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暴 民 拳 經 , 惡 霸 劍 譜

香 港 保 釣 船 的 出 征 一 波 三 折 , 忽 令 筆 者 想 起 保 釣 行 動 委 員 會 前 主 席 柯 華 。 柯 大 俠 精 忠 愛 國 , 肝 膽 照 人 , 卻 未 在 蕩 寇 平 倭 的 海 疆 瀝 血 , 竟 先 被 同 胞 暴 打 。 事 件 緣 起 於 大 陸 煙 民 在 香 港 食 肆 吞 雲 吐 霧 , 柯 與 同 桌 友 人 一 再 勸 止 , 對 方 暴 起 傷 人 , 血 濺 五 步 ! 港 人 多 不 明 白 祖 國 同 胞 何 以 肝 火 熾 盛 , 動 輒 拳 腳 相 見 ? 說 來 某 一 族 群 的 集 體 性 格 , 是 其 成 長 環 境 所 鍛 造 的 。 本 朝 建 政 已 傳 四 代 , 早 前 那 些 暴 戾 恣 睢 的 血 史 免 提 了 吧 , 單 看 時 下 大 陸 浮 世 繪 ─ ─ 北 京 有 兩 口 子 逛 商 場 , 夫 君 進 廁 所 方 便 , 卻 一 去 不 回 , 妻 子 焦 急 探 問 , 始 知 丈 夫 已 被 商 場 保 安 暴 打 至 不 省 人 事 ( 後 來 昏 迷 四 天 ) 。 保 安 指 此 人 在 廁 所 抽 煙 , 遂 有 惡 報 。 妻 子 又 驚 又 怒 道 : 且 慢 ! 香 煙 扣 在 我 這 呢 , 他 向 誰 討 煙 來 抽 ? 這 樣 一 來 吵 得 不 可 開 交 , 鬧 到 商 場 保 安 隊 辦 公 室 , 隊 長 卻 冷 峻 地 回 應 : 你 也 不 想 想 , 好 端 端 的 , 保 安 打 你 丈 夫 做 甚 麼 ? 原 來 如 此 , 挨 了 保 安 打 就 一 定 是 你 的 不 對 , 是 你 自 己 「 找 打 」 。 在 香 港 是 煙 民 打 人 , 在 北 京 是 煙 民 被 打 。 同 是 禁 煙 個 案 , 中 港 版 本 竟 有 雲 泥 之 別 ! 筆 者 自 小 在 「 祖 國 懷 抱 」 成 長 , 見 證 了 毛 、 鄧 兩 朝 , 卒 之 在 六 四 血 光 之 中 倉 惶 去 國 。 換 了 人 間 之 後 , 我 才 驚 覺 本 朝 政 治 分 泌 出 來 的 怨 毒 與 暴 戾 , 不 止 囤 積 於 朝 堂 , 更 瀰 漫 於 草 澤 民 間 。 「 與 天 地 同 壽 」 的 執 政 黨 對 暴 力 思 維 和 暴 力 行 為 始 終 奉 為 圭 臬 , 打 了 你 是 白 打 , 殺 了 你 是 白 殺 , 莫 說 國 家 道 歉 與 政 府 賠 償 , 連 苦 主 遺 屬 要 祭 奠 亡 靈 也 屬 「 非 法 」 , 實 在 不 能 不 稱 為 暴 戾 之 極 致 。 有 此 言 傳 身 , 由 上 而 下 的 惡 性 傳 染 當 係 必 然 。 另 有 一 個 例 證 , 顯 示 大 陸 民 間 的 暴 力 傾 向 並 非 與 生 俱 來 的 , 但 最 終 也 成 了 別 無 選 擇 的 「 公 共 規 則 」 。 話 說 河 南 某 城 區 常 有 商 販 亂 棄 垃 圾 , 招 致 蚊 蠅 成 群 , 臭 氣 熏 天 。 居 民 便 立 一 牌 : 「 請 勿 在 此 倒 垃 圾 。 」 誰 知 垃 圾 依 舊 。 居 民 再 立 新 牌 : 「 嚴 禁 在 此 倒 垃 圾 ! 」 不 兩 天 , 垃 圾 竟 把 這 牌 都 埋 了 去 。 居 民 氣 極 , 遂 再 立 牌 : 「 倒 垃 圾 死 全 家 ! 」 果 然 立 奏 奇 效 , 垃 圾 不 復 見 矣 。 看 來 , 專 制 政 體 下 的 子 民 最 聽 得 懂 的 還 是 暴 力 語 言 。 誠 然 隨 時 間 推 移 , 「 死 全 家 」 的 威 懾 力 漸 會 減 退 , 於 是 暴 力 語 言 的 惡 毒 將 層 層 加 碼 , 而 人 群 之 間 的 戾 氣 則 步 步 升 級 … … 五 十 八 年 家 國 , 九 百 萬 里 山 河 , 吾 土 吾 民 的 暴 力 崇 拜 一 至 於 斯 , 實 係 本 朝 劫 數 。 蓋 有 大 陸 學 者 吳 思 著 書 立 說 , 他 繼 發 掘 「 血 酬 定 律 」 和 「 潛 規 則 」 之 後 , 又 揭 示 了 中 國 社 會 的 「 元 規 則 」 , 就 是 擁 有 最 強 暴 力 者 就 擁 有 一 切 。 嗚 呼 , 從 廟 堂 到 草 莽 , 莫 不 如 是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