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黃 仁 龍 為 甚 麼 合 十 微 笑 ?

黃 仁 龍 為 甚 麼 合 十 微 笑 ?

今 年 五 月 , 香 港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應 民 間 電 台 邀 請 , 到 旺 角 街 頭 出 席 六 四 論 壇 , 呼 籲 中 共 悔 過 ; 到 了 十 一 月 , 曾 蔭 權 政 府 突 然 以 「 非 法 廣 播 」 罪 名 , 把 他 扭 上 法 庭 。 曾 經 參 與 「 非 法 廣 播 」 的 人 , 其 實 不 止 司 徒 華 。 中 共 旗 下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都 做 過 民 間 電 台 座 上 客 , 只 是 中 共 親 信 犯 法 , 向 來 不 與 庶 民 同 罪 。 我 國 隋 文 帝 年 間 , 華 陰 多 盜 賊 , 重 臣 楊 素 推 薦 榮 毗 任 華 州 長 史 。 楊 素 田 宅 多 在 華 陰 , 手 下 仗 主 人 權 勢 , 驕 蹇 不 法 , 榮 毗 毫 不 留 情 , 一 律 繩 之 以 法 。 楊 素 說 想 不 到 推 薦 他 反 而 吃 了 苦 頭 , 榮 毗 正 色 回 答 : 「 奉 法 一 心 者 , 但 恐 累 公 所 舉 ( 秉 公 執 法 的 原 因 , 是 怕 辜 負 先 生 推 薦 美 意 ) 。 」 楊 素 解 顏 說 : 「 前 者 戲 耳 。 卿 之 奉 法 , 素 之 望 也 。 」 ( 《 隋 書 . 榮 毗 傳 》 ) 宋 仁 宗 年 間 , 宦 官 程 智 誠 、 三 班 使 臣 馮 文 顯 等 八 人 犯 法 。 仁 宗 想 曲 赦 程 智 誠 等 三 人 , 而 馮 文 顯 等 五 人 則 坐 罪 。 大 臣 胥 偃 反 對 說 : 「 恤 近 遺 遠 ( 憐 惜 親 信 而 不 恤 生 疏 者 ) , 非 政 也 , 況 同 罪 異 罰 乎 ? 」 仁 宗 認 為 有 理 , 把 八 人 都 放 了 ( 《 宋 史 . 胥 偃 傳 》 ) 。 但 「 法 律 之 前 人 人 平 等 」 觀 念 , 新 中 國 早 已 棄 同 敝 屣 。 最 近 有 人 質 問 香 港 律 政 司 長 黃 仁 龍 為 甚 麼 控 告 司 徒 華 卻 放 過 蔡 素 玉 、 張 炳 良 , 他 既 不 能 說 「 奉 法 一 心 」 , 於 是 只 能 微 笑 合 十 , 一 聲 不 響 而 去 。 他 不 是 榮 毗 、 胥 偃 , 提 拔 他 的 曾 蔭 權 也 不 是 楊 素 、 仁 宗 。 宋 仁 宗 明 白 「 恤 近 遺 遠 , 非 政 也 」 , 曾 蔭 權 則 公 言 為 政 要 「 親 疏 有 別 」 。 今 年 九 月 , 貴 州 駐 深 圳 辦 公 室 主 任 段 小 元 和 女 秘 書 到 香 港 公 幹 , 在 旅 館 房 間 商 量 公 事 , 不 久 , 女 秘 書 慌 忙 奪 門 衝 出 , 報 警 說 被 非 禮 。 警 方 調 查 後 , 起 訴 段 小 元 。 但 不 出 一 個 月 , 香 港 律 政 司 就 宣 佈 : 「 段 小 元 案 缺 乏 證 據 , 撤 銷 控 告 。 」 有 律 師 說 從 沒 見 過 非 禮 案 可 以 這 樣 撤 銷 , 現 在 就 叫 這 些 律 師 見 識 見 識 。 二 ○ ○ 三 年 , 蔡 素 玉 用 立 法 會 議 員 津 貼 , 租 自 己 的 房 產 作 自 己 成 立 的 東 偉 公 司 辦 事 處 , 同 時 免 費 借 得 維 多 利 亞 公 園 場 地 辦 賣 物 會 , 號 稱 將 同 場 舉 辦 軍 備 展 覽 , 招 徠 不 少 商 戶 , 向 東 偉 公 司 交 了 共 三 百 萬 元 租 金 , 結 果 軍 備 展 覽 只 是 空 言 , 賣 物 會 場 冷 冷 清 清 。 有 商 戶 報 警 說 被 欺 騙 , 最 後 得 到 的 答 案 則 當 然 是 : 律 政 司 不 會 控 告 蔡 素 玉 。 但 假 如 你 不 是 新 香 港 政 府 所 親 的 , 則 說 話 帶 口 沫 都 會 犯 法 。 二 ○ ○ 四 年 , 反 政 治 迫 害 委 員 會 成 員 伍 國 雄 遊 行 期 間 和 一 名 警 官 爭 執 , 雙 方 口 沫 橫 飛 , 警 方 於 是 控 告 伍 國 雄 「 向 警 官 吐 口 水 」 。 現 在 , 司 徒 華 也 被 起 訴 了 。 請 不 要 問 黃 仁 龍 為 甚 麼 。 總 之 , 蔡 素 玉 、 段 小 元 之 流 是 親 , 支 持 民 權 者 是 疏 , 法 律 之 前 不 能 不 有 別 。 你 看 黃 仁 龍 那 微 笑 那 合 十 多 麼 有 禪 味 。


古 德 明

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Drink Drink Drink

史維會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今天見到成績了,雖然還有長路要走, 但總算可飲一杯慶祝一下了!多謝各位義工和支持者!http://www.youtube.com/watch?v=ZtUgarayU3g
------------------------------------------------------------------

以加拿大人為榮!
Subject: Brilliant !!
An Australian Definition of a Canadian Written by an Australian Dentist
Pakistan Newspaper Ad - Reward for killing a Canadian
You probably missed it in the local news, but there was a report that someone in Pakistan had advertised in a newspaper an offer of a reward to anyone who killed a Canadian - any Canadian.
An Australian dentist wrote the following editorial to help define what a Canadian is, so they would know one when they found one.
A Canadian can be English, or French, or Italian, Irish, German, Spanish, Polish, Russian or Greek. A Canadian can be Mexican, African, Indian, Chinese, Japanese, Korean, Australian, Iranian, Asian, Arab, Pakistani or Afghan. A Canadian may also be a Cree, Metis, Mohawk, Blackfoot, Sioux, or one of the many other tribes known as native Canadians. A Canadian's religious beliefs range from Christian, Jewish, Buddhist, Muslim, Hindu or none. In fact, there are more Muslims in Canada than in Afghanistan. The key difference is that in Canada they are free to worship as each of them chooses. Whether they have a religion or no religion, each Canadian ultimately answers only to God, not to the government, or to armed thugs claiming to speak for the government and for God. A Canadian lives in one of the most prosperous lands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The root of that prosperity can be found in 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 which recognize the right of each person to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 Canadian is generous and Canadians have helped out just about every other nation in the world in their time of need, never asking a thing in return. Canadians welcome the best of everything, the best products, the best books, the best music, the best food, the best services and the best minds. But they also welcome the least - the oppressed, the outcast and the rejected. These are the people who built Canada. You can try to kill a Canadian if you must as other blood-thirsty tyrants in the world have tried but in doing so you could just be killing a relative or a neighbor. This is because Canadians are not a particular people from a particular place. They are the embodiment of the human spirit of freedom. Everyone who holds to that spirit, everywhere, can be a Canadian.
Please keep this going! Pass this around the World. Then pass it around again. It says it all, for all of us 'Keep your stick on the ice'

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立法會候選人論壇

立法會候選人論壇唇槍舌劍
由八大電子傳媒合辦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論壇

晚上在遮打花園結束,
各人發表政綱,也展開唇槍舌劍。
------------------------------------------------------------
直 選 擂 台 - 港 島 區 補 選

監製 Executive Producer: 林 潔 賢
八 大 電 子 傳 媒 合 辦 立 法 會 ( 港 島 區 ) 補 選
論 壇 .11 月 25 日 晚 上 七 時 至 九 時
立 法 會 側 遮 打 花 園 舉 行 .
http://www.rthk.org.hk/rthk/tv/Legcobyelection/
--------------------------------------------------------------
Wilhelm Tell Overture - Rossin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cMTEgXijro
Claudio Abbado, an Italian conducto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78US4Gu5A4
(from movie "Brassed Off")

這場二打六的直選大賽當然是二太當先,
到終點時誰會下馬,誰會奪標?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愛之醫生高耀潔

愛之醫生高耀潔(1)http://www.youtube.com/watch?v=UHiZ0tptp5o
愛之醫生高耀潔(2)http://www.youtube.com/watch?v=5I64dNNqm-E&feature=related

