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1日 星期五

法國車站天下烏鴉

法國車站天下烏鴉

周一中午時份,幾經轉折,終於抵達馬德里國際機場。所謂轉折,並非指轉機延誤,枯\坐倫敦希斯路機場,而是由於等候紮鐵工潮一直延續,以致所訂之機票一波三折,屢誤行期,以致要單身上路,追趕立法會扶貧小組之同寅,勞煩秘書處馬小姐多所照應,僅在此致衷心歉意。但能於上機前親赴紮鐵工友之慶功\宴,見眾弟兄喜氣洋洋,一洗罷工末期時之倦容,憧憬未來工會壯大,毋須受商會頤指氣使,層層盤剝,乃是我此平民議員之榮幸,錯過少許\行程,只得無奈割愛! 低下階層被減社會福利 上回說及之倫敦奇遇,於十里洋場之馬德里,尚未碰到類同之事。不過,我自然不會以此為據,認為西班牙首都並無無家可歸的貧民。今年5月到布魯塞爾開會之餘,回程坐火車到巴黎探望久違之林希翎大姐;於巴黎北部,即目睹歐洲物價高漲,貧富懸殊之剪影。話說我剛下火車,腹似雷鳴,遂到火車站大堂之小食攤稍祭五臟廟,見價目「非凡」,惟有點了一杯咖啡及一件甜包聊以果腹醒神。但避重就輕,僅區區茶點,亦要破費近50港元;頓覺居於首都,固然可耳聞目睹繁華匯萃,但若是窮人,則只有陪跑份兒,何來「使費」享受風光? 果然,一出車站,隨即看到一幕奇景,剛要點煙解悶,即有一小股衣履邋遢,回教服飾之婦女走來,以不純法語向我搭訕,我以為她們索取香煙頂癮,卻原來是討取零錢,隨手拿出所有應其要求,卻反而招來更多需索。 此等蓬頭垢面之婦女,原來乃是波斯尼亞人士,來到法國,乃是為尋找新希望,以為在歐盟庇護之下,可以憑一己之勞力,安身立命;然而,法國雖以自由、平等、博愛為號召,但卻在銅臭銀元的競逐中,不得不向低下階層開刀,社會福利被陸續裁減,但官僚體制又反而因歐盟擴張而膨脹,早就把來自非洲之前殖民子民後代,認為社會負擔,全然忘記法國之經濟發展,其實與此等移民所提供之廉價勞力有關;右派政客更將新移民及其後代,視為社會累贅! 此所以,不少來自東歐之來客,皆被視為賤民,即使僥倖憑戰禍難民取得政治庇護,亦難免遭到社會、政治之歧視,不但難求一職,即使有幸謀得一職,卻要淪為黑市勞工,割價出賣勞力,成為無良僱主鑽法律空子,遏低勞工待遇的工具。此情此景,映入眼簾,驟見被歧視之黑人護衛,叱喝追趕那些婦女,想到香港不少窮人,又受傳媒政客蠱惑,視來自國內之移民為仇敵,將可憐之黑工當成罪魁,而放過官商勾結,縱容盤剝非法外勞之禍首,不由覺得「天下烏鴉,盡皆黑漆」之說,確有幾分道理!

政情 梁國雄2007-09-19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