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

唱國歌遊行去

唱國歌遊行去

周五剛抵機場,就收到短訊通知,在遮打花園的集會,將會在晚上七點半開始,心裏真是悲喜交集,悲者,是緬甸軍政府終於撕破臉皮,公然開槍射殺示威者,重複19年前的血腥,鎮壓群眾爭取民主!稱喜者,乃是據說死者並非太多,而港人亦迅速反應,抗議當局赤裸裸的殺戮!奈何行李帶上,卻久久未見行囊,枯\等近一個鐘,始知丟留在倫敦機場,待得辦妥手續,已是七時左右,趕到會場,已遲到久矣!
市民簽名譴責緬軍屠殺
港人對緬甸軍政府行兇之惡形惡相,自有觸景生情之悲慟。原因是1989年,我國首都亦發生六四屠城之國殤,又豈會忘卻這頁痛史,年年六四,維園燭光以萬點計,形成之一片燭海,光照良知,匯成一片燭海,痛悼死難英靈。九七回歸之後,那個只懂救市,不懂救人的董特首,無心紓民困,卻三番四次開腔教訓人丟下六四包袱,停辦六四集會,豈非北京主子耳提面命所致?我當選立法會議員不久,在趙紫陽逝世後,動議休會辯論向之致哀,又被主席以「莫須有」之理由制裁,保皇派彈冠稱慶,又焉非「崩口人忌崩口碗」,害怕對這位反對血腥鎮壓而被黜,復遭軟禁近16年的黨總書記致哀,會觸怒中南海之主子?
此所以,此輩對緬甸人民之苦難漠不關心,視舉起屠刀之軍閥於無睹!也難怪,中共政府在舉世一片譴責中,卻與俄國同為難兄難弟,雖身為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仍然拒絕投票譴責緬甸政府,屁股指揮腦袋,俯仰權貴的先生仕女,又豈會讓緬甸人民的血泊,沾污自己的黃馬褂?
然而,人血畢竟並非胭脂,香港市民目睹鎮壓之血腥於螢幕,又怎會無動於衷?我昨日在旺角街頭徵集簽名,不少人都前來響應;不但譴責緬甸軍閥殘殺民眾,更要求中共政府投票正式譴責當局,以挽國格,以謝港人!短短兩個鐘頭,就已有逾千人揮筆留名,遣悲憤!昨日,我與社民連同寅將之遞交中聯辦,自然又是吃閉門羹。「外交乃是內政之延續」,果是百試不爽之至理!物傷其類,民眾與統治者,都是一樣,不過取向卻是南轅北轍。
今日早上,我又會同往常一樣,摸黑起早,趕到灣仔修頓球場與同志集合,遊行到國慶升旗禮會場抗議六四屠殺,哀悼難忘國殤,為民主鼓與呼。吃過午飯下午三點,就要到維園噴水池去,參加十一遊行,爭取雙普選之當然權利,國歌的頭一句,不就是「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嗎?來,來,來!放聲大唱,穿街過道,你還等甚麼?

梁國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