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中共離休高官,每年揮霍知多少?

中共內部物質待遇極為敏感,分級待遇,等級森嚴,名目繁多。現職官員待遇優越,離職官員也不例外。官員離職,縣級以下叫「退休」,市級以上叫「離休」。目前中共中央委員以上離休高干,每年公款開銷高達1000億人民幣;最高級離休官員,包括江澤民、李鵬等11人,享受的特權待遇每年耗費公款10億元,平均每人近1億元! 江澤民等人享受的特權待遇,包括各地行宮、專機、專列、高級轎車、專家醫療組等。江澤民離休後,可以任意享用的行宮包括: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玉泉山中央軍委招待所5號樓,上海西郊賓館,上海大公館,蘇州太湖,等等。江澤民所用專列,沿線都有武裝保護,所有快慢旅客列車,都要停站讓行。即使是同方向行駛的特快列車,也必須停下,讓其專列超越而過。 次一級的高干也耗費大量公款。如江澤民的老上級汪道涵,在其死亡前幾年,每年公費開支947萬元,醫療開支500多萬元,當局專門為他在上海錦江賓館和大公館設有兩個包括全套醫療設施的「汪辦」。其他即便是省部級離休幹部,平均每人每年開支也都高達500萬元。 中共高官中,一旦有人站在民眾一邊,就被中共定義為「危害黨的利益」,作為懲罰,立即被剝奪相應級別的特權待遇。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同情學生,被定性為「分裂黨」,立即被趕進一個小院子。前往參觀者感歎:「院子小而簡陋,與普通老百姓無異。」中共上下,結成利益共同體。害怕失去既得利益,是中共官員反對「政改」、並以各種藉口阻擾「政改」的根本原因。 農村貧困,兒童失學,礦難頻發,下崗工人生計維艱,民工工資慘遭拖欠,至少兩億多中國人民還掙扎在溫飽不濟的貧困線上……所有這些,都絲毫沒有打動中共高官的惻隱之心。他們忙於分贓,窮奢極欲,一擲千金,揮霍無度,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糜爛生活。口口聲聲的「為人民服務」,不過是招搖過市的幌子。在他們內心深處奉行的,正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臭名昭著的名言:「在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57、中共援外知多少? 據《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作者張戎舉證:中共從建政起,就窮兵黷武。為了擴充軍工,有意從老百姓口中奪食,明知會大量餓死人,還是大舉出口糧食,以換取軍備。為此下令:對糧食,「想盡一切辦法擠出來,以供出口。」對肉類,「壓縮國內市場,保證出口。」這一政策,連同「大躍進」的「瞎胡鬧」,導致數千萬民眾被活活餓死。 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一貧如洗,外援卻高達國家財政總支出的6.92%,名列世界榜首。當中國民眾大量餓死之際,接受中國糧援的東歐國家,卻得以取消定量配給制度。同期,中共援助阿爾巴尼亞、印尼、越南、柬埔寨、老撾等國,難以數計,但最後都以「翻臉」告終。 至今,中共外援有增無減。當中國成為「第三大糧食出口國」的時候,人們發現,中國90%的外援糧,都輸送給了朝鮮。事實上,為了支撐金正日政權,中共幾乎包養了整個朝鮮,除供應糧食之外,還提供該國所需石油的70%、所需燃料的60%.但朝鮮的首次核試爆,選擇地點,卻遠離韓國和俄國,而最靠近中國。被中共餵飽的金正日政權,直接威脅和損害的竟是中國。 當大量中國民眾還掙扎在貧困線上,農民負擔沉重,民工工資被拖欠,工人失業,兒童失學,民眾看病難、上學難、居住難,但中共大筆一揮,就減免了非洲國家所欠中國的大部分債務、柬埔寨所欠中國的全部債務、以及東南亞等國所欠中國的大部分債務。 中共罔顧自身國計民生,大量援外,目的祇有一個:糾集獨裁國家,合組灰色陣營,與文明世界分庭抗禮。迫使文明世界承認中共的強權地位,進而對中共的獨裁和暴政保持低調或緘默。如此,中共便可在國內隨心所欲,放手鎮壓,將一黨專制進行到底。58、中國人能否養活自己? 中國從來就是一個大國,人口歷來居於世界榜首。在漫長的歷史上,中國曾經出現過不同程度的饑荒。導致饑荒的原因,大多是蝗災、洪災、地震、戰爭等。大多數時期,尤其和平時期,中國民眾豐衣足食。沒有外援,也無需外援。這說明,中國歷來自給自足,中國人能夠養活自己。 1949年以前的和平時期,中國從未發生因政府行為不當而導致的饑荒。