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今 生 無 悔

一 個 老 紅 衞 兵 接 受 知 識 份 子 報 紙 訪 問 , 說 當 年 他 在 上 海 , 沒 有 看 見 紅 衞 兵 打 人 殺 人 , 那 個 年 代 , 還 是 很 值 得 懷 念 的 。 「 八 億 人 口 , 有 一 半 都 做 了 革 命 派 和 紅 衞 兵 , 難 道 中 國 有 一 半 人 口 都 錯 了 ? 」 這 就 是 老 紅 衞 兵 的 思 維 殘 障 。 他 們 跟 今 天 參 拜 靖 國 神 社 的 老 日 軍 一 樣 , 老 日 軍 還 一 身 舊 軍 裝 , 春 秋 兩 祭 , 到 靖 國 神 社 東 條 英 機 的 靈 前 致 祭 , 他 們 都 八 九 十 歲 , 也 認 為 當 年 解 放 亞 洲 人 的 大 東 亞 聖 戰 沒 有 錯 。 一 場 血 劫 , 過 去 了 六 十 年 , 依 然 有 許 多 參 與 過 罪 惡 的 人 , 認 為 自 己 當 初 沒 有 錯 的 。 本 月 BBC 的 歷 史 月 刊 , 訪 問 了 一 個 叫 勞 萊 的 比 利 時 人 ─ ─ 他 少 年 時 , 參 加 了 納 粹 的 青 年 軍 。 「 納 粹 青 年 軍 的 宗 旨 , 是 培 養 精 英 棟 樑 , 我 們 參 加 青 年 軍 , 目 標 很 清 楚 , 就 是 愛 我 們 的 國 家 , 愛 我 們 的 領 袖 。 那 是 一 場 聖 戰 , 我 們 要 摧 毀 俄 國 的 布 爾 什 維 克 共 黨 政 權 , 這 個 目 標 , 比 生 命 更 重 要 。 」 不 錯 , 史 達 林 的 布 爾 什 維 克 政 權 , 也 十 分 邪 惡 , 但 那 時 邱 吉 爾 和 羅 斯 福 , 一 心 想 納 粹 進 攻 蘇 聯 , 以 毒 攻 毒 , 令 這 兩 大 邪 惡 政 體 同 歸 於 盡 , 勞 萊 參 加 了 青 年 納 粹 , 以 為 在 做 一 件 神 聖 的 工 作 , 而 不 知 道 除 了 反 蘇 , 納 粹 也 屠 猶 , 也 仇 恨 一 切 民 主 和 自 由 。 他 奉 調 到 東 方 戰 線 , 在 雪 地 上 與 紅 軍 對 壘 。 在 森 林 中 他 徒 手 殺 死 了 幾 個 紅 軍 , 直 到 眼 窩 中 了 一 鎗 , 肩 膊 也 中 了 三 彈 。 他 看 見 鮮 血 滴 在 雪 地 , 眼 球 被 子 彈 燒 了 , 三 個 同 伴 把 他 救 走 , 抬 到 戰 地 醫 院 , 醫 生 剜 了 他 的 眼 珠 , 截 了 一 條 胳 膊 , 為 此 他 得 到 了 納 粹 英 勇 獎 章 。 「 在 那 個 年 代 , 年 輕 不 可 以 甘 於 平 庸 , 人 生 要 有 意 義 , 一 定 要 成 為 生 命 的 一 面 圖 騰 。 」 問 他 知 不 知 道 納 粹 屠 殺 猶 太 人 的 事 實 , 他 激 動 地 說 : 「 沒 有 ! 我 沒 有 見 過 這 樣 的 事 情 。 眼 見 為 信 , 是 不 是 ? 」 記 者 給 他 看 猶 太 人 在 集 中 營 屍 堆 成 山 的 圖 片 , 他 反 問 : 「 你 怎 知 這 些 圖 片 不 是 偽 造 的 ? 」 在 訪 問 之 後 幾 星 期 , 勞 萊 逝 世 了 , 他 至 死 也 緊 緊 擁 抱 他 年 輕 的 「 信 念 」 : 那 是 一 場 聖 戰 , 不 , 他 沒 有 錯 。 紅 衞 兵 們 也 一 樣 。 他 們 懷 念 昔 日 的 自 己 , 還 在 吟 誦 蘇 聯 小 說 《 鋼 鐵 是 怎 樣 煉 成 的 》 的 名 句 : 「 人 的 一 生 應 該 是 怎 樣 渡 過 的 ? 」 至 緊 要 是 老 來 回 憶 , 他 把 一 生 獻 給 了 火 紅 壯 麗 的 「 革 命 事 業 」 , 向 領 袖 效 忠 , 這 樣 , 在 病 榻 垂 死 的 一 刻 , 他 就 會 微 笑 而 無 悔 。 為 什 麼 會 這 樣 ? 人 之 初 , 性 本 善 嗎 ? 還 是 人 性 中 有 邪 惡 的 因 子 ? 只 能 說 : 這 種 人 , 是 撒 旦 的 門 徒 。 看 他 們 無 可 救 贖 的 魔 靈 , 我 們 只 好 相 信 : 有 上 帝 , 也 有 魔 鬼 , 上 帝 的 法 力 有 時 不 敵 , 只 要 多 讀 歷 史 , 就 會 保 持 清 醒 , 以 便 在 關 鍵 時 刻 , 選 擇 正 確 的 一 方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