<南京說-大屠殺七十年>

http://www.rthk.org.hk/rthk/tv/nanking70th/20071124.html
殤 城 記 ( 製 作 : 史 志 偉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二 月 , 日 軍 從 上 海 三 路 進 攻 當 時 國 民 政 府 首 都 南 京 。 之 前 , 於 上 海 周 邊 維 期 三 個 多 月 的 淞 滬 會 戰 , 拖 延 了 日 軍 侵 華 進 度 , 亦 令 到 日 軍 補 給 不 足 。 在 這 背 景 下 , 日 軍 在 進 攻 南 京 的 沿 途 , 已 經 不 斷 搶 劫 殺 害 平 民 , 以 獲 取 糧 食 物 資 , 這 種 瘋 狂 殺 戮 行 為 , 在 攻 佔 南 京 後 , 達 到 頂 點 。“ 南 京 說 – 大 屠 殺 七 十 年 ” 第 一 集 “ 殤 城 記 ” , 訪 問 了 多 名 大 屠 殺 中 的 倖 存 者 。 當 年 包 括 當 年 只 有 十 二 歲 的 倪 翠 萍 , 一 家 七 口 被 殺 , 自 己 亦 中 槍 , 患 上 天 花 ; 張 秀 紅 , 被 日 軍 姦 污 , 目 睹 同 背 為 逃 避 日 軍 強 姦 而 活 活 燒 死 ; 日 本 士 兵 三 谷 翔 , 形 容 當 年 的 南 京 廣 場 , 屍 體 堆 積 如 山 , 從 軍 以 前 , 從 未 想 過 皇 軍 殺 人 如 麻 ; 當 年 國 民 黨 士 兵 駱 中 洋 , 於 萬 人 屠 殺 中 僥 倖 逃 生 , 回 憶 日 軍 視 殺 人 如 遊 戲 。七 十 年 過 去 , 一 個 個 大 屠 殺 的 見 證 與 回 憶 , “ 殤 城 記 ” 將 殘 酷 的 回 憶 見 證 組 合 , 讓 我 們 親 睹 人 類 最 大 的 罪 行 。

司 徒 華 : 最 多 等 坐 監

被 控 參 與 非 法 廣 播   公 民 抗 命 不 認 罪 司 徒 華 : 最 多 等 坐 監
【 本 報 訊 】 政 府 突 然 向 民 主 派 元 老 級 人 物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 開 刀 」 , 檢 控 他 半 年 前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有 關 平 反 六 四 的 節 目 , 非 法 使 用 無 線 電 設 備 。 大 半 生 經 歷 無 數 政 治 風 浪 的 司 徒 華 , 不 改 其 本 色 , 表 明 會 公 民 抗 命 , 不 認 罪 、 不 交 罰 款 , 「 最 多 咪 等 坐 監 」 。 民 主 黨 前 主 席 、 資 深 大 律 師 李 柱 銘 擔 心 今 次 事 件 可 能 是 香 港 言 論 自 由 「 新 加 坡 化 」 的 先 兆 , 政 府 將 利 用 不 同 法 例 打 壓 社 會 上 的 異 見 人 士 。 記 者 : 莫 劍 弦 、 梁 瑞


支 聯 會 上 下 對 司 徒 華 遭 檢 控 大 為 驚 訝 , 特 別 是 他 出 席 的 節 目 是 有 關 平 反 六 四 , 擔 心 回 歸 10 年 、 民 主 派 民 望 大 不 如 前 的 大 氣 候 下 , 政 府 真 的 會 拿 司 徒 華 「 開 刀 」 。 不 過 大 半 生 面 對 過 無 數 政 治 打 壓 的 他 , 卻 毫 無 懼 色 。 昨 日 他 出 席 支 聯 會 「 愛 心 寄 天 安 門 母 親 」 簽 聖 誕 卡 活 動 時 表 示 , 目 前 未 有 接 獲 警 方 的 進 一 步 通 知 , 亦 不 知 道 其 他 曾 參 與 該 電 台 的 人 士 有 否 遭 檢 控 , 但 不 排 除 有 其 他 人 有 相 同 遭 遇 , 「 我 唔 知 仲 有 邊 個 , 可 能 去 到 會 見 到 多 幾 個 都 唔 定 。 」
明 到 裁 判 法 院 應 訊
司 徒 華 明 日 會 到 東 區 裁 判 法 院 應 訊 , 但 他 表 示 寧 願 坐 監 亦 不 會 認 罪 , 有 關 罪 行 可 判 處 罰 款 , 「 我 絕 對 唔 會 交 罰 款 , 最 多 咪 等 坐 監 , 呢 係 公 民 抗 命 。 」 支 聯 會 已 通 知 所 有 支 聯 會 常 委 及 各 友 好 民 間 團 體 , 明 日 到 東 區 裁 判 法 院 聲 援 司 徒 華 。 民 主 黨 前 主 席 、 資 深 大 律 師 李 柱 銘 認 為 , 政 府 今 次 突 然 檢 控 司 徒 華 , 明 顯 是 有 部 署 的 , 因 為 有 關 檢 控 限 期 為 半 年 , 若 今 個 月 不 採 取 法 律 行 動 , 日 後 就 不 能 作 出 檢 控 , 可 見 事 件 是 衝 司 徒 華 而 來 。
動 搖 本 港 司 法 制 度
李 柱 銘 又 擔 心 , 今 次 事 件 可 能 是 香 港 言 論 自 由 「 新 加 坡 化 」 的 先 兆 , 政 府 眼 見 泛 民 主 派 在 區 議 會 選 舉 大 敗 , 民 望 大 不 如 前 , 於 是 嘗 試 效 法 新 加 坡 方 式 , 以 其 他 無 關 的 罪 名 , 控 告 反 對 政 府 的 異 見 人 士 , 若 果 市 民 對 今 次 事 件 無 甚 反 彈 , 政 府 就 可 以 利 用 這 個 方 法 打 壓 異 見 人 士 , 控 制 言 論 自 由 。 支 聯 會 常 委 、 民 主 黨 主 席 何 俊 仁 昨 日 出 席 一 個 電 台 節 目 時 表 示 , 對 今 次 事 件 感 到 驚 訝 , 他 質 疑 律 政 司 起 訴 司 徒 華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節 目 , 可 是 曾 經 擔 任 民 間 電 台 嘉 賓 的 人 不 只 司 徒 華 一 人 , 還 有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 民 建 聯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 連 他 自 己 也 曾 出 席 該 台 節 目 , 卻 沒 有 被 檢 控 , 事 件 難 免 令 公 眾 覺 得 政 府 是 選 擇 性 檢 控 , 這 樣 做 會 動 搖 本 港 司 法 制 度 , 他 認 為 律 政 司 司 長 黃 仁 龍 有 必 要 向 公 眾 交 代 政 府 檢 控 準 則 , 以 釋 疑 慮 。 何 俊 仁 又 批 評 , 法 院 現 正 處 理 社 民 連 成 員 曾 健 成 被 控 非 法 開 設 民 間 電 台 的 案 件 , 被 告 的 辯 護 律 師 正 挑 戰 現 行 廣 播 發 牌 條 例 是 否 違 反 《 人 權 法 》 , 當 局 不 應 在 這 階 段 再 提 出 新 的 檢 控 。 律 政 司 司 長 黃 仁 龍 昨 日 出 席 皇 仁 書 院 一 個 活 動 後 , 被 問 到 何 俊 仁 要 求 他 解 釋 今 次 事 件 的 檢 控 準 則 時 , 沒 有 回 應 問 題 就 離 開 。
拒 交 罰 款 可 判 囚 一 年
【 本 報 訊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突 遭 政 府 檢 控 他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 非 法 使 用 無 線 電 設 備 罪 名 , 司 徒 華 已 表 明 不 認 罪 、 不 交 罰 款 。 有 法 律 界 人 士 指 , 若 司 徒 華 堅 持 公 民 抗 命 , 有 可 能 被 控 藐 視 法 庭 , 最 高 刑 罰 可 被 判 入 獄 12 個 月 。
長 毛 藐 視 立 會 入 獄
根 據 現 時 《 電 訊 條 例 》 , 任 何 人 非 法 使 用 無 線 電 設 備 , 經 簡 易 程 序 定 罪 , 最 高 可 罰 款 5 萬 元 , 不 會 判 監 。 有 法 律 界 人 士 稱 , 若 司 徒 華 敗 訴 , 而 他 又 以 公 民 抗 命 為 理 由 , 拒 絕 交 罰 款 , 他 就 有 可 能 被 控 藐 視 法 庭 , 根 據 現 時 法 例 , 藐 視 法 庭 最 高 刑 罰 是 監 禁 12 個 月 , 罰 款 最 高 4 萬 多 元 。 現 時 民 主 派 立 法 會 議 員 中 , 只 有 外 號 「 長 毛 」 的 梁 國 雄 因 參 與 示 威 請 願 而 曾 遭 判 監 入 獄 , 包 括 在 2002 年 時 他 以 市 民 身 份 旁 聽 立 法 會 特 首 答 問 大 會 , 其 間 向 當 時 的 特 首 董 建 華 高 喊 抗 議 口 號 , 被 控 藐 視 立 法 會 , 被 法 庭 判 入 獄 兩 周 。

-----------------------------------------

蘋 論 : 檢 控 也 親 疏 有 別 ?


