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3日 星期四

扎 鐵 工 人 罷 工 給 中 國 的 示

香 港 扎 鐵 工 人 罷 工 爭 取 加 薪 行 動 , 已 經 兩 個 星 期 ; 與 此 同 時 , 中 國 先 後 發 生 三 宗 非 常 嚴 重 的 工 業 意 外 , 超 過 二 百 五 十 名 工 人 不 僅 沒 法 爭 取 權 益 , 甚 至 要 賠 上 寶 貴 的 生 命 , 遺 下 孤 寡 老 弱 。 事 實 上 , 全 世 界 也 找 不 到 像 中 國 工 人 那 樣 弱 勢 , 任 由 宰 割 而 無 法 張 聲 ! 中 港 的 工 人 雖 然 只 是 一 河 之 隔 , 命 運 卻 截 然 不 同 。 八 月 十 三 日 , 湖 南 省 鳳 凰 縣 堤 溪 大 橋 在 完 工 通 車 前 突 然 倒 塌 , 大 批 工 人 走 避 不 及 , 不 是 墮 入 江 中 就 是 被 活 埋 在 石 堆 中 , 至 少 有 六 十 四 名 工 人 罹 難 。 五 日 之 後 , 山 東 新 泰 市 一 個 煤 礦 因 河 堤 崩 決 而 被 洪 水 淹 浸 , 一 百 八 十 一 名 礦 工 凶 多 吉 少 。 八 月 十 九 日 , 同 樣 是 山 東 省 , 濱 州 市 鄒 平 縣 魏 橋 集 團 一 間 鋁 母 鑄 造 廠 , 攝 氏 九 百 度 的 鋁 水 外 溢 , 官 方 稱 鋁 水 遇 水 冷 卻 時 形 成 強 大 氣 流 , 造 成 十 四 名 工 人 死 亡 。
礦 區 實 行 奴 化 管 理
這 些 慘 劇 固 然 有 小 部 份 不 可 抗 拒 的 自 然 因 素 , 但 更 多 其 實 是 可 以 避 免 的 人 為 因 素 。 以 山 東 新 泰 市 煤 礦 透 水 事 故 為 例 , 事 發 前 三 天 , 當 地 已 下 起 滂 沱 大 雨 , 很 多 工 人 擔 心 安 全 問 題 , 表 明 不 想 下 井 工 作 , 但 廠 方 以 辭 退 、 沒 收 按 金 等 要 脅 , 工 人 被 迫 就 範 ; 即 使 發 現 大 量 洪 水 湧 入 礦 井 , 井 下 的 工 人 仍 然 不 敢 貿 然 逃 走 , 要 請 示 地 面 的 領 導 。 有 工 人 說 : 「 很 多 人 養 成 了 習 慣 , 上 面 的 人 不 命 令 行 動 , 就 不 敢 行 動 。 」 而 且 , 「 絕 對 服 從 , 絕 對 執 行 , 絕 對 到 位 」 是 礦 區 對 工 人 提 出 的 要 求 , 稍 有 不 服 從 , 面 臨 的 就 是 罰 款 ( 《 新 京 報 》 ) 。 與 其 說 這 是 準 軍 事 化 管 理 , 不 如 說 這 是 奴 性 化 管 理 。 這 種 奴 化 工 人 的 做 法 之 所 以 卓 有 成 效 , 一 方 面 因 為 工 人 處 於 弱 勢 , 完 全 沒 有 討 價 還 價 能 力 , 也 不 了 解 自 己 的 權 利 ; 另 方 面 , 政 府 部 門 沒 盡 監 督 之 責 , 更 沒 有 捍 衞 工 人 的 合 法 權 益 , 令 他 們 任 由 資 方 魚 肉 。 本 來 , 全 國 總 工 會 是 專 為 保 護 工 人 而 設 的 組 織 , 但 在 中 共 強 力 控 制 下 , 早 已 淪 為 專 政 工 具 , 其 首 要 工 作 只 是 協 助 當 局 穩 定 社 會 、 管 理 工 人 , 而 非 幫 助 工 人 , 當 工 人 的 利 益 與 政 府 及 商 人 利 益 有 矛 盾 時 , 他 們 只 會 毫 不 猶 豫 站 在 政 府 那 邊 , 打 壓 工 人 的 合 理 訴 求 。
工 人 苦 無 求 助 渠 道
試 想 想 , 假 如 國 內 有 獨 立 工 會 , 工 人 又 怎 會 明 知 有 生 命 危 險 , 仍 然 不 向 工 會 求 助 , 任 資 方 予 取 予 求 呢 ? 假 如 有 獨 立 媒 體 , 工 人 不 僅 可 以 揭 露 資 方 罔 顧 工 人 死 活 的 惡 行 , 嚴 重 偷 工 減 料 的 鳳 凰 縣 大 橋 等 豆 腐 渣 工 程 , 也 不 可 能 無 日 無 之 而 不 被 揭 發 。 連 工 人 的 生 命 也 得 不 到 保 障 , 更 遑 論 權 益 了 ! 因 此 , 這 幾 宗 慘 劇 充 份 凸 顯 了 獨 立 工 會 及 新 聞 自 由 的 重 要 性 , 希 望 港 人 好 好 珍 惜 這 些 來 之 不 易 的 權 利 , 捍 衞 這 個 文 明 的 制 度 , 否 則 , 今 日 中 國 工 人 的 命 運 , 就 是 明 天 香 港 工 人 的 寫 照 。 張 華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