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日 星期三

發展第一 保育第九

  香港政府繼遷拆了中環天星碼頭之後,也準備在這一兩天內清拆皇后碼頭,在政府整體城市規劃的計劃中,天星碼頭與皇后碼頭是必定要拆卸的。而這次我要談的是自己對於目前那一群“本土行動”的年輕人絕食抗議死守皇后碼頭的行動,以及香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昨天到現場與抗爭者對話這兩件事情的一些看法,因為昨天我也在現場。  以我在昨天所見的,基本上香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以為只要通過放下身段、走入抗爭的人群中與他們對話,就可以展現一下自己是一位開明的官員,但實際上她是沒辦法說服那群死守於皇后碼頭的“本土行動”之年輕朋友,因為大家對於發展與保育的平衡問題有不同的看法。  林鄭月娥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遺憾”,就是她是一位政務官,而這位政務官只是假裝開明,並不是真正開明,因為她在現場口口聲聲地說做官的如何如何。她說要走入群眾,但是卻口口聲聲地說自己做官的如何如何,這明顯地讓大家知道官民之間有一個很清楚的分野,她根本無法在心態上和思維方式上作調整。如果你真的想走入群眾,聆聽不同的聲音,即使這些聲音未必可以改變清拆皇后碼頭的決定,因為政策是必須要有延續性的,而你作為新任的發展局局長是一定要去承繼上一任局長或政府之政策,所以是非拆皇后碼頭不可。不過,既然你選擇了到碼頭與絕食靜坐的“本土行動”之年輕朋友對話的話,你便必須要真的打開心窗說亮話,就不是去說官話。因此,這種“走入群眾”是假的,也反映出曾蔭權的班子最近強調所謂的“走入群眾”、政策要得到民意的認可才會推行,這種說法基本上是一種公關,是沒意思的。  另一方面,“本土行動”的這群年輕人當然是勇氣可嘉,其中有三位更不惜以絕食來表達死守皇后碼頭之決心,我們是不會去懷疑這種誠意和毅力。不過,問題是皇后碼頭是必定要拆的,因此有些人會認為他們的做法其實已經是漠視了整體城市規劃的諮詢程序,但事實上這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的抗爭。至於,政府以發展為理由把文化保育的次序排於後面,這基本上是右派政府之慣常做法,“拆天星”、“拆皇后”,香港有什麼不可以拆呢?為了要遷就或遵從香港這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這種絕對價值,有什麼不可以拆呢?只要是可以變錢的就可以拆了。大家可以去試想一下,接下來的中環會是什麼樣子,就是全部都是高樓大廈,而九龍就有“屏風樓”,香港人就是生活在一個到處都是高樓大廈、象徵著繁榮的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但是真的是“路有凍死骨”,貧富懸殊的差距是愈來愈大。目前,香港這種文化保育擺明是被漠視,甚至是被“賤視”的,但卻還要擺出一副走入群眾的姿態,而這種樣相是醜陋和令人非常憎惡的。至於我自己所得到的啟發,就是香港這個政府基本上是一個沒有理想的政府、一個唯利是視的政府,同時也是一個“奴才”的政府,不是由人民選出來的政府,香港是一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作為絕對價值的社會,因此這個政府的所有政策必然是向工商界傾斜。  對此,我們也無話可說,只有祝福那群在皇后碼頭絕食的朋友好運,他們的抗爭是不會有任何的結果的,而我們又不可以說他們的這種抗爭會白費,因為他們至少傳遞了一個訊息,就是香港政府在文化保育方面絕對是做得不足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