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5日 星期四

華人在巴黎遊行抗議

亞洲周刊羅惠珍/中國東北女子在巴黎因躲警察墜樓而死﹐引發中國移民在巴黎街頭沉默游行﹐爭取在法國的居留權利﹐引起法國社會廣泛同情。(chinesenewsnet.com)
一身玄衣﹐神情肅穆。十月六日下午﹐近千名華人移民在巴黎街頭沉默游行﹐黑色的橫幅﹑黑色的隊伍﹐從巴士底廣場步行至美麗城拉維烈特大道四十一號﹐悼念九月二十一日因躲警察墜樓而死的中國女子劉春蘭。這是華人在巴黎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游行。(chinesenewsnet.com)
美麗城拉維烈特大道四十一號是棟五層樓建筑﹐有許多搭鋪﹐住著中國移民。前陣子警方逮捕了一名中國無證者﹐被抓到拘留中心後﹐警方到他所居住的搭鋪取回他的皮箱﹐這名無證者向警方表示﹐皮箱內重要物品不翼而飛﹐懷疑搭鋪的二房東偷他的錢財﹐請求警方協助找回失物。(chinesenewsnet.com)
第十區的警察到拉維烈特大道找這名二房東了解究竟。九月二十日下午四時左右﹐警方上樓敲門時﹐搭鋪內二名中國北方女性正巧在家﹐其中劉春蘭一聽警察上門時﹐以為要來抓人﹐嚇得爬窗逃走﹐室友立刻勸阻﹐但她卻死命想逃﹐躍窗後雙腳踩在樓下商店屋頂遮雨棚﹐腳一滑身子往下墜﹐劉春蘭因頭部著地﹐嚴重受創﹐陷入昏迷﹐隔天晚上不治。(chinesenewsnet.com)
五十二歲的劉春蘭是遼寧撫順人﹐老家還有個十九歲的兒子﹐下崗之後生活不易﹐零三年到巴黎﹐與其他東北移民處境相似﹐非法居留與工作無著。(chinesenewsnet.com)
今夏以來﹐法國已發生數起因警察查身份而跳樓事件﹐所以劉春蘭墜樓消息傳出後﹐引起法國人道團體抗議﹐消息立刻在網絡流傳﹐引起法國社會廣泛同情。(chinesenewsnet.com)
十月六日下午二時半﹐人群聚集在巴士底歌劇院前﹐匯集協會主任董力文籌備沉默游行﹐參加人數之多令他感動﹐“群眾都是自動自發而來﹐有居留的﹑沒證件的﹑當老板的與打工的﹐都站出來了”。(chinesenewsnet.com)
走在第一排﹑手持哀悼橫幅的群眾﹐看得出來自不同地區﹐這是溫州人與東北人首度結合在一起。(chinesenewsnet.com)
游行隊伍中﹐出現許多“東北姐妹”﹐陳女士說﹕“我不認識劉春蘭﹐老鄉碰到這種悲劇﹐我們怎能事不關己呢﹖”陳女士已拿到居留權﹐但她也度過多年躲警察的驚慌歲月﹐同情東北老鄉的遭遇﹐于是她和其他的姐妹都來了。一位自動幫忙發傳單的女士說﹐她既不是溫州人也不是東北人﹐她說﹕“我們都是中國人﹐自己同胞再不站出來﹐誰還會在乎你﹖”(chinesenewsnet.com)
劉春蘭身亡消息經中國大使館告知撫順家人後﹐家屬委托官方代為處理身後事﹐中國大使館並未公開說明處理程序。(chinesenewsnet.com)
發傳單的女士對中國駐外單位的謹慎態度相當不解﹕“無緣無故死了一個中國人﹐怎麼不出面向法國政府抗議﹖”她接著說﹕“在法國這麼講究人權﹑注重生命的國家﹐為什麼劉春蘭的命這麼不值錢﹖”她一邊抗議﹐一邊將傳單發給坐在路旁喝露天咖啡的法國人。(chinesenewsnet.com)
前後被警察抓了三次﹑參加游行的張先生說﹐為什麼警察總是抓中國人交差了事﹖“因為我們總是逆來順受﹐從不知道有任何權利可爭取。”(chinesenewsnet.com)
靜默游行讓許多人了解﹐沒居留權並不是“犯罪”﹐無證移民不是罪犯﹐無須懼怕警察﹐不必生活在恐怖中﹐但唯有團結一致﹐公開行動﹐才能獲取社會大眾的同情與回響。(chinesenewsnet.com)
從巴士底廣場至美麗城﹐近千名華人手持黑布條靜走巴黎街頭﹐引起路人注意﹐更加突顯華人團體悼念劉春蘭的意義。隊伍抵達拉維烈特大道時﹐等候在那裡的另一群人加入行列﹐大家一起走到劉春蘭墜樓處﹐點燃白燭默哀。(chinesenewsnet.com)
隊伍中有一些法國人﹐有因媒體報道而來﹐有因路過而加入﹐除了劉春蘭的遭遇令人同情外﹐他們一致肯定華人站出來爭取居留權的勇氣﹐樂意與無證者站在一起﹐爭取自由居住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