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另一種慰安所

加拿大關心中國愛滋村的朋友,不遠萬里跑去探望病人,希望有所援助。不料接待他們的村負責人,拿出一本近似飯店點菜用的餐牌,上面列明,探訪哪一家要付多少錢,病情愈慘重的,收費愈高。朋友當堂為之意興索然,頓生退意。
中國作家江浩希望帶慰安婦李泥塵出席東京的索償聽證會。李泥塵的女兒陳景風委託律師提出系列要求:一,給老人滋補費4000元。二,必須由李泥塵的女兒、女婿、兩名外甥加上兩名外甥媳婦、表哥、表妹及李泥塵原工作單位廠長和人事科長,外加另一名翻譯,一起陪同去東京,費用由江浩負擔。三,如果要給李泥塵錄音或錄影,酬金當埸面議。還有其它條件,我不一一轉述。總之,對李泥塵家人來說,他們以為掘到一座金礦。這座金礦不是日本政府應付的賠償,而是希望幫助慰安婦討回公道的義士同胞。
李泥塵家中親人並非孤例。另一位叫娟青的慰安婦,有個養子一知道母親要接受訪談,便開口索取5000元。訪問者沒付,第二次再去,漲價到7000元,還說如果不付,明天可能就要一萬元。若要娟青上北京詳談,則收十萬元。鄰居說:養子更迫娟青和他睡,百般蹂躪還罵:「小日本沒把你培訓好?那時一天一百八十人,你不也應付了嗎?」
江浩的感覺是:這並非養子一人的問題,而是民族品質問題。娟青和李泥塵,其實又進入另一種慰安所。她們的家人從日本鬼子手中接棒,是世界上最聰明的資本家,從母親被奸污的肉體看到自己的利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