對 於 大 力 主 張 親 疏 有 別 的 特 區 政 府 來 說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先 生 絕 對 不 是 要 親 近 的 人 , 絕 對 是 該 疏 遠 的 人 。 可 是 , 疏 遠 歸 疏 遠 , 親 疏 有 別 歸 親 疏 有 別 , 針 對 他 個 人 提 出 選 擇 性 檢 控 卻 是 赤 裸 裸 的 政 治 迫 害 , 卻 是 在 損 害 法 律 制 度 的 公 平 公 正 。 我 們 強 烈 反 對 特 區 政 府 今 次 的 做 法 , 並 要 求 律 政 司 司 長 詳 細 解 釋 今 次 的 檢 控 決 定 。 先 不 說 「 阿 牛 」 曾 健 成 等 創 辦 的 民 間 電 台 是 否 有 權 自 行 廣 播 , 因 為 有 關 團 體 正 以 人 權 法 及 《 基 本 法 》 挑 戰 政 府 禁 播 的 決 定 。 民 間 電 台 自 播 以 來 已 有 大 量 的 社 會 知 名 人 士 、 各 級 議 員 、 學 者 出 席 過 該 台 的 節 目 , 在 該 電 台 發 表 意 見 , 包 括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先 生 、 民 建 聯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女 士 等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先 生 不 過 是 眾 多 在 民 間 電 台 「 開 咪 」 的 社 會 人 士 之 一 , 特 區 政 府 為 甚 麼 只 是 針 對 他 提 出 檢 控 , 對 張 炳 良 先 生 、 蔡 素 玉 女 士 卻 網 開 一 面 呢 ? 難 道 因 為 張 先 生 、 蔡 女 士 都 是 政 府 的 夥 伴 、 盟 友 , 律 政 司 司 長 對 就 他 們 特 別 照 顧 嗎 ? 是 的 ,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先 生 在 民 間 電 台 提 出 平 反 六 四 的 議 題 , 與 主 持 人 及 聽 眾 討 論 六 四 鎮 壓 對 特 區 政 府 來 說 是 相 當 刺 耳 的 「 噪 音 」 , 是 不 受 歡 迎 的 事 。 但 是 , 言 論 自 由 的 真 義 就 是 容 讓 社 會 有 不 同 的 聲 音 , 包 括 令 中 央 政 府 、 特 區 政 府 、 特 首 頭 痛 、 不 快 、 尷 尬 的 意 見 。 偏 偏 特 區 政 府 今 次 只 針 對 討 論 六 四 及 令 特 區 不 快 的 華 叔 , 對 討 論 其 他 問 題 的 社 會 人 士 及 議 員 卻 不 吭 一 聲 , 毫 無 動 作 。 這 樣 的 做 法 , 這 樣 的 選 擇 性 檢 控 顯 示 , 特 區 政 府 不 僅 是 衝 華 叔 而 來 , 更 是 衝 香 港 的 核 心 價 值 ─ ─ 言 論 自 由 而 來 , 市 民 對 此 實 在 不 能 坐 視 。 也 許 政 府 官 員 會 說 , 民 間 電 台 是 在 「 非 法 廣 播 」 , 是 違 反 了 電 訊 條 例 , 政 府 提 出 檢 控 只 是 依 法 辦 事 。 法 治 是 香 港 社 會 的 重 要 基 石 , 沒 有 人 希 望 香 港 的 法 治 受 到 損 害 , 沒 有 人 希 望 有 人 公 然 違 反 法 律 。 然 而 正 如 民 間 電 台 負 責 人 指 出 , 他 們 並 非 有 意 無 牌 廣 播 , 他 們 已 多 次 向 政 府 提 出 申 請 牌 照 , 只 是 政 府 不 肯 認 真 考 慮 , 不 肯 認 真 檢 討 發 牌 政 策 而 已 。 更 何 況 以 發 牌 規 限 市 民 開 設 民 間 電 台 的 權 利 是 否 合 乎 人 權 法 及 《 基 本 法 》 仍 是 未 知 之 數 , 特 區 政 府 有 甚 麼 理 由 、 有 甚 麼 需 要 不 斷 加 重 打 擊 的 力 度 , 甚 至 連 出 席 節 目 的 嘉 賓 、 社 會 人 士 也 要 檢 控 呢 ? 要 是 只 出 席 一 次 論 壇 的 華 叔 也 要 被 檢 控 , 曾 接 受 過 該 電 台 訪 問 的 一 般 市 民 、 曾 捐 款 支 持 民 間 電 台 繼 續 廣 播 的 大 量 市 民 是 不 是 也 該 被 提 上 法 庭 起 訴 呢 ? 其 實 , 對 法 治 、 對 法 制 造 成 最 大 損 害 的 不 是 開 辦 民 間 電 台 的 負 責 人 , 而 是 選 擇 性 執 法 、 選 擇 性 檢 控 的 政 府 。 因 為 當 政 府 開 始 令 法 治 的 天 秤 向 某 些 人 傾 斜 時 , 法 律 、 法 院 便 會 淪 為 政 府 的 工 具 , 用 以 懲 罰 跟 政 府 想 法 不 同 的 人 , 用 以 壓 制 反 對 政 府 的 意 見 ; 相 反 , 附 和 政 府 的 人 , 政 府 的 「 親 朋 好 友 」 則 能 凌 駕 法 律 之 上 , 不 受 懲 處 、 不 受 規 限 。 當 一 個 社 會 有 兩 套 檢 控 準 則 , 當 一 個 社 會 的 法 制 也 搞 親 疏 有 別 的 時 候 , 司 法 公 正 、 法 律 公 義 將 會 蕩 然 無 存 , 市 民 的 基 本 權 利 及 自 由 更 將 會 名 存 實 亡 !

2007年11月23日 星期五

中 共 會 跨 海 征 台 ?

探 針 : 中 共 會 跨 海 征 台 ?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 新 加 坡 領 袖 李 光 耀 往 訪 中 共 後 警 告 台 灣 不 要 搞 獨 立 : 「 台 灣 一 旦 誤 入 歧 途 , 後 果 不 可 預 測 。 中 國 政 府 不 會 因 為 明 年 舉 辦 奧 運 會 , 放 棄 他 們 最 重 視 的 國 家 利 益 。 他 們 說 過 的 話 , 台 灣 人 一 定 要 好 好 聆 聽 。 」 中 共 領 袖 的 話 要 不 要 理 會 , 台 灣 人 其 實 很 清 楚 。 一 九 九 六 年 , 台 灣 第 一 次 籌 辦 總 統 普 選 , 中 共 聲 色 俱 厲 反 對 , 軍 方 揚 言 攻 金 馬 、 奪 澎 湖 , 還 出 動 了 海 陸 空 部 隊 環 繞 台 灣 「 演 習 」 。 結 果 美 國 派 遣 兩 支 艦 隊 開 赴 台 灣 海 峽 , 他 們 馬 上 偃 旗 息 鼓 。 毛 澤 東 、 鄧 小 平 等 等 剋 日 取 台 灣 的 言 論 , 是 過 耳 如 風 還 是 必 信 必 行 , 歷 史 早 有 答 案 , 這 答 案 才 是 台 灣 人 要 好 好 聆 聽 的 。 李 光 耀 的 見 識 , 恐 怕 比 不 上 春 秋 齊 國 的 衞 姬 , 也 比 不 上 宋 初 大 將 曹 彬 。 春 秋 齊 桓 公 有 一 次 大 會 諸 侯 , 衞 國 人 遲 來 , 桓 公 很 不 高 興 , 和 國 相 管 仲 密 謀 伐 衞 , 退 朝 後 回 到 宮 中 , 衞 姬 一 見 , 下 堂 再 拜 , 代 衞 君 請 罪 。 桓 公 說 : 「 吾 於 衞 無 故 , 子 曷 為 請 ( 我 和 衞 國 沒 有 事 端 , 你 請 什 麼 罪 ) ? 」 衞 姬 回 答 : 「 妾 望 君 之 入 也 , 足 高 氣 彊 ( 意 氣 昂 揚 ) , 有 伐 國 之 志 也 ( 看 來 要 討 伐 他 國 ) ; 見 妾 而 有 動 色 , 伐 衞 也 ( 見 到 我 而 臉 色 一 變 , 顯 然 是 要 伐 衞 國 ) 。 」 第 二 天 , 桓 公 上 朝 , 管 仲 問 他 是 不 是 打 消 了 伐 衞 念 頭 , 桓 公 愕 然 說 : 「 仲 父 安 識 之 ? 」 管 仲 說 : 「 君 之 揖 朝 也 恭 , 而 言 也 徐 , 見 臣 而 有 慚 色 , 臣 是 以 知 之 。 」 桓 公 準 不 準 備 用 兵 , 衞 姬 、 管 仲 看 看 他 的 神 情 就 知 道 ( 《 呂 氏 春 秋 . 精 諭 》 ) 。 宋 朝 曹 彬 攻 陷 南 唐 首 都 金 陵 , 李 後 主 出 降 , 來 到 一 條 小 橋 前 , 要 人 扶 才 敢 走 過 。 曹 彬 叫 他 回 去 收 拾 行 裝 。 另 一 位 大 將 潘 美 擔 心 李 後 主 回 宮 會 自 殺 , 曹 彬 斷 言 不 會 , 指 出 李 後 主 十 分 怕 死 : 「 吾 適 ( 剛 才 ) 受 降 , 見 其 臨 渠 猶 顧 左 右 , 扶 而 後 過 , 必 不 然 也 。 」 李 後 主 有 沒 有 勇 氣 以 身 殉 國 , 曹 彬 看 看 他 的 舉 止 就 洞 悉 無 遺 ( 《 後 山 談 叢 》 卷 三 ) 。 現 在 我 們 不 妨 看 看 中 共 的 神 情 舉 止 。 今 年 九 月 , 德 國 接 待 西 藏 精 神 領 袖 達 賴 喇 嘛 , 中 共 馬 上 嚴 詞 譴 責 , 取 消 了 原 定 和 德 國 舉 行 的 幾 個 會 議 ; 十 月 , 加 拿 大 接 待 達 賴 , 中 共 又 斥 為 「 粗 暴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 取 消 和 加 拿 大 高 官 會 面 ; 十 一 月 十 五 日 , 日 本 接 待 達 賴 , 中 共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劉 建 超 宣 佈 : 「 我 們 歡 迎 日 本 首 相 福 田 康 夫 盡 早 來 華 訪 問 。 」 日 前 , 中 國 民 間 保 釣 聯 合 會 李 義 強 等 四 人 駕 駛 漁 船 , 要 登 上 日 本 侵 佔 的 釣 魚 台 , 被 日 本 海 軍 驅 逐 ; 中 共 一 怒 , 出 手 支 援 , 派 遣 公 安 , 把 四 人 拘 捕 , 還 打 傷 了 李 義 強 。 月 前 , 日 本 否 認 二 次 大 戰 期 間 強 徵 中 國 婦 女 做 慰 安 婦 , 連 事 不 關 己 的 美 國 眾 議 院 都 看 不 過 , 通 過 議 案 促 日 本 道 歉 ; 中 共 呢 , 至 今 若 無 其 事 。 台 灣 東 仗 美 國 北 靠 日 本 , 即 使 宣 佈 獨 立 , 中 共 敢 不 敢 冒 美 、 日 天 威 , 出 兵 伐 罪 , 李 光 耀 看 看 達 賴 、 釣 魚 台 、 慰 安 婦 以 至 一 九 九 六 年 「 軍 事 演 習 」 等 故 事 吧 。 跨 海 征 台 要 有 很 大 勇 氣 , 而 中 共 臨 河 渠 猶 驚 顧 左 右 。


