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8日 星期日

惡 吏 探 源

孔 捷 生 雜 文 : 惡 吏 探 源

一 位 央 視 駐 香 港 記 者 在 blog 網 誌 撰 文 , 記 央 視 的 車 在 停 車 場 被 擦 損 , 報 案 後 特 區 警 察 來 到 現 場 , 卻 又 要 呼 喚 更 專 業 的 交 通 警 察 ; 交 警 到 了 又 呼 喚 督 察 ; 督 察 到 了 再 呼 喚 專 家 來 查 勘 … … 最 後 等 書 面 報 告 還 要 等 兩 三 天 。 這 位 央 視 記 者 對 香 港 警 方 按 部 就 班 的 辦 事 效 率 甚 為 不 耐 , 他 說 這 種 小 事 故 若 在 北 京 , 半 個 鐘 頭 就 處 理 完 了 。 怎 知 這 篇 文 章 卻 招 來 大 陸 網 民 罵 聲 一 片 , 指 央 視 記 者 把 法 治 之 區 香 港 和 大 陸 相 比 , 是 侮 辱 了 香 港 警 察 , 此 子 「 真 是 太 CCTV 了 ! 」 專 權 制 度 衍 生 的 「 惡 吏 文 化 」 , 效 率 只 怕 是 很 高 的 。 李 大 同 主 編 的 《 冰 點 》 周 刊 就 報 道 過 多 宗 案 , 其 間 多 是 上 級 「 限 期 破 案 」 , 警 方 採 取 霹 靂 手 段 , 辦 案 人 員 濫 施 酷 刑 而 造 成 的 。 欲 知 大 陸 警 權 與 民 權 的 懸 殊 落 差 , 這 有 兩 個 小 故 事 ─ ─ 河 北 霸 州 康 仙 庄 派 出 所 副 所 長 杜 書 貴 , 論 官 階 僅 係 未 入 流 的 微 末 角 色 , 但 身 為 「 陀 槍 公 差 」 , 足 以 惡 霸 一 方 。 某 次 他 開 警 車 去 看 親 戚 , 路 遇 供 電 局 工 程 車 , 杜 副 所 長 超 車 不 遂 , 便 怒 喝 : 「 我 就 不 信 … … ! 」 話 音 未 落 , 拔 槍 射 擊 , 工 程 車 司 機 牛 亞 軍 登 時 斃 命 ! 再 舉 一 案 , 遼 寧 興 城 五 名 便 衣 警 察 半 夜 出 更 , 不 知 是 掃 黃 還 是 捉 姦 , 突 襲 一 女 子 常 霞 的 私 宅 , 常 霞 睡 眼 惺 忪 , 不 知 所 措 , 連 聲 問 來 者 何 人 , 這 群 警 員 不 屑 作 答 , 只 命 令 戶 主 交 出 「 和 你 搞 那 個 男 人 」 , 常 霞 交 不 出 , 警 員 搜 屋 無 所 獲 , 悻 悻 而 退 , 這 過 程 戶 主 一 直 在 苦 苦 地 問 : 「 你 們 到 底 是 甚 麼 人 ? 」 直 到 最 後 也 沒 有 得 到 任 何 回 答 。 經 此 一 遭 , 常 霞 得 了 間 歇 性 神 經 病 , 成 了 「 祥 林 嫂 」 , 不 停 自 語 : 「 我 記 住 他 們 的 車 牌 了 , 我 記 住 了 … … 」 如 此 「 野 獸 刑 警 」 , 效 率 焉 得 不 高 ? 威 權 政 治 正 是 董 超 、 薛 霸 之 流 惡 吏 的 配 種 養 殖 場 。 董 超 和 薛 霸 是 《 水 滸 傳 》 的 小 衙 役 , 比 起 《 七 俠 五 義 》 的 張 龍 、 趙 虎 地 位 還 要 低 一 大 截 。 然 而 董 、 薛 前 後 押 解 林 及 盧 俊 義 , 都 濫 施 「 警 權 」 , 極 盡 凌 虐 折 磨 之 能 事 , 遂 名 垂 文 學 長 廊 , 成 為 惡 吏 的 象 徵 。 關 於 衙 役 官 差 董 超 、 薛 霸 , 老 作 家 聶 紺 弩 曾 在 《 水 滸 人 物 五 首 》 中 勾 畫 過 他 們 的 嘴 臉 ─ ─ 解 罷 林 又 解 盧 , 英 雄 天 下 盡 歸 吾 。 誰 家 旅 店 無 開 水 , 何 處 山 林 不 野 豬 ? 魯 達 慈 悲 齊 幸 免 , 燕 青 義 憤 乃 駢 誅 。 佶 京 俅 貫 江 山 , 超 霸 二 公 可 少 乎 ? 聶 紺 弩 點 睛 之 筆 正 在 尾 聯 , 何 謂 東 方 專 制 主 義 ? 何 謂 「 穩 定 壓 倒 一 切 」 ? 威 權 在 上 , 超 霸 二 公 可 少 乎 ?

盛 產 漢 奸 的 國 度

盛 產 漢 奸 的 國 度

曾 蔭 權 警 告 , 防 範 文 革 , 語 音 未 落 , 即 有 李 柱 銘 《 華 爾 街 日 報 》 風 波 , 特 區 再 起 文 革 批 鬥 DNA 大 躁 動 , 民 建 聯 即 將 李 柱 銘 議 員 稱 為 「 漢 奸 」 , 觸 動 了 維 園 阿 伯 神 經 , 引 起 躁 動 , 非 常 及 時 。 所 謂 漢 奸 , 按 照 傳 統 的 政 治 定 義 如 民 國 的 法 律 , 指 「 在 戰 爭 時 期 , 通 謀 敵 國 , 反 抗 本 國 」 , 如 此 一 提 點 , 才 令 香 港 人 醒 覺 , 原 來 美 國 是 中 國 正 在 交 戰 中 的 敵 國 。 難 怪 都 說 中 國 是 盛 產 漢 奸 的 國 家 : 敵 國 美 國 , 廠 商 在 大 陸 設 生 產 線 , 僱 用 億 萬 廉 價 勞 工 , 縫 T 恤 、 製 膠 鞋 , 這 些 中 國 勞 工 , 把 敵 國 的 番 鬼 仔 供 養 得 肥 肥 白 白 , 孔 武 有 力 , 讓 他 們 可 以 入 伍 當 美 軍 , 威 脅 中 國 , 在 技 術 上 , 美 資 工 廠 的 中 國 勞 工 是 一 個 龐 大 的 漢 奸 群 體 。 還 有 敵 國 美 國 的 商 會 , 在 香 港 對 維 港 的 「 煙 霞 」 , 長 期 干 涉 , 指 指 點 點 , 抹 黑 為 「 空 氣 污 染 」 , 威 脅 撤 資 , 造 謠 唱 衰 , 引 致 英 語 國 際 輿 論 , 向 特 首 施 壓 , 喝 令 「 改 善 空 氣 質 素 」 , 特 府 受 敵 國 挑 撥 , 竟 然 向 珠 三 角 交 涉 , 同 一 個 調 子 , 也 要 求 祖 國 改 善 華 南 工 廠 的 「 污 染 」 。 特 首 施 政 報 告 , 在 敵 國 美 利 堅 施 壓 之 下 , 竟 然 把 改 善 空 氣 質 素 列 為 施 政 要 務 , 天 文 台 向 美 國 人 唯 唯 諾 諾 ? 全 無 民 族 尊 嚴 , 這 不 是 一 個 漢 奸 政 權 , 又 是 甚 麼 ? 至 於 香 港 許 多 持 有 敵 國 國 籍 及 綠 卡 者 , 政 商 盤 踞 高 位 , 更 不 計 其 數 , 美 中 敵 對 , 對 於 中 國 , 這 些 偽 中 國 人 , 固 然 是 漢 奸 , 對 於 美 國 , 這 批 偽 美 國 人 , 卻 又 是 美 奸 , 李 柱 銘 跳 了 出 來 , 引 發 漢 奸 爭 議 , 是 好 事 , 讓 全 港 沒 有 美 國 國 籍 或 綠 卡 的 良 好 市 民 , 天 水 圍 、 屯 門 、 港 島 , 一 起 檢 舉 並 揪 抓 特 區 的 漢 奸 。

我 在 美 國 看 到 的 李 柱 銘

我 在 美 國 看 到 的 李 柱 銘

作 為 採 訪 民 主 黨 創 黨 主 席 李 柱 銘 本 月 中 外 訪 華 盛 頓 的 唯 一 本 港 記 者 , 對 於 左 派 陣 營 近 日 對 李 柱 銘 發 動 的 攻 擊 , 除 感 到 意 外 之 餘 , 亦 對 外 訪 時 處 處 維 護 北 京 政 府 主 辦 奧 運 的 權 利 , 並 多 次 反 駁 杯 葛 奧 運 人 士 言 論 的 李 柱 銘 感 到 不 值 。 李 柱 銘 本 月 17 日 在 《 華 爾 街 日 報 》 發 表 題 為 〈 China's Olympic Opportunity 〉 ( 中 國 的 奧 運 機 遇 ) 的 文 章 後 , 19 日 出 席 民 主 基 金 會 一 個 以 「 Olympian Opportunities in Hong Kong and China 」 為 主 題 的 午 餐 會 。 當 時 記 者 目 睹 李 柱 銘 遭 部 份 團 體 質 問 , 質 疑 他 有 何 理 由 不 支 持 杯 葛 北 京 奧 運 , 李 回 應 時 多 番 為 北 京 政 府 解 畫 , 強 調 杯 葛 奧 運 不 是 中 國 改 善 人 權 的 有 效 方 法 , 最 理 想 的 方 法 是 國 際 社 會 透 過 參 加 奧 運 , 和 北 京 政 府 加 強 溝 通 。 由 於 李 柱 銘 一 直 對 北 京 政 府 處 事 作 風 有 保 留 , 他 上 述 一 番 話 令 記 者 亦 感 到 有 點 意 外 。 因 此 , 午 餐 會 後 記 者 即 時 追 問 李 柱 銘 , 何 以 他 會 如 此 反 對 杯 葛 奧 運 , 李 柱 銘 當 時 說 , 只 要 對 中 國 發 展 有 利 的 事 , 他 就 會 協 助 中 央 政 府 去 做 , 又 以 過 去 克 林 頓 在 任 美 國 總 統 時 , 他 與 黨 友 單 仲 偕 訪 美 期 間 , 曾 爭 取 中 國 加 入 世 貿 和 永 久 正 常 貿 易 關 係 ( PNTR ) 一 事 為 例 , 說 明 此 原 則 。 記 者 實 在 想 不 到 , 一 個 在 美 國 為 北 京 政 府 辯 護 , 處 處 反 對 杯 葛 奧 運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 返 港 後 竟 會 被 左 派 陣 營 無 理 地 稱 為 「 漢 奸 」 和 「 賣 國 賊 」 。

記 者   林 俊 謙

陳 日 君 : 香 港 失 水 準

「 連 有 份 量 人 都 咁 亂 講 」 抹 黑 李 柱 銘 陳 日 君 : 香 港 失 水 準

【 本 報 訊 】 民 主 黨 創 黨 主 席 李 柱 銘 在 《 華 爾 街 日 報 》 撰 文 要 求 美 國 總 統 布 殊 藉 明 年 北 京 奧 運 促 進 中 國 人 權 , 被 左 派 勢 力 群 起 抹 黑 指 罵 為 「 漢 奸 」 , 天 主 香 港 區 主 陳 日 君 樞 機 昨 公 開 力 挺 李 柱 銘 , 直 斥 這 次 有 組 織 性 的 抹 黑 行 動 可 笑 又 可 悲 , 更 令 香 港 蒙 羞 , 「 令 香 港 失 水 準 。 」 他 揶 揄 左 派 陣 營 稱 , 若 李 柱 銘 等 愛 國 人 士 被 視 為 「 漢 奸 」 , 他 亦 甘 願 受 到 同 樣 指 摘 , 「 我 都 可 以 係 漢 奸 , 我 都 唔 介 意 係 漢 奸 。 」   記 者 : 蔡 建 豪   許 偉 賢   林 俊 謙
近 日 鮮 有 公 開 發 表 言 論 的 陳 日 君 昨 晨 出 席 維 園 舉 行 的 明 愛 賣 物 會 時 , 首 度 就 李 柱 銘 遭 左 派 抹 黑 事 件 開 腔 , 他 直 言 有 關 李 柱 銘 是 漢 奸 的 批 評 「 好 可 笑 ! 」 他 指 李 的 文 章 內 容 有 目 共 睹 , 最 難 明 「 連 有 份 量 人 都 咁 亂 講 」 , 他 覺 得 傷 心 之 餘 也 感 到 荒 謬 , 指 這 類 批 評 令 本 港 這 個 文 明 社 會 有 失 尊 嚴 及 蒙 羞 , 「 令 香 港 失 水 準 。 」
回 應 左 派 抹 黑 :
「 如 果 李 柱 銘 咁 人 都 係 漢 奸 , 我 都 可 以 係 漢 奸 , 我 都 唔 介 意 係 漢 奸 。 」 * * * * * *
陳 日 君 坦 言 認 識 李 柱 銘 為 人 , 「 將 愛 國 人 講 做 漢 奸 , 好 可 悲 。 」 他 對 抹 黑 言 論 不 敢 苟 同 , 「 如 果 李 柱 銘 咁 人 都 係 漢 奸 , 我 都 可 以 係 漢 奸 , 我 都 唔 介 意 係 漢 奸 。 」 對 於 作 出 批 評 人 士 或 是 出 於 激 情 的 說 法 , 他 予 以 堅 決 否 定 , 「 激 情 都 有 底 線 , 激 情 都 唔 可 以 離 開 真 理 太 遠 。 」 他 認 定 抹 黑 行 動 有 組 織 性 , 「 唔 使 講 都 諗 到 啦 ! 」 認 為 惡 意 批 評 應 告 一 段 落 , 也 無 需 要 強 求 作 出 批 評 人 士 公 開 道 歉 。 兩 名 參 與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的 參 選 人 昨 午 分 別 回 應 陳 樞 機 的 言 論 。 出 席 動 員 大 會 的 前 任 政 務 司 司 長 陳 方 安 生 認 同 李 柱 銘 愛 國 愛 港 , 「 我 覺 得 李 柱 銘 先 生 係 好 關 心 香 港 、 好 愛 國 。 」 她 重 申 是 次 國 家 能 夠 主 辦 奧 運 , 每 個 中 國 人 都 覺 得 非 常 自 豪 。 她 也 呼 籲 所 有 外 國 政 府 積 極 參 與 奧 運 , 透 過 奧 運 向 中 國 反 映 各 自 關 注 的 問 題 。 另 一 名 參 選 人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也 認 同 陳 日 君 的 言 論 , 她 指 各 界 討 論 問 題 或 表 達 意 見 時 應 該 持 平 , 不 應 使 用 「 語 言 暴 力 」 , 「 過 激 言 詞 唔 可 以 用 ; 評 論 時 要 締 造 和 諧 社 會 、 要 避 免 亂 扣 帽 子 。 」 不 過 , 民 建 聯 昨 天 在 中 區 遮 打 花 園 舉 行 區 議 會 誓 師 大 會 時 , 仍 不 忘 借 機 諷 刺 李 柱 銘 , 黨 主 席 譚 耀 宗 指 民 建 聯 不 會 借 助 外 國 勢 力 取 勝 。 該 黨 創 黨 主 席 曾 鈺 成 則 稱 , 一 般 市 民 不 覺 此 事 「 可 笑 」 , 批 評 李 柱 銘 的 人 正 是 對 其 文 章 有 強 烈 意 見 的 人 , 希 望 李 柱 銘 可 以 「 虛 心 一 點 」 、 自 行 反 省 。 面 對 左 派 的 抹 黑 攻 勢 , 泛 民 主 派 政 團 正 部 署 反 擊 行 動 。 前 經 內 部 討 論 後 , 不 少 成 員 都 對 民 建 聯 對 李 柱 銘 的 無 理 指 控 極 為 反 感 , 決 定 明 午 到 民 建 聯 總 部 示 威 , 認 為 應 該 保 障 香 港 的 言 論 自 由 , 中 國 政 府 亦 應 該 改 善 人 權 狀 況 。 社 會 民 主 連 線 今 午 也 會 到 中 環 的 中 華 總 商 會 會 址 , 抗 議 該 會 永 遠 榮 譽 會 長 曾 憲 梓 抹 黑 李 柱 銘 。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將 於 12 月 舉 行 , 身 為 港 島 區 選 民 的 陳 日 君 昨 亦 被 問 到 會 支 持 那 位 候 選 人 , 他 指 會 原 來 應 對 選 舉 保 持 中 立 , 在 選 舉 過 程 讓 選 民 自 由 表 達 個 人 選 擇 , 身 為 主 表 態 支 持 某 一 候 選 人 , 會 造 成 信 徒 分 裂 。 不 過 , 他 強 調 是 次 港 島 區 補 選 「 唔 係 補 選 咁 簡 單 」 , 當 中 涉 及 民 主 及 普 選 等 議 題 。
評 論 立 會 參 選 人 :

「 有 人 成 日 以 為 自 己 係 主 人 , 睇 唔 起 社 會 上 身 份 低 人 … … 希 望 大 家 識 得 選 擇 。 」 * * * * * *

陳 日 君 以 不 點 名 形 式 品 評 兩 名 參 選 人 陳 太 及 葉 太 , 指 有 參 選 人 明 顯 在 推 行 民 主 及 普 選 等 議 題 上 「 多 信 心 」 , 具 備 真 正 為 人 民 服 務 心 態 ; 也 有 參 選 人 「 好 快 忘 記 自 己 以 前 做 」 , 「 有 人 成 日 以 為 自 己 係 主 人 , 睇 唔 起 社 會 上 身 份 低 人 。 」 完 全 是 一 副 反 對 民 主 的 表 現 。 他 語 重 心 長 的 提 醒 港 島 區 選 民 , 「 希 望 大 家 識 得 選 擇 。 」

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冤哉枉也

“我不認識劉春蘭﹐老鄉碰到這種悲劇﹐我們怎能事不關己呢﹖”
同病相憐的人, 向更不幸的人出點力並不為過。

“我們都是中國人﹐自己同胞再不站出來﹐誰還會在乎你﹖”

這也沒有錯, 死了的人是自己的同胞,血濃於水,當然較關心了, 親疏有別, 蘇丹死了幾十萬人, 我們沒有一些行動, 對嗎!

