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1日 星期五

倫敦奇遇

倫敦奇遇執

筆為文之際,可算有點心不在焉。原因在於時間緊迫,趕赴紮鐵佬罷工勝利慶功\宴之後,又要執拾行李,赴歐洲追趕業已抵的立法會同事,完成到西班牙、英國訪問考察任務,看看是否可以借鑑此兩國「社會企業」經驗,為本港低下階層造福? 在此之前,剛接獲久無音信的朋友阿淼從日本來電報平安,告知我她已產下麟兒,母子平安。我只好連忙恭喜。放下話筒,不由感到世事滄桑,想到15年前的一幕…… 斯時,我剛巧在倫敦訪友,不得不依靠三份兼職餬口。在「六四」四周年前夕,協助流亡當地的民運人士組織活動。一個周日早上,我們主辦了一個集會,邀請了某些英國人士演講,並悼念六四死難同胞。我拿一傳單,穿梭於駐足人群派發,為悼念集會作宣傳,看到一個少女扶單車,聚精會神聽演講,神情表面冷漠,卻難掩悲愁,遂走前向之派發,由於一時難分她國籍為何,惟有以英語問曰:「你懂得看中文嗎?」答案是標準的國語:「我是中國人,當然懂!」 會後到附近酒吧閒聊,才知她是到英國留學的北京學生,「六四」時剛在北大就讀,自然難忘此段國殤慘史!彼此異鄉相逢,自然談得投契,逐漸成為朋友,閒時結伴同遊! 某個晚上,我應邀到她工作地點附近酒吧與之下棋。鏖戰一輪,到附近散步,倦了坐在路邊談天之際,忽然一輛客貨車停在路邊;一個婦人朝我們走來,二話不說就以英語問道:「湯,還是茶」。我下意識抬頭漫應:「咖啡,行不行?」然後回頭問淼:「你呢?」「茶吧!」 婦人隨即走到車上。半晌,拿兩杯熱飲回來,下更夾一件衣裳。 分派飲品之後,她把那年長袖衛生衣遞給我,說道:「這應該合你穿。」然後又朝淼問:「你個子小,今晚恐怕找不到合身的!」然後才轉身離去。 襤褸徘徊獲贈羅衫 我拿那件舊衫,呷咖啡,不覺與正在喝茶的淼相視大笑。原來這是一場誤會,我倆一看就知是少數族裔,兼且衣衫襤褸,夜間徘徊街頭,遂引來「救世軍」一數慈善外展隊關注,贈衣施飲,扶貧濟急!見手持之衫雖是二手,卻質地非差,遂贈予眼前人,以誌彼此友誼,永記此段奇遇! 我想淼飄泊不同異國,從事科研工作,未必會保存這件「不速之衫」;若有,則日後以之教兒子,誨之以貧富懸殊,不公不義之理,必是最佳教材。猶之乎,紮鐵工他日訓誨兒孫抗爭之公義,定必事半功\倍。

梁國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