古 德 明

司 徒 華 突 遭 檢 控

民 間 電 台 任 嘉 賓   半 年 後 被 指 參 與 非 法 廣 播 司 徒 華 突 遭 檢 控

【 本 報 訊 】 在 立 法 會 港 島 區 補 選 前 夕 , 再 爆 出 民 主 派 重 量 級 人 物 遭 針 對 事 件 。 現 年 76 歲 的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 上 周 突 然 收 到 法 庭 傳 票 , 指 他 半 年 前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一 個 要 求 平 反 六 四 的 論 壇 , 是 參 與 非 法 使 用 無 線 電 設 備 , 下 周 一 到 東 區 裁 判 法 院 應 訊 。 民 主 派 對 政 府 突 然 「 翻 舊 賬 」 嘩 然 , 因 為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 民 建 聯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也 曾 出 席 該 電 台 節 目 , 卻 未 被 檢 控 , 令 人 質 疑 背 後 有 政 治 動 機 。
  記 者 : 林 俊 謙   莫 劍 弦

司 徒 華 在 今 年 5 月 25 日 , 以 嘉 賓 身 份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在 旺 角 行 人 專 用 區 舉 行 的 一 個 要 求 平 反 六 四 論 壇 , 當 局 半 年 來 一 直 未 有 對 他 採 取 行 動 , 可 是 電 訊 管 理 局 日 前 突 然 發 出 告 票 , 指 他 參 與 非 法 使 用 無 線 電 設 備 , 下 周 一 要 到 東 區 裁 判 法 院 應 訊 。
斥 政 府 打 壓   不 會 認 罪司 徒 華 昨 日 接 受 本 報 查 詢 時 表 示 , 近 日 收 到 警 方 為 電 訊 管 理 局 傳 達 的 告 票 , 要 求 他 下 周 一 早 上 9 時 半 到 東 區 裁 判 法 院 應 訊 。 他 表 明 , 屆 時 一 定 不 會 認 罪 , 因 為 民 間 電 台 並 非 有 意 無 牌 廣 播 , 早 前 多 次 向 政 府 提 出 申 請 廣 播 牌 照 , 但 均 遭 無 理 拒 絕 。 他 不 明 白 今 次 政 府 為 何 要 對 他 作 出 選 擇 性 檢 控 , 不 排 除 政 府 是 想 針 對 支 聯 會 和 他 本 人 , 「 佢 如 果 咁 做 , 無 非 都 係 想 打 壓 言 論 自 由 、 打 壓 民 主 派 、 打 壓 支 聯 會 。 」 司 徒 華 又 批 評 , 今 次 當 局 對 他 作 出 的 檢 控 並 不 合 理 , 他 不 過 是 在 論 壇 上 發 表 有 關 要 求 平 反 六 四 的 言 論 , 「 佢 如 果 咁 樣 都 能 夠 作 出 檢 控 , 只 會 令 香 港 的 言 論 自 由 更 加 縮 窄 。 」 其 實 除 了 司 徒 華 外 , 不 少 民 主 派 甚 至 親 政 府 陣 營 中 人 , 也 曾 出 席 該 電 台 節 目 。 民 間 電 台 召 集 人 曾 健 成 向 本 報 表 示 , 民 建 聯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 也 曾 分 別 在 去 年 3 月 6 日 和 6 月 21 日 出 席 該 台 以 大 氣 電 波 廣 播 的 節 目 , 但 都 未 受 票 控 , 不 明 白 當 局 今 次 為 何 選 擇 性 針 對 司 徒 華 , 「 政 府 今 次 好 明 顯 係 想 透 過 控 告 華 叔 , 選 擇 性 咁 打 壓 反 對 聲 音 , 縮 窄 香 港 言 論 自 由 」 。 曾 健 成 表 示 , 當 局 早 前 已 控 告 八 名 民 間 電 台 的 人 士 , 當 中 包 括 在 節 目 任 嘉 賓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梁 國 雄 、 前 商 業 電 台 主 持 林 旭 華 等 。 民 主 黨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永 達 質 疑 , 今 次 檢 控 是 衝 司 徒 華 而 來 , 李 永 達 本 人 曾 三 次 出 席 該 台 節 目 , 只 收 過 警 告 書 , 司 徒 華 只 出 席 一 次 就 遭 檢 控 , 明 顯 是 針 對 支 聯 會 的 選 擇 性 檢 控 。 公 民 黨 立 法 會 議 員 、 大 律 師 湯 家 驊 說 , 作 為 電 台 嘉 賓 , 原 本 不 應 受 檢 控 , 因 為 他 不 可 能 知 道 該 台 是 否 有 牌 , 那 不 是 嘉 賓 的 責 任 , 而 且 若 政 府 不 是 檢 控 所 有 嘉 賓 , 就 有 責 任 交 代 檢 控 原 則 , 以 免 令 人 覺 得 有 選 擇 性 檢 控 的 情 況 。

張 炳 良 開 咪   沒 被 檢 控

行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 中 ) 曾 任 民 間 電 台 嘉 賓 , 卻 未 被 檢 控 。

行 政 會 議 成 員 張 炳 良 承 認 有 上 過 該 台 節 目 , 但 以 自 己 是 行 會 成 員 不 便 評 論 ;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也 說 未 有 收 過 傳 票 , 她 在 節 目 中 曾 公 開 講 明 , 不 知 該 電 台 是 無 牌 的 。 中 文 大 學 政 治 與 行 政 學 系 高 級 導 師 蔡 子 強 質 疑 , 張 炳 良 曾 出 席 該 電 台 節 目 , 卻 不 獲 檢 控 , 司 徒 華 卻 在 出 席 節 目 後 半 年 被 檢 控 , 除 非 政 府 連 張 炳 良 也 控 告 , 否 則 只 會 令 公 眾 質 疑 , 今 次 是 有 選 擇 性 的 檢 控 。

司 徒 華 簡 歷
‧ 年 齡 : 76 歲 ‧ 婚 姻 狀 況 : 未 婚 ‧ 職 銜 : 支 聯 會 主 席 、 民 主 黨 黨 鞭 ‧ 1950 年 : 畢 業 於 皇 仁 書 院 ‧ 1952 年 : 畢 業 於 葛 量 洪 師 範 學 院 ‧ 1973 年 : 領 導 非 學 位 師 罷 課 爭 取 更 高 薪 酬 , 成 為 工 運 領 袖 ‧ 1985 年 : 擔 任 立 法 局 育 界 功 能 組 別 議 員 及 基 本 法 起 草 委 員 會 委 員 ‧ 1989 年 : 六 四 事 件 後 創 辦 支 聯 會 , 並 退 出 基 本 法 起 草 委 員 會 ‧ 1991 年 : 擔 任 立 法 局 地 區 直 選 議 員 ‧ 2004 年 : 宣 佈 不 再 競 選 立 法 會 , 結 束 18 年 議 員 生 涯 資 料 來 源 : 《 蘋 果 》 資 料 室
民 間 電 台 大 事 記
14/07/2005 : 「 民 主 救 港 力 量 」 成 員 到 廣 播 事 務 管 理 局 申 請 成 立 民 辦 電 台
03/10/2005 : 民 間 電 台 在 未 取 得 牌 照 下 , 透 過 FM 頻 道 進 行 了 1 小 時 廣 播 , 後 遭 新 城 電 台 投 訴
06/10/2005 : 影 視 處 拒 絕 電 台 召 集 人 曾 健 成 11 月 的 試 播 申 請
24/10/2005 : 曾 健 成 就 涉 嫌 非 法 廣 播 事 件 , 到 電 訊 管 理 局 錄 口 供
06/03/2006 : 民 建 聯 立 法 會 議 員 蔡 素 玉 和 文 化 人 梁 文 道 到 民 間 電 台 做 嘉 賓
21/06/2006 : 行 會 成 員 張 炳 良 被 邀 請 上 民 間 電 台 任 嘉 賓
29/08/2006 : 民 間 電 台 遭 電 管 局 查 封
04/10/2006 : 民 間 電 台 復 播 , 公 民 黨 成 員 毛 孟 靜 任 主 持
13/10/2006 : 電 管 局 再 查 封 該 電 台 , 帶 走 曾 健 成
14/10/2006 : 名 嘴 黃 毓 民 、 梁 文 道 、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卓 人 等 民 間 電 台 嘉 賓 遭 電 管 局 傳 召
17/11/2006 : 曾 健 成 及 3 名 相 關 人 士 遭 落 案 起 訴
25/05/2007 : 司 徒 華 出 席 民 間 電 台 節 目
14/07/2007 : 資 深 傳 媒 人 林 旭 華 、 立 法 會 議 員 梁 國 雄 等 四 名 民 間 電 台 講 者 被 票 控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從 喬 森 潘 被 捕 想 到 《 戰 火 屠 城 》