“無緣無故死了一個中國人﹐怎麼不出面向法國政府抗議﹖”
其實所為抗議,也是非常溫和的!沉默游行, 悼念死者而矣!

“在法國這麼講究人權﹑注重生命的國家﹐為什麼劉春蘭的命這麼不值錢﹖”
“因為我們總是逆來順受﹐從不知道有任何權利可爭取。”
比起加拿大, 法國警察似乎在難民政策上手法比較強硬了一點了!
-----------------------------------------------------------

從報道看來, 這些遊行的華人大部分都是善良一群,
勤勞工作,找尋新生活, 最少不會有挾千萬家財外逃的貪官在內吧!
他們為了生活或政冶治理由逃往法國, 由於法國亦決乏勞動力,
故此亦有很大機會會獲準居留的,
一群過著暗無天日的人, 做一點較激進的行動以解憂, 似乎不應深責。
至於為何不向中國抗議?可能他們與我們一樣,用腳投票,
用外逃來作沉默抗議吧!
(回想小弟移民之前的一天也忘了到新華社門前抗議中共把我迫走,
莫非真是有了精神分裂症?)
說起香港被拘捕的內地偷渡客, 如無記錯,
南京條約內訂明中國人是有出入香港的自由,
從滿清至民國如是, 到中共上台初期也是, 直至五十年代後期,
中共為了防止人民投奔自由, 才立下惡法封關,
港英為自己利益當然從命, 但初期還有抵壘政策。
說來真可笑, 中共一向宣稱香港是中國的土地,
但兩地人民竟被鐵網隔開幾十年, 回歸以後也沒改變!
不過看來此情況也不會長久了。
總而言之"香港被拘捕的內地偷渡客真是冤哉枉也" 。
當然此事不能和巴黎事件渾為一談!
David

China's Olympic Opportunity By MARTIN LEE

China's Olympic Opportunity
By MARTIN LEE
October 17, 2007


When President George W. Bush accepted President Hu Jintao's invitation to attend the 2008 Summer Olympics in Beijing, Mr. Bush's press secretary said that he was going to the Games as "a sports fan, not to make any political statement." I too am a great sports fan -- especially of the Soccer World Cup -- but I would encourage President Bush to take a broader vision of the possibilities for the Beijing Games. He should use the next 10 months to press for a significant improvement of basic human rights in my country, including press, assembly and religious freedoms.
This should be possible, since Chinese leaders have promised to make these improvements anyway. In their pledges to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while bidding for the Games and since, China's leaders at all levels repeatedly assured the world that they would use the Games to go beyond improving the country's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By applying for the Olympics, we want to promote not just the city's development, but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including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one of China's key Olympic figures, Deputy Mayor Liu Jingmin, told the Washington Post in 2001. Then, Mr. Liu said, "If people have a target like the Olympics to strive for, it will help us establish a more just and harmonious society, a more democratic society, and help integrate China into the world."
I couldn't agree more. But instead of the hoped-for reform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ppears to be backsliding on its promises, including in Hong Kong where we have near total political paralysis, not the promised road to full democracy. That is no reason to give up on the prospects for reform in China. But it is reason to step up the direct engagement on these pressing issues.
In accepting the invitation to attend China's Games, President Bush said this would be "a moment where China's leaders can use the opportunity to show confidence by demonstrating a commitment to greater openness and tolerance." Instead of a "moment" of change, China needs structural and long-term reforms: placing the Communist Party under the rule of law, unshackling the media and Internet, allowing religious adherents to freely practice their faiths, ceasing harassment of civil-society groups that work on AIDS and the environment, and addressing modest calls for accountability in the political system. Mr. Bush and other world leaders planning to attend the Olympics should not wait for the opening ceremony, but must start now with sustained efforts to achieve this agenda.
One reason for optimism about the possibilities for progress in China is recent Olympic history. When South Korea bid for the 1988 Games, the country was a military dictatorship. Due in good part to the prospects for embarrassment and international engagement, the Olympics helped kick off an overdue peaceful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in South Korea just six months before the launch of the Seoul Games. Since then, South Korea has endured as one of Asia's most stable and vital democracies. The parallels between South Korea and China are not exact, but the lesson is that the Olympics certainly present an opening to raise these issu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own promises.
In the U.S. and elsewhere, there are campaigns to boycott the Beijing Games ov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trade with and support for regimes in Sudan and Burma. As a Chinese person, I would encourage backers of these efforts to consider the positive effects Olympic exposure could still have in China, including scrutiny by the world's journalists. This is certainly the time for Chinese leaders to step up and constructively use their clout in Asia and Africa. In so doing, Beijing should open a new chapter of responsible foreign policy and convince the world it is not oblivious to these issues.
Chinese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are proud that China will host the Games. China has the world's fastest growing economy, and may indeed put on history's most impressive Olympic Games next August. But how does it profit our nation if it wins gold medals but suffers from the continued absence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It is my hope that the Games could have a catalytic effect on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policie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will remember the Games long after they are held -- not merely for medals won, but also because they were a turning point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in China. That would be something worth cheering.

剝 奪 人 權 者 才 是 漢 奸

李 柱 銘 揭 穿 抹 黑 陰 謀 泛 民 擬 組 成 團 結 陣 線 抗 衡

【 本 報 訊 】 面 對 親 北 京 陣 營 連 日 鋪 天 蓋 地 的 抹 黑 行 動 , 民 主 黨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柱 銘 未 有 絲 毫 退 縮 , 表 明 自 己 只 是 爭 取 北 京 兌 現 當 日 申 辦 奧 運 , 答 應 改 善 中 國 人 權 的 承 諾 , 最 終 也 是 國 內 同 胞 得 益 , 若 這 樣 也 被 說 成 是 「 漢 奸 」 , 「 我 永 遠 繼 續 做 漢 奸 ! 」 他 又 說 今 次 的 攻 擊 更 以 一 些 無 中 生 有 罪 名 攻 擊 他 , 「 我 根 本 冇 講 過 杯 葛 奧 運 」 , 情 況 好 像 文 革 批 鬥 一 樣 , 目 的 想 透 過 攻 擊 他 , 打 擊 泛 民 在 區 議 會 及 立 法 會 選 情 。 有 泛 民 主 派 人 士 則 有 意 組 成 團 結 陣 線 , 抗 衡 左 派 對 李 柱 銘 一 面 倒 的 無 理 抹 黑 。 記 者 : 莫 劍 弦 、 林 俊 謙
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2/YoungPolitican/20071103.html李 柱 銘 昨 日 出 席 港 台 節 目 , 談 到 他 在 《 華 爾 街 日 報 》 撰 文 , 要 求 美 國 總 統 布 殊 借 出 席 北 京 奧 運 機 會 , 促 進 中 國 人 權 的 言 論 時 , 強 調 不 會 道 歉 , 因 為 自 己 理 直 氣 壯 , 「 係 北 京 市 副 市 長 , 自 己 話 要 引 入 民 主 同 埋 人 權 , 就 用 呢 個 理 由 爭 取 舉 辦 奧 運 , 我 只 係 希 望 佢 做 番 , 真 係 做 , 唔 係 講 , 唔 好 應 承 唔 做 ! 」 他 又 說 就 算 爭 取 到 中 國 人 權 改 善 , 得 益 的 並 不 是 他 自 己 , 而 是 內 地 同 胞 , 「 得 益 係 咪 李 柱 銘 ? 得 益 係 咪 民 主 黨 參 選 ? 定 係 陳 太 ? 定 係 我 中 國 同 胞 呢 ? 如 果 咁 都 係 漢 奸 , 我 永 遠 繼 續 做 漢 奸 ! 」 他 會 繼 續 爭 取 民 主 , 不 會 害 怕 和 放 棄
「 差 在 未 叫 跪 玻 璃 」李 柱 銘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分 析 , 今 次 針 對 他 的 抹 黑 行 動 , 與 以 往 完 全 不 同 , 「 以 前 我 去 外 國 講 香 港 唔 好 , 佢 話 我 唱 衰 香 港 , 都 叫 有 根 據 , 今 次 我 根 本 冇 講 過 杯 葛 奧 運 , 佢 重 係 咁 攻 擊 我 ! 」 他 形 容 情 況 就 像 文 革 批 鬥 一 樣 , 「 全 部 用 『 莫 須 有 』 罪 名 鬧 你 , 差 在 未 叫 你 跪 玻 璃 ! 」 更 令 他 感 到 恐 怖 的 是 , 沒 有 任 何 中 立 人 士 出 來 反 擊 那 些 無 中 生 有 罪 名 , 「 冇 人 出 駁 佢 , 李 柱 銘 冇 講 過 杯 葛 奧 運 喎 , 點 解 重 鬧 佢 係 漢 奸 ? 」 他 認 為 今 次 針 對 他 的 抹 黑 行 動 , 最 終 是 想 打 擊 泛 民 在 區 議 會 及 立 法 會 選 情 , 甚 至 支 持 民 主 派 的 人 , 「 佢 ( 北 京 ) 想 話 畀 所 有 人 知 , 企 我 呢 邊 就 有 錢 有 權 , 企 民 主 派 邊 就 好 似 我 咁 俾 人 砌 ! 」
目 的 打 擊 泛 民 選 情社 民 連 主 席 黃 毓 民 也 認 同 李 柱 銘 的 觀 點 , 他 批 評 左 派 和 部 份 傳 媒 對 李 柱 銘 的 抹 黑 , 令 香 港 有 如 時 光 倒 流 , 返 回 慈 禧 太 后 執 政 的 義 和 團 時 代 , 「 佢 簡 直 係 香 港 義 和 團 , 你 睇 家 人 講 邊 度 有 理 性 , 只 係 識 得 斷 章 取 義 , 住 李 柱 銘 一 兩 句 , 就 度 猛 咁 鬧 ! 」 左 派 無 非 想 令 未 詳 細 了 解 事 件 的 選 民 「 中 招 」 , 打 擊 泛 民 的 選 情 。 前 民 主 黨 員 兼 現 任 社 民 連 黨 員 曾 健 成 和 陳 偉 業 表 示 , 有 意 與 一 些 前 民 主 黨 員 組 成 團 結 陣 線 , 抗 衡 左 派 對 李 柱 銘 一 面 倒 的 無 理 抹 黑 。 公 民 黨 湯 家 驊 也 同 意 , 今 次 左 派 抹 黑 行 動 , 並 非 針 對 李 柱 銘 一 人 , 而 是 整 個 泛 民 , 他 認 為 泛 民 有 需 要 討 論 如 何 回 應 。

---------------------------------------------------------------------------
華 叔 : 剝 奪 人 權 者 才 是 漢 奸

【 本 報 訊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表 示 , 每 逢 選 舉 臨 近 , 左 派 都 會 把 握 機 會 攻 擊 民 主 派 , 他 認 為 民 主 黨 前 主 席 李 柱 銘 不 需 為 自 己 的 言 論 道 歉 , 李 亦 不 是 漢 奸 ; 中 國 當 年 申 辦 奧 運 曾 向 國 際 社 會 承 諾 改 善 人 權 狀 況 , 但 6 年 來 人 權 狀 況 比 之 前 更 差 , 任 何 人 都 有 權 向 中 國 提 出 01 年 的 承 諾 有 否 兌 現 。
6 年 來 人 權 狀 況 更 差司 徒 華 昨 日 出 席 公 開 場 合 時 認 為 , 李 柱 銘 的 言 論 絕 對 沒 有 做 錯 , 不 用 道 歉 , 亦 不 是 漢 奸 , 「 佢 根 本 唔 知 乜 係 漢 奸 , 出 賣 民 族 利 益 、 剝 奪 人 權 人 先 係 漢 奸 。 」 司 徒 華 指 , 2001 年 中 國 申 辦 奧 運 時 曾 向 國 際 社 會 承 諾 改 善 人 權 問 題 , 但 6 年 來 有 關 問 題 不 但 沒 有 任 何 改 善 , 更 比 前 嚴 重 , 所 以 任 何 人 均 有 權 提 出 01 年 的 承 諾 有 否 兌 現 。 他 指 人 權 無 國 界 , 以 緬 甸 鎮 壓 僧 侶 及 虐 兒 為 例 , 說 明 任 何 人 都 可 以 舉 報 剝 削 人 權 的 行 為 。
六 四 紀 念 碑 遭 破 壞他 其 後 向 本 報 表 示 , 每 逢 選 舉 臨 近 , 左 派 都 會 把 握 機 會 , 不 惜 扭 曲 事 實 攻 擊 民 主 派 , 以 製 造 對 自 己 有 利 的 選 情 。 他 認 為 , 從 今 次 左 派 攻 擊 李 柱 銘 的 規 模 來 看 , 左 派 的 攻 勢 是 有 組 織 性 和 策 略 性 , 「 我 覺 得 唔 止 泛 民 主 派 , 一 般 市 民 家 都 應 該 表 達 意 見 , 以 事 論 事 」 。 另 外 , 89 學 運 領 袖 王 丹 本 月 中 ( 16 至 22 日 ) 訪 問 新 西 蘭 期 間 , 發 現 位 於 奧 克 蘭 的 聖 安 德 魯 堂 前 的 一 座 六 四 紀 念 碑 遭 破 壞 , 碑 上 的 銘 文 銅 牌 於 上 周 一 ( 本 月 22 日 ) 被 撬 竊 走 。 支 聯 會 已 響 應 王 丹 呼 籲 , 捐 出 一 萬 港 元 修 復 紀 念 碑 。 司 徒 華 昨 批 評 中 共 政 府 財 大 氣 粗 : 「 親 北 京 組 織 好 多 方 面 態 度 都 表 現 得 橫 蠻 無 理 , 好 似 美 加 等 地 左 仔 , 都 非 常 猖 獗 , 就 係 因 為 有 中 國 政 府 背 後 支 持 , 周 圍 滲 透 搗 亂 。 」

2007年10月25日 星期四

一個奇怪的民族



附件引述一宗法國警察追捕一位在當地涉嫌非法居留和工作的中國女子,該女子後來因逃走而不幸墮樓身亡,引起千計華裔移民遊行抗議法國政府,事件帶來兩個使人感覺奇怪的現象。
其一是在中國國內無論中共怎樣倒行逆施,受害者就是聲嘶力竭地叫喊,也難有一呼百應的效果,除了一些富正義感的維權人士會走出來支援之外,大多數同胞都是噤若寒蟬,抱著獨善其身的態度。
相反地,如果事件發生在西方一些民主國家,而問題不牽涉針對中國的話,華人便好像突然曉得甚麼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而多數會團結一致,充分利用當地的法律來爭取自己應有的權益。
其二,就拿上述中國女子因逃跑而墮樓身亡的例子,事件明顯是因為該女子在「空前盛世」的新中國無法找尋生計而出此下策,做成這個不幸的結果是因中共治國無方,以致國民迫於無奈而偷渡他國謀生,抗議對象本應是中國的執政當局,何以反而厚顏無恥地把責任歸咎於法國政府拒絕他們的「非法居留」呢?
這種不合邏輯近乎人格分裂的雙重標準思維,確實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J. C

-------------

在中國國內, 所有聲嘶力竭的受害者和富正義感的維權人士都差不多全進監獄了,
請問有多少人還有膽走出來遊行抗議?相信在下處身其中也可能在噤若寒蟬的一中。

相反地, 在西方的民主國家生活的移民, 無論是因政治或經濟問題外逃,
是合法或非法居留, 碰到有不平的事或為了自己的權益,
當然應站出來了, 這是西方法治社會所容許的,
英國的南亞人, 美國的墨西哥人都是如此,
若非如此就不如早日回國了。

另方面, 從極權國家跑到自由之地,
有了自由,有了應有的權利, 在遇到不平或為了爭取權益,
反而袖手旁觀, 我覺得才是人格分裂!

