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

「政黨政治」發展,真是門都沒有!

新報.毓民星期天  未來這一年,海峽兩岸和香港都是「政治掛帥」。  先說大陸,中共將於年底召開「十七大」,胡錦濤再掌舵一屆,中央委員會「新人」相信率多「胡人馬」,政治局委員相應調整;明年春,「人大」換屆,政府改組,這只是行禮如儀,人事布局,「十七大」已經內定。  至於台灣,年底的立法委員選舉有新猷,議席減半,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兩黨政治」穩若磐石,藍綠兩大陣營繼續「綁架」選民,小黨沒有甚麼生存空間。明年三月選總統,國民黨「馬蕭配」能否打敗民進黨「長昌配」,重奪失去八年的政權,真是變數很多,目前很難預測結果。獨裁不可 普選渺茫  香港「特區」,政治獨裁不可能,民主普選很渺茫,「政治談論」質素低劣,連葉劉淑儀之流的胡言亂語都可以日日佔據媒體篇幅,就可見香港政治下落到一個何其不堪的地步。  不過,今年年底有兩場選舉頗有看頭,十一月十八日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十二月初,港島區立法會議席補選;明年九月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更是此間大小政團卯足全力的一場惡鬥。  除開大陸,台灣、香港都有政治選舉;政黨大張旗鼓投入政治選舉,充當選舉機器。這樣的「政黨政治」雖然不是很理想,也是有其發展空間的。然而,如果政黨強調意識形態,鼓吹不切實際的政治理念,並且以黨意凌駕民意,並且以選舉為手段,政黨為目的,則前途恐怕也是不見光明的。台灣的藍綠兩黨惡鬥,每次選舉就把族群撕裂一次,這樣的「政黨政治」不值得揄揚、謳歌。至於香港,代議政制「殘缺」,行政長官則是變相由「北京爺們」欽點,「政黨政治」真是門都沒有!還有選舉 聊勝於無  好在還有選舉,即使是「殘缺」的代議政制,立法會還是有半數議席由一人一票產生,區議會也有五分之四的議席由一人一票產生。一般民眾可以透過選舉有機會講話,而讓人聽得見;至少,政黨助選人員、候選人會在選舉期間「聆聽民意」。  「民意」無疑是一個抽象、籠統的觀念,其實這個名詞是代表一個政治實體中分子所表達的三個層級意見:第一是「共識」。這是說一個國家、社會或政治實體,經過歷史的發展,長期奮鬥後建立的對於「國家目標」和「達到目標的基本手段」所得到的共同意見。「共識」通常表現在建國的重要文獻 (如憲法)中,也表現在人民對國號、國旗、國歌等象徵的崇敬中。在香港而言,這樣的「共識」比較抽象,回歸十年,香港人連中國人身份的認定仍然是不夠堅定(含對中國文化、歷史的尊嚴自覺 ),更遑論其他。政治共識 不易建立  區議會選舉可以不談政治理念,但是,立法會選舉卻不能迴避意識形態問題。  在香港要建立「政治共識」,恐怕很不容易。「北京爺們」可以把香港的泛民主派與親建制派同等看待嗎?就算不把泛民主派視為敵人好了,也不會把他們看成是可以合作的對象。  兩蔣時代的國民黨,過去和現在的共產 黨(列寧式政黨),認為組織的目的,無形間是要把人變成「我的人」,把團體變成「我的團體」。組織就是控制,把「人」和「社會團體」控制其手腳,使之成為組織的「家當」、「本錢」。不視「人」為國家的、社會的,各人自己的;而只把人分為兩大類:「是我的」、「不是我的」。親疏、敵我判然。決想不到人只是屬於他自己、社會和國家,而不是屬於黨組織。這種「人我」或敵我的指述,變成善惡的標準,在中共而言,過去還有一切是非功罪都在姓資、姓社的標準。國、共兩黨的派系鬥爭與西方民主政黨的派系競爭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會人頭落地,而後者則是「其爭也君子」。不同主張 各走極端  香港一日不擺脫共產黨這種「人我」,或「敵我」的意識形態束縛,是很難產生共識的。  第二是「主張」。這是國家之內各個人群為自己利益或理想而提出的意見。是主觀的。不同的「主張」可能互相牴觸。左派政黨的「最低工資」主張,自然不見容於右派政黨。自由黨或民建聯的「主張」與民主黨的「主張」是不同的,這本來沒有甚麼問題,但是他們連「共識」都沒有,不同的「主張」便不能互相激發,甚至互補了。有時即使「主張」一樣,也沒法合作,像紮鐵工人工潮,「工聯會」與「工盟」的維護工人權益的「主張」並無扞格,可是卻各行其是,各走極端。  第三是「民心」。這是「大眾的意見」,也就是說那些聲音最少,又說不出去的人。  「民心」是一般民眾的意見傾向,只能在國家遭遇重大危機,或者選舉期間,才可以顯現。  在上述三個層級的「民意」中,最重要的是「民心」,但卻往往被忽略。殊不知「民心」是「共識」和「主張」的基礎。  真的很希望,在未來的政治選舉中,各個政黨能夠看到民心之所向,調整「主張」,尋求「共識」!後記  上周本欄以《最好就是陳方安生VS葉劉淑儀》一文刊出後,許多朋友表示有同感,李鵬飛先生更告訴毓民,他曾問過陳方安生,但是陳方安生表示沒興趣。毓民想她是不屑與葉劉淑儀「同台演出」!  「陳方安生VS葉劉淑儀」,不只是港島區立法會議席的爭奪,而是兩種政治論述的辯論,兩位女士的「恩怨情仇」,也可以透過選戰來一個了結,端的是一場十年難得一見的對決!泛民主派不必搞甚麼協調,就游說陳方安生出馬吧!  馬力辭世,遺下的港島區立法會議席,民建聯竟然無人表示「補缺」,這是很可遺憾的事情。如果民建聯派人參選,泛民主派基於政治風度,相信也可以不爭,但是民建聯把補選權利拱手讓人,而且是讓給一位曾經惡形惡相,作極權主義者的劊子手,壓港人政治權利的前保安局長,泛民主派不爭,那是自掘墳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