從 喬 森 潘 被 捕 想 到 《 戰 火 屠 城 》

前 赤 柬 政 權 國 家 主 席 喬 森 潘 , 本 周 一 被 捕 及 送 上 特 別 法 庭 。 至 此 , 除 赤 柬 最 高 領 導 人 波 爾 布 特 於 1998 年 逝 世 外 , 赤 柬 另 外 五 個 領 袖 已 全 部 被 捕 。 這 是 柬 埔 寨 政 府 在 國 際 社 會 施 壓 下 的 行 動 。 1998 年 , 柬 埔 寨 總 理 洪 森 曾 說 , 審 訊 赤 柬 領 袖 不 符 合 國 家 利 益 。 中 國 外 交 部 也 表 示 , 紅 色 高 棉 問 題 「 已 經 成 為 歷 史 」 , 意 思 是 如 「 六 四 」 一 樣 , 不 要 再 提 了 。 美 國 一 直 要 求 聯 合 國 成 立 特 別 法 庭 , 審 訊 前 赤 柬 領 袖 , 並 表 示 , 柬 埔 寨 政 府 是 否 逮 捕 他 們 , 將 影 響 它 與 美 國 及 國 際 社 會 關 係 。 由 於 柬 埔 寨 已 加 入 聯 合 國 , 又 已 是 東 盟 成 員 , 考 慮 到 地 區 合 作 與 經 濟 發 展 , 柬 國 遂 決 定 向 人 民 、 向 國 際 , 翻 開 30 年 前 的 歷 史 。 美 國 及 國 際 社 會 要 追 究 赤 柬 30 年 前 大 屠 殺 的 罪 行 ,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是 受 電 影 《 戰 火 屠 城 》 ( The Killing Fields ) 所 影 響 , 這 部 在 1985 年 獲 三 項 奧 斯 卡 獎 的 電 影 , 是 根 據 《 紐 約 時 報 》 記 者 薛 尼 . 森 伯 格 ( Sydney Schanberg ) 的 親 歷 和 自 述 拍 成 的 。 森 伯 格 目 睹 金 邊 易 手 , 其 後 又 獲 留 在 柬 埔 寨 的 他 的 繙 譯 夫 . 潘 ( Dith Pran ) 的 書 信 , 揭 露 了 柬 埔 寨 慘 絕 人 寰 的 悲 劇 。 筆 者 20 多 年 前 看 這 部 電 影 , 深 感 震 撼 , 久 久 不 能 成 寐 。 最 令 觀 眾 驚 駭 的 , 是 夫 . 潘 逃 跑 時 , 經 過 「 人 骨 河 」 , 不 小 心 掉 進 河 , 抓 住 一 具 具 人 骨 才 爬 上 岸 , 簡 直 看 得 人 頭 皮 發 麻 。 但 筆 者 最 難 忘 的 , 卻 是 赤 柬 中 的 十 一 、 二 歲 少 年 兵 , 他 們 手 持 自 動 步 槍 , 向 洋 記 者 和 他 們 懷 疑 的 同 胞 吆 喝 ; 赤 柬 小 女 孩 用 塑 膠 袋 套 在 成 年 人 頭 上 , 使 人 窒 息 而 死 ; 眼 看 人 們 受 飢 餓 折 磨 , 兩 個 小 女 孩 卻 拔 掉 種 在 地 上 的 番 茄 … … 。 他 們 年 幼 無 知 , 但 一 臉 殘 酷 和 衝 動 。 使 人 深 感 恐 懼 的 , 是 這 些 無 知 兒 童 被 賦 予 生 殺 大 權 。 人 人 都 愛 惜 生 命 , 可 以 致 人 死 地 的 野 蠻 政 權 是 令 人 生 畏 的 。 但 倘 若 權 力 掌 握 在 有 知 識 的 成 年 人 手 中 , 還 不 致 於 太 恐 怖 , 而 一 旦 殺 人 武 器 掌 握 在 感 情 易 被 煽 動 的 少 年 手 中 , 他 們 小 指 頭 一 扳 , 你 就 會 送 命 , 那 才 令 人 產 生 最 大 的 恐 懼 。 飾 演 夫 . 潘 的 柬 埔 寨 醫 生 吳 漢 在 一 篇 訪 問 中 說 , 影 片 所 反 映 的 赤 柬 統 治 下 的 慘 狀 , 不 及 他 所 經 歷 的 十 分 之 一 。 導 演 和 製 片 也 深 知 這 一 點 。 但 他 們 都 說 , 如 果 按 真 實 情 況 來 拍 , 太 殘 酷 的 場 面 會 令 觀 眾 受 不 了 。 筆 者 後 來 認 識 一 位 來 自 柬 埔 寨 的 青 年 , 他 全 家 遭 殃 , 只 一 人 逃 離 。 他 同 意 吳 漢 說 法 。 喬 森 潘 被 捕 前 , 剛 出 了 一 本 書 , 為 自 己 辯 護 , 他 說 赤 柬 「 沒 有 要 人 民 捱 餓 的 政 策 , 沒 有 大 規 模 殺 人 的 政 策 」 , 一 切 悲 劇 都 不 是 故 意 造 成 的 。 筆 者 也 相 信 這 一 點 。 但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罪 惡 , 往 往 不 是 存 心 害 人 的 奸 惡 之 徒 造 成 的 。 因 為 一 個 人 不 管 如 何 狠 毒 , 只 要 人 性 尚 未 完 全 泯 滅 , 為 惡 時 就 總 會 有 不 忍 人 之 心 。 只 有 以 道 德 或 實 現 理 想 為 名 義 的 人 , 才 最 肆 無 忌 憚 , 才 「 從 惡 如 流 」 。 正 常 人 殺 人 時 會 覺 得 下 不 了 手 。 但 劊 子 手 殺 人 卻 認 為 自 己 執 行 正 義 。 毛 澤 東 搞 大 躍 進 , 也 不 是 有 一 個 要 餓 死 千 萬 人 民 的 政 策 。 赤 柬 掌 權 四 年 期 間 , 導 致 近 兩 百 萬 人 餓 死 、 過 勞 死 和 被 處 決 , 目 的 也 是 為 了 要 實 現 理 想 — — 農 業 共 產 社 會 。 正 是 這 種 自 認 為 奉 行 正 義 而 實 際 上 是 背 離 人 性 的 政 策 , 才 是 最 大 的 罪 惡 , 也 才 造 成 人 類 最 大 的 慘 劇 。
原 本 應 是 天 真 可 愛 的 赤 柬 少 年 兵 , 眼 中 流 露 的 無 知 、 無 理 和 殘 酷 是 他 們 自 信 他 們 掌 握 了 正 義 與 真 理 。 他 們 的 行 為 , 與 義 和 團 、 紅 衞 兵 相 似 , 與 中 國 的 憤 青 相 似 , 他 們 以 感 情 代 替 理 性 , 在 錯 誤 政 策 下 , 他 們 的 無 知 妄 為 , 足 以 使 一 個 正 常 人 恐 懼 發 抖 。 喬 森 潘 要 面 對 的 審 判 , 不 是 赤 柬 有 沒 有 殺 人 政 策 的 動 機 , 而 是 有 沒 有 導 致 五 分 一 人 口 死 亡 的 政 策 後 果 。

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區 選 雖 敗 , 爭 民 主 仍 勿 氣 餒

蘋 論 : 區 選 雖 敗 , 爭 民 主 仍 勿 氣 餒

區 議 會 選 舉 民 建 聯 成 大 贏 家 , 115 人 當 選 , 勝 出 率 達 65% , 較 上 屆 的 30% 大 幅 反 彈 。 泛 民 主 派 則 受 到 挫 敗 , 只 取 得 103 席 , 勝 出 率 僅 35% 。 民 建 聯 加 上 自 由 黨 , 再 加 以 獨 立 候 選 人 身 份 參 選 而 勝 出 的 隱 性 親 中 人 士 , 在 這 次 區 議 會 直 選 中 , 可 說 以 大 比 數 壓 倒 泛 民 主 派 。 如 果 說 直 選 是 民 意 最 直 接 表 達 的 話 , 那 麼 這 次 市 民 投 票 選 出 佔 多 數 的 所 謂 「 愛 國 愛 港 」 人 士 , 大 概 應 算 是 「 人 心 回 歸 」 了 。

中 央 和 民 建 聯 似 乎 不 應 再 憂 慮 雙 普 選 會 選 出 所 謂 「 反 對 派 」 的 特 首 或 「 反 對 派 」 佔 大 多 數 的 立 法 會 。 既 如 此 , 雙 普 選 還 何 須 拖 延 ? 民 建 聯 為 甚 麼 還 提 出 將 特 首 普 選 延 至 2017 年 而 立 法 會 普 選 更 要 在 其 後 呢 ? 親 中 人 士 放 出 來 自 中 央 的 消 息 , 為 甚 麼 對 2012 雙 普 選 還 是 不 放 心 呢 ? 不 放 心 的 原 因 是 , 中 央 和 親 中 派 都 心 明 白 , 區 議 會 選 舉 與 特 首 、 立 法 會 選 舉 是 完 全 不 一 樣 的 東 西 。 通 常 , 世 界 上 任 何 需 要 人 民 直 接 投 票 的 選 舉 , 選 出 來 人 必 然 會 據 有 一 定 的 權 力 。 選 舉 , 就 是 選 掌 權 人 。 但 香 港 選 出 的 區 議 員 , 卻 是 全 世 界 選 舉 中 最 無 權 的 議 員 。 據 政 府 網 頁 中 所 列 區 議 會 職 能 , 只 是 就 地 區 內 事 務 「 向 政 府 提 出 意 見 」 , 對 政 府 是 否 接 納 意 見 並 無 約 束 力 。 區 議 會 無 獨 立 的 財 政 權 , 撥 款 不 多 , 地 區 建 設 仍 然 權 在 ( 香 港 的 ) 中 央 。