墮樓身亡的中國女子其實可憐,
離鄉別井以為可過一些較好的生活,
以為在自由國家就一定可得自由,
但事實原來並非如此。

生在極權國家或貧困的地方, 非他們自願,
出走他鄉可能也是迫不得已,
我覺得他們沒錯! 只是決了香港人的幸運吧!
如此走到不歸路, 不值得同情嗎!


David

華人在巴黎遊行抗議

亞洲周刊羅惠珍/中國東北女子在巴黎因躲警察墜樓而死﹐引發中國移民在巴黎街頭沉默游行﹐爭取在法國的居留權利﹐引起法國社會廣泛同情。(chinesenewsnet.com)
一身玄衣﹐神情肅穆。十月六日下午﹐近千名華人移民在巴黎街頭沉默游行﹐黑色的橫幅﹑黑色的隊伍﹐從巴士底廣場步行至美麗城拉維烈特大道四十一號﹐悼念九月二十一日因躲警察墜樓而死的中國女子劉春蘭。這是華人在巴黎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游行。(chinesenewsnet.com)
美麗城拉維烈特大道四十一號是棟五層樓建筑﹐有許多搭鋪﹐住著中國移民。前陣子警方逮捕了一名中國無證者﹐被抓到拘留中心後﹐警方到他所居住的搭鋪取回他的皮箱﹐這名無證者向警方表示﹐皮箱內重要物品不翼而飛﹐懷疑搭鋪的二房東偷他的錢財﹐請求警方協助找回失物。(chinesenewsnet.com)
第十區的警察到拉維烈特大道找這名二房東了解究竟。九月二十日下午四時左右﹐警方上樓敲門時﹐搭鋪內二名中國北方女性正巧在家﹐其中劉春蘭一聽警察上門時﹐以為要來抓人﹐嚇得爬窗逃走﹐室友立刻勸阻﹐但她卻死命想逃﹐躍窗後雙腳踩在樓下商店屋頂遮雨棚﹐腳一滑身子往下墜﹐劉春蘭因頭部著地﹐嚴重受創﹐陷入昏迷﹐隔天晚上不治。(chinesenewsnet.com)
五十二歲的劉春蘭是遼寧撫順人﹐老家還有個十九歲的兒子﹐下崗之後生活不易﹐零三年到巴黎﹐與其他東北移民處境相似﹐非法居留與工作無著。(chinesenewsnet.com)
今夏以來﹐法國已發生數起因警察查身份而跳樓事件﹐所以劉春蘭墜樓消息傳出後﹐引起法國人道團體抗議﹐消息立刻在網絡流傳﹐引起法國社會廣泛同情。(chinesenewsnet.com)
十月六日下午二時半﹐人群聚集在巴士底歌劇院前﹐匯集協會主任董力文籌備沉默游行﹐參加人數之多令他感動﹐“群眾都是自動自發而來﹐有居留的﹑沒證件的﹑當老板的與打工的﹐都站出來了”。(chinesenewsnet.com)
走在第一排﹑手持哀悼橫幅的群眾﹐看得出來自不同地區﹐這是溫州人與東北人首度結合在一起。(chinesenewsnet.com)
游行隊伍中﹐出現許多“東北姐妹”﹐陳女士說﹕“我不認識劉春蘭﹐老鄉碰到這種悲劇﹐我們怎能事不關己呢﹖”陳女士已拿到居留權﹐但她也度過多年躲警察的驚慌歲月﹐同情東北老鄉的遭遇﹐于是她和其他的姐妹都來了。一位自動幫忙發傳單的女士說﹐她既不是溫州人也不是東北人﹐她說﹕“我們都是中國人﹐自己同胞再不站出來﹐誰還會在乎你﹖”(chinesenewsnet.com)
劉春蘭身亡消息經中國大使館告知撫順家人後﹐家屬委托官方代為處理身後事﹐中國大使館並未公開說明處理程序。(chinesenewsnet.com)
發傳單的女士對中國駐外單位的謹慎態度相當不解﹕“無緣無故死了一個中國人﹐怎麼不出面向法國政府抗議﹖”她接著說﹕“在法國這麼講究人權﹑注重生命的國家﹐為什麼劉春蘭的命這麼不值錢﹖”她一邊抗議﹐一邊將傳單發給坐在路旁喝露天咖啡的法國人。(chinesenewsnet.com)
前後被警察抓了三次﹑參加游行的張先生說﹐為什麼警察總是抓中國人交差了事﹖“因為我們總是逆來順受﹐從不知道有任何權利可爭取。”(chinesenewsnet.com)
靜默游行讓許多人了解﹐沒居留權並不是“犯罪”﹐無證移民不是罪犯﹐無須懼怕警察﹐不必生活在恐怖中﹐但唯有團結一致﹐公開行動﹐才能獲取社會大眾的同情與回響。(chinesenewsnet.com)
從巴士底廣場至美麗城﹐近千名華人手持黑布條靜走巴黎街頭﹐引起路人注意﹐更加突顯華人團體悼念劉春蘭的意義。隊伍抵達拉維烈特大道時﹐等候在那裡的另一群人加入行列﹐大家一起走到劉春蘭墜樓處﹐點燃白燭默哀。(chinesenewsnet.com)
隊伍中有一些法國人﹐有因媒體報道而來﹐有因路過而加入﹐除了劉春蘭的遭遇令人同情外﹐他們一致肯定華人站出來爭取居留權的勇氣﹐樂意與無證者站在一起﹐爭取自由居住權。

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想必可以大快朵頤!

想必可以大快朵頤!

政府高官多屬技術官僚出身,才能也許沒有什麼問題(才能是表現在能把應做的事做好),但是卻普遍在「識」與「量」兩個方面不足。「識」是能夠照見自己,也了解別人; 「量」是能容納他人,也能安頓自己。「士先器識而後文藝」,這是針對知識分子說的,若就從政的人而言,除了才能,一樣需要「識」與「量」。特區政府的技術官僚「按章辦事」,只要把應做的事做好, 「識」與「量」的要求也許不必太高,但是負責制訂決策的司局級官員,才能之不足引起的問題小,「識」與「量」之不足引起的問題可就大了。此間也有一些原本只是當部門首長的料,卻成為決策官員,那就變成一甌之水,傾於巨壑之中,後果可想而知。更加不堪的是,由於識見之不足,於是心胸狹窄,由疑而忌,由忌而防,由防而搞權謀。猜忌的人必然缺乏寬恕精神,不僅睚眥必報,而且尋找借口,羅織罪名,打擊異己。在中國政治史上,權者「識」與「量」之不足造成的災難,真是罄竹難書。最近,政府高官和政客頻頻出醜: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向地鐵行政總裁周松崗顯示睚眥必報的風格;政務司長唐英年唆使所屬局級官員,利用政府機器為葉劉淑儀助選;行政長官曾蔭權在電台抹黑民主,把獨裁者發動的中國浩劫「文化大革命」等同極端民主……輿論沸沸揚揚,於是田北俊「收回恫嚇」,唐英年砌詞狡辯,曾蔭權自承失言。這裏缺乏才識氣度兼備的政治家,卻多的是目光如豆、痼蔽自私的政客。香港政治不見出路,那就一點也不奇怪的了!政治上不是打倒異己才可以成就自己,而是了解異己(識)和容納異己(量),才可以成就自己。不幸的是,此間政治權貴對此蒙昧無知!曾蔭權的施政報告提出「與時俱進,做一個新香港人」的說法,但是他的「識」與「量」之不足,卻是一如舊貫,從來沒有什麼改變。《艾子雜說》有這樣一個故事:齊宣王問艾子:「我聽說古代有一種動物叫做獬豹,是什麼東西?」艾子說:「牠是堯時代一種神獸,會在朝廷上分辨出奸邪之徒,並將之吃掉。」艾子講完,便有人說:「如果今天還有此神獸,便不愁餓死。」

2007年10月20日 星期六

緬甸華人應站在人民一邊

緬甸華人應站在人民一邊 蘇賡哲

緬甸軍政府和中共關係密切,是眾所周知的事。因此,海外緬甸人為支援祖國民主運動、抗議軍政府暴力鎮壓人民和平請願,通常去當地緬甸使館示威之餘,也去中共使館示威,要求中共停止支持軍政府。他們的示戚隊列,每有華人參加其中。有同胞呼籲,華人不要參加這種活動,否則在緬甸的華人會遭受排華之害。
我的看法剛好相反,我認為不單各地華人應該和緬甸人聯合行動,尤其緬甸國內華人,更加應該參與當地民主運動,堅定地站在緬甸人民一邊,和緬甸人民共患難,分擔承受緬甸人民的痛苦,這不只是一個有良知的人基本道義,也對將來和緬甸人民和睦共處有積極性好處。
長期以來,東南亞各國華人,大多不願理會所在地的政治活動。其中原因,是我以前說過的,他們去自粵、閩小農經濟社會,從安土重遷轉而離鄉別井,唯一要求是改善家庭生活,因而有埋首賺錢,「政治不關我事」的普遍態度。由於各國缺乏民主傳統,華人作為外來少數族裔,參政也不容易。緬甸目前正在要求民主的非常時期,是華人表態爭取緬甸人民好感,爭取將來政治地位的良好時機。當然,這樣做可能招受軍政府打壓,但幻想別人付代價營造太平空間,讓自已乘機悶聲發財是不合情理的。以前菲律賓驅逐馬可斯的街頭運動,不少年輕一代華人和土著並肩上街抗拒軍人鎮壓。我的堂弟是其中成員,但被他父親以「太危險」為由強制押上飛機送往台灣。他沒有再回菲律賓,自言「沒有臉目回去見舊日戰友」。他是對的。


-------------------------------------
非常同意蘇兄的見解!

既然移民他國, 除非另有目的,
否則應與當地人民連成一体, 共同進退,
真正融入其中。
我們更要給所在國的人民知到, 當危難當前,
我們這些外來人是不會獨善其身,
入其國藉就會無分彼此, 盡其國民本份,
更不應因要面對的是故國而有所避忌。

不論為人為己都應高調支持緬甸人民爭取民主!


David

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今 生 無 悔

一 個 老 紅 衞 兵 接 受 知 識 份 子 報 紙 訪 問 , 說 當 年 他 在 上 海 , 沒 有 看 見 紅 衞 兵 打 人 殺 人 , 那 個 年 代 , 還 是 很 值 得 懷 念 的 。 「 八 億 人 口 , 有 一 半 都 做 了 革 命 派 和 紅 衞 兵 , 難 道 中 國 有 一 半 人 口 都 錯 了 ? 」 這 就 是 老 紅 衞 兵 的 思 維 殘 障 。 他 們 跟 今 天 參 拜 靖 國 神 社 的 老 日 軍 一 樣 , 老 日 軍 還 一 身 舊 軍 裝 , 春 秋 兩 祭 , 到 靖 國 神 社 東 條 英 機 的 靈 前 致 祭 , 他 們 都 八 九 十 歲 , 也 認 為 當 年 解 放 亞 洲 人 的 大 東 亞 聖 戰 沒 有 錯 。 一 場 血 劫 , 過 去 了 六 十 年 , 依 然 有 許 多 參 與 過 罪 惡 的 人 , 認 為 自 己 當 初 沒 有 錯 的 。 本 月 BBC 的 歷 史 月 刊 , 訪 問 了 一 個 叫 勞 萊 的 比 利 時 人 ─ ─ 他 少 年 時 , 參 加 了 納 粹 的 青 年 軍 。 「 納 粹 青 年 軍 的 宗 旨 , 是 培 養 精 英 棟 樑 , 我 們 參 加 青 年 軍 , 目 標 很 清 楚 , 就 是 愛 我 們 的 國 家 , 愛 我 們 的 領 袖 。 那 是 一 場 聖 戰 , 我 們 要 摧 毀 俄 國 的 布 爾 什 維 克 共 黨 政 權 , 這 個 目 標 , 比 生 命 更 重 要 。 」 不 錯 , 史 達 林 的 布 爾 什 維 克 政 權 , 也 十 分 邪 惡 , 但 那 時 邱 吉 爾 和 羅 斯 福 , 一 心 想 納 粹 進 攻 蘇 聯 , 以 毒 攻 毒 , 令 這 兩 大 邪 惡 政 體 同 歸 於 盡 , 勞 萊 參 加 了 青 年 納 粹 , 以 為 在 做 一 件 神 聖 的 工 作 , 而 不 知 道 除 了 反 蘇 , 納 粹 也 屠 猶 , 也 仇 恨 一 切 民 主 和 自 由 。 他 奉 調 到 東 方 戰 線 , 在 雪 地 上 與 紅 軍 對 壘 。 在 森 林 中 他 徒 手 殺 死 了 幾 個 紅 軍 , 直 到 眼 窩 中 了 一 鎗 , 肩 膊 也 中 了 三 彈 。 他 看 見 鮮 血 滴 在 雪 地 , 眼 球 被 子 彈 燒 了 , 三 個 同 伴 把 他 救 走 , 抬 到 戰 地 醫 院 , 醫 生 剜 了 他 的 眼 珠 , 截 了 一 條 胳 膊 , 為 此 他 得 到 了 納 粹 英 勇 獎 章 。 「 在 那 個 年 代 , 年 輕 不 可 以 甘 於 平 庸 , 人 生 要 有 意 義 , 一 定 要 成 為 生 命 的 一 面 圖 騰 。 」 問 他 知 不 知 道 納 粹 屠 殺 猶 太 人 的 事 實 , 他 激 動 地 說 : 「 沒 有 ! 我 沒 有 見 過 這 樣 的 事 情 。 眼 見 為 信 , 是 不 是 ? 」 記 者 給 他 看 猶 太 人 在 集 中 營 屍 堆 成 山 的 圖 片 , 他 反 問 : 「 你 怎 知 這 些 圖 片 不 是 偽 造 的 ? 」 在 訪 問 之 後 幾 星 期 , 勞 萊 逝 世 了 , 他 至 死 也 緊 緊 擁 抱 他 年 輕 的 「 信 念 」 : 那 是 一 場 聖 戰 , 不 , 他 沒 有 錯 。 紅 衞 兵 們 也 一 樣 。 他 們 懷 念 昔 日 的 自 己 , 還 在 吟 誦 蘇 聯 小 說 《 鋼 鐵 是 怎 樣 煉 成 的 》 的 名 句 : 「 人 的 一 生 應 該 是 怎 樣 渡 過 的 ? 」 至 緊 要 是 老 來 回 憶 , 他 把 一 生 獻 給 了 火 紅 壯 麗 的 「 革 命 事 業 」 , 向 領 袖 效 忠 , 這 樣 , 在 病 榻 垂 死 的 一 刻 , 他 就 會 微 笑 而 無 悔 。 為 什 麼 會 這 樣 ? 人 之 初 , 性 本 善 嗎 ? 還 是 人 性 中 有 邪 惡 的 因 子 ? 只 能 說 : 這 種 人 , 是 撒 旦 的 門 徒 。 看 他 們 無 可 救 贖 的 魔 靈 , 我 們 只 好 相 信 : 有 上 帝 , 也 有 魔 鬼 , 上 帝 的 法 力 有 時 不 敵 , 只 要 多 讀 歷 史 , 就 會 保 持 清 醒 , 以 便 在 關 鍵 時 刻 , 選 擇 正 確 的 一 方 。

