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達賴喇嘛能落葉歸根嗎?

達賴已經退到底線二○○七年六月,達賴喇嘛再次訪問澳洲。根據已往的經驗,每次他的到訪,都會吸引成千上萬的澳人前去聆聽他的演講。人們把他視為和平的化身、當代的甘地。這次他的大多數演講會都需要購買昂貴的門票。筆者去參加了墨爾本的數場演講中唯一的一場免費演講會。
許多人提前數小時就來到這裡,只為了佔到一個好的位置。我也提前了九十分鐘到場。體育場臨時搭好的主席台兩側的大屏幕上,不停地播放著對於不同人士的採訪,背景音樂悠遠而清揚,如曠古絕唱,再配著獨特的手鼓和鈴鐺,似乎在那一刻,就要走進西藏那片神秘的土地。我期盼著目睹一位拯救苦難、普渡眾生的聖者之神采。然而這位藏人的法王,一開始就宣稱自己不過是一個凡夫俗子,沒有任何特異之處。或許他是為了不願「神化」自己。但他在後來的答記者問中,我感覺到這位曾為心靈和平而決不退卻的老人,如今為了落葉歸根,已經退卻到了底線。
凡是去過西藏的人,都難免會對藏人追求精神信仰的虔誠而震撼。他們冒著烈日,跪拜著匍匐前往寺院朝拜,不顧路途遙遠,不惜衣敝履穿、手足重繭乃至磨出血泡。如果是以這樣的方式而在朝拜的路上靈魂脫離了肉身,那就是生命在塵世的最圓滿結局。藏人就是這樣一個為了追求精神富有,為了回到他們的天國,而對所謂的現代物質文明漠然置之的民族。因此西藏問題的核心不是領土問題,也不是經濟問題,而是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問題,因為藏人至今沒有權力在自己的土地擁有他們自己的喇嘛領袖。而如今達賴喇嘛卻強調物質文明的重要,「在物質上,西藏非常落後,而在精神上卻是非常超前的。每一個流亡的藏人都不願回到過去那樣落後的西藏,因此只要出於發展經濟的考慮,西藏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們將從中獲得很大的利益。」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那個所謂的發展,是以毀滅自然環境和傳統文化,窮竭自然資源為代價的。另一方面,達賴喇嘛卻強調由於大量的漢人移民西藏,西藏的傳統文化面臨著毀滅的邊緣。我不知道這位以關心全球環保問題的諾貝爾獲獎者是否有任何高招說服中共在保護傳統文化的前提下發展經濟。
達賴只求西藏自治,中共總是說他「分裂」在達賴這次訪澳的行程中,澳洲總理和反對黨領袖,都因害怕得罪中共而不願見他。達賴自以為已經做了很大的努力去向中共示好,「全世界都知道我並沒有在追求獨立,為此許多藏人感到失望。我在印度、歐洲和美洲的支持者都感到失望。那些同我們談判的中國官員也被告知,達賴喇嘛這方並不追求獨立,但中方卻仍然堅持說我搞獨立。我想這其中有一定原因。」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中共繼續指責達賴為「分裂主義者」呢?這位同中共打了幾十年交道的政教領袖悟出了這其中的緣由:「我認為在處理西藏的問題上,他們採取了一個簡單的方法,那就是繼續打壓和指責達賴喇嘛。」
瞭解中共本質的人都知道,中共執政的手段就是窮竭心計地奴化人民,而藏人因擁有虔誠的宗教信仰又是極難奴化的。中共建政後同藏人之間就一直存在著奴化和反奴化的矛盾。這個矛盾在五九年的大饑荒年代就趨於白熱化。十世班禪在六一年上交的七萬言書上描述藏人已經窮得連吃飯的碗都沒有了。藏人有一些得天獨厚的條件,他們靠遊牧為生,有馬有槍枝。當他們的信仰自由和最基本的生存權面臨如此嚴重威脅時,他們就揭竿而起。當藏人起來反抗中共的暴政時,毛澤東也就借此機會要徹底摧毀雪域民族那濃郁的信仰文化。他以暴力血腥鎮壓了藏民的反抗,並逐出了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隨後又將另一精神領袖班禪喇嘛長期囚禁於北京,使藏人從此失去了修煉信仰的基本環境,年輕一代的藏人就開始接受黨的教育。筆者在年幼時就目睹過那些被中共教化了的年輕藏人,他們不再具備藏人的那種平和、慈悲和忍耐,而是處處表現出蠻橫,動輒就要動刀傷人。
毛澤東死後,中共的開明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做了一些實際工作,尊重藏人的自治和宗教信仰。十世班禪也從中看到了一線希望,表示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反對藏獨。他希望這樣的妥協能為藏人爭取到更多的基本權益,他最終於八九年初獲得許可前往西藏視察和工作。在視察中,這位保持著西藏宗教領袖的本性和潛質的喇嘛最終還是很難容忍中共的西藏政策,而直言中共在西藏所造成的禍害比帶來的好處要嚴重得多。或者是上蒼的安排,這位曾為雪域民族上書直諫而身陷囹圄多年的喇嘛再次直言,否定了中共的西藏政策之後,還未來得及回到北京去面對那個「順者昌、逆者亡」的政權,便在五天後於故土圓寂了。
中共要永遠拒達賴於國門之外之後,中共的開明領導人因「六四」而下台,中共又恢復了那套暴虐制度。他們雖然在形式上尊重藏人的宗教自由,但在本質上是要嚴格控制這個宗教。這個宗教的領導人必須無條件地接受中共的領導,中共甚至不顧藏人的宗教僧俗,用強權冊封了班禪的轉世靈童,而達賴喇嘛按照藏人的僧俗確認的班禪轉世靈童,卻被中共隱藏了起來。另一方面,中共修築了青藏公路,繼續向西藏大量移民,漢化西藏,用經濟利益分化瓦解藏人,昔日的修煉聖地如今已經成了繁華鬧市和旅遊勝地。那些要保持修煉的藏人,要麼移居到高原深處,要麼冒著生命危險越過邊境,翻越喜馬拉雅山,逃出西藏。對達賴喇嘛,中共雖然偽裝出談判的樣子,但本質上希望他永遠不要回來。因此無論達賴喇嘛怎樣表示他毫無獨立的意圖,仍會一直被中共稱為「分裂主義者」。無論他怎樣闡明他的西藏政策(即西藏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也同時享有高度自治)對西藏及中國人都是有利的,中共當局也會裝聾作啞。因為這個政策是對中共不利的。等達賴在國外圓寂以後,中共又可以在西藏自選一個聽話的達賴轉世靈童,這樣藏人就可以永遠聽黨的話。
達賴喇嘛雖然在西方國家有著廣泛的支持者,但西方國家的許多政要都被中共以經濟利益相要挾。今年五月,比利時政府甚至拒絕了達賴的訪比計劃。因此達賴在西方國家的影響遠不足以影響中共在西藏的政策。然而現代社會仍然不乏純樸的心靈,追求著慈悲和返本歸真,這就是為什麼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去聆聽達賴的演講。他們希望從中得到感召,而使心靈得到淨化。
擔當起你的使命吧,法王!對眾生的慈悲應該是建立在救贖眾生的基礎上。對於任何剝奪眾生被救贖之權利的邪惡勢力,都不應視而不見。只有徹底清除阻礙救贖眾生的邪惡政權之後,雪域民族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擁有自己的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

(澳大利亞)吳建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