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曾 灶 財 的 示

曾 灶 財 死 了 。 這 個 瘋 瘋 癲 癲 漢 子 據 說 曾 經 務 農 , 三 十 五 歲 那 年 回 鄉 看 到 族 譜 , 發 覺 祖 先 在 九 龍 的 土 地 都 被 英 國 殖 民 政 府 充 公 了 。 此 後 五 十 年 , 他 就 走 遍 港 九 街 頭 巷 尾 , 四 處 揮 毫 , 寫 下 「 九 龍 皇 帝 曾 灶 財 曾 寶 玉 曾 麗 蓮 皇 女 」 之 類 文 理 全 無 大 字 , 向 殖 民 政 府 抗 議 。 也 許 , 在 那 些 大 字 之 前 , 你 會 搖 頭 笑 笑 , 會 想 到 一 個 逝 去 的 時 代 , 想 到 自 己 街 頭 遊 玩 的 童 年 。 但 是 , 你 怎 樣 都 不 會 想 到 , 曾 灶 財 一 死 , 香 港 文 化 界 即 交 口 稱 譽 。 他 肆 意 用 油 漆 塗 抹 公 物 屢 懲 不 改 , 原 來 算 是 體 現 了 「 鍥 而 不 舍 」 的 精 神 , 值 得 香 港 下 一 代 仿 效 ; 他 春 蚓 秋 蛇 般 的 大 字 , 更 變 成 「 墨 寶 」 , 有 所 謂 稚 拙 之 美 , 證 據 是 英 國 、 澳 洲 、 日 本 都 取 去 展 覽 , 「 獲 國 際 推 許 」 。 但 外 國 最 推 許 的 , 其 實 不 是 曾 灶 財 書 法 , 而 是 清 朝 中 國 人 腦 後 那 條 髮 辮 。 所 以 西 方 漫 畫 的 中 國 人 , 今 天 還 往 往 垂 辮 薙 髮 。 那 髮 辮 加 上 曾 灶 財 沒 有 「 公 德 」 兩 字 的 書 法 , 對 西 方 以 至 東 瀛 來 說 , 最 能 代 表 中 國 文 化 。 而 香 港 文 化 界 果 然 也 沒 有 辜 負 東 瀛 所 望 , 西 方 所 想 。 我 不 見 那 些 文 化 人 秉 公 德 立 場 論 曾 灶 財 的 「 街 頭 藝 術 」 , 只 見 他 們 背 後 拖 一 條 清 末 崇 外 髮 辮 , 對 國 際 推 許 的 曾 灶 財 墨 寶 搖 頭 擺 腦 讚 歎 。
「 見 人 道 好   他 也 道 好 」
北 宋 末 年 , 徽 宗 皇 帝 一 天 晚 上 夢 見 有 道 士 何 得 一 來 見 , 醒 後 畫 下 圖 像 訪 求 。 剛 巧 新 淦 縣 有 個 道 士 叫 何 得 一 , 縣 令 和 州 太 守 就 把 他 送 到 朝 廷 , 盛 稱 他 有 奇 能 , 曾 「 浴 於 江 中 , 得 杖 子 , 狀 如 龍 ; 又 嘗 噀 ( 噴 ) 水 於 壁 間 , 成 罨 畫 山 水 ( 彩 色 山 水 畫 ) 」 。 但 徽 宗 見 這 道 士 山 野 齷 齪 , 很 不 喜 歡 , 封 他 做 丹 林 郎 就 打 發 他 走 了 。 後 來 有 人 訪 查 , 發 覺 何 得 一 那 支 龍 杖 無 非 一 條 樹 根 , 那 幅 罨 畫 山 水 則 只 是 醉 後 嘔 吐 留 在 壁 上 的 斑 斑 污 點 , 一 時 傳 為 笑 談 ( 《 獨 醒 雜 志 》 卷 一 ) 。 何 得 一 假 如 生 於 今 日 , 他 的 罨 畫 山 水 一 定 也 會 獲 外 國 人 視 為 中 華 文 化 奇 趣 , 和 曾 灶 財 的 大 字 並 稱 香 港 街 頭 藝 術 雙 絕 。 現 在 , 有 文 化 人 計 劃 拿 曾 灶 財 墨 寶 出 書 , 有 文 化 人 以 曾 灶 財 墨 寶 作 時 裝 等 的 圖 案 , 有 文 化 人 把 曾 灶 財 墨 寶 在 網 上 拍 賣 。 他 們 應 可 藉 此 發 一 筆 小 財 。 香 港 會 有 不 少 人 買 的 。 《 朱 子 語 類 》 卷 一 一 六 談 到 矮 子 擠 在 人 群 中 看 戲 : 「 見 人 道 好 , 他 也 道 好 。 及 至 問 他 那 是 好 處 , 元 不 曾 識 。 」 正 由 於 曾 灶 財 墨 寶 道 好 的 人 多 , 曾 蔭 權 政 府 終 於 俯 順 輿 情 , 答 應 保 留 , 算 是 香 港 人 的 「 集 體 回 憶 」 , 何 況 這 回 憶 還 可 當 作 薄 薄 一 頁 民 間 抗 英 史 。 至 於 當 年 英 國 人 建 築 的 天 星 碼 頭 、 皇 后 碼 頭 等 , 則 非 拆 不 可 , 不 管 建 築 多 麼 典 雅 , 不 管 兩 個 碼 頭 上 嵌 香 港 人 多 少 懷 念 和 腳 印 。 拆 去 英 國 人 的 建 設 , 發 揚 曾 灶 財 的 作 風 , 這 就 是 新 香 港 政 治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