1949年之後,中共執政,在既無外患也無內亂的和平年代,卻爆發史無前例的大饑荒:3800萬人(另說4300萬)被活活餓死,超出此前中國歷史上死於饑荒人數的總和。創造了中國歷史紀錄,打破了世界歷史紀錄。 窮兵黷武和大舉援外,中共硬是摳盡了老百姓的活命糧。更有甚者,毛澤東鼓吹「以階級鬥爭為綱」、批判「唯生產力論」,惡意阻撓民眾發展經濟。民眾僅有的一點私產或自留地,都被當成「資本主義的尾巴」,予以割掉;民眾自發的一點小買賣,都被當成「投機倒把」,予以掃除。作為政府,公然限制經濟發展,中共是歷史上的第一,也是唯一。 中國淪於一窮二白,中共卻藉口「中國人口太多」、「難以發展」,為自己開脫。毛澤東死後,迫於國內外壓力,中共開始恢復生產,接受外援。1979至2006年,中國不得不接受世界糧食計劃署連續26年的糧食援助,這也是歷史上中國首次和最長一次接受外來糧援。民眾逐漸回復溫飽,但貧困人口依然眾多。此時,中共竟又自我貼金,借花獻佛,吹噓是中共「解決了13億人的吃飯問題」。59、中國人為什麼要偷渡? 一船接一船的偷渡者,源源不斷地從中國海岸,駛向美洲、澳洲和歐洲。於是,有了「金色冒險號」的故事,有了無數偷渡者悶死貨櫃車廂的故事,以及其他形形色色悲慘離奇的故事。更有明的偷渡,施展「隱身術」或「遁形術」:有人組團到了國外,即全團失蹤。有人說,美國夢是房子加汽車;而中國夢就是出國,就是移民美國、移民西方。 中國人偷渡,既有經濟原因也有政治原因。中共執政半個多世紀,前30年所做的,都是對中國經濟、社會、文化的人為破壞,把整個中國變成人間地獄。之後,才做賊心虛地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表面上似乎也取得了若干「發展」(準確而言,是恢復或彌補,外加變相掠奪),但政治上的獨裁與高壓絲毫未變。老百姓依然被奴役。 越南民眾曾大量偷渡海外,滯留香港等地,但隨著越南啟動經濟改革(1986)並取得相當成就後,這一「國恥」現象就完全消失。反觀中國,經濟改革比越南早(1978年),經濟增長比越南快,民眾偷渡潮卻有增無減,數十年如一日,繼續向全世界展現「中國特色」的「國恥」。 中國民眾大舉偷渡,不惜代價、甚至甘冒生命危險,釋放出強烈的信息:祇有逃出中國,才有「人過的日子」。國外生活未必盡如人意。但中共的倒行逆施,早已造成中國民眾根深蒂固的迷信:「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除了偷渡,還有資本外逃和人才外逃。循「正常途徑」出國的,大多有去無回;少數出國後還打算「回歸」的人,也得先弄上一張綠卡,「留一手」,再「衣錦還鄉」。 除了普通民眾的偷渡和外逃,更有中共大小官員的外逃,他們人手幾本護照,早已「預留後路」,先安排家屬在外,秘密轉移款項,自己則隨時準備開溜。中共塗抹當今中國為「盛世」,然而,中國人偷渡成風,外逃成風,連中共官員本身都不例外。無疑是對這一「盛世論」的直接嘲弄和否定。如果大開國門、大敞邊界,人們將發現,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要逃亡,勝利大逃亡,或者失敗大逃亡。不僅僅是一種「國恥」,更是一種崩潰。信心的崩潰,趕在這個政權崩潰之前的崩潰。60、中共為何製造流亡人士? 將異議人士流放海外,列入「黑名單」不准入境,是專制政權的一貫做法。前蘇聯曾精於此道。當今世界,持這種做法的國家已經極少。中共是繼續從事這一行當的極少數政權之一,而且明目張膽。不能回國的中國流亡人士數量,創下了世界之最。 祖國,是國民共同的家園。任何人,祇要出生和成長在那片土地上,他就是那個國家的天然主人。僅僅因為彼此觀點不同,一部分握有權力的人,就把另一部分人驅逐或排斥於國門之外,這是公權私用。不僅不合理,而且不合法。即便在中共自己的「法律」中,也找不到相應的條款,來證明此種手段的「合法性」。中共自知心虛,根本不敢把「黑名單」之類的做法列入其「法律」條款。 中共對付異議人士,通常有兩種手段:投入監獄或者流放海外。這樣做,是出於他們內心深處的恐懼,強行將異議人士與民眾隔離。中共自知其政權並非來自於民眾,其意識形態更是荒謬透頂。他們懼怕批評,也懼怕討論,更懼怕選舉。 有人誤以為,異議人士「沒有什麼用」,那不過是他們處於被監禁或被流放的狀態下,所造成的表像。如果中共不將異議人士投入監獄或者流放海外,而聽任他們與民眾接觸,可以想見,即便祇有一個異議人士,都可能動搖中共一黨專制的基礎。祇要這個異議人士走到民眾中去,表達觀點,感召同類,伸張民意,與中共展開平等競爭,中共的非法統治,便隨時可能瓦解。這正是中共的極度恐懼所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