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8日 星期日

惡 吏 探 源

孔 捷 生 雜 文 : 惡 吏 探 源

一 位 央 視 駐 香 港 記 者 在 blog 網 誌 撰 文 , 記 央 視 的 車 在 停 車 場 被 擦 損 , 報 案 後 特 區 警 察 來 到 現 場 , 卻 又 要 呼 喚 更 專 業 的 交 通 警 察 ; 交 警 到 了 又 呼 喚 督 察 ; 督 察 到 了 再 呼 喚 專 家 來 查 勘 … … 最 後 等 書 面 報 告 還 要 等 兩 三 天 。 這 位 央 視 記 者 對 香 港 警 方 按 部 就 班 的 辦 事 效 率 甚 為 不 耐 , 他 說 這 種 小 事 故 若 在 北 京 , 半 個 鐘 頭 就 處 理 完 了 。 怎 知 這 篇 文 章 卻 招 來 大 陸 網 民 罵 聲 一 片 , 指 央 視 記 者 把 法 治 之 區 香 港 和 大 陸 相 比 , 是 侮 辱 了 香 港 警 察 , 此 子 「 真 是 太 CCTV 了 ! 」 專 權 制 度 衍 生 的 「 惡 吏 文 化 」 , 效 率 只 怕 是 很 高 的 。 李 大 同 主 編 的 《 冰 點 》 周 刊 就 報 道 過 多 宗 案 , 其 間 多 是 上 級 「 限 期 破 案 」 , 警 方 採 取 霹 靂 手 段 , 辦 案 人 員 濫 施 酷 刑 而 造 成 的 。 欲 知 大 陸 警 權 與 民 權 的 懸 殊 落 差 , 這 有 兩 個 小 故 事 ─ ─ 河 北 霸 州 康 仙 庄 派 出 所 副 所 長 杜 書 貴 , 論 官 階 僅 係 未 入 流 的 微 末 角 色 , 但 身 為 「 陀 槍 公 差 」 , 足 以 惡 霸 一 方 。 某 次 他 開 警 車 去 看 親 戚 , 路 遇 供 電 局 工 程 車 , 杜 副 所 長 超 車 不 遂 , 便 怒 喝 : 「 我 就 不 信 … … ! 」 話 音 未 落 , 拔 槍 射 擊 , 工 程 車 司 機 牛 亞 軍 登 時 斃 命 ! 再 舉 一 案 , 遼 寧 興 城 五 名 便 衣 警 察 半 夜 出 更 , 不 知 是 掃 黃 還 是 捉 姦 , 突 襲 一 女 子 常 霞 的 私 宅 , 常 霞 睡 眼 惺 忪 , 不 知 所 措 , 連 聲 問 來 者 何 人 , 這 群 警 員 不 屑 作 答 , 只 命 令 戶 主 交 出 「 和 你 搞 那 個 男 人 」 , 常 霞 交 不 出 , 警 員 搜 屋 無 所 獲 , 悻 悻 而 退 , 這 過 程 戶 主 一 直 在 苦 苦 地 問 : 「 你 們 到 底 是 甚 麼 人 ? 」 直 到 最 後 也 沒 有 得 到 任 何 回 答 。 經 此 一 遭 , 常 霞 得 了 間 歇 性 神 經 病 , 成 了 「 祥 林 嫂 」 , 不 停 自 語 : 「 我 記 住 他 們 的 車 牌 了 , 我 記 住 了 … … 」 如 此 「 野 獸 刑 警 」 , 效 率 焉 得 不 高 ? 威 權 政 治 正 是 董 超 、 薛 霸 之 流 惡 吏 的 配 種 養 殖 場 。 董 超 和 薛 霸 是 《 水 滸 傳 》 的 小 衙 役 , 比 起 《 七 俠 五 義 》 的 張 龍 、 趙 虎 地 位 還 要 低 一 大 截 。 然 而 董 、 薛 前 後 押 解 林 及 盧 俊 義 , 都 濫 施 「 警 權 」 , 極 盡 凌 虐 折 磨 之 能 事 , 遂 名 垂 文 學 長 廊 , 成 為 惡 吏 的 象 徵 。 關 於 衙 役 官 差 董 超 、 薛 霸 , 老 作 家 聶 紺 弩 曾 在 《 水 滸 人 物 五 首 》 中 勾 畫 過 他 們 的 嘴 臉 ─ ─ 解 罷 林 又 解 盧 , 英 雄 天 下 盡 歸 吾 。 誰 家 旅 店 無 開 水 , 何 處 山 林 不 野 豬 ? 魯 達 慈 悲 齊 幸 免 , 燕 青 義 憤 乃 駢 誅 。 佶 京 俅 貫 江 山 , 超 霸 二 公 可 少 乎 ? 聶 紺 弩 點 睛 之 筆 正 在 尾 聯 , 何 謂 東 方 專 制 主 義 ? 何 謂 「 穩 定 壓 倒 一 切 」 ? 威 權 在 上 , 超 霸 二 公 可 少 乎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