2000 年 政 府 取 消 了 兩 個 市 政 局 , 當 時 承 諾 將 向 區 議 會 增 撥 資 源 , 增 加 職 能 , 鼓 勵 市 民 參 與 地 區 事 務 , 但 「 殺 局 」 後 即 把 承 諾 拋 諸 腦 後 。 從 此 , 區 議 會 淪 為 「 口 水 會 」 。 有 志 有 為 、 願 尋 求 從 政 出 路 的 人 , 都 放 棄 區 選 , 以 致 部 份 區 議 員 質 素 差 劣 , 備 受 非 議 , 也 損 害 區 議 會 形 象 。 區 議 會 最 大 的 功 能 , 是 選 出 一 位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 因 此 , 這 次 葉 國 謙 重 新 在 區 選 中 勝 出 , 他 的 第 一 反 應 就 是 可 重 入 立 法 會 。 但 由 於 回 歸 後 多 了 五 分 一 的 委 任 議 席 , 因 此 泛 民 縱 使 如 03 年 在 區 選 中 大 勝 , 仍 然 無 法 取 得 立 法 會 中 的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議 席 。 區 議 會 缺 乏 職 能 , 區 議 員 無 權 , 使 區 議 員 與 本 地 區 市 民 的 接 觸 變 得 毫 無 意 義 。 有 報 道 指 各 地 區 九 成 以 上 市 民 , 平 日 完 全 不 會 也 無 機 會 接 觸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 甚 至 連 區 議 員 是 誰 也 不 清 楚 。 只 有 在 四 年 一 次 的 選 舉 時 分 , 才 見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在 街 頭 露 露 面 。 因 此 , 當 05 年 政 府 提 出 政 改 方 案 , 把 區 議 員 納 入 選 委 會 作 為 「 擴 大 民 主 步 伐 」 , 這 方 案 理 所 當 然 遭 到 否 決 。 也 因 此 , 區 選 投 票 率 偏 低 也 不 是 沒 有 道 理 的 。 有 評 論 認 為 , 這 次 區 選 的 投 票 率 雖 較 上 屆 低 , 但 因 合 資 格 選 民 增 加 , 因 此 投 票 人 數 仍 較 上 屆 為 多 , 說 這 是 「 市 民 理 性 成 熟 」 的 表 現 。 事 實 上 , 考 慮 到 區 議 員 職 能 和 區 議 員 與 市 民 的 疏 離 , 市 民 不 去 投 票 才 是 理 性 成 熟 的 表 現 。 但 為 甚 麼 筆 者 上 周 又 一 再 呼 籲 市 民 前 往 投 票 呢 ? 因 為 左 派 投 入 巨 大 資 源 於 區 選 , 加 上 荔 枝 團 、 海 鮮 團 的 小 恩 小 惠 , 再 加 上 有 組 織 的 機 構 鐵 票 , 正 是 要 藉 區 選 來 劫 持 民 意 。 因 為 區 選 始 終 是 普 選 , 市 民 可 藉 此 表 達 爭 普 選 意 願 。 03 年 區 選 , 市 民 有 「 踢 走 保 皇 黨 」 的 激 情 , 但 發 覺 立 法 會 的 保 皇 黨 踢 不 走 , 加 上 經 濟 好 轉 , 激 情 冷 卻 是 很 自 然 的 事 。民 主 的 道 路 是 漫 長 而 艱 困 的 , 尤 其 是 在 一 黨 專 政 的 「 一 國 」 之 下 爭 民 主 , 可 說 是 「 明 知 不 可 為 而 為 」 的 努 力 。 但 這 既 是 天 賦 人 權 一 部 份 , 又 是 基 本 法 賦 予 香 港 人 的 權 利 , 我 們 豈 能 不 抓 緊 任 何 一 個 機 會 去 爭 取 ? 因 此 , 區 選 中 泛 民 雖 敗 , 但 不 必 氣 餒 , 仍 要 力 爭 十 二 月 二 日 的 立 法 會 補 選 , 那 將 不 是 一 個 無 議 題 、 爭 奪 無 權 力 議 席 的 選 舉 了 。 然 後 , 還 有 力 爭 政 府 的 政 改 方 案 納 入 2012 年 雙 普 選 , 還 有 明 年 立 法 會 選 舉 … … 。 爭 取 民 主 不 能 全 憑 理 性 , 還 要 有 持 續 不 斷 的 韌 性 和 熱 情 。

------------

民主就是災難

現 在 社 會 每 天 都 在 爭 論 普 選 , 焦 點 在 於 何 時 可 以 有 雙 普 選 , 但 從 來 沒 有 人 問 , 我 們 要 普 選 來 幹 甚 麼 ? 要 普 選 , 當 然 是 為 了 改 變 今 日 的 現 狀 , 打 破 中 央 政 府 欽 點 特 首 以 及 保 皇 黨 阻 撓 泛 民 主 派 圍 困 政 府 的 局 面 , 不 過 , 即 使 能 達 到 這 目 的 , 那 又 有 甚 麼 好 處 呢 ? 如 果 不 要 中 央 政 府 欽 點 的 特 首 , 那 我 們 又 可 以 有 甚 麼 更 好 的 選 擇 呢 ? 梁 家 傑 ? 余 若 薇 ? 李 柱 銘 ? 劉 慧 卿 ? 如 果 我 們 希 望 突 破 保 皇 黨 阻 撓 泛 民 主 派 圍 困 政 府 的 局 面 , 那 當 然 是 要 泛 民 主 派 的 議 員 壓 倒 親 中 立 場 的 議 員 了 ; 但 以 當 前 所 見 , 又 有 多 少 泛 民 主 派 的 議 員 值 得 我 們 捧 他 上 場 , 取 代 目 前 的 親 中 議 員 呢 ? 議 員 要 求 加 薪 , 被 社 會 輿 論 一 面 倒 的 否 定 , 甚 至 有 人 認 為 , 今 日 政 壇 的 人 物 良 莠 不 齊 , 有 些 議 員 甚 至 連 當 文 員 也 無 人 會 請 , 這 類 議 員 , 大 部 分 出 自 直 選 , 既 然 如 此 , 取 消 功 能 組 別 , 增 加 直 選 名 額 , 對 社 會 又 有 甚 麼 好 處 呢 ? 狗 可 以 讓 牠 自 己 跟 在 主 人 的 身 後 走 , 猴 子 卻 必 須 用 繩 子 拴 住 牠 的 脖 子 , 這 是 無 法 改 變 的 天 性 ; 同 樣 , 民 主 可 以 在 西 方 國 家 實 行 , 卻 不 一 定 適 合 中 國 人 的 地 方 , 香 港 今 日 的 局 面 尚 可 控 制 , 若 有 了 普 選 , 必 然 天 下 大 亂 , 民 主 的 表 現 有 哪 一 樣 是 令 人 放 心 的 呢 ? 如 果 今 日 由 提 倡 民 主 那 群 人 決 定 我 們 的 前 途 , 那 就 甚 麼 事 情 都 不 用 幹 了 , 皇 后 碼 頭 不 能 拆 , 中 環 灣 仔 繞 道 不 用 建 , 示 威 遊 行 天 天 來 , 所 有 西 方 國 家 的 腐 敗 現 象 一 意 橫 行 , 這 就 是 民 主 , 但 希 望 安 居 樂 業 的 人 , 卻 把 這 一 切 叫 作 災 難 !

二 零 零 七 年 八 月 九 日東 方 日 報 .
龍 門 陣立 錐 之 地
作 者 : 梁 立 人

China's rights record improving, diplomats say

China's rights record improving, diplomats say
Document reveals foreign-service officials hold much rosier view of Beijing than does Harper cabinet
GEOFFREY YORK
From Monday's Globe and Mail
November 19, 2007 at 5:21 AM EST
BEIJING — China is making "incremental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and is likely to continue making "steady forward movement" in the future, according to a confidential report by Canadian diplomats in Beijing.
The report, obtained by The Globe and Mail, suggests that Canada's diplomats have a much rosier view of China than those expressed by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and his cabinet ministers, who have been highly critical of China's human-rights record.
Some members of Mr. Harper's government have privately complained that the Foreign Affairs Department is too cozy with China and too complacent about China's abuses of human rights and religious rights. The Harper government has vowed to take a stronger line on human rights, and it has cancelled the annual "human-rights dialogue" with China until the process is changed.
There have been growing signs of a rift between the Harper cabinet and the diplomatic service. Earlier this year, Mr. Harper's office criticized Canadian diplomats in Beijing for failing to attend the trial of a Canadian citizen accused of terrorism. A few weeks later, Mr. Harper reportedly complained that Canada's diplomats are sometimes failing to follow 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Around the same time, the Foreign Affairs Department ordered its diplomats to "align" themselves with the Harper government's priorities.
The confidential report by the Canadian embassy in Beijing, obtained under access-to-information law, is filled with praise for many aspects of China's human-rights record, although it also has negative assessments of many issues. It suggests a far more nuanced and cautious view of China than the sharply critical views often expressed by Conservative politicians in recent years.
The report argues, for example, that China's dissidents are getting better treatment these days, because their prison sentences are often less than five years, which is "a marked contrast" to the jail terms of 15 or 20 years in the past.
The report also maintains that Chinese scholars "continue to enjoy increasing intellectual freedom." It praises the "steady increase in personal freedoms of the average person." And it argues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may be losing the battle to control the Internet."
But despite the best efforts of the Canadian diplomats, relations between Canada and China have tumbled into the deep freeze since Mr. Harper took office. Tensions grew worse when the Prime Minister criticized China's treatment of Huseyin Celil, a Canadian citizen who was jailed in China on terrorism allegations. China denounced Mr. Harper last month for meeting the Dalai Lama, the Tibetan spiritual leader.
In the latest sign of poor relations, Canada's deputy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travelled to Beijing last week and did not meet a single Chinese official. The Globe and Mail has learned that the deputy minister, Leonard Edwards, spent three days in Beijing last week. But the Foreign Affairs Department confirmed that he did not hold any meetings with Chinese officials. Instead he "conducted a series of internal consultations" at the Canadian embassy, a department spokesman said.
The spokesman did not say wheth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d deliberately snubbed Mr. Edwards by rejecting his request for meetings, or whether Mr. Edwards simply had not requested any. But either way, the absence of meetings is a commentary on the deteriorat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Canada and China, according to Liberal MP Navdeep Bains.
"It reflects a very low point, a historical low, in our relations with China," said Mr. Bains, the Liberal critic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While the rest of the world is engaging with China, we're moving backward. The government has continuously insulted China, and n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pushing back. It has serious economic consequences for Canada."
Mr. Harper's government has denied that Canada is suffering any economic damage as a result of the political tens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t notes, for example, that Canada's exports to China soared by 43 per cent in the first seven months of this year.
The government has tentative plans to send two cabinet ministers to Beijing early next year to try to revive the relationship.