激 進 世 代

激 進 世 代
二 十 世 紀 是 很 激 進 的 一 百 年 : 納 粹 希 特 拉 的 個 人 崇 拜 、 日 本 的 神 風 自 殺 特 攻 隊 、 盧 旺 達 的 種 族 清 洗 , 在 民 族 的 癲 狂 行 為 ( National Insane Behaviour ) 的 血 腥 展 覽 之 中 , 中 國 當 然 也 不 可 能 缺 席 , 這 就 是 特 首 為 我 們 上 課 的 「 文 革 」 。 所 謂 文 化 大 革 命 , 出 了 一 批 紅 衞 兵 , 跟 日 本 的 神 風 特 攻 隊 一 樣 , 日 中 兩 國 發 起 瘋 來 , 都 有 相 似 之 處 。 第 一 , 紅 衞 兵 與 神 風 特 攻 隊 , 都 由 一 群 熱 血 青 年 組 成 。 第 二 , 雙 方 都 對 各 自 的 領 袖 有 強 烈 的 個 人 崇 拜 , 中 國 的 紅 衞 兵 認 定 毛 澤 東 是 他 們 的 上 帝 , 日 本 的 神 風 隊 員 , 視 日 皇 裕 仁 為 神 。 還 有 , 紅 衞 兵 和 神 風 特 攻 隊 A 神 經 病 發 作 , 都 在 一 個 封 閉 的 社 會 環 境 , 紅 衞 兵 們 十 五 六 歲 , 都 是 在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成 立 的 時 候 出 生 , 他 們 在 一 個 階 級 仇 恨 的 社 會 中 長 大 , 沒 有 禮 義 廉 恥 的 中 國 文 化 育 , 嚴 格 來 說 , 這 伙 動 物 不 能 算 是 真 正 的 中 國 人 。 神 風 敢 死 隊 的 隊 員 , 在 三 十 年 代 成 長 。 三 十 年 代 的 日 本 , 由 軍 閥 推 翻 文 官 政 府 掌 權 , 主 張 日 本 恢 復 明 治 維 新 之 前 的 武 士 傳 統 。 三 十 年 代 的 日 本 , 處 境 很 孤 立 , 與 西 方 沒 有 多 少 文 化 交 往 。 神 風 隊 以 自 殺 殉 國 , 視 為 光 榮 , 他 們 自 信 死 了 之 後 可 以 成 神 , 遺 屬 父 母 , 都 會 受 到 國 家 從 厚 撫 恤 。 烈 士 的 家 庭 , 感 到 很 光 榮 。 美 軍 把 神 風 敢 死 隊 稱 為 瘋 子 , 他 們 是 拉 登 阿 蓋 達 和 真 主 黨 人 肉 恐 怖 份 子 的 前 身 。 一 個 民 族 瘋 完 了 , 輪 到 地 球 上 的 另 一 個 , 但 神 風 敢 死 隊 與 拉 登 不 同 , 他 們 只 以 美 國 軍 艦 為 「 殉 烈 」 的 目 標 , 他 們 那 時 還 沒 想 到 開 飛 機 橫 渡 太 平 洋 , 在 上 午 九 點 上 班 的 繁 忙 時 段 撞 三 藩 市 的 金 門 橋 。 神 風 特 攻 隊 跟 紅 衞 兵 不 一 樣 的 地 方 : 第 一 , 他 們 都 敢 捨 棄 生 命 , 有 中 國 春 秋 戰 國 刺 客 的 英 烈 古 風 ; 第 二 , 他 們 雖 然 受 日 皇 和 軍 閥 蠱 惑 , 其 瘋 狂 行 為 僅 限 於 戰 爭 , 而 且 以 殺 異 敵 為 職 志 , 不 像 中 國 的 紅 衞 兵 , 專 以 毒 打 殘 殺 自 己 的 同 胞 為 樂 , 搶 掠 「 反 革 命 」 的 財 物 , 把 抄 家 的 古 董 字 畫 付 諸 焚 燒 。 同 樣 是 年 輕 人 的 集 體 瘋 狂 , 神 風 敢 死 隊 比 紅 衞 兵 高 尚 、 浪 漫 、 勇 敢 , 集 體 瘋 狂 , 也 有 淒 美 和 醜 陋 之 分 , 把 紅 衞 兵 跟 神 風 敢 死 隊 相 比 , 是 對 日 本 人 的 含 蓄 的 侮 辱 。 二 十 世 紀 過 去 了 , 但 民 族 集 體 瘋 狂 的 基 因 還 在 的 。 可 幸 發 瘋 不 是 突 如 其 來 的 事 , 總 先 會 有 許 多 徵 兆 , 讀 一 點 歷 史 , 就 看 得 出 來 的 。 就 像 地 震 之 前 , 老 鼠 都 會 抓 狂 奔 竄 的 , 看 見 此 一 異 象 , 趕 快 搬 家 , 今 天 的 指 三 萬 點 , 毛 澤 東 不 在 了 , 還 沒 到 這 個 地 步 。

淪 陷

淪 陷

國 土 淪 陷 之 後 , 你 逃 不 掉 , 但 敵 寇 卻 偏 偏 挑 選 了 你 , 認 為 你 是 精 英 , 叫 你 成 立 一 個 小 小 的 政 府 , 維 持 秩 序 , 保 持 溝 通 , 不 然 就 有 許 多 無 辜 的 百 姓 被 殺 , 你 幹 不 幹 呢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納 粹 侵 佔 了 半 個 歐 洲 , 把 猶 太 人 集 中 起 來 , 要 猶 太 人 聚 居 在 城 寨 。 為 了 行 政 管 理 , 德 國 人 不 直 接 跟 猶 太 人 交 往 , 他 們 選 拔 了 少 數 幾 個 , 叫 他 們 成 立 一 個 「 猶 太 委 員 會 」 , 委 任 一 個 主 席 , 這 位 猶 太 主 席 , 負 責 與 納 粹 軍 方 的 一 個 官 員 聯 絡 。 柴 米 油 鹽 , 物 資 運 輸 , 有 什 麼 需 求 , 這 個 猶 太 主 席 會 恭 恭 敬 敬 地 向 納 粹 統 治 者 「 反 映 民 情 」 。 這 樣 的 「 管 治 方 式 」 , 有 點 面 熟 是 不 是 ? 對 了 , 就 像 新 界 的 鄉 議 局 , 跟 前 「 港 英 」 的 什 麼 理 民 府 的 關 係 一 樣 。 有 時 , 德 國 人 跟 這 位 猶 太 主 席 混 熟 了 , 會 對 他 很 好 , 私 下 多 給 他 兩 條 香 煙 、 讓 他 囤 積 幾 條 包 和 幾 罐 餅 。 漸 漸 , 猶 太 城 寨 的 猶 太 平 民 也 明 白 : 在 一 個 亂 世 中 , 苟 且 求 生 , 日 子 過 得 安 穩 一 點 , 必 須 靠 近 「 猶 太 委 員 會 」 這 個 所 謂 權 力 中 心 , 跟 主 席 套 上 交 情 。 在 波 蘭 的 羅 茲 鎮 , 猶 太 委 員 會 主 席 是 一 個 叫 隆 哥 斯 基 的 波 蘭 裔 猶 太 人 , 他 僱 了 一 個 叫 艾 絲 娜 的 十 五 歲 小 女 秘 書 。 後 來 , 柏 林 的 命 令 下 來 了 , 要 把 猶 太 城 寨 剷 平 , 猶 太 人 趕 上 火 車 , 轉 移 集 中 營 , 婦 女 和 兒 童 , 送 進 毒 氣 室 , 男 人 當 奴 工 。 隆 哥 斯 基 跟 德 國 人 關 係 好 , 納 粹 也 喜 歡 他 這 位 小 女 秘 書 。 大 遷 徙 的 前 夕 , 德 國 人 把 兩 人 召 來 , 告 訴 他 們 : 你 們 各 可 以 得 到 十 張 通 行 證 , 釋 放 十 個 親 屬 , 他 們 不 必 進 集 中 營 , 可 以 得 到 自 由 。 艾 絲 娜 得 到 十 個 名 額 , 她 先 想 到 親 屬 : 父 母 、 弟 妹 、 一 個 童 年 玩 伴 的 表 妹 , 還 有 舅 舅 , 還 有 兩 個 鄰 居 。 啊 , 從 前 住 在 一 起 的 時 候 , 看 更 是 一 個 慈 祥 的 老 伯 伯 , 艾 絲 娜 把 他 也 選 了 進 去 。 十 個 名 額 , 很 快 就 用 完 了 。 猶 太 區 的 幾 位 母 親 , 都 含 淚 哀 求 艾 絲 娜 : 把 我 的 兒 女 救 出 去 吧 , 求 求 你 , 艾 絲 娜 也 哭 了 , 搖 搖 頭 : 對 不 起 , 名 額 滿 了 。 她 看 許 多 相 熟 的 猶 太 人 登 上 去 奧 斯 維 辛 的 火 車 , 他 們 從 此 永 遠 沒 有 回 來 。 生 在 一 個 亂 世 , 生 命 是 如 此 的 渺 小 , 命 運 有 時 卻 開 了 殘 酷 的 玩 笑 , 上 帝 下 放 了 一 點 點 權 力 , 十 個 名 額 , 你 來 決 定 , 由 你 來 操 控 他 們 的 生 死 。 對 於 一 個 十 五 歲 的 少 女 , 命 運 的 重 擔 令 她 一 夜 成 熟 , 一 生 肩 負 千 噸 的 哀 愁 , 而 且 無 從 懺 悔 。 那 些 哀 求 的 眼 睛 和 雙 手 , 時 時 都 入 夢 來 , 他 們 成 為 亂 世 的 塵 埃 , 而 她 , 何 德 何 能 , 卻 獨 活 了 下 來 。 你 是 所 謂 猶 奸 嗎 ? 還 是 所 謂 賣 國 ? 如 果 是 , 那 麼 救 出 的 這 十 條 生 命 又 是 什 麼 ? 這 個 問 題 , 無 從 回 答 , 只 知 道 , 那 是 一 個 烽 火 漫 天 的 亂 世 , 只 求 能 活 , 而 且 多 讓 其 他 人 活 , 活 , 就 是 一 切 。

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德國的一張罰單


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 值得台灣人深思


德國的一張罰單


德國是個工業化程度很高的國家,說到賓士,BMW,西門子……沒有人不知道,世界上用於核子反應爐中最好的核心泵就是在德國的一個小鎮上產生的。

在這樣一個發達國家,人們的生活一定是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吧。
在去德國考察前,我們在描繪著、揣摩著這個國度。到達港口城市漢堡之時,我們習慣先去餐館,已在駐地的同事免不了要為我們接風洗塵。

走進餐館,我們一行穿過桌多人少的中餐館大廳,心裡犯疑惑:這樣冷清清的場面,飯店能開下去嗎?更可笑的是一對用餐情侶的桌子上,只擺有一個碟子,裡面只放著兩種菜,兩罐啤酒,如此簡單,是否影響他們的甜蜜聚會?

如果是男士買單,是否太小氣,他不怕女友跑掉?
另外一桌是幾位白人老太太在悠閒地用餐,每道菜上桌後,
服務生很快的幫她們分配好,然後就被她們吃光光了。

我們不再過多的注意她們,而是盼著自己的大餐快點上來。
駐地的同事看到大家飢餓的樣子,就多點了些菜,大家也不推讓,
大有「宰」駐地同事的意思。

餐館客人不多,上菜很快,我們的桌子很快被碟碗堆滿,
看來,今天我們是這裡的大富豪了。狼吞虎嚥之後,想到後面還有活動,就不再戀酒菜,這一餐很快就結束了。

結果還有三分之一沒有吃掉,剩在桌面上。結完賬,個個剔著牙,
歪歪扭扭地出了餐館大門。出門沒走幾步,餐館裡有人在叫我們。不知是怎麼回事:是否誰的東西忘記拿了?

我們都好奇,回頭去看看。
原來是那幾個白人老太太,在和飯店老闆嘰哩呱啦說著什麼,好像是針對我們的。看到我們都圍來了,老太太改說英文,我們就都能聽懂了,她在說我們剩的菜太多,太浪費了。我們覺得好笑,這老太太多管閒事!

「我們花錢吃飯買單,剩多少,關妳老太太什麼事?」同事阿桂當時站出來,想和老太太練練口語。聽到阿桂這樣一說,老太太更生氣了,
為首的老太太立馬掏出手機,撥打著什麼電話。

一會兒,一個穿制服的人開車來了,稱是社會保障機構的工作人員。
問完情況後,這位工作人員居然拿出罰單,開出50馬克的罰款。
這下我們都不吭氣了,阿桂的臉不知道扭到哪裡去了,也不敢再練口語了。

駐地的同事只好拿出50馬克,並一再說:「對不起!」

這位工作人員收下馬克,鄭重地對我們說:「 需要吃多少,就點多少!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世界上有很多人還缺少資源,你們不能夠也沒有理由浪費 !」

我們臉都紅了。但我們在心裡卻都認同這句話。
一個富有的國家裡,人們還有這種意識。我們得好好反思:
我們是個資源不是很豐富的國家,而且人口眾多,平時請客吃飯,剩下的總是很多,主人怕客人吃不好丟面子,擔心被客人看成小氣鬼,就點很多的菜,反正都有剩,你不會怪我不大方吧。

事實上,我們真的需要改變我們的一些習慣了,並且還要樹立「大社會」的意識,再也不能「窮大方」了。那天,駐地的同事把罰單複印後,給每人一張做紀念,我們都願意接受並決心保存著 。阿桂說,回去後,他會再複印一些送給別人,自己的一張就貼在家裡的牆壁上,以便時常提醒自己。

