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7日 星期一

搬起「黑石」砸自己的腳

倉促投資30億美元國家外匯投資管理公司尚未成立,就匆忙做了第一筆大買賣,出手就是三十億美元,投資美國私人資本運營公司「黑石集團」(或譯百仕通集團,Blackstone Group L. P.)。這樣大手筆的投資,從醞釀到成交,不過二十天,過程十分倉促,至今已造成中國政府七億美元巨大賬面損失。面對廣泛批評質疑,傳媒禁聲,當事者拒不認錯,反指他人不懂長線投資。如此心態行為,如何擔當掌管二千億美元投資大任?
黑石集團二○○七年一月聘請梁錦松為資深執行董事兼大中華區主席(Senior Managing Director of The Blackstone Group, Chairman of Blackstone Greater China),專門負責中國區業務。在黑石集團內,與梁錦松一樣有資深執行董事頭銜的僱員近六十人。
梁錦松出身「草根階層」畢業於香港大學,讀書期間參加左派組織的學生運動,在文革中上過井岡山,被人稱為國粹派。香港回歸以後,他既是董建華班子的中堅,也是中方最信得過的特區政府高官。二○○一至二○○三年間擔任香港財政司司長,曾被視為董建華的接班人。但二○○三年因買車醜聞被迫辭職,黯然結束政治生涯。此次重新出山,不過數月,梁錦松憑藉在位期間與中國建立的廣泛人脈關係,輕而易舉地拿到了中國外匯投資的第一單,為新東家立下汗馬功勞,而中國政府卻損失慘重。今年四月底五月初,梁錦松代表黑石集團與負責中國外匯管理的官員會面,詢問中方是否有意參股黑石集團。此前不久,三月份黑石集團剛剛宣佈公開上市計劃(IPO),欲籌資四十億美元。
中方很快就給了回音,令梁錦松及黑石集團驚喜不已。中方願投資數十億美元購買黑石集團股份(common units)。此後經過協商,雙方以異乎尋常的速度在五月二十日簽訂了投資協議:中方投資三十億美元,以95.5%的IPO折價購買黑石集團股份。當六月份黑石集團以三十一美元定價上市時,中方以二九點六美元的價位買進了一億多股黑石集團股權。
中國官員的傻大膽投資作風黑石集團四十億美元的上市規模乃是美國歷史上第六大,也是近五年來最大的一次初始股上市。消息宣佈後震動全球股市,十分引人注目。但中國政府一出手就是三十億,幾乎是黑石集團上市籌資規模的75%,同時還附加了中方持股時間必須在四年以上,而且沒有投票權的嚴苛規定(與5%的折扣相比,如此苛刻的條件可以被認為屬於羞辱性的條款,是任何一個理智的投資家都不會接受的)。如此投資行為,令全球金融界咋舌,領略到中國政府某些官員的傻大膽投資作風。難怪黑石集團的創始人、首席執行長史瓦茲曼(Stephen Schwarzman)興奮地表示:這是中國資本流動極為重大的模式改變,預示著中國市場的進一步開放。
據中國大陸的《財經》雜誌報道,自五月一日梁錦松與樓繼偉晤談後,有關決策人士才知道國際金融界有這麼一家巨無霸集團。報道引述內部人士的話說:「對於黑石集團,此前我們知之甚少,這次接觸後才剛剛開始看材料。」
按理說,如此鉅額的一筆投資,任何政府或公司都應在事先做出嚴密周詳的考查研究。不但要對投資對象作詳細的瞭解,還要對相關的投資環境作充分的分析。
從投資對象來說,黑石集團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四大類:企業兼併、房地產投資、資產管理及咨詢理財。該集團長期以來一直是私人合夥性質的公司,在上市前其內部運作以及財務狀況十分保密,業務面又非常廣,要對該集團作出準確評估,決非數周時間就能完成的。
再從投資環境來看,五月份之前,美國股市雖然牛氣得很,但由於房地產連年不景氣,與房地產有關的建築業、貸款業、銀行業等公司的股價已大幅下挫,特別是次級貸款市場的問題已逐漸暴露出來,與次級貸款市場密切相關的信貸市場、債券市場及對沖基金也岌岌可危。雖然投資者很難知道這些問題對黑石集團會有多大影響,但在黑石集團的業務中,投資房地產與對沖基金佔了很大的比重是明顯的事實。在此情況下,審慎的投資做法就是盡量避開這一類公司,而不是相反,搬起黑石砸自己的腳。
賭博式盲目下注心態據說樓繼偉等人在與梁錦松會晤後,整個五一長假期都沒有休息,伏案研究黑石集團。如果此說確實,筆者對樓繼偉等人的敬業精神表示欽佩,但也更增加了對他們管理外匯投資公司能力的擔憂。不說這種臨時抱佛腳式的作業荒唐,如果他們真的對國際金融市場有充分的瞭解與豐富的學養,那麼至少也可看出投資黑石集團在時機上是不妥的。
但中國的外匯管理官員卻在短時間內就匆忙做出了投資決定,令人百思不解,唯一的解釋就是中方官員眼看黑石集團就要上市,以為上市後其股價一定會大漲,為了追求高回報率,所以迫不及待決心下注,而且還要下大注。為了下大注,甚至不惜忍受苛刻的投資條件,也不顧簽約時國家外匯投資公司還沒有成立的現實,就下單簽約,這在投資界恐怕是前所未聞的創舉,是又一類的「中國製造」。
《財經》雜誌引述內部人士的話,很清楚地表明了這種下注心態。這位人士表示,黑石的IPO計劃是國家外匯投資公司選擇迅速出手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機會稍縱即逝;另一方面,「按照國內傳統的投資理念,IPO的風險比較低,收益比較有保障,加上黑石上市創下了全球資本市場的一個新記錄,必然會引起投資者的追捧,因此我們選擇了黑石。」
盲目的下注心態不但使中方官員接受了苛刻的投資限制,而且使國家外匯投資公司的第一筆投資就遭遇滑鐵盧。黑石集團股價自六月份上市後,不斷滑落,僅僅兩個月,已從招股價三十一美元跌至八月下旬的二十三美元。中方的投資按賬面算,已虧損了七億美元。
所謂「機會稍縱即逝」,說白了就是賭博心態,是用「國內傳統的投資理念」來指導外匯賭博。如果主管官員在此種理念主導下繼續他們的外匯投資,筆者非常擔心那一大筆百姓用血汗掙來的外匯,將變成他人的盆中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