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冤哉枉也

“我不認識劉春蘭﹐老鄉碰到這種悲劇﹐我們怎能事不關己呢﹖”
同病相憐的人, 向更不幸的人出點力並不為過。

“我們都是中國人﹐自己同胞再不站出來﹐誰還會在乎你﹖”

這也沒有錯, 死了的人是自己的同胞,血濃於水,當然較關心了, 親疏有別, 蘇丹死了幾十萬人, 我們沒有一些行動, 對嗎!

“無緣無故死了一個中國人﹐怎麼不出面向法國政府抗議﹖”
其實所為抗議,也是非常溫和的!沉默游行, 悼念死者而矣!

“在法國這麼講究人權﹑注重生命的國家﹐為什麼劉春蘭的命這麼不值錢﹖”
“因為我們總是逆來順受﹐從不知道有任何權利可爭取。”
比起加拿大, 法國警察似乎在難民政策上手法比較強硬了一點了!
-----------------------------------------------------------

從報道看來, 這些遊行的華人大部分都是善良一群,
勤勞工作,找尋新生活, 最少不會有挾千萬家財外逃的貪官在內吧!
他們為了生活或政冶治理由逃往法國, 由於法國亦決乏勞動力,
故此亦有很大機會會獲準居留的,
一群過著暗無天日的人, 做一點較激進的行動以解憂, 似乎不應深責。
至於為何不向中國抗議?可能他們與我們一樣,用腳投票,
用外逃來作沉默抗議吧!
(回想小弟移民之前的一天也忘了到新華社門前抗議中共把我迫走,
莫非真是有了精神分裂症?)
說起香港被拘捕的內地偷渡客, 如無記錯,
南京條約內訂明中國人是有出入香港的自由,
從滿清至民國如是, 到中共上台初期也是, 直至五十年代後期,
中共為了防止人民投奔自由, 才立下惡法封關,
港英為自己利益當然從命, 但初期還有抵壘政策。
說來真可笑, 中共一向宣稱香港是中國的土地,
但兩地人民竟被鐵網隔開幾十年, 回歸以後也沒改變!
不過看來此情況也不會長久了。
總而言之"香港被拘捕的內地偷渡客真是冤哉枉也" 。
當然此事不能和巴黎事件渾為一談!
Davi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