2007年10月14日 星期日

叢 林 觀 察 家

叢 林 觀 察 家
民 主 可 以 演 變 為 「 文 革 」 ? 千 錯 萬 錯 , 都 怪 殖 民 地 時 代 , 英 國 人 沒 有 導 香 港 的 政 務 官 中 國 「 文 革 」 是 什 麼 。 珠 江 的 浮 屍 , 五 花 大 綁 , 一 條 條 沖 下 來 , 都 是 「 文 革 」 武 鬥 的 餘 孽 。 那 時 的 英 國 警 司 , 陪 伴 港 督 , 港 督 戴 一 副 墨 鏡 , 穿 一 襲 便 裝 , 來 到 流 浮 山 和 落 馬 洲 , 在 泥 灘 上 察 看 。 一 面 用 望 遠 鏡 , 遠 眺 鐵 絲 網 另 一 邊 的 神 秘 大 陸 。 警 司 會 指 示 幾 個 華 警 , 用 鐵 桿 子 往 泥 灘 上 漲 泡 得 像 一 條 條 死 海 豚 一 樣 的 浮 屍 身 上 一 戳 一 戳 ─ ─ 看 樣 子 已 經 死 了 兩 星 期 , 那 麼 遠 的 水 路 漂 下 來 , 武 鬥 的 地 方 , 一 定 是 西 江 上 游 , 說 不 定 有 廣 西 那 麼 遠 。 「 文 革 」 是 什 麼 ? 英 國 的 殖 民 地 官 一 定 明 白 , 只 要 他 曾 經 在 牛 津 修 讀 歷 史 , 唸 過 維 多 利 亞 時 代 散 文 家 卡 萊 爾 的 「 法 國 革 命 史 」 , 他 也 一 定 知 道 十 八 世 紀 末 , 有 一 個 叫 斑 恩 ( Thomas Paine ) 的 英 國 怪 人 , 有 安 逸 的 生 活 不 享 受 , 巴 巴 的 跑 到 法 國 去 , 參 加 法 國 革 命 , 在 恐 怖 時 代 , 還 當 了 革 命 議 會 唯 一 英 國 籍 的 議 員 。 斑 恩 在 法 國 差 點 沒 了 命 , 逃 亡 回 國 , 備 受 英 國 人 笑 , 覺 得 他 認 同 那 麼 激 進 的 血 腥 革 命 , 不 是 瘋 子 , 就 是 笨 蛋 。 對 於 古 往 今 來 一 切 激 進 的 思 想 , 英 國 人 都 有 研 究 , 殖 民 地 的 港 督 , 「 文 革 」 時 期 目 觀 四 面 、 耳 聽 八 方 , 可 不 是 閒 的 。 不 但 有 《 遠 東 經 濟 評 論 》 的 主 編 向 他 定 期 報 大 陸 局 勢 , 倫 敦 大 學 的 漢 學 系 主 任 來 香 港 , 也 必 定 到 港 督 府 喝 一 頓 下 午 茶 。 中 國 的 太 平 天 國 暴 亂 , 外 交 家 和 傳 士 , 記 下 許 多 目 睹 的 經 歷 。 還 有 義 和 團 暴 動 , 把 矛 頭 針 對 白 人 。 要 管 治 好 一 個 遠 東 的 殖 民 地 , 對 中 國 人 社 會 的 激 進 思 想 和 行 為 , 英 國 人 不 動 聲 色 , 為 的 是 提 防 一 個 地 方 , 突 然 之 間 發 瘋 , 應 該 如 何 應 對 , 必 要 時 安 全 撤 退 。 所 謂 「 中 國 觀 察 」 ( China Watch ) ,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 就 像 叢 林 提 一 副 望 遠 鏡 窺 看 蝙 蝠 如 何 生 殖 、 蟒 蛇 怎 樣 交 配 , Watch 這 個 字 , 很 理 性 , 保 持 一 點 點 距 離 , 採 集 標 本 , 筆 記 研 究 。 這 一 切 , 英 國 人 沒 有 本 地 的 華 裔 政 務 官 , 只 一 心 讓 他 們 打 麻 將 , 進 馬 會 跑 馬 、 喝 紅 酒 。 英 國 佬 多 壞 呀 , 你 看 , 他 們 一 走 , 不 就 出 事 了 , 這 是 牛 津 和 Hong Kong U 的 分 別 , 快 上 鵝 頸 橋 頭 , 找 兩 個 阿 婆 , 把 一 張 米 字 旗 , 當 做 小 人 來 打 , 一 邊 唸 : 留 下 那 麼 多 地 雷 , 我 打 打 打 , 打 到 你 個 紅 毛 鬼 冇 碇 走 … …
(陶傑)

2007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借 文 革 踩 民 主 闖 大 禍

那個舞台上的樣板戲老倌,
一個一個的去了見他們的老祖宗,
還以為從此音沉影絕,
幸而又出了一個大花面,
好讓民主派又有機會拍掌叫
---------------------------------------------

借 文 革 踩 民 主 闖 大 禍 煲 呔 認 衰

【 本 報 訊 】 特 首 曾 蔭 權 前 日 以 「 十 年 浩 劫 」 的 文 化 大 革 命 , 踩 民 主 制 度 , 即 時 遭 各 界 狂 轟 。 曾 蔭 權 死 撐 了 一 晚 後 , 眼 見 形 勢 不 妙 , 昨 午 突 發 出 聲 明 「 認 衰 」 , 承 認 有 關 言 論 不 恰 當 , 對 此 深 感 抱 歉 , 並 收 回 言 論 , 成 為 回 歸 後 第 一 個 道 歉 的 特 首 。 多 名 立 法 會 議 員 認 為 , 曾 蔭 權 自 知 闖 下 大 禍 , 他 的 言 論 已 得 罪 市 民 , 甚 至 中 央 政 府 , 所 以 不 得 不 為 民 望 「 止 蝕 」 道 歉 , 但 有 學 者 認 為 , 今 次 事 件 已 對 曾 的 公 信 力 造 成 嚴 重 損 害 , 亦 令 人 質 疑 他 推 動 民 主 的 誠 意 。 記 者 : 莫 劍 弦 、 林 俊 謙 、 蔡 元 貴
曾 蔭 權 前 日 出 席 港 台 第 三 台 節 目 《 Chief Executive Phone-in 》 時 , 借 文 化 大 革 命 踩 民 主 制 度 , 指 民 主 發 展 去 到 極 端 , 就 會 出 現 如 中 國 文 化 大 革 命 般 , 不 能 管 治 的 情 況 。 結 果 各 界 嘩 然 , 狂 轟 他 無 知 、 抹 黑 民 主 。 不 過 特 首 辦 當 時 沒 有 收 回 有 關 言 論 及 向 公 眾 道 歉 ; 行 會 成 員 曾 鈺 成 昨 日 上 午 仍 為 特 首 死 撐 , 指 特 首 無 需 要 收 回 言 論 。
「 佢 肯 定 會 俾 北 京 扣 分 」
不 過 到 下 午 3 時 25 分 , 特 首 突 然 透 過 政 府 新 聞 處 發 聲 明 「 認 衰 」 道 歉 : 「 昨 日 ( 即 10 月 12 日 ) 我 在 電 台 訪 問 中 , 有 關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言 論 是 不 恰 當 的 。 對 此 , 我 深 感 抱 歉 , 並 收 回 有 關 言 論 。 」 他 又 說 他 與 香 港 市 民 一 樣 , 期 望 盡 早 落 實 普 選 , 會 信 守 施 政 報 告 中 的 承 諾 , 在 任 期 內 盡 最 大 努 力 , 解 決 普 選 問 題 。 民 主 派 對 曾 蔭 權 道 歉 未 完 全 「 收 貨 」 , 認 為 他 不 是 誠 心 道 歉 。 民 主 黨 主 席 何 俊 仁 指 出 , 特 首 道 歉 只 因 自 知 闖 禍 , 除 了 開 罪 市 民 外 , 可 能 連 北 京 也 得 罪 , 所 以 在 政 治 需 要 下 才 道 歉 , 「 中 央 唔 會 鍾 意 佢 亂 講 文 革 , 今 次 佢 肯 定 會 俾 北 京 扣 分 。 」 公 民 黨 湯 家 驊 也 說 , 雖 然 他 歡 迎 曾 蔭 權 收 回 言 論 , 但 質 疑 曾 蔭 權 視 民 主 為 不 好 的 事 物 , 令 人 關 注 他 是 否 真 心 為 香 港 爭 取 民 主 。

2007年10月12日 星期五

劉 淑 儀 的 志 氣 和 母 愛

劉 淑 儀 的 志 氣 和 母 愛

二 ○ ○ 三 年 , 新 香 港 保 安 局 長 劉 淑 儀 在 五 十 萬 市 民 聲 討 下 倉 皇 去 職 ; 二 ○ ○ 七 年 , 她 挾 中 共 奧 援 卷 土 重 來 , 競 選 立 法 會 議 席 , 誓 和 舊 上 司 方 安 生 爭 一 日 之 長 。 不 過 , 她 的 目 標 和 方 安 生 不 同 。 方 安 生 爭 取 的 , 是 二 ○ 一 二 年 香 港 普 選 ; 劉 淑 儀 爭 取 的 , 是 二 ○ 一 二 年 中 共 選 舉 她 做 香 港 行 政 長 官 。 劉 淑 儀 獲 中 共 青 睞 , 應 是 因 為 她 的 人 格 完 全 符 合 高 級 共 產 黨 員 標 準 。 最 近 , 香 港 傳 播 界 幾 乎 無 不 為 劉 淑 儀 宣 傳 助 選 ; 她 接 受 香 港 電 台 訪 問 , 就 侃 侃 而 談 , 談 到 對 方 安 生 的 夙 怨 : 「 她 不 許 我 升 遷 , 還 給 我 兩 個 莫 名 其 妙 的 理 由 , 一 是 說 我 有 野 心 , 一 是 說 我 講 直 屬 上 司 黎 慶 寧 壞 話 。 但 哪 個 政 務 官 沒 有 志 氣 和 野 心 ? 」 劉 淑 儀 顯 然 認 為 , 講 黎 慶 寧 壞 話 , 使 黎 慶 寧 掛 冠 , 然 後 取 代 黎 慶 寧 職 位 , 是 平 常 不 過 的 事 。 方 安 生 視 作 野 心 的 行 為 , 劉 淑 儀 當 做 志 氣 的 表 現 。 唐 朝 有 一 位 檢 校 刑 部 郎 中 程 皓 , 向 來 「 不 談 人 短 」 , 聽 到 同 僚 遭 非 議 , 總 是 默 然 不 肯 附 和 , 還 會 代 為 分 辯 : 「 此 皆 眾 人 妄 傳 , 其 實 不 爾 。 」 並 一 一 列 舉 遭 非 議 者 的 懿 行 。 《 唐 語 林 . 德 行 》 的 這 個 故 事 , 劉 淑 儀 讀 了 , 一 定 莫 名 其 妙 。 宋 朝 初 年 , 開 國 元 勳 趙 普 為 相 , 頗 專 朝 政 , 宋 太 祖 不 高 興 , 暗 示 翰 林 學 士 竇 儀 攻 訐 趙 普 過 失 , 表 明 可 以 提 拔 他 取 代 趙 普 。 竇 儀 不 為 所 動 , 盛 稱 趙 普 「 公 忠 亮 直 」 , 退 朝 後 , 回 家 告 訴 四 個 弟 弟 : 「 我 必 不 能 作 宰 相 。 」 這 樣 的 朝 臣 , 劉 淑 儀 一 定 認 為 沒 有 志 氣 。 但 當 時 竇 儀 五 兄 弟 天 下 推 重 , 合 稱 「 竇 氏 五 龍 」 ; 他 去 世 後 , 宋 太 祖 歎 息 說 : 「 天 何 奪 我 竇 儀 之 速 耶 ! 」 ( 《 楊 文 公 談 苑 》 、 《 宋 史 . 竇 儀 傳 》 ) 當 然 , 我 們 不 能 說 劉 淑 儀 德 行 不 如 古 人 。 北 宋 末 年 , 進 士 王 黼 屢 獲 大 臣 何 執 中 提 攜 , 後 來 改 投 權 相 蔡 京 , 就 講 何 執 中 壞 話 , 「 疏 其 惡 二 十 事 與 京 」 。 有 一 次 , 何 執 中 跟 蔡 京 談 到 王 黼 , 又 大 加 讚 譽 。 蔡 京 笑 笑 , 拿 出 王 黼 的 二 十 事 疏 , 何 執 中 愕 然 說 : 「 畜 生 乃 爾 ! 」 這 畜 生 後 來 成 為 舉 國 聲 討 的 六 賊 之 一 ( 《 宋 人 軼 事 彙 編 》 卷 十 四 ) 。 劉 淑 儀 的 志 氣 , 正 可 和 王 黼 比 高 。 除 了 她 的 志 氣 , 香 港 人 應 該 還 記 得 劉 淑 儀 的 母 愛 。 二 ○ ○ 二 年 , 她 上 電 視 做 軟 宣 傳 , 說 自 己 問 過 女 兒 : 「 媽 媽 辭 職 , 提 早 退 休 好 不 好 ? 」 她 女 兒 回 答 : 「 只 要 賺 夠 錢 給 我 用 , 那 也 不 妨 。 」 現 在 , 她 的 確 要 再 給 女 兒 賺 錢 了 。 這 份 母 愛 , 令 她 不 得 不 忍 氣 , 為 當 年 二 十 三 條 事 件 公 開 向 港 人 道 歉 : 「 我 從 前 說 的 一 些 話 , 可 能 冒 犯 了 市 民 , 我 感 到 慚 愧 。 」 慚 愧 其 實 是 不 必 要 的 。 中 共 就 是 欣 賞 她 不 惜 冒 犯 市 民 的 志 氣 , 以 及 不 嫌 銅 臭 的 母 愛 。 宋 朝 劉 子 翬 有 一 首 《 汴 京 紀 事 》 王 黼 太 傅 詠 禍 國 殃 民 : 「 空 嗟 覆 鼎 誤 前 朝 , 骨 朽 人 間 未 消 。 夜 月 池 臺 王 傅 宅 , 春 風 楊 柳 相 公 橋 。 」 劉 淑 儀 二 ○ ○ 三 年 辭 職 後 , 據 說 去 了 美 國 讀 書 , 現 在 不 斷 以 「 我 在 史 丹 福 大 學 研 究 民 主 」 為 言 , 鼓 吹 中 共 式 民 主 。 劉 子 翬 那 首 詩 , 這 位 美 國 史 丹 福 大 學 碩 士 一 定 不 會 讀 過 。

古 德 明

2007年10月11日 星期四

英雄本色壯哉老哲

長話短說 - 英雄本色壯哉老哲

昨日是哲古華拉就義40周年,不少傳媒都湊興說幾句,亦有記者訪問我,原因自然是我長年累月穿印上他肖像的T恤行走。其實,若非紮鐵工潮延綿逾月,我早就計劃重遊拉丁美洲,到他犧牲之處──玻利維亞山區參加悼念活動;但事忙之下,若花費近兩萬旅費而駐足數日,顯非我這名窮議員所願,只好期諸未來有空,再到拉美緬懷老哲,憑弔這位無私的國際主義戰士。 昨晚在趕赴自由亞洲電台作嘉賓途中,就遇到兩名陌路人指T恤攔路問道:「他原來是怕死鬼,不是你心目中的英雄!」問之何以見得,始知乃是吃報屁股所得。心裏狐疑,但又不知何所指,只好憑常識回答:「若是他果真求饒,又豈會翌日即被處決?」聽者不解,乃進而解釋:「美國中情局及玻國政府所需者,乃是貪生怕死的叛徒,何不把懦夫公審,以收宣傳之效?」況且,我珍藏錄像帶中,亦有一名充當中情局特務之內奸作證,當年在趕赴哲落網的小村後,趾高氣揚盤問這位不屈之囚時,所得答案乃是唾沫噴面、「叛徒」一句;又有一名執行「死刑」的兵哥,縷\述哲見行刑者躊躇不決,遂朝之高嚷:「開槍吧,膽小鬼!」換來的,自然是奪命子彈! 反抗霸權英年早逝 翌日,打開報章,才知是編輯所起之題誤導。原來,哲於彈盡受傷被俘時,曾向敵方軍官喊話:「我是哲古華拉,不要開槍。」那位窩囊老編遂望文生義,以貪生求饒為題。其實,哲古華拉若是貪生怕死,本就可臨陣逃脫。我有此一說,乃是03年到玻利維亞追尋哲足時,剛巧碰到一名老農,向我憶述當年哲冒險逆向帶傷兵,要求農民照顧、隱藏;所謂逆向,乃是他為照顧戰友,不向叢林方向逃跑,反而向追兵撲來方向找地方安置傷兵,因而費時,導致被圍俘,本來少時讀書已知其事,但能求證於過來人,聽環視現場,見有牆上漆哲頭像,不禁心頭一酸,熱淚\盈眶,與眼前人到路旁一店買醉,共祭英雄。 40年前,哲古華拉風華正茂,年僅39,就為抗擊皆國霸權、勾結拉美軍閥盤剝民眾而捐軀,英年早逝,震動世界,50年代初這位出身阿根廷中產家庭的少爺,甘願拋棄行醫專業和優渥生活,遨遊美洲,參加民眾反獨裁抗爭而不懈;其後,參加古巴革命功\成,貴為黨政顯貴,卻因不滿官僚主義以及批評蘇聯老大哥外交政策,而不得不放棄權位及古巴國籍,向卡斯特羅政府請求,率領舊部精兵轉戰剛果、玻利維亞,幫助當地民眾武裝抗爭,終於求仁得仁,以身殉道!無私無畏即自由,壯哉老哲,英雄本色!

