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

請問,這叫公義嗎?

日本侵略軍對慰安婦的迫害,一般是數年,戰敗投降就結束了。中共對慰安婦的迫害,時間長得多,任何一次政治運動,慰安婦都不能倖免於批鬥,直至有些被鬥死,迄今未平反。日本對慰安婦的迫害只及其身,中共對慰安婦的迫害,更株連及其子女。在中國,荒謬到慰安婦「不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和製造罪惡者」。
在江浩的調查記錄,《昭示:中國慰安婦》一書中,慰安婦說,「解放」後的中國,「我們沒有公民權,也沒有人認為我們是人。」「毛主席去世,我去生產隊參加追悼會,被隊長叫出隊列,他嚴肅地說:『你回家呆著去,你有甚麼資格來給主席送行?』我看到過去被批鬥的地富反壞右都站在隊裡,我委屈得直想哭。」大家都知道,在那個時候,地富反壞右是被專政打壓的五種政治賤民,而慰安婦比他們更低賤。地富反壞右可以去為毛澤東送行,慰安婦沒有資格。因此,未醒悟毛澤東就是加害者的慰安婦說:「要是知道出來後是這樣,我還不如死在慰安所裡。」又說:「他們比鬼子傷害我的還深,還讓我受不了。」
一批鬥,就一輩子,不論甚麼運動,包括大煉鋼失敗,都拿慰安婦開刀。而且,共幹還警告慰安婦,不准向江浩提被中共迫害的事。很多人以為中共畏懼日本,不敢為慰安婦討公道,其實,真正原因是他們迫害慰安婦甚於日寇。史維會的朋友和鄒至蕙議員一直在敦促加拿大政府通過議案,要日本向慰安婦道歉及賠償,但迫害慰安婦更殘酷的是中共,卻不必受譴責不必道歉不必賠償,這叫公義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