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想必可以大快朵頤!

想必可以大快朵頤!

政府高官多屬技術官僚出身,才能也許沒有什麼問題(才能是表現在能把應做的事做好),但是卻普遍在「識」與「量」兩個方面不足。「識」是能夠照見自己,也了解別人; 「量」是能容納他人,也能安頓自己。「士先器識而後文藝」,這是針對知識分子說的,若就從政的人而言,除了才能,一樣需要「識」與「量」。特區政府的技術官僚「按章辦事」,只要把應做的事做好, 「識」與「量」的要求也許不必太高,但是負責制訂決策的司局級官員,才能之不足引起的問題小,「識」與「量」之不足引起的問題可就大了。此間也有一些原本只是當部門首長的料,卻成為決策官員,那就變成一甌之水,傾於巨壑之中,後果可想而知。更加不堪的是,由於識見之不足,於是心胸狹窄,由疑而忌,由忌而防,由防而搞權謀。猜忌的人必然缺乏寬恕精神,不僅睚眥必報,而且尋找借口,羅織罪名,打擊異己。在中國政治史上,權者「識」與「量」之不足造成的災難,真是罄竹難書。最近,政府高官和政客頻頻出醜: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向地鐵行政總裁周松崗顯示睚眥必報的風格;政務司長唐英年唆使所屬局級官員,利用政府機器為葉劉淑儀助選;行政長官曾蔭權在電台抹黑民主,把獨裁者發動的中國浩劫「文化大革命」等同極端民主……輿論沸沸揚揚,於是田北俊「收回恫嚇」,唐英年砌詞狡辯,曾蔭權自承失言。這裏缺乏才識氣度兼備的政治家,卻多的是目光如豆、痼蔽自私的政客。香港政治不見出路,那就一點也不奇怪的了!政治上不是打倒異己才可以成就自己,而是了解異己(識)和容納異己(量),才可以成就自己。不幸的是,此間政治權貴對此蒙昧無知!曾蔭權的施政報告提出「與時俱進,做一個新香港人」的說法,但是他的「識」與「量」之不足,卻是一如舊貫,從來沒有什麼改變。《艾子雜說》有這樣一個故事:齊宣王問艾子:「我聽說古代有一種動物叫做獬豹,是什麼東西?」艾子說:「牠是堯時代一種神獸,會在朝廷上分辨出奸邪之徒,並將之吃掉。」艾子講完,便有人說:「如果今天還有此神獸,便不愁餓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