梁國雄

身處緬甸的華人, 現在應何去何從,各位有何意見?

華商憂遇襲 拆中文招牌 2007年10月11日

【明報專訊】據緬甸民主之音報道,中國駐曼德勒總領館遇襲後,當地華人擔心排華潮一觸即發,部分華人店主已拆去華文招牌,以免淪為暴徒襲擊目標。
年初僧侶籲罷買中國貨
曼德勒是眾多華人聚居的城市,中國在改革開放後大量移民湧入曼德勒營商,估計在90年代末當地華人佔該市人口三至四成。緬甸海外傳媒指出,當地華人現時人心惶惶,憂成襲擊對象。
據報道,緬甸近期亦發生排華風波,中國政府於1月否決安理會一項要求緬甸軍政府停止迫害少數族群的決議後,僧侶在若開邦派發反華單張,抨擊中國政府阻撓緬甸民主發展,呼籲緬甸人杯葛中國貨。
儘管中緬近年關係良好,但緬甸軍政府過往曾帶頭排華。緬甸軍事強人奈溫於1962年政變上台後,發起禁止華民教育等排華措施,並開始將工商業國有化,迫使大量華人離開緬甸。至1967年,該國更爆發歷來最嚴重的排華潮,當時部分緬甸華人響應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引起軍方不滿,軍政府面對物價飛漲、糧食缺乏的困境,將民怨轉移華人身上,暗中支持排華襲擊。民眾衝擊中國駐緬甸大使館,殺死多名經濟專家。唐人街商店亦被縱火搶掠,學童遭燒死,部分華人更被活生生扔下樓。中國政府估計,暴亂中數百華人被殺。
軍政府曾默許排華
時至今日,緬甸政府仍實施針對華人的政策,華人已放棄在身分證註明華人或採用中文名,以免影響讀大學或就業。綜合報道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多倫多民眾促北京停止支持獨裁政府


多倫多民眾促北京停止支持獨裁政府


【大紀元10月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2007年10月6日,多倫多緬甸聯席會議(Toronto Burma Roundtable)及加拿大緬甸學生民主組織(Burmese Students』Democratic Organization(Canada))在多倫多中國領事館前舉辦集會,抗議緬甸軍政府武力鎮壓和平抗議的民眾;要求北京政府停止支持獨裁軍政府。
集會宣讀了由12個團體及個人聯署的聲明,強烈譴責緬甸軍政府自9月25日以來,以催淚彈、棍棒和槍彈殘酷鎮壓數千名和平示威者。並聲稱緬甸內部消息透露,最少已有550名包括僧人和尼姑的無辜平民已被殺害,約有6千人被監禁,支持民主運動領袖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素姬則繼續被軟禁。
加拿大緬甸學生民主組織聯席書記 Htun Htun Oo (Tony)在集會現場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攝影:張瑩/大紀元)
加拿大緬甸學生民主組織聯席書記 Htun Htun Oo (Tony)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在經濟、軍事等各方面支持緬甸軍政府。
「我們今天來到中國領事館前,是要敦促中國政府支持緬甸的人民,而不要支持那個軍政府。」 Tony說,「我們真的很需要民主。中國政府已經持續支持緬甸軍政府超過30年了」
現在,全世界的緬甸人都同時走出來譴責緬甸軍政府對平民的鎮壓,支持自己的祖國和人民。Tony指出。
「我們認為聯合國的解決方案對緬甸最為重要。」 Tony說,「我們呼籲加拿大政府配合聯合國,為緬甸人民做出一個解決方案。」
多倫多中領館前集會抗議的民眾。(攝影:張瑩/大紀元)
港加聯主席李樹德在現場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今天是全球支持緬甸行動日。港加聯素來支持維護人權、自由及法制的行動。我們希望更多的人出來支持這樣的行動。
「我們知道中國政府非常支持緬甸軍政府。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能看清楚緬甸正在發生的事情,譴責軍政府的暴行,阻止他們對人民的殺戮。」 李樹德說,「因為現在全世界都在譴責緬甸軍政府的暴行,只有中國政府在支持他們,所以我們認為中國政府是有能力影響緬甸軍政府,從而停止這場殺戮的。」
聯署聲明指出,中國目前是緬甸最大的投資者、貿易夥伴和軍火供應國。過去兩週美國和歐洲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制裁緬甸軍政府的動議都被中國政府所否決。中國政府甚至意圖阻止聯合國安理會對緬甸政府的進一步譴責。
聲明強烈敦促中國政府:承認不能把暴力鎮壓視為緬甸內政;對緬甸政府施以最強外交壓力以促使其停止對人民的鎮壓;支持在緬甸開展和解及民主化程序。

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

In case of emergency 假如發生緊急狀況.....ICE概念

In case of emergency 假如發生緊急狀況.....ICE概念

Dear All,

We all carry our mobile phones with hundreds of names/numbers stored in its memory but yet nobody, other than ourselves, knows which of these numbers belong to our near and dear ones? 我們的手機裡儲存著數百 個 名字和電話號碼 ,但除了我們自己本身外, 陌生 人 不會 知道這些號碼中的哪 一個 號碼是屬於我們的至親 。

In case we are involved in an accident or had a heart attack and the people attending us get hold of our mobile phone but don't know which number to call to inform our family members. Yes, there are many numbers stored but which one is the contact person in case of an emergency?
假如我們身陷在意外中或心臟病發時, 而照料我們的人員要用我們的手機通知我們的家人時, 卻不知要打哪 個 號碼?
For this reason, we must have one or more telephone numbers stored under the name ICE (In case of Emergency) in our mobile phones.
基於這個理由, 我們必須要有以 ICE (In case of Emergency 假如發生緊急狀況) 為名的一個或多 個 電話號碼儲存在我們的手機中 .

Recently, the concept of 'ICE' is catching up quickly. It is simple, an important method of contact during emergency situations. As cell phones are carried by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just store the number of a contact person or person who should be contacted at during emergency as ICE' (meaning In Case of Emergency).
最近, "ICE"的概念正快速地 流傳 . 在緊急狀況時,它是一種簡單又重要的聯絡方式. 既然大多數人都攜帶手機 , 就把 緊急聯絡人的電話號碼用 "ICE" 為代號儲存起來.

The idea was thought up by a paramedic who found that when they went to the scenes of accidents, there were always mobile phones with patients, but they didn't know which number to call.
這 概念 是由一位醫務人員想出來的.他發現當他們到意外現場時 ,往往當事人身上都會攜帶手機, 但醫務人員不知道該打 那個 號碼通知家屬.

He therefore thought that it would be a good idea if there was a nationally recognized name for this purpose.
因此他想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全國性可辨識的名字,這將會是個好 辦法 .

Following a disaster in London , the East Anglican Ambulance Service has launched a national 'In case of Emergency (ICE)' campaign. In an emergency situation,Emergency Service personnel and hospital staff would then be able to quickly contact your next of kin, by simply dialing the number stored as 'ICE'.
倫敦的一件災難後, 救護部門便發起一個全國性的 " 假如發生緊急狀況(ICE)" 活動. 在緊急狀況下,緊急部門人員及醫院員工,只要撥打以"ICE" 為名儲存的電話號碼,將可以很快速地聯絡上你的至親.

Please forward this. It won't take too many 'forwards' before every body will know about this.It really could save your life, or put a loved one's mind at rest. For more than one contact name simply enter ICE1, ICE2 and ICE3 etc. A great idea that will make a difference!
請將此封E-MAIL轉寄出去, 讓更多人知道 .它或許真的可以救你 (妳)的命. 如果有超過一個以上的緊急聯絡人, 只要輸入 ICE1, ICE2 和 ICE3... 等即可.

Let's spread the concept of ICE by storing an ICE number in our mobile phones today! Please forward to your all nearest and dearest. Thanks!
今日, 讓我們把 ICE 概念傳出去!

葉 劉 自 爆 篤 背 脊 恐 失 公 僕 票

葉 劉 自 爆 篤 背 脊 恐 失 公 僕 票

有 政 壇 中 人 對 單 仁 說 , 四 萬 與 葉 劉 真 是 一 對 「 活 寶 貝 」 , 兩 名 阿 太 輪 流 自 我 製 造 負 面 新 聞 , 星 期 六 葉 劉 先 反 對 立 法 會 辯 論 平 反 六 四 動 議 , 又 自 爆 當 年 曾 被 四 萬 指 向 上 司 、 保 安 局 前 局 長 黎 慶 寧 篤 背 脊 。 昨 日 四 萬 參 加 撐 普 選 遊 行 , 卻 又 突 然 早 走 去 恤 髮 , 兩 人 都 是 「 倒 自 己 米 」 。 不 過 有 泛 民 議 員 認 為 , 葉 劉 自 爆 被 指 篤 上 司 背 脊 , 肯 定 得 失 不 少 公 務 員 。 該 泛 民 議 員 對 單 仁 說 , 98 年 黎 慶 寧 提 早 退 休 , 在 政 壇 頗 為 震 撼 , 畢 竟 他 是 首 名 提 早 離 開 特 區 政 府 的 港 英 過 渡 高 官 。 當 時 該 議 員 曾 問 黎 為 何 要 走 , 黎 只 是 笑 而 不 語 , 不 過 當 時 官 場 流 傳 黎 被 人 篤 背 脊 , 指 他 是 肥 彭 及 港 英 留 下 來 的 人 , 加 上 他 曾 出 任 保 安 司 , 做 過 不 少 秘 密 工 作 , 所 以 不 被 信 任 。 黎 慶 寧 意 興 闌 珊 , 索 性 提 早 退 休 , 之 後 更 離 開 香 港 , 到 煲 呔 上 場 , 他 才 回 港 擔 任 智 經 顧 問 。 該 議 員 說 , 當 時 不 少 人 猜 測 黎 是 遭 左 派 「 篤 」 走 , 相 信 沒 有 人 想 過 , 篤 黎 慶 寧 背 脊 的 人 , 竟 會 是 他 當 時 的 下 屬 , 98 年 時 任 入 境 處 處 長 的 葉 劉 ! 而 且 當 時 四 萬 是 政 務 司 司 長 , 她 在 政 府 內 有 不 少 耳 目 , 若 葉 劉 說 四 萬 指 她 說 黎 壞 話 , 必 定 有 所 根 據 , 葉 劉 這 樣 自 爆 , 等 如 公 開 承 認 靠 篤 走 上 司 上 位 , 向 老 董 打 上 司 小 報 告 , 再 取 而 代 之 出 任 保 安 局 局 長 。
有 官 場 中 人 說 , 葉 劉 今 次 自 爆 , 肯 定 令 不 少 公 務 員 心 生 厭 惡 , 事 關 官 場 規 矩 , 最 忌 向 更 高 級 上 司 , 篤 直 屬 老 闆 背 脊 , 這 種 靠 做 「 二 五 仔 」 上 位 的 行 徑 是 官 場 死 罪 , 最 為 人 討 厭 , 那 些 政 府 中 人 , 又 怎 會 喜 歡 這 樣 一 個 人 當 選 ? 該 官 場 中 人 更 笑 稱 , 葉 劉 可 以 篤 走 黎 慶 寧 , 她 做 保 安 局 局 長 後 , 難 保 沒 有 再 向 老 董 , 甚 至 阿 爺 篤 其 他 高 官 背 脊 。 單 仁 想 , 後 來 四 萬 被 指 阻 礙 老 董 施 政 , 要 提 早 退 休 , 煲 呔 又 被 老 董 派 去 做 掃 街 大 隊 長 , 不 知 又 是 否 被 葉 劉 篤 背 脊 所 致 ?


單仁

數千人參加泛民撐普選遊行

數千人參加泛民撐普選遊行 (17:28) 2007年10月7日
泛民主派在維園下午以兩傘砌出2012字樣爭取普選,其後遊行到政府總部,共有數千人參加。活動在下午一時開始,市民一起打開黃色及藍色的雨傘,以藍色作底色、黃色砌出「2012」字樣,一同舉起雨傘5分鐘,藉以創出世界紀錄。作為藍色背景的藍傘不算很多,大會共準備了12000把雨傘,主要是藍的雨傘並未派完,大會表示已創了紀錄,有5000人參加今次活動,警方表示有4450人。
參加者在大約二時半開始遊行往政府總部,表達普選訴求,隊伍在下午四時許開始陸續抵達。
參加立法會補選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亦有出席,她早前在銅鑼灣派單張,呼籲市民支持今日的活動,許多市民與她握手與一起拍照。她在遊行時只完成一半路程,在崇光百貨公司時離隊。
主辦機構話有7000人參加到政府總部的遊行,警方估計有4600人。

2007年10月5日 星期五

大乘,小乘

中國(北傳)佛教徒以修大乘佛法自居,
以渡己渡人為修行目標,
且有看不起南傳佛教的思想,
認為他們是修小乘佛法,
只顧自已修行解脫, 不理他人。
但事實看來, 捨我為人者都在南方!
就算終身吃齊念佛, 只知名利,
不能擺脫貪,瞋,痴(三毒),
如何能登彼岸?


貪是貪愛五欲,瞋是瞋恚無忍,痴是愚痴無明,
因貪瞋痴能毒害人們的身命與慧命,故名三毒。

和 尚 為 何 努 目 低 眉 ?

和 尚 為 何 努 目 低 眉 ?

九 月 中 旬 , 緬 甸 數 以 千 計 僧 人 走 上 街 頭 抗 議 軍 政 府 獨 裁 , 聲 明 「 國 民 一 天 得 不 到 人 權 , 我 們 一 天 不 罷 休 」 , 又 呼 籲 民 眾 不 要 加 入 遊 行 : 「 由 我 們 僧 人 來 抗 爭 來 犧 牲 吧 。 」 他 們 每 一 步 都 體 現 了 佛 門 的 大 勇 氣 大 慈 悲 。 這 場 袈 裟 革 命 的 結 果 不 待 蓍 。 九 月 二 十 六 日 , 緬 甸 軍 隊 用 步 槍 向 遊 行 者 掃 射 , 又 開 軍 車 向 遊 行 者 撞 去 , 手 段 和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天 安 門 廣 場 所 見 如 出 一 轍 。 跟 , 軍 人 查 封 寺 院 大 搜 民 居 , 情 況 和 中 共 當 年 緝 拿 民 運 領 袖 並 無 二 致 。 無 數 僧 人 、 百 姓 被 拘 捕 入 獄 , 被 亂 棍 打 死 。 英 國 《 泰 晤 士 報 》 說 , 緬 甸 軍 政 府 獲 中 共 大 使 館 武 官 樊 聯 峰 指 點 , 這 應 該 不 是 空 穴 來 風 。 中 共 勦 殺 百 姓 經 驗 豐 富 , 而 且 跟 緬 甸 之 類 政 府 向 來 如 兄 如 弟 。 於 是 中 國 大 陸 以 至 香 港 佛 門 都 視 緬 甸 僧 侶 為 不 同 道 人 。 大 陸 不 用 說 。 在 香 港 , 走 到 緬 甸 使 館 前 抗 議 的 人 群 之 中 , 沒 有 一 個 和 尚 。 從 前 , 我 國 高 僧 會 善 善 惡 惡 。 南 宋 紹 興 十 年 , 岳 飛 奉 十 二 金 字 牌 班 師 , 路 過 金 山 寺 , 道 月 禪 師 不 忍 這 位 忠 臣 自 投 羅 網 , 勸 他 擁 兵 自 保 , 「 勿 赴 闕 」 。 秦 檜 知 道 了 , 遣 獄 卒 何 立 去 逮 捕 道 月 。 何 立 來 到 金 山 寺 , 見 道 月 正 對 弟 子 說 法 , 就 站 在 一 旁 且 不 動 手 , 忽 然 聽 見 道 月 說 : 「 吾 年 四 十 九 , 是 非 日 日 有 。 不 為 自 家 身 , 只 為 多 開 口 。 何 立 從 南 來 , 我 往 西 方 走 。 不 是 佛 力 大 , 幾 乎 落 人 手 。 」 說 罷 , 安 然 坐 化 , 終 身 不 向 權 貴 低 眉 ( 《 堅 瓠 集 》 ) 又 有 一 位 妙 喜 和 尚 , 明 知 大 臣 張 九 成 是 秦 檜 眼 中 釘 , 卻 和 張 九 成 論 交 。 秦 檜 把 他 抓 去 , 杖 打 背 脊 , 黥 字 臉 上 , 發 配 南 海 充 軍 , 「 妙 喜 色 未 嘗 動 」 , 到 秦 檜 死 後 , 獲 朝 廷 放 還 , 自 回 徑 山 修 行 , 終 身 也 不 向 權 貴 低 眉 ( 《 四 朝 聞 見 錄 甲 集 》 ) 。 香 港 的 和 尚 卻 不 同 。 比 如 說 , 今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子 夜 , 佛 聯 合 會 長 釋 覺 光 恭 恭 敬 敬 和 中 共 人 大 副 委 員 長 盛 華 仁 一 起 , 主 持 鳴 鐘 典 禮 , 慶 祝 中 共 屠 民 政 權 收 接 香 港 十 周 年 。 十 月 七 日 , 他 們 又 舉 辦 研 討 大 會 , 說 是 要 「 發 揚 佛 陀 精 神 」 , 但 研 討 的 卻 是 胡 錦 濤 所 謂 「 共 建 和 諧 世 界 」 。 而 這 正 是 胡 錦 濤 盟 友 大 屠 僧 侶 的 時 候 。 當 然 , 香 港 佛 門 奮 起 反 對 權 貴 的 例 子 不 是 沒 有 。 二 ○ ○ 二 年 董 建 華 政 府 要 發 展 大 嶼 山 昂 坪 旅 遊 業 , 不 利 寶 蓮 寺 每 月 至 少 三 百 萬 元 的 旅 遊 生 意 , 寶 蓮 寺 監 院 釋 智 慧 雖 然 身 為 中 共 人 大 代 表 , 也 破 例 怒 斥 政 府 , 宣 佈 封 山 七 天 。 隋 朝 吏 部 侍 郎 薛 道 衡 曾 遊 鐘 山 開 善 寺 , 問 一 個 小 和 尚 : 「 金 剛 何 為 努 目 , 菩 薩 何 為 低 眉 ? 」 小 和 尚 回 答 : 「 金 剛 努 目 , 所 以 降 伏 四 魔 ( 煩 惱 魔 、 五 陰 魔 、 死 魔 、 天 魔 ) ; 菩 薩 低 眉 , 所 以 慈 悲 六 道 ( 天 、 人 、 修 羅 、 畜 生 、 餓 鬼 、 地 獄 ) 。 」 ( 《 太 平 廣 記 》 卷 一 七 四 ) 今 天 , 我 看 見 的 那 些 香 港 和 尚 也 會 低 眉 也 會 努 目 : 努 目 是 要 爭 取 天 上 地 下 惟 彼 獨 尊 的 鈔 票 , 低 眉 是 不 要 正 視 中 共 和 緬 甸 軍 政 府 的 屠 刀 。  