-------------------------------
Story Highlights
Hong Kong holds local district council elections
Pro-Beijing candidates win nearly one-third of available seats
Vote seen as test for pro-democracy sentiment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China (AP) -- Pro-Beijing candidates delivered a crushing blow to Hong Kong's pro-democracy camp, sweeping up nearly a third of the district council seats up for grabs, according to election results Monday.
Although district councilors have little real power, the election had been seen as a litmus test of the public's appetite for democratic reform amid an economic upturn, and the democrats' popularity ahead of more important legislative polls next year.
The Beijing-backed 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and Progress of Hong Kong won 115 out of 364 seats, nearly double the seats it won in the last elections.
The main opposition Democratic Party secured 60, or slightly more than half the number of candidates it fielded.
--------------------------------

The election result be caused by multiple reasons, one of which could be, instead of Martin's behaviour itself, the negative attitude of the HK pro-democracy people toward Martin.

I am afraid that more evidence is needed to make any caucal inference about Martin using this brief report.

Just my 2 cent.

Elliott
--------------------------------
Yes, there’re many reasons... but go to Yahoo HK news blog and see how people reacted to the result of this election.

http://hk.messages.yahoo.com/%B7s%BBD/%AD%BB%B4%E4/%B5J%C2I%B7s%BBD/threadview?.ck=044b1c380dbfa2f3ed29513a3a3ef925&bn=nfchkdcelection&tid=39&mid=39

Yes, this is not a scientific reflection of HK people’s view, but it at least shows Martin Lee’s comment has been used/viewed quite negatively by many people in HK.

Yes, I disagreed with these kinds of views, but these are the people who count in a democratic election, not us.

Regards,
Gabriel

「活不下去」與「吃不飽」

「活不下去」與「吃不飽」
曹長青
在國民黨大喊「經濟衰退」、以此做選戰策略之際,「巧合」的是,最近發生多起陳總統參加公開活動被「民眾」嗆聲的插曲;這些人也是喊經濟不好,「活不下去」。同時還有政治老人幫腔說,台灣人現在「吃都吃不飽」。很明顯,這種「合唱」,目的是打擊執政黨。 這是台灣一個獨特的政治景觀;在西方民主國家則很少見。例如美國,現在「貧困人口」有三千多萬,但沒有人用「生活艱難」作理由來當面羞辱、嗆聲布希總統。即使那些無家可歸的街頭流浪漢,也沒聽說有人這樣做。 為什麼?因為在同樣的經濟政策下,多數美國人都生活得很好,你出來抱怨,等於告知天下自己無能,形同自我「羞辱」。美國是個非常強調個人對自己負責的社會。如果人們對政策不滿,會用選票表達,而不是街頭鬧事,或非文明手段。 去年紅衫軍「倒扁」,就是想用街頭群眾運動推翻民選總統,並受到馬英九的支持。這次藍營如果仍用鼓譟特定「選民」嗆聲總統的手段「打選戰」,則不僅反映國民黨「輸不起」的心態,更暴露他們仍習慣使用專制時代的地痞流氓手段。 所謂民主政黨,起碼要輸得起。二千年美國大選出現糾紛,最後查票結果,布希在關鍵的佛州只贏了五百多張選票(美國有一億多人投票),全國人頭票還少於對手。但敗選的民主黨從無鼓動「特定民眾」去嗆聲、羞辱布希總統,更沒有支持什麼軍大鬧美國。因為他們知道,這樣做就是摧毀民主;更何況對手共和黨也有一半選民,如果也用同樣方法回嗆,那就「國無寧日」。兩黨都遵守文明規範,才有成熟的民主制度。 台灣人「吃都吃不飽」的泛藍論調,讓人不期然想起當年共產黨的宣傳,什麼台灣處於「水深火熱」,人們靠吃「香蕉皮」度日。中國人只敢私下納悶:香蕉都到哪兒去了? 不久前「世界經濟論壇」對台灣的「香蕉」做出評估,在全球經濟競爭力上,台灣排名第十四,中國才第三十四名。全球有二百個國家,台灣的進、出口都排在前二十名之內,外匯存底高居全球第四。前些天到巴西聖保羅演講,順便考察該國經濟。巴西人口和面積均居全球第五,但其外匯存底還不到台灣的一半;人均收入更不到台灣的三分之一;可巴西沒人吃不飽。中國經濟發展了近三十年,人均收入才是台灣的十五分之一,中國也都沒人吃不飽了。 所以,在台灣這個富裕、發達、排世界前十五名先進國家裡,「活不下去的」只能是政治憂鬱症者;「吃不飽的」只能是為了減肥而餓飯的。 一個曾剝奪人民言論自由的獨裁政黨,今天則利用民主政府的言論自由來發洩失去主子地位的不滿,實在是無恥而卑賤。


「曹長青專欄」

區 選 雖 敗 , 爭 民 主 仍 勿 氣 餒

蘋 論 : 區 選 雖 敗 , 爭 民 主 仍 勿 氣 餒

區 議 會 選 舉 民 建 聯 成 大 贏 家 , 115 人 當 選 , 勝 出 率 達 65% , 較 上 屆 的 30% 大 幅 反 彈 。 泛 民 主 派 則 受 到 挫 敗 , 只 取 得 103 席 , 勝 出 率 僅 35% 。 民 建 聯 加 上 自 由 黨 , 再 加 以 獨 立 候 選 人 身 份 參 選 而 勝 出 的 隱 性 親 中 人 士 , 在 這 次 區 議 會 直 選 中 , 可 說 以 大 比 數 壓 倒 泛 民 主 派 。 如 果 說 直 選 是 民 意 最 直 接 表 達 的 話 , 那 麼 這 次 市 民 投 票 選 出 佔 多 數 的 所 謂 「 愛 國 愛 港 」 人 士 , 大 概 應 算 是 「 人 心 回 歸 」 了 。

中 央 和 民 建 聯 似 乎 不 應 再 憂 慮 雙 普 選 會 選 出 所 謂 「 反 對 派 」 的 特 首 或 「 反 對 派 」 佔 大 多 數 的 立 法 會 。 既 如 此 , 雙 普 選 還 何 須 拖 延 ? 民 建 聯 為 甚 麼 還 提 出 將 特 首 普 選 延 至 2017 年 而 立 法 會 普 選 更 要 在 其 後 呢 ? 親 中 人 士 放 出 來 自 中 央 的 消 息 , 為 甚 麼 對 2012 雙 普 選 還 是 不 放 心 呢 ? 不 放 心 的 原 因 是 , 中 央 和 親 中 派 都 心 明 白 , 區 議 會 選 舉 與 特 首 、 立 法 會 選 舉 是 完 全 不 一 樣 的 東 西 。 通 常 , 世 界 上 任 何 需 要 人 民 直 接 投 票 的 選 舉 , 選 出 來 人 必 然 會 據 有 一 定 的 權 力 。 選 舉 , 就 是 選 掌 權 人 。 但 香 港 選 出 的 區 議 員 , 卻 是 全 世 界 選 舉 中 最 無 權 的 議 員 。 據 政 府 網 頁 中 所 列 區 議 會 職 能 , 只 是 就 地 區 內 事 務 「 向 政 府 提 出 意 見 」 , 對 政 府 是 否 接 納 意 見 並 無 約 束 力 。 區 議 會 無 獨 立 的 財 政 權 , 撥 款 不 多 , 地 區 建 設 仍 然 權 在 ( 香 港 的 ) 中 央 。 2000 年 政 府 取 消 了 兩 個 市 政 局 , 當 時 承 諾 將 向 區 議 會 增 撥 資 源 , 增 加 職 能 , 鼓 勵 市 民 參 與 地 區 事 務 , 但 「 殺 局 」 後 即 把 承 諾 拋 諸 腦 後 。 從 此 , 區 議 會 淪 為 「 口 水 會 」 。 有 志 有 為 、 願 尋 求 從 政 出 路 的 人 , 都 放 棄 區 選 , 以 致 部 份 區 議 員 質 素 差 劣 , 備 受 非 議 , 也 損 害 區 議 會 形 象 。 區 議 會 最 大 的 功 能 , 是 選 出 一 位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 因 此 , 這 次 葉 國 謙 重 新 在 區 選 中 勝 出 , 他 的 第 一 反 應 就 是 可 重 入 立 法 會 。 但 由 於 回 歸 後 多 了 五 分 一 的 委 任 議 席 , 因 此 泛 民 縱 使 如 03 年 在 區 選 中 大 勝 , 仍 然 無 法 取 得 立 法 會 中 的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議 席 。 區 議 會 缺 乏 職 能 , 區 議 員 無 權 , 使 區 議 員 與 本 地 區 市 民 的 接 觸 變 得 毫 無 意 義 。 有 報 道 指 各 地 區 九 成 以 上 市 民 , 平 日 完 全 不 會 也 無 機 會 接 觸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 甚 至 連 區 議 員 是 誰 也 不 清 楚 。 只 有 在 四 年 一 次 的 選 舉 時 分 , 才 見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在 街 頭 露 露 面 。 因 此 , 當 05 年 政 府 提 出 政 改 方 案 , 把 區 議 員 納 入 選 委 會 作 為 「 擴 大 民 主 步 伐 」 , 這 方 案 理 所 當 然 遭 到 否 決 。 也 因 此 , 區 選 投 票 率 偏 低 也 不 是 沒 有 道 理 的 。 有 評 論 認 為 , 這 次 區 選 的 投 票 率 雖 較 上 屆 低 , 但 因 合 資 格 選 民 增 加 , 因 此 投 票 人 數 仍 較 上 屆 為 多 , 說 這 是 「 市 民 理 性 成 熟 」 的 表 現 。 事 實 上 , 考 慮 到 區 議 員 職 能 和 區 議 員 與 市 民 的 疏 離 , 市 民 不 去 投 票 才 是 理 性 成 熟 的 表 現 。 但 為 甚 麼 筆 者 上 周 又 一 再 呼 籲 市 民 前 往 投 票 呢 ? 因 為 左 派 投 入 巨 大 資 源 於 區 選 , 加 上 荔 枝 團 、 海 鮮 團 的 小 恩 小 惠 , 再 加 上 有 組 織 的 機 構 鐵 票 , 正 是 要 藉 區 選 來 劫 持 民 意 。 因 為 區 選 始 終 是 普 選 , 市 民 可 藉 此 表 達 爭 普 選 意 願 。 03 年 區 選 , 市 民 有 「 踢 走 保 皇 黨 」 的 激 情 , 但 發 覺 立 法 會 的 保 皇 黨 踢 不 走 , 加 上 經 濟 好 轉 , 激 情 冷 卻 是 很 自 然 的 事 。民 主 的 道 路 是 漫 長 而 艱 困 的 , 尤 其 是 在 一 黨 專 政 的 「 一 國 」 之 下 爭 民 主 , 可 說 是 「 明 知 不 可 為 而 為 」 的 努 力 。 但 這 既 是 天 賦 人 權 一 部 份 , 又 是 基 本 法 賦 予 香 港 人 的 權 利 , 我 們 豈 能 不 抓 緊 任 何 一 個 機 會 去 爭 取 ? 因 此 , 區 選 中 泛 民 雖 敗 , 但 不 必 氣 餒 , 仍 要 力 爭 十 二 月 二 日 的 立 法 會 補 選 , 那 將 不 是 一 個 無 議 題 、 爭 奪 無 權 力 議 席 的 選 舉 了 。 然 後 , 還 有 力 爭 政 府 的 政 改 方 案 納 入 2012 年 雙 普 選 , 還 有 明 年 立 法 會 選 舉 … … 。

