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你離得開中國嗎?

 美國《新聞周刊》最新一期載文《你離得開中國嗎》,
摘要如下:
  從寵物食品到玩具,中國制造産品難以回避。但可能回避嗎?在2005年,記者兼作家邦喬妮(Sara Bongiorni)試圖找出答案,她和她的丈夫及兩個孩子全年回避購買中國制造的任何東西。邦喬妮在新書《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中彙編了他們的努力,他們的錯誤和他們的挫折。她和《新聞周刊》談及美泰(Mattel)的玩具召回,沒有咖啡機的生活以及她很高興看到她家自我強加的抵制的結束。   

新聞周刊(下稱新):是什麽促使你戒斷中國産品?  
 
邦喬妮(下稱邦):在2004年聖誕節後兩天,我坐在沙發上,被一大堆東西包圍着,我開始看這些東西來自何方。所有的玩具都來自中國,聖誕燈飾、電子産品,甚至連狗的咀嚼玩具也是。
因此我對丈夫說:“你覺得過一年沒有中國的生活好不好玩?”
他回答說:“不好玩。”但我逼着他做這件事,幷把它當作一次家庭實驗,一個新年決議。這不是抗議或什麽有政治意味的事情;我隻是想知道美國一個中産階級家庭能否一年不用中國制造的商品。
美國經濟新聞記者邦喬妮和她的書《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

邦喬妮在書中表示:“原本想讓中國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但後來才明白中國原來已經滲透到我的生活中,這令我非常吃驚。”
新:你可以嗎?   

邦:在技術上,你可以,但你的生活會失常。我們度過那年幾乎主要是靠運氣。我們不需要新電話或手機,據我所知,這些東西隻來自中國。而且盡管我們的咖啡壺破了,但我們沒有更換,因爲我們不想買一個來自意大利的貴價咖啡壺。有些東西似乎隻來自中國,一年不用它們也影響很大。   
新:你會不會再中斷使用“中國制造”産品?   
邦:不。我的丈夫持懷疑态度,他無法堅持——這太浪費時間了。除了中國産品,其他的選項非常少,而且(多數)來自中國的産品價廉物美。
新:但關于安全問題和美泰以及其他公司的召回事件呢?   
邦:當我做那件事的時候,我從來沒注意過安全問題。因爲(大約80%的玩具)都來自中國,因此當問題出現,問題來自中國的機率就大。我不想反應過度,但我不知道怎樣的謹慎才合适。作爲一名消費者,我不知所措。就在前幾天,我的寶寶還在完托馬斯(Thomas)的木制火車汽笛。盡管它不屬于被召回的貨物,但它有着明亮的油漆,于是我想我還是把它拿走吧。我們真的依靠政府和制造商更大系統級的檢查,我們不能自己對産品進行安全檢查。   
新:那麽,在很大程度上,你對進口商品是滿意的。   
邦:當你擔心(美國人)失業、勞工權益和環境問題,你會更容易看到對華貿易的負面。但我也重視另一面:獲得價廉物美的産品。我們曾不得不給四歲的兒子購買68美元的意大利鞋。我們本可以買一雙14美元的中國鞋。   
新:那更昂貴的進口品呢?   
邦:人們繼續把中國商品和赝品、廉價貨聯想到一起。但很多高端的産品也是中國制造的。例如,當你走進精美的廚具店,人們以爲那些東西是歐洲貨,因爲它有着歐洲的名字或這公司可能位于歐洲。但實情幷不總是這樣。來自中國的進口品各種各樣,質量也各種各樣。   
新:你的孩子們對非中國制造的玩具會不會感到失望?   
邦:我們希望他們聖誕節快樂,但對他們來說,這包含色彩缤紛的塑料玩具,而大多數這些玩具都來自中國。歐美制造的玩具工藝精美而有品味,但更适合成年人。我花了20美元買了一個三英寸高的、色澤美麗的德國玩偶,替代那個較便宜的芭比娃娃。但對小孩來說,就算我們花了錢,這也幷不見得是個好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