古 德 明

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

刘慧卿:向勇敢的缅甸人民致敬

刘慧卿:向勇敢的缅甸人民致敬
在过去两星期,很多市民在电视新闻看见缅甸佛教僧侣和平民百姓在仰光和其他城市游行和示威,反抗军政府暴政和争取民主。这些勇敢示威者的抗争场面在香港人的脑海留下深刻印象。
缅甸军政府残暴殴打人民、向群众开枪和任意逮捕和平示威者的暴行不单止令人发指,更叫人回想起1989年六四事件中北京的血腥镇压。
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在这关键时刻,很多香港人都支持缅甸人民的民主诉求,并谴责缅甸军政府践踏其人民的基本权利。
在9月27日,我联同数十名人士到缅甸总领事馆示威,抗议军政府以武力镇压和平的僧侣及平民。我们呼吁军政府释放被拘留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和其他和平示威者,我们更希望缅甸能尽快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
在同一天,中国及俄罗斯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会议席上,合力阻止一项谴责缅甸 军政府及向缅甸实施制裁的动议。两国声称缅甸的问题涉及该国的内政,因此不应放在安理会的议程。前线并不认同这说法,因为人权是跨越国界,不论违反人权事 情在何处发生,国际社会是有责任介入,终止残暴行为。
在9月30日,前线成员向中联办递交抗议信,促请中央政府停止支 持缅甸的残暴政权及谴责其血腥镇压。我们并没有忘记北京在1989年同样以暴力镇压民运,因此对北京与缅甸军政府建立紧密联系并不觉得奇怪。在上世纪九十 年代,中国已向缅甸提供军备,包括火箭发射器、战斗机及导向飞弹。近年来,中国与缅甸加强发展经贸关系加密发展,这从中国对能源的渴求及参与缅甸大型发展 项目已见一斑。
在外交上,中国亦给予军政府支持,多年来令其所作所为不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讨论。尽管中缅两国有紧密关系,前线仍然希望最近发生的事件能令北京三思。如果中国想与国际社会接轨,就必须尊重人权和民主,立刻停止支持残暴军政府。
近年来,缅甸人民要求政治改革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可惜国际社会多次努力促成民主阵营与军政府举行协调会议的努力均不成功。
经过数十年的独裁统治,我们看不见有迹象显示军政府有意推动民主。有报道指很 多缅甸人对能够和平达至民主改革持悲观态度。有缅甸人更认为在这抗争中,无辜示威者和民运人士的流血牺牲是无可避免的。这可能是实际的评估,但我仍希望减 少流血的结果并非完全不可能。联合国特使甘巴里在过去数天与昂山素姬及军政府官员进行对话,我希望这些会面能打开新局面,协助缅甸走向民主自由。
缅甸人民遭受苛政压逼数十年,由僧侣领导的袈裟革命引起多国关注。在未来,国际社会将会屏息以待地留意缅甸局势的发展,看邪恶势力会否被击败,民主政制可否开花结果。

唱國歌遊行去

唱國歌遊行去

周五剛抵機場,就收到短訊通知,在遮打花園的集會,將會在晚上七點半開始,心裏真是悲喜交集,悲者,是緬甸軍政府終於撕破臉皮,公然開槍射殺示威者,重複19年前的血腥,鎮壓群眾爭取民主!稱喜者,乃是據說死者並非太多,而港人亦迅速反應,抗議當局赤裸裸的殺戮!奈何行李帶上,卻久久未見行囊,枯\等近一個鐘,始知丟留在倫敦機場,待得辦妥手續,已是七時左右,趕到會場,已遲到久矣!
市民簽名譴責緬軍屠殺
港人對緬甸軍政府行兇之惡形惡相,自有觸景生情之悲慟。原因是1989年,我國首都亦發生六四屠城之國殤,又豈會忘卻這頁痛史,年年六四,維園燭光以萬點計,形成之一片燭海,光照良知,匯成一片燭海,痛悼死難英靈。九七回歸之後,那個只懂救市,不懂救人的董特首,無心紓民困,卻三番四次開腔教訓人丟下六四包袱,停辦六四集會,豈非北京主子耳提面命所致?我當選立法會議員不久,在趙紫陽逝世後,動議休會辯論向之致哀,又被主席以「莫須有」之理由制裁,保皇派彈冠稱慶,又焉非「崩口人忌崩口碗」,害怕對這位反對血腥鎮壓而被黜,復遭軟禁近16年的黨總書記致哀,會觸怒中南海之主子?
此所以,此輩對緬甸人民之苦難漠不關心,視舉起屠刀之軍閥於無睹!也難怪,中共政府在舉世一片譴責中,卻與俄國同為難兄難弟,雖身為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仍然拒絕投票譴責緬甸政府,屁股指揮腦袋,俯仰權貴的先生仕女,又豈會讓緬甸人民的血泊,沾污自己的黃馬褂?
然而,人血畢竟並非胭脂,香港市民目睹鎮壓之血腥於螢幕,又怎會無動於衷?我昨日在旺角街頭徵集簽名,不少人都前來響應;不但譴責緬甸軍閥殘殺民眾,更要求中共政府投票正式譴責當局,以挽國格,以謝港人!短短兩個鐘頭,就已有逾千人揮筆留名,遣悲憤!昨日,我與社民連同寅將之遞交中聯辦,自然又是吃閉門羹。「外交乃是內政之延續」,果是百試不爽之至理!物傷其類,民眾與統治者,都是一樣,不過取向卻是南轅北轍。
今日早上,我又會同往常一樣,摸黑起早,趕到灣仔修頓球場與同志集合,遊行到國慶升旗禮會場抗議六四屠殺,哀悼難忘國殤,為民主鼓與呼。吃過午飯下午三點,就要到維園噴水池去,參加十一遊行,爭取雙普選之當然權利,國歌的頭一句,不就是「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嗎?來,來,來!放聲大唱,穿街過道,你還等甚麼?

梁國雄

不 能 只 要 奧 運 不 要 人 權

大 國 之 道 : 不 能 只 要 奧 運 不 要 人 權

中 國 的 人 權 問 題 近 月 因 幾 宗 事 件 再 次 引 起 國 際 關 注 , 中 國 的 外 交 更 不 能 與 人 權 脫 , 有 些 國 家 甚 至 以 人 權 議 題 來 判 斷 中 國 如 何 履 行 其 外 交 承 諾 。 若 中 國 要 成 為 大 國 是 不 能 只 依 靠 經 濟 發 展 , 否 則 難 以 服 眾 。 德 國 總 理 默 克 爾 8 月 26 日 訪 華 , 在 不 同 場 合 促 請 中 國 政 府 尊 重 人 權 。 她 在 訪 問 第 二 天 在 中 國 社 會 科 學 院 發 表 講 話 , 表 明 : 「 人 權 對 於 我 們 來 說 極 其 重 要 」 , 並 特 別 強 調 宗 和 言 論 自 由 , 隨 後 她 會 見 了 幾 位 經 常 批 評 政 府 政 策 的 記 者 與 作 家 , 包 括 《 中 國 青 年 報 》 副 刊 《 冰 點 》 原 主 編 李 大 同 , 反 映 這 名 曾 生 活 在 前 東 德 共 產 政 權 三 十 多 年 的 總 理 深 明 人 權 被 踐 踏 對 一 個 國 家 和 國 民 有 多 大 的 傷 害 。

暴 力 對 待 維 權 律 師 妻
然 而 , 就 在 默 克 爾 訪 華 前 後 十 多 天 之 內 , 國 內 一 些 維 權 律 師 和 維 權 人 士 面 對 的 打 壓 愈 見 激 烈 。 山 東 失 明 維 權 人 士 陳 光 誠 的 妻 子 袁 偉 靜 原 定 於 8 月 24 日 從 北 京 飛 往 菲 律 賓 , 代 替 有 「 赤 腳 律 師 」 之 稱 的 陳 光 誠 領 受 有 「 亞 洲 諾 貝 爾 」 之 稱 的 麥 格 賽 賽 獎 的 新 興 領 袖 獎 , 但 在 北 京 國 際 機 場 , 在 眾 目 睽 睽 之 下 , 她 的 護 照 被 扣 押 , 幾 個 小 時 之 後 , 她 被 強 迫 帶 回 山 東 老 家 , 而 且 過 程 中 受 暴 力 對 待 。 袁 偉 靜 早 於 8 月 初 已 取 得 菲 律 賓 簽 證 , 若 護 照 有 問 題 , 為 甚 麼 她 能 取 得 簽 證 ? 一 周 之 後 , 兩 名 北 京 律 師 試 圖 救 出 袁 偉 靜 , 打 算 帶 她 回 北 京 再 為 平 反 陳 光 誠 的 獄 作 出 努 力 , 但 在 乘 坐 長 途 公 車 途 中 , 袁 偉 靜 又 被 幾 名 身 份 不 明 人 士 上 車 強 行 帶 回 山 東 東 師 古 村 , 過 程 中 又 再 次 受 到 暴 力 對 待 , 她 的 背 部 因 被 強 行 拉 上 車 時 被 擦 傷 。 地 方 官 員 行 為 如 此 橫 蠻 無 理 , 使 一 個 為 丈 夫 爭 取 基 本 人 權 的 農 村 婦 女 身 心 受 創 , 而 在 十 七 大 將 要 召 開 的 這 段 時 間 , 很 多 地 方 都 發 生 類 似 情 況 , 很 多 到 北 京 上 訪 的 訪 民 亦 難 逃 被 截 訪 的 惡 運 。

萬 人 簽 名 「 不 要 奧 運 」
另 外 , 黑 龍 江 農 民 楊 春 林 因 為 收 集 了 一 萬 個 農 民 和 下 崗 工 人 的 簽 名 表 示 「 不 要 奧 運 , 要 人 權 」 , 於 8 月 中 以 「 涉 嫌 顛 覆 國 家 政 權 」 罪 被 正 式 逮 捕 ; 9 月 初 , 北 京 律 師 李 方 平 想 跟 他 見 面 了 解 情 況 以 便 提 供 法 律 援 助 , 卻 被 當 地 公 安 阻 撓 ; 楊 春 林 的 家 屬 表 示 公 安 恐 嚇 他 們 不 要 找 北 京 的 律 師 代 表 他 , 否 則 判 刑 將 會 更 重 。 這 種 情 況 在 香 港 這 個 還 算 有 法 治 的 地 方 來 說 , 實 難 以 想 像 黑 龍 江 的 公 安 何 以 可 以 如 此 無 法 無 天 , 恐 怕 跟 黑 社 會 的 做 法 沒 有 分 別 , 顯 出 了 當 地 的 執 法 機 關 和 司 法 機 關 視 法 治 和 法 律 如 糞 土 。 國 內 接 連 發 生 幾 件 引 起 國 際 關 注 的 侵 犯 人 權 事 件 , 有 些 熟 悉 中 國 政 治 的 朋 友 都 說 , 這 些 事 件 和 中 共 十 七 大 將 要 召 開 和 明 年 舉 辦 北 京 奧 運 有 關 。 這 種 分 析 , 非 常 符 合 中 共 一 貫 的 手 法 , 但 聽 起 來 好 像 我 們 已 對 這 些 事 件 變 得 盲 目 , 好 像 這 些 事 已 成 為 必 然 的 道 理 , 所 有 維 權 人 士 和 異 見 分 子 最 好 在 這 段 時 間 學 會 「 識 時 務 」 , 不 要 給 政 府 把 柄 打 壓 他 們 , 以 求 自 保 , 所 以 一 旦 有 維 權 人 士 在 這 些 敏 感 時 間 「 不 識 時 務 」 , 不 識 好 歹 的 去 為 自 己 和 一 些 理 念 維 權 , 只 會 淪 為 不 懂 政 治 形 勢 的 笑 柄 。

趁 機 顯 示 改 善 的 誠 意
不 錯 , 奧 運 是 顯 示 中 國 國 力 的 好 時 機 , 但 亦 可 以 是 一 個 顯 示 中 國 真 誠 地 有 意 改 善 人 權 的 契 機 。 中 國 政 府 要 抓 緊 時 機 向 全 世 界 顯 示 改 善 人 權 的 誠 意 , 而 不 只 是 把 黨 的 利 益 放 在 人 民 利 益 之 上 , 以 及 個 別 官 員 不 要 再 以 政 治 鬥 爭 傷 害 千 千 萬 萬 民 眾 的 利 益 。 舉 辦 奧 運 當 然 是 國 家 的 光 榮 , 但 批 評 國 家 重 視 奧 運 多 於 人 權 卻 成 了 禁 忌 , 甚 至 是 我 們 接 觸 的 國 內 維 權 人 士 之 間 都 為 這 個 問 題 引 起 激 烈 的 爭 論 , 情 況 長 此 下 去 , 要 真 正 如 國 家 領 導 幾 年 來 一 直 說 要 推 動 法 治 和 構 建 和 諧 社 會 , 恐 怕 最 終 只 能 成 為 空 話 。

