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問余杰

在我看來,伊戰有三大目標︰伊戰出于美國的國家安全,伊戰出于反對恐怖主義,伊戰出于推廣自由價值。此三大目標環環相扣、缺一不可,而最終的目標乃是自由。布什總統在其第二個任期的就職演說中,將“自由”作為核心詞語,先後二十七次提及。“自由”的重要性甚至超過了“反恐”布什所關注的不僅僅是美國的自由,乃是全球的自由,尤其是沒有自由的國度的人民如何才能獲得自由。
這包括中國在內嗎?

布什深信︰“我們珍視的自由不是美國賦予世界的恩賜,它是上帝賦予人類的恩賜。”當自由僅僅被美國人或西方世界所享受的時候,自由是殘缺不全的。先獲得自由的國族,對于推廣自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自由是需要分享的。在此意義上,自由不僅是美國自開國以來所堅信的首要價值,亦是全球和平的堅實基礎;“自由外交”不僅是威爾遜以來美國外交政策中理想主義的激情,亦與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息息相關。

在布什的外交政策中不知他如何表現珍視臺灣人,西藏人的自由?
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時,布什再次鄭重聲明,那些獨裁者們不可能如此肆無忌憚地獨裁下去,如今的世界是一個自由價值獲得普遍認同的世界,所有的暴行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獨裁者不可心存僥幸,“那些踐踏法律的統治者應該明白美國仍然堅守林肯總統的信念︰‘剝奪別人的自由者不配享有自由,在公正的上帝面前,這種人的統治不可能長久。’那些習慣于控制人民的政府領導人應該明白︰為了服務人民,你必須學會信任人民。”布什厭惡的不僅僅是薩達姆這一個人,所有的獨裁者都被看作敵人。這些話語足以讓金正日、卡斯特羅、卡扎菲、奧瑪爾、內賈德、查維斯、胡錦濤們如坐針氈。他們玩弄和踐踏法律,使其統治的國家喪失了起碼的公義和正義,他們制造駭人听聞的屠殺和災荒,對諸多人道主義災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的罪行不是“國家內政”,乃是制造人道主義災難的反人類罪。

布什給胡錦濤的代價是什麼?國賓相待?僅密合作?戰略伙伴

美國在“倒薩”戰爭中確實犯下了許多嚴重的錯誤。比如中央情報局向決策者提供了一些錯誤情報、事先未能充分估計到戰後重建的復雜性和難度、關押俘虜的監獄多次發生虐囚丑聞、在清剿恐怖分子的過程中誤傷許多平民、若干受傷士兵未能受到及時的醫治等等。這些錯誤源于政府機構的官僚主義和惰性,但並不能證明伊戰是一場錯誤的戰爭,更不能否定伊戰乃是“義戰”的性質。
"這些錯誤源于政府機構的官僚主義和惰性" 這話在中國新聞也不斷出現,但能否用來否定中共乃是"不義"的性質嗎?

“恐怖分子們昨天被擊敗了,恐怖分子們知道他們無法取勝。”阿拉維還說,他和臨時政府為大選感到驕傲,“伊拉克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在這一天,伊拉克人高昂起頭,不顧生命危險,選擇自己的未來”。作為一個至今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中國人,我感到羞愧和痛苦,我們有什麼資格輕視伊拉克人呢?
這點非常同意!


伊拉克人民終于告別了薩達姆時代的萬人坑,走向了民主自由的公民時代。
恭喜伊拉克人民得到民主自由!
你們有布什總統送給你們十數萬大軍,千億軍備,無盡的支援,願你們永享這成果!

沒有人自願接受被奴役的命運,昨天他們接受被奴役的命運乃是被迫的他們不得不屈服于槍口的淫威、屈服于萬人坑的恐怖。
可惜中國人"不自願接受被奴役的命運" 也作用不大, 因你們的奴隸主不只不會受到英美大國經濟制裁,大軍壓境,被國際孤立。相反還得到無限商機,萬億投資,穩坐聯合國大位!"《聖經》的力量"何時才可到你們當中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