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慰安婦風暴掀開中美日底牌

一切中共所作所為, 都以其政權利益作為優先考慮, 我相信慰安婦,六四及其他人權問題都要靠海外有心人的努力及國際壓力了,要其自動"做應該做的事"看到有任何能性嗎?

慰安婦風暴掀開中美日底牌

亞洲周刊毛峰/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通過慰安婦問題決議﹐是在美華裔和韓裔聯手合作﹑艱苦運作而影響了美國民眾和政界﹐而不是北京在暗中支援﹐北京“連應該做的都沒有去做”。日本政府及右翼勢力試圖阻擾﹐但弄巧成拙﹐適得其反。(chinesenewsnet.com)
在中國政府軟弱無力應對日本蓄意否定強征慰安婦中﹐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卻“拍案而起”出手予以強力回擊。這重挫了日本右翼政客試圖為歷史翻案的計劃﹐也引發了全球關注並要求日本正視強征慰安婦歷史問題的國際風暴。據亞洲周刊了解﹐繼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于六月二十六日以三十九票對二票的壓倒性多數通過決議案﹐要求日本政府和首相就慰安婦問題必須明確謝罪後﹐加拿大議會也在醞釀通過相同法案﹐以敦促日本反省。荷蘭議會則要求日本政府必須對戰時強征慰安婦作出明確解釋。(chinesenewsnet.com)
美國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聯合會常務副會長丁元七月八日在上海接受亞洲周刊專訪時透露﹐歷時九年﹑先後四次反覆在美國國會提出關于慰安婦問題的對日決議案﹐此次能夠獲得成功﹐實屬不易。這是在美華裔和韓裔等民間社團潀X作﹐通過艱苦而卓有成效地運作﹐動員並影響了美國民眾和政界的結果﹐顯示了亞裔民間力量對美國政治的影響力正在日益擴大。(chinesenewsnet.com)
丁元說﹐一般來講﹐在美國國會的議案中能有百人以上聯署的僅佔百分之一。這次由他們發起﹐由日本裔加州聯邦議員麥克爾‧本田(Mike Honda)提出的慰安婦對日決議案卻爭取到了一百三十五名議員聯署﹐這主要有三股力量作出了強勢推動﹕其一是以年輕一代為主體的美籍韓裔社團傾注全力﹐向美國民眾和各議員展開了扎實而廣泛的動員宣傳﹐做了大量的基層工作﹔其二是全美九千個基督教會也史無前例地站出來﹐聲援美國應該主持正義公道﹐敦促日本明確反省反人道﹑反人權的對女性的犯罪責任﹐並影響到佛教會等各個方面﹔其三﹐當然還有在美華裔社團的力量﹐他們不失時機﹐策略性地順水推舟﹐進行重點突破﹐以他們在硅谷(硅谷)形成的“沉默的大眾”之實力影響美國政界“要尊重華裔的意見”。(chinesenewsnet.com)
丁元說﹐在此過程中﹐他們一方面與提案人麥克爾‧本田保持了良好而密切的互動﹐另一方面通過輿論和向國會議員發表通告等形成一定壓力﹔同時又通過各種方法﹐積極做好對議案有“生殺大權”的眾議院外交委主席蘭托斯和眾院議長佩洛西的溝通工作﹐終于使多次受到日本干擾而出現一波三折的決議提案在外交委員會上獲得了壓倒性通過。丁元說﹕“在韓裔社團在美國媒體打出宣傳廣告後﹐我們華裔社團也花了七萬八千美元先後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刊登一個整版的廣告﹐揭露二戰期間日軍強征慰安婦的惡行和史實。”而日本政府以及右翼勢力一直在阻擾慰安婦議案列入國會議程。日本不僅派出高級游說人員在華盛頓四處活動﹐而且六月十四日還在《華盛頓郵報》刊登整版廣告﹐聲稱“日本政府和軍隊沒有強征慰安婦”﹐結果弄巧成拙﹐適得其反。(chinesenewsnet.com)