何 俊 仁   劉 慧 卿

中 國 維 權 律 師 關 注 組

2007年10月3日 星期三

中 共 的 手 沾 滿 緬 甸 人 的 血

中 共 的 手 沾 滿 緬 甸 人 的 血
一 九 八 八 年 , 史 泰 龍 在 《 第 一 滴 血 》 第 三 集 飾 演 打 不 死 英 雄 蘭 保 ( Rambo ) , 殺 入 阿 富 汗 , 與 殘 暴 不 仁 的 蘇 軍 拚 個 你 死 我 活 。 十 九 年 後 , 史 泰 龍 開 拍 系 列 的 第 四 集 《 John Rambo 》 , 可 是 蘇 聯 已 經 瓦 解 , 史 泰 龍 為 影 片 的 歹 角 大 感 煩 惱 , 於 是 專 誠 拜 訪 軍 事 雜 誌 《 Soldier of Fortune 》 的 專 家 : 現 時 世 上 最 殘 暴 的 政 權 在 那 兒 ? 專 家 們 異 口 同 聲 回 答 : 緬 甸 。 緬 甸 軍 政 府 的 兇 殘 不 止 於 今 天 的 血 腥 鎮 壓 。 一 九 八 八 年 , 緬 甸 軍 政 府 開 槍 射 殺 示 威 者 , 造 成 超 過 三 千 人 死 亡 。 八 九 年 , 昂 山 素 姬 領 導 的 「 全 國 民 主 聯 盟 」 在 議 會 選 舉 中 獲 得 壓 倒 性 勝 利 , 但 緬 甸 軍 政 府 拒 絕 承 認 選 舉 結 果 , 自 此 長 年 軟 禁 或 關 押 昂 山 素 姬 , 並 加 強 迫 害 異 見 人 士 。
人 權 在 國 家 主 權 之 上
緬 甸 軍 政 府 更 實 行 種 族 清 洗 政 策 , 向 非 緬 族 的 村 莊 大 肆 燒 殺 搶 掠 , 倖 存 者 只 得 躲 於 密 林 。 世 代 生 活 在 緬 甸 的 土 著 , 流 離 失 所 , 家 破 人 亡 , 五 十 萬 人 在 邊 區 掙 扎 求 生 , 一 百 萬 人 流 浪 於 全 國 各 地 。 這 樣 一 個 惡 名 昭 彰 的 劊 子 手 , 卻 有 中 國 這 個 幫 兇 , 願 意 做 其 商 業 夥 伴 及 軍 事 後 盾 。 中 國 歷 年 來 向 緬 甸 軍 政 府 提 供 大 量 金 錢 資 助 和 軍 火 , 以 換 取 原 油 、 礦 產 和 軍 事 利 益 。 數 百 億 美 元 的 資 助 和 數 十 億 美 元 的 中 國 軍 火 , 大 大 扶 助 了 緬 甸 軍 人 集 團 。 他 們 甚 至 公 然 表 示 不 怕 制 裁 , 因 為 有 中 國 撐 腰 , 可 使 用 中 國 的 油 氣 管 把 天 然 氣 出 口 到 亞 洲 其 他 國 家 。 全 世 界 期 待 中 國 向 緬 甸 的 人 權 問 題 發 揮 影 響 力 , 承 擔 起 「 大 國 」 的 責 任 , 結 果 中 國 發 揮 的 第 一 個 影 響 力 , 卻 是 今 年 初 聯 同 俄 羅 斯 在 聯 合 國 安 理 會 否 決 有 關 緬 甸 問 題 的 決 議 草 案 , 令 世 人 大 失 所 望 。 對 於 今 天 緬 甸 軍 政 府 的 血 腥 鎮 壓 , 中 國 政 府 依 然 重 彈 老 調 : 「 不 干 涉 別 國 內 政 。 」 事 實 上 , 緬 甸 軍 政 府 的 血 腥 統 治 , 絕 不 應 該 以 「 別 國 主 權 」 為 藉 口 予 以 姑 息 , 因 為 人 權 從 來 都 在 國 家 主 權 之 上 。 《 聯 合 國 憲 章 》 在 序 言 以 「 尊 重 基 本 人 權 、 人 格 尊 嚴 與 價 值 」 作 為 憲 章 的 指 導 思 想 , 憲 章 第 一 條 四 項 宗 旨 之 一 為 「 促 成 國 際 合 作 … … 增 進 並 激 勵 全 體 人 類 之 人 權 及 基 本 自 由 之 尊 重 」 。 人 權 是 聯 合 國 全 部 活 動 的 宗 旨 , 作 為 安 理 會 常 任 理 事 國 , 中 國 有 責 任 迫 緬 甸 軍 政 府 停 止 一 切 違 反 聯 合 國 憲 章 的 暴 行 , 可 惜 中 國 並 沒 有 盡 其 本 份 。
國 力 不 能 夠 壓 倒 公 理
也 許 中 國 的 「 崛 起 」 , 並 不 表 示 其 道 德 感 和 國 際 視 野 有 相 應 的 提 升 。 中 國 緊 抱 力 量 主 義 , 以 為 礦 產 和 軍 力 就 是 真 理 , 以 為 扶 持 緬 甸 和 蘇 丹 等 流 氓 國 家 就 是 未 來 , 置 公 義 於 不 顧 , 實 際 上 就 是 甘 願 當 個 二 流 國 家 。 因 為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較 量 , 並 不 取 決 於 軍 力 和 資 源 , 還 要 看 道 德 。 當 今 世 界 沒 有 一 個 國 家 的 實 力 大 到 可 以 壓 倒 一 切 公 理 , 強 如 美 國 也 不 可 能 隻 手 遮 天 , 自 把 自 為 。 一 個 不 公 義 的 國 家 , 在 國 際 上 注 定 不 能 成 為 真 正 的 大 國 。 要 補 償 中 華 民 族 過 去 受 欺 負 的 苦 難 , 應 該 求 諸 道 義 , 而 不 是 反 過 來 助 紂 為 虐 。 得 道 多 助 , 失 道 寡 助 , 中 國 再 不 醒 覺 , 明 年 不 論 是 舉 行 北 京 奧 運 , 或 者 是 《 John Rambo 》 上 映 , 又 或 者 緬 甸 再 發 生 甚 麼 慘 劇 , 世 人 都 會 記 得 中 共 的 手 沾 滿 緬 甸 人 的 鮮 血 。

鄭 森

2007年10月1日 星期一

中共十七大行禮如儀

毓民特區:中共十七大行禮如儀

有消息傳出,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將於十月十五日召開,這跟一般估計的時間差不多,而胡錦濤、溫家寶和曾慶紅這三位政治局常委當然會是留任。過去,十五大的政治局常委只有七位,為何在上屆十六大中的政治局常委就有九位呢?目前,估計十七大的政治局常委也只有七人,而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等人將不會留任政治局常委,甚至連政治局委員也不會。
至於新的政治局常委會有些什麼人呢?目前有著許多不同的揣測,一般認為屬於胡錦濤派系的人應該於政治局中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換言之,胡錦濤於十七大之後的未來五年,可以真正完全掌控中國共產黨,整體領導層的人事將按照他的主觀意願去規劃,而真正的所謂胡錦濤時代在十七大之後才正式展開。不過,理論上他也只是再多任一屆,這五年之後又會是另一代的領導核心去控制中國共產黨。
眾所周知,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寡頭獨裁的統治集團,她基本上是一黨專政,其最高層的人事是通過協商產生的,而最重要的是她能夠控制軍隊,好像胡錦濤就是軍委會主席,他可以直接“黨指揮槍”控制軍隊。那麼,究竟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等未來會知何人?基本上,在召開十七大之前、宣佈召開十七大之日期時,內部已經是有所定案,十七大這個黨代表大會只是行禮如儀,是一種形式。
共產黨是一個列寧式政黨,她是一個寡頭獨裁集團。過去“一人話事”的時代就是鄧小平、毛澤東的時代,而江澤民也勉強算是一位相當強勢的領導人,到了胡錦濤也應該要慢慢過渡成為所謂的集體領導。這個集體領導的名詞和概念是鄧小平創出來的,目的是希望在他身後,中國共產黨不是“一人話事”,由一間所謂的獨資有限公司變成為股份有限公司,不過她基本上仍然是一個寡頭獨裁的領導集團,因為並沒有其他政黨可以跟中國共產黨競爭的,中國共產黨是主宰著中國十三億人的命運。
究竟這種寡頭獨裁統治可以維持多久呢?不同立場的人有著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會認為共產黨始終是中國一個安定的力量,如果共產黨倒下來,中國可能會四分五裂,這無疑是不相信民主。如果共產黨可以自我完善的話,甚至建立一個制度,而這個制度就是共產黨只是成為其中一個人民可以選擇的政黨,我想共產黨也不會因此而消滅。台灣的國民黨於八年前的總統直選中輸給了當時的反對黨民進黨,其後台灣便由民進黨執政,如果馬英九可以在明年的總統大選中勝出,台灣便會出現第二次的政黨輪替,這就會顯示出民主政治的常規,就是政黨政治有一個政黨輪替的制度。不過,在中國大陸就是沒有這樣的制度,因此大家對於十七大也會有一些期待,就是它是否會先攪一些黨內民主,又或是在黨內民主攪好一些之後,建立起共產黨是由人民選擇的制度。究竟這樣的制度是否會建立起來呢?其實,就是要視乎共產黨內的開明人士又或是具有改革思想的人是怎樣看的。
那麼,十七大是一個很重要的會議,它會決定未來五年中共中央之領導層,而明年人大換屆當然也是按照十七大所規劃的人事來重新部署政府的人事。其實,在十七大召開之前,一些中央領導層的新人事部署已經陸續出現,譬如財政部長金人慶已經調職,而山西省省長于幼軍也可能會接任文化部長。
雖然十七大是一個行禮如儀的會議,但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黨代表大會。我們要拭目以待未來的中央委員會是何人,因為中央委員會產生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委員便會產生政治局常委

中國人對西藏看法之轉變 - 茉莉

從「外國」到「中國神聖領土」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奪取江山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在野的中共領袖是把西藏當作「外國」看待的,他們根據馬克思主義關於民族平等和民族自決權的思想,主張讓西藏等弱小民族脫離中國。
一九二二年七月十六日,中國共產黨在上海召開了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通過了兩個宣言。在這兩個文獻中,中國共產黨首次表達了解決中國民族問題的基本主張,即民族自決權和聯邦制。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中華工農兵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其中規定:「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達到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
一九三六年,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延安採訪了毛澤東。談到長征途中紅軍遇到缺糧的困境,在藏區獲得了藏人的食物以及借宿的幫助,毛澤東說:「這是我們對外國的唯一債務。」(見《Red Star over China》)
一九四五年春,毛澤東在他所做的《論聯合政府》報告中,還是認為應該讓西藏實行「民族自決」。甚至在一九四九年三月舉行的七屆二中全會時,中共高層對各大野戰軍進行戰區劃分,其中並不包括西藏。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風雲突變,中國大軍壓境西藏?直到二○○六年,一位叫胡岩的研究者,在《西藏大學學報》二○○六年第三期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西藏問題中的蘇聯因素》的文章,根據新刊佈的史料和當事人的回憶錄,解開了這個謎底。
從一九四九年初起,斯大林就建議中共「不要過分大度」,不要讓西藏獨立從而在中共執政後縮小中國的領土。此後邀請毛澤東訪問蘇聯。一九五○年元旦之後,毛澤東從蘇聯發回了《關於由西南局籌劃進軍及經營西藏問題的電報》。
這樣,一個毫無自我防衛能力的高原佛國,在當時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角力之中,不可避免地成為犧牲品,成為「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具有諷刺性的是,西藏一夕之間的轉變,是由於另一個更大的「外國」--蘇聯的指示,而不是根據歷史事實以及藏漢兩族人民的願望。
從「人間地獄」到「世外桃源」對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而言,他們對西藏的最初認識,大都來自於一部叫做《農奴》的電影。這部電影竭力渲染舊西藏「奴隸社會」的殘酷,以文藝的感染力,為中共殖民主義式的佔領歌功頌德,對達賴喇嘛和西藏文化進行惡意的醜化。
一個寧靜的佛國,其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的特殊性,全都被稱之為「黑暗野蠻落後腐朽」。不但政治宣傳、文藝宣傳如此,就連歷史也被篡改。中共的一位「西藏歷史權威」牙含章,曾在他撰寫的《達賴喇嘛傳》的序言中承認,他是「為了鬥爭的需要」而寫,他必須忠實於黨的意識形態,而不必忠實於歷史真實。
但時代畢竟不同了。自八十年代中共開明派領導人胡耀邦對西藏採取懷柔政策,中國民間對西藏的印象也開始改變。一些漢族作家陸續進藏,他們謳歌西藏自然風貌和純樸人情的作品面世,幾十年來被妖魔化了的「人間地獄」,開始展現出其真實美麗的面容。與此同時,藏傳佛教在中國民間也受到尊重。
一輪又一輪的「西藏熱」,使中國人消除了西藏恐怖的偏見。在人們爭相去「世外桃源」旅遊觀光,購買西藏藝術品並對藏傳佛教感興趣的時候,一直迫害宗教人士的中共,以無神論者的身份扮演起西藏文化的主導者來了,他們宣稱西藏文化是中華文明的奇葩,在共產黨領導下發揚光大。
從經濟包袱到資源寶庫今天,財大氣粗的大漢族沙文主義者得意洋洋地宣稱,不但西藏文化在他們的領導下保存和發揚,西藏的經濟也要由他們發展壯大,西藏的環境生態更要靠他們來保護。過去被當作窮山惡水的西藏,已不再是包袱,而是資源貧乏的中國不可或缺的資源寶庫。
隨著青藏鐵路通車,中共對西藏的投資所獲得的巨大回報,不但是政治上的收益,同時是經濟和資源上的。據說一本名為《西藏之水救中國》的書,令曾經在西藏鎮壓藏民起義的胡錦濤拍案叫好。中國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十三個國家之一,內地河流大都遭到污染,於是,中國政府將眼光投向西藏的河流、融雪和冰川。同時,西藏豐富的礦產資源例如鹽湖,銅、鉛、鋅多金屬礦,黃金礦,以及可以成為世界最大油田的油葉岩,也是大漢族政權不肯放過的。
獨立知識分子與民族利己浪潮不管西藏人怎麼否認他們在歷史上屬於中國,但只從政治經濟利益和軍事需要考慮的中共,出於大漢族利己主義,不會理睬西藏人的呼聲。
從我目前所能看到的回憶錄中,五十年代時,只有個別精通藏文的右派學者,在竊竊私語中告知他人,中共這樣對待西藏,藏人決不可能就此屈服。在一九五八年在西藏高原上的反右運動中,揪出了一個「李、洪、秦反黨集團」,駐藏十八軍的三個軍官因為上書毛澤東,建議漢人不要太多地移民西藏,結果被以「出賣祖國邊疆領土」罪名遭到懲罰。即使是這些優秀的漢族軍官,也從未質疑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拜流亡西方之賜,不少中國大陸流亡者獲得了過去不曾瞭解的信息。他們開始以同情的態度,重新認識西藏問題。覺醒了的中國知識分子一致認為,西藏人是中共制度的受害者。《北京之春》雜誌經理薛偉率先創辦了「漢藏協會」,以促進兩個民族的溝通與交流。
這些獨立知識分子的西藏觀點,大都在海外發表或出版。一九九六年,曹長青主編了《中國大陸知識份子論西藏》。一九九九年,張偉國主編了《達賴喇嘛與漢人對話》。二○○一年,茉莉主編了《達蘭薩拉紀行》,其中收集了「漢藏協會」各位成員訪問印度西藏流亡社區的文章。二○○七年,茉莉在台灣出版了個人專集《山麓那邊是西藏》。
仍然留在中國國內的王力雄所寫的《天葬--西藏的命運》,生動地描述了大量親身經歷和實地所見,通俗易讀,因此成為一些中國人的西藏問題啟蒙書。
但在專制國家的新聞報禁和言論鉗制下,上述獨立知識分子的思考和觀點,無法傳播到廣大中國人那裡。
寫到這裡,我想起英國作家奧威爾筆下的《大洋國》,那裡有一句口號:「誰能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能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這意味著,控制了西藏的中國專制統治者,也企圖控制歷史的話語權。現在我們回顧這大半個世紀來中國人對西藏看法之演變,也就是打破中共對話語權的控制。只有這種微弱的聲音為更多的中國漢人所聽到、所接受,西藏問題才會有合理解決的希望。
(本文是作者於二○○七年九月在台灣「西藏人權問題國際研討會」上的發言稿,本刊發表時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