 亦 是 泛 民 目 前 的 困 局 ─ ─ 最 悲 哀 的 是 , 香 港 出 生 的 馬 英 九 , 卻 一 早 跑 到 台 灣 去 了 。 泛 民 連 一 個 馬 英 九 都 沒 有 , 餘 下 的 只 有 老 黃 忠 而 已 。 這 就 是 林 忌 為 何 冒 大 不 韙 也 要 號 召 華 叔 出 山 的 原 因 , 泛 民 內 部 是 一 盤 散 沙 , 這 是 天 知 地 知 你 知 我 知 大 家 都 知 的 事 情 ; 正 如 台 灣 的 情 況 , 連 宋 不 能 合 , 泛 藍 次 次 都 被 泛 綠 欺 負 一 樣 , 泛 民 分 裂 是 必 然 的 ; 如 對 這 點 大 家 抱 有 任 何 幻 想 , 還 不 如 把 錢 拿 去 買 六 合 彩 。 只 有 非 常 人 才 可 以 做 非 常 事 , 在 非 常 時 期 只 有 非 常 之 舉 才 可 以 改 變 世 界 。 馬 奇 維 利 ( Niccolo Machiavelli ) 說 : 「 人 類 的 前 途 , 一 半 受 機 會 控 制 , 一 半 受 人 力 控 制 。 」 美 國 的 戰 略 家 康 恩 ( Herman Kahn ) 說 : 「 今 天 所 採 取 的 行 動 可 以 改 變 未 來 。 」 法 國 的 戰 略 家 薄 富 爾 ( Andre Beaufre ) 鄭 重 警 告 : 「 歷 史 的 風 吹 起 來 固 然 能 壓 倒 人 的 意 志 , 但 預 知 風 暴 的 來 臨 , 設 法 加 以 駕 馭 , 最 終 使 其 能 為 人 服 務 , 則 又 還 在 人 力 的 範 圍 之 內 。 」 「 經 驗 的 訓 即 為 古 語 所 云 ─ ─ 控 制 即 為 先 知 ( To control is to forsee. ) 。 必 須 發 現 萌 芽 中 的 危 險 , 立 即 作 出 決 定 以 制 止 未 來 的 威 脅 。 否 則 , 只 會 成 為 命 運 的 玩 偶 ! 」 ─ ─ 《 The Fall of France, 1940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