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

馬 英 九 的 再 育

馬 英 九 一 審 判 決 無 罪 , 藍 營 士 氣 大 振 。 謝 長 廷 和 蘇 貞 昌 的 搭 檔 成 形 , 綠 營 走 向 整 合 之 路 , 兩 軍 的 陣 仗 開 始 擺 開 , 大 選 的 好 戲 上 演 了 。 市 長 特 別 費 和 總 統 的 國 務 機 要 費 , 在 本 質 上 都 有 很 大 的 模 糊 地 帶 , 不 論 從 法 律 上 、 政 治 上 和 社 會 上 , 均 可 作 寬 鬆 不 同 的 解 釋 。 如 果 沒 有 國 務 機 要 費 的 案 件 , 就 不 會 咬 出 馬 英 九 的 特 別 費 , 這 是 政 治 惡 鬥 之 下 的 法 律 案 件 。 特 別 費 的 無 罪 宣 判 , 一 定 會 影 響 國 務 機 要 費 的 審 判 。
像 開 竅 似 的 變 了 一 個 人
許 多 綠 營 政 客 高 喊 司 法 已 死 , 基 本 上 , 這 只 是 作 秀 , 現 在 權 貴 涉 案 的 官 司 , 從 陳 水 扁 到 馬 英 九 , 根 本 不 分 藍 綠 , 人 人 有 獎 , 司 法 獨 立 不 受 政 治 干 預 的 氣 候 已 日 漸 形 成 。 只 有 對 政 治 特 別 偏 執 的 人 , 才 會 懷 疑 政 治 干 預 司 法 。 馬 英 九 在 宣 判 無 罪 後 , 語 帶 哽 咽 。 他 以 「 田 螺 含 水 過 冬 」 這 個 台 灣 諺 語 來 形 容 這 大 半 年 來 忍 辱 負 重 的 心 情 。 這 個 判 決 讓 他 免 於 後 顧 之 憂 , 但 對 選 情 並 無 直 接 幫 助 。 不 過 , 也 許 受 到 官 司 的 打 擊 , 馬 英 九 的 作 風 出 現 明 顯 變 化 , 彷 彿 開 了 竅 似 的 變 了 一 個 人 。 他 的 單 車 鐵 騎 青 春 行 和 下 鄉 固 樁 的 Long stay , 都 與 傳 統 國 民 黨 的 選 戰 很 不 同 。 馬 英 九 在 溫 室 中 長 大 , 養 尊 處 優 , 不 知 民 間 疾 苦 , 這 些 缺 點 在 他 下 鄉 活 動 中 暴 露 無 遺 , 民 進 黨 對 他 大 加 消 遣 , 國 民 黨 中 央 對 此 也 不 以 為 然 , 認 為 他 自 曝 其 短 , 但 是 他 堅 持 要 面 對 現 實 , 誠 實 面 對 自 己 的 無 知 , 坦 然 接 受 各 方 的 譏 諷 。 他 對 農 民 生 活 一 無 所 知 , 不 知 道 稻 米 水 果 怎 麼 來 的 , 不 知 道 農 民 想 甚 麼 。 他 在 中 南 部 住 在 農 民 家 中 , 這 種 情 況 和 出 身 農 家 的 溫 家 寶 下 鄉 完 全 不 同 , 但 是 , 他 的 誠 懇 和 正 直 的 本 質 , 無 形 中 贏 得 好 感 , 因 他 表 現 出 來 的 拙 笨 , 與 職 業 政 客 的 油 滑 , 形 成 強 烈 對 比 。 民 進 黨 在 中 央 執 政 , 但 三 分 之 二 的 地 方 由 國 民 黨 執 政 , 民 進 黨 只 有 六 個 縣 市 , 國 民 黨 卻 有 十 六 個 縣 市 。 馬 英 九 透 過 一 腳 步 一 縣 市 的 方 式 , 在 泛 藍 執 政 地 區 部 署 作 戰 計 劃 , 他 跳 過 黨 中 央 的 組 織 戰 略 , 直 接 與 當 地 的 縣 市 首 長 打 交 道 , 希 望 效 法 當 年 黨 外 以 「 地 方 包 圍 中 央 」 的 方 式 , 重 新 掌 握 政 權 。
漸 體 會 台 灣 情 感 與 氣 味
馬 英 九 下 鄉 , 對 他 是 很 好 的 育 和 學 習 之 旅 。 他 慢 慢 理 解 身 為 台 灣 人 的 感 情 , 嘗 試 體 會 台 灣 社 會 的 氣 味 。 他 想 當 台 灣 總 統 , 就 必 須 站 在 台 灣 人 的 感 情 和 台 灣 人 的 利 益 講 話 。 身 為 外 省 人 , 缺 乏 台 灣 意 識 和 台 灣 感 情 , 是 馬 英 九 的 最 大 罩 門 , 他 積 極 克 服 這 個 弱 點 , 讓 中 南 部 民 眾 接 受 他 。 馬 英 九 的 努 力 , 激 起 民 進 黨 很 大 的 危 機 意 識 。 如 果 族 群 牌 和 本 土 牌 不 再 是 選 戰 王 牌 , 台 灣 的 民 主 就 有 救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