丁元指出﹐事到如今﹐日本政府及右翼勢力仍不死心﹐“我們注意到﹐日本外交人員最近多次與美國眾院議長佩洛西接觸﹐試圖拖緩此案在眾議院的表決。另外﹐更有近二百人之眾的人員在國會山莊對美國議員進行各種游說攻關﹐試圖讓他們在表決時投票反對或缺席或棄權”。但日本這一系列拒不認錯的做法是極其不明智的。慰安婦風暴已形成全球輿論﹐日本已不可能再翻案。而美國議員面臨明年大選﹐如果在尊重人權的普世價值上和追究對婦女性奴隸問題上投反對票的話﹐就會落下“口實”﹐危及當選。背民意而逆潮流而動﹐美國的議員會有這麼傻嗎﹖(chinesenewsnet.com)
丁元強調說﹕“決議案只是一塊試金石。它沒有法律約束力﹐所以只要國會多數通過即可。日本也可以繼續不認帳﹑不道歉。但一旦此案在眾議院獲得通過﹐下一步我們就可以在美國提出立法然後在美國起訴。現在有關慰安婦的訴訟之路在日本﹑中國都走不通。”(chinesenewsnet.com)
在談及日本有輿論指中國政府在暗中支援推動該議案時﹐丁元說﹕“中國政府連應該做的都沒有去做﹐更不要說拿出政治道德的勇氣來仗義執言。不過﹐中國政府可以抓大事不做小事﹐我們海外華裔不能不做。尊重普世價值﹐重視人權和道德建設﹐這是不能用GDP增長來衡量的。總之﹐將來的歷史會對我們今天所作的一切作出清晰的評價。問題在于﹐理直氣壯地向世人展示慰安婦和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現在連好萊塢都能做到﹐北京難道不能做﹖”(chinesenewsnet.com)
北京嚴控紀念抗戰(chinesenewsnet.com)
丁元是應邀參加在上海舉辦的有關對日民間賠償研討會而與美國同行一起來滬的。出席此次研討會的既有中美日等國的專業人士和律師﹐也有來自浙江義烏﹑湖南常德和寧波麗水等一批侵華日軍細菌戰受害者﹑哈爾濱日軍遺留毒氣彈受害者以及三位慰安婦受害老人﹕山西的萬愛花﹑海南的林亞金以及廣西的韋紹蘭。其中韋紹蘭是今年四月才站出來說出真相的“慰安婦”﹐她也是全世界第一個公開曾與日本士兵生過小孩的受害者。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個原定在上海師范大學舉行的研討會竟在臨舉辦前獲上級通知不能在該校舉辦。結果﹐會議只能通過熟人關系臨時借地召開﹐引起與會者強烈不滿。據透露﹐有關方面以釜底抽薪方式“為難”主辦者﹐其目的是希望在“七七”敏感時日﹐不要舉行這樣的活動﹐以免影響中日友好關系。事實上﹐較早前中共宣傳部就已下發文件﹐規定並要求中國大陸各媒體“不能隨意報道日本的負面消息”﹐“要嚴格控制和極其慎重地處理可能引發反日感情的對日批評報道”﹐“要低調和有控制地報道有關‘七七事變’和南京大屠殺七十周年的報道”。同時﹐各媒體還被要求盡可能多的正面報道和宣傳中日友好﹐維護中日關系改善。(chinesenewsnet.com)
正因為如此﹐在中國抗日戰爭爆發七十周年的七月七日﹐中國第一個慰安婦資料館只能靜悄悄地在上海師大文苑樓對外開放。這也是繼韓國首爾﹑日本東京之後﹐世界范圍內第三家有關慰安婦問題的資料館。(chinesenewsnet.com)
主辦該資料館的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教授對亞洲周刊說﹐歷經十四年來的艱苦調查﹐中國大陸的日軍強征慰安婦受害者人數應有二十萬左右。但到目前為止﹐生活在中國大陸並願意公開身份的慰安婦幸存者只有四十七人﹐她們大多年老體弱﹐過著貧病交加的生活﹐仍然蒙受著巨大的肉體和心靈傷痛。為此﹐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從二零零零年起用民間捐款對她們進行生活援助﹐盡可能幫助這批歷經苦難的老人能夠安度晚年。對不斷去世的老人﹐他們還承擔了安靈修墓的所有費用。蘇智良說﹐數年前﹐中華慈善基金會的辦公室主任曾親自打電話給他﹐稱基金會有十三億資金﹐願意為這些老人提供生活援助。他根據要求寄去了這些苦難老人的資料。三個月後卻被告知“基金會不能支助她們”﹐原因是“詢問了有關部門﹐此事非常敏感﹐不宜介入”。“我當時就感到很悲憤﹐中國的慈善基金援助侵華戰爭中一批特殊的受害老人﹐這難道還要看外國政府的臉色﹖類似的事情﹐我經歷了很多很多﹐感覺很遺憾也很悲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