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

當私營醫療的門打開之後

當私營醫療的門打開之後
姚永安
<環球華報>專攔 17.8.2007

主張引入私營醫療的市民常常說,他們不介意給願意付錢的人插隊,插隊的人若果光顧私營醫療,公營的輪候名單便會縮短,令無法負擔私營醫療的市民受益。

我們先不談當中所涉及的價值、原則和平等公道等問題。我想提出的質疑是,他們真的不介意嗎?若果他們知道插隊的並非少數的富户,而是數以十萬、數以百萬計的人插隊的時侯,他們是否真的不介意呢?

因為,私營的門一旦打開,光顧的除了富户,還有為數龐大擁有私營醫療保險的工人。因為無論是政府公務員、大企業的雇員,又或工會工人,大多數都有額外的醫療福利。因此,屆時插隊的不會只是少數的富户而是大多數的人。剩下沒有額外醫療保險福利的工作一般都是低收入、自雇、失業和退休人士。很多移民家庭都属於這個類別。私營的門一打開,市民便會被分成兩個等級。

謀利私營醫療保險業將會訊速彭脹,美國公司大舉遷入開拓市場,我們的醫療體系從此便會增加了另一層龐大架構。正如美國的實踐一樣,這個架構會吸取極大的醫療金錢資源用在行政、管理、市場推廣、法律訴訟、遊說政府和利潤上。這個架構亦會以本身的利益為出發點影響政府的醫療政策,從而營造出最有利的賺錢環境。例如,私營醫療會把復雜昂貴的治療留給公營醫院,又或尋求利用公營醫院的設施進行私營手術和治療。

在美國,病人能否獲得治療動手術,決定權不在病人或醫生,而是由保險公司所決定。

私營醫療會對公營的醫療體系造成重大壓力,首先,它會吸取大批醫療人員,令現時已經人手不足的情況更加嚴重。為了爭取醫療人員投身私營,它會提供比公營更優厚的薪酬。醫療人員的缺乏再加上公、私兩營的競爭,將會大幅提升醫療人員的薪酬。在只有公營的制度下,政府可以本身的負擔能力決定和控制醫療人員的薪酬和薪酬調整。但在公私合營的情況下,政府將喪失這項能力。醫療人員的薪酬大幅增加,政府只有兩個選擇,大幅增加醫療開支或削減服務,但結果相信是後者居多。後果是,醫療人材的流失、服務的削減,重整改革的混亂再加低落的仕氣,公營醫療的質素必然會下降。

加拿大的公營醫療體制是人人平等價值的基石,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也是我們重要的商業競爭力。

加拿大的公營醫療令商企業的員工醫療開支費用比美國平宜很多,在美國生產的GM汽車,平均每部車的醫療成本是1600美元,而加拿大生產的只是數百元。醫療費用令美國的汽車工人成本比加國同類工人時薪高出4至5元。

<時代周刊>最近便有專題報導,指出沉重的醫療負擔令美國的車廠陷於困境。GM車廠是美國購買最多醫療保險的企業,現時該公司的每1名工人要支持3位退休員工。GM的生意估值是180億美元,但該公司撥作員工退休福利(包括醫療)的款項卻是1000億美元!

可以肯定,私營醫療的引入必然會大大增加卑詩省的商業成本。

全民醫療保健曾經是加拿大人的夢想(今天也是美國和中國人民的夢想),當年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要在沙省推行全民醫療保健制度,便受到北美洲的醫生聯手大力對抗,經歷了一個多月的慘痛全省醫生大罷工,最後才獲得勝利。沙省的成功經驗,後來被引用到全國推行。如今,加拿大醫學會重新要求引入私營醫療。從醫生的角度來看,引入私營醫療有助大大提升他們的收入,但廣大市民又有甚麼好處?

在美國,4成的個人破產皆因醫療費用所導致。這個全球最富裕的國家,花費14%GDP在醫療卻有4700萬市民沒有醫療保健(加拿大是9%GDP),我們真的要打開大門引入美式醫療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