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令人憂心的「深圳人自由赴港」

七月二十七日,大陸主流媒體爭相在顯要位置報道了一條香港新聞《深圳二百萬戶籍人口可以自由赴港》二○○七年七月二十六日香港《明報》報道,香港特區政府已向中央政府申請,向為數約二百萬的所有深圳戶籍人口,發出可多次赴港的電子入境卡,讓深圳人可隨時使用e通道赴港旅遊消費,若申請得到中央支持,最快可於今年十月的特首施政報告中宣佈,分階段付諸實行。
在有人對此消息拍手稱快之餘,也有人卻疑慮再三:
深圳政府早於港媒五天宣佈消息其一,港府此邀請是否自願?深圳《晶報》(深圳特區報子報)比香港《明報》早五天(七月二十一日)就有報道《深圳市民亮一下身份證就可過香港》--「中國三大都市圈學者對話會」上各地學者暢談深港合作:「允許深圳戶籍居民憑身份證進入香港」,「適度開放兩地牌照車輛自由行」……昨天(七月二十日),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等三大都市圈學者匯聚深圳,舉行首屆三大都市圈學者對話會,就構建先鋒城市群、如何推動深港合作等話題展開討論。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武寅,深圳市領導李意珍、唐傑、姜忠和市老領導邵漢青出席了對話會。
深圳政府喉舌何以早在港府發佈「向中央申請讓深圳人自由赴港」消息前五天就公開了?顯然有一種先聲奪人對港府的輿論逼迫之嫌。聯繫到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後,廣東省和深圳市政府就一直在大造輿論謀求深圳人自由赴港(如早在三四年前,深圳社科院院長樂正就多方呼籲讓深圳人自由赴港),但當時的港府始終冷淡不答,香港市民直到今日,也仍是「喜憂參半」,這就令人懷疑,此次港府申請讓深圳人自由赴港,主要是因為大陸壓力--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近日明確表示,香港不能不「適應轉變,並與中央及省政府緊密聯繫」。
香港如事事聽北京,必死無疑其二,港府此邀請標誌香港加速內地化。深圳人深知,香港對內地的優勢和吸引力全在於與大陸內地截然不同的西方文明,香港與大陸聯繫愈鬆散,愈對大陸有利。深圳人最懷念的香港,是回歸前的獨立香港,那時的香港生氣勃勃,給深圳以無窮的改革靈感和動力。而回歸後的香港,因為受制於北京緊箍咒,與大陸綁在一起,頓失自由應對國際政治變化與經濟全球化的活力,以至於在亞洲金融風暴等突發事件襲擊下日薄西山,終成深圳和大陸必須義務或虧本為之服務的一個沉重包袱。深圳人要奉中央之命,向香港提供自己都不能享受的優質廉價食品、商品和各項無償服務。如果深圳人自由赴港一旦實現,則意味著深圳和內地對香港的干預將更加頻繁和隨意。深圳改革家袁庚早已預言,香港如果事事聽北京的,必死無疑。
現在大陸官員津津樂道,香港再也離不開大陸了,香港的經濟復蘇在於與大陸的關係日益緊密,得救於「中央政府推出的兩項好政策:CEPA和內地居民香港自由行」--自從二○○二年開始,香港政府出台了推廣普通話的政策,首先開始語言文化的大陸化;二○○三年,CEPA出台,內地居民香港自由行一年之後,又開始從經濟上套牢香港。其時的香港經濟雖然終於從L形的長期低迷,開始轉向U形的復蘇,但實際上是將經濟命脈的樞紐交給了大陸控制。此次港府被迫邀請深圳人自由赴港,只能是進一步惡化香港自由社會制度。
鄧「五十年不變」承諾將作廢其三,鄧小平關於香港制度「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將作廢。一九八三年七月,在進行香港回歸談判期間,鄧小平曾經鄭重承諾:「實行一國兩制的構想,香港幾個不變:社會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不但九七年時不變,我們講五十年不變。」但是,一九九七年二月鄧小平病逝,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以後,鄧小平的承諾就開始打折扣:「因故暫時取消香港『雙普選』」後,香港政治制度「由於純屬香港內政技術性原因稍有改革」。到今年香港回歸十周年時,可以說香港的民主政治制度與經濟發展模式都與回歸前有了方向性倒退改變。到今日「深圳人自由赴港」,預示香港政治經濟文化制度徹底改變的大限迫在眉睫,不用說等不到五十年,就是二十年可能也是奢望了。
香港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成空話有兩個根本原因,一是中共從不遵守諾言;二是中共的「一國兩制」的構想本來就不是為香港設計的,而是為了統一台灣的陽謀--為了讓台灣上?,就先以香港回歸為示範。當發現台灣根本不可能上?後,也就無心把香港「一國兩制」當真了。這可能是香港近期將以「深港一體,深港同城」加速香港大陸化內地化深圳化的主要原因。
一葉落而知秋。對此,深港有識之士豈能不共同為「深圳人自由赴港」而心憂。


大陸 朱健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