一爭 取 民 主 不 能 全 憑 理 性 , 還 要 有 持 續 不 斷 的 韌 性 和 熱 情 。
-------------------------------

蘋 論 : 區 選 雖 敗 , 爭 民 主 仍 勿 氣 餒區 議 會 選 舉 民 建 聯 成 大 贏 家 , 115 人 當 選 , 勝 出 率 達 65% , 較 上 屆 的 30% 大 幅 反 彈 。 泛 民 主 派 則 受 到 挫 敗 , 只 取 得 103 席 , 勝 出 率 僅 35% 。 民 建 聯 加 上 自 由 黨 , 再 加 以 獨 立 候 選 人 身 份 參 選 而 勝 出 的 隱 性 親 中 人 士 , 在 這 次 區 議 會 直 選 中 , 可 說 以 大 比 數 壓 倒 泛 民 主 派 。 如 果 說 直 選 是 民 意 最 直 接 表 達 的 話 , 那 麼 這 次 市 民 投 票 選 出 佔 多 數 的 所 謂 「 愛 國 愛 港 」 人 士 , 大 概 應 算 是 「 人 心 回 歸 」 了 。 中 央 和 民 建 聯 似 乎 不 應 再 憂 慮 雙 普 選 會 選 出 所 謂 「 反 對 派 」 的 特 首 或 「 反 對 派 」 佔 大 多 數 的 立 法 會 。 既 如 此 , 雙 普 選 還 何 須 拖 延 ? 民 建 聯 為 甚 麼 還 提 出 將 特 首 普 選 延 至 2017 年 而 立 法 會 普 選 更 要 在 其 後 呢 ? 親 中 人 士 放 出 來 自 中 央 的 消 息 , 為 甚 麼 對 2012 雙 普 選 還 是 不 放 心 呢 ? 不 放 心 的 原 因 是 , 中 央 和 親 中 派 都 心 明 白 , 區 議 會 選 舉 與 特 首 、 立 法 會 選 舉 是 完 全 不 一 樣 的 東 西 。 通 常 , 世 界 上 任 何 需 要 人 民 直 接 投 票 的 選 舉 , 選 出 來 人 必 然 會 據 有 一 定 的 權 力 。 選 舉 , 就 是 選 掌 權 人 。 但 香 港 選 出 的 區 議 員 , 卻 是 全 世 界 選 舉 中 最 無 權 的 議 員 。 據 政 府 網 頁 中 所 列 區 議 會 職 能 , 只 是 就 地 區 內 事 務 「 向 政 府 提 出 意 見 」 , 對 政 府 是 否 接 納 意 見 並 無 約 束 力 。 區 議 會 無 獨 立 的 財 政 權 , 撥 款 不 多 , 地 區 建 設 仍 然 權 在 ( 香 港 的 ) 中 央 。 2000 年 政 府 取 消 了 兩 個 市 政 局 , 當 時 承 諾 將 向 區 議 會 增 撥 資 源 , 增 加 職 能 , 鼓 勵 市 民 參 與 地 區 事 務 , 但 「 殺 局 」 後 即 把 承 諾 拋 諸 腦 後 。 從 此 , 區 議 會 淪 為 「 口 水 會 」 。 有 志 有 為 、 願 尋 求 從 政 出 路 的 人 , 都 放 棄 區 選 , 以 致 部 份 區 議 員 質 素 差 劣 , 備 受 非 議 , 也 損 害 區 議 會 形 象 。 區 議 會 最 大 的 功 能 , 是 選 出 一 位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 因 此 , 這 次 葉 國 謙 重 新 在 區 選 中 勝 出 , 他 的 第 一 反 應 就 是 可 重 入 立 法 會 。 但 由 於 回 歸 後 多 了 五 分 一 的 委 任 議 席 , 因 此 泛 民 縱 使 如 03 年 在 區 選 中 大 勝 , 仍 然 無 法 取 得 立 法 會 中 的 區 議 會 功 能 組 別 議 席 。 區 議 會 缺 乏 職 能 , 區 議 員 無 權 , 使 區 議 員 與 本 地 區 市 民 的 接 觸 變 得 毫 無 意 義 。 有 報 道 指 各 地 區 九 成 以 上 市 民 , 平 日 完 全 不 會 也 無 機 會 接 觸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 甚 至 連 區 議 員 是 誰 也 不 清 楚 。 只 有 在 四 年 一 次 的 選 舉 時 分 , 才 見 本 地 區 的 區 議 員 在 街 頭 露 露 面 。 因 此 , 當 05 年 政 府 提 出 政 改 方 案 , 把 區 議 員 納 入 選 委 會 作 為 「 擴 大 民 主 步 伐 」 , 這 方 案 理 所 當 然 遭 到 否 決 。 也 因 此 , 區 選 投 票 率 偏 低 也 不 是 沒 有 道 理 的 。 有 評 論 認 為 , 這 次 區 選 的 投 票 率 雖 較 上 屆 低 , 但 因 合 資 格 選 民 增 加 , 因 此 投 票 人 數 仍 較 上 屆 為 多 , 說 這 是 「 市 民 理 性 成 熟 」 的 表 現 。 事 實 上 , 考 慮 到 區 議 員 職 能 和 區 議 員 與 市 民 的 疏 離 , 市 民 不 去 投 票 才 是 理 性 成 熟 的 表 現 。 但 為 甚 麼 筆 者 上 周 又 一 再 呼 籲 市 民 前 往 投 票 呢 ? 因 為 左 派 投 入 巨 大 資 源 於 區 選 , 加 上 荔 枝 團 、 海 鮮 團 的 小 恩 小 惠 , 再 加 上 有 組 織 的 機 構 鐵 票 , 正 是 要 藉 區 選 來 劫 持 民 意 。 因 為 區 選 始 終 是 普 選 , 市 民 可 藉 此 表 達 爭 普 選 意 願 。 03 年 區 選 , 市 民 有 「 踢 走 保 皇 黨 」 的 激 情 , 但 發 覺 立 法 會 的 保 皇 黨 踢 不 走 , 加 上 經 濟 好 轉 , 激 情 冷 卻 是 很 自 然 的 事 。民 主 的 道 路 是 漫 長 而 艱 困 的 , 尤 其 是 在 一 黨 專 政 的 「 一 國 」 之 下 爭 民 主 , 可 說 是 「 明 知 不 可 為 而 為 」 的 努 力 。 但 這 既 是 天 賦 人 權 一 部 份 , 又 是 基 本 法 賦 予 香 港 人 的 權 利 , 我 們 豈 能 不 抓 緊 任 何 一 個 機 會 去 爭 取 ? 因 此 , 區 選 中 泛 民 雖 敗 , 但 不 必 氣 餒 , 仍 要 力 爭 十 二 月 二 日 的 立 法 會 補 選 , 那 將 不 是 一 個 無 議 題 、 爭 奪 無 權 力 議 席 的 選 舉 了 。 然 後 , 還 有 力 爭 政 府 的 政 改 方 案 納 入 2012 年 雙 普 選 , 還 有 明 年 立 法 會 選 舉 … … 。 爭 取 民 主 不 能 全 憑 理 性 , 還 要 有 持 續 不 斷 的 韌 性 和 熱 情 。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百多年前的南京大屠殺

1856年夏季,東王楊秀清權傾天朝。他不滿於「九千歲」的名份而威逼天王洪秀全加封他「萬歲」。洪一面假意應承,一面暗地派人出詔書命尚在外地的心腹將領進京勤王。 9月1日午夜,北王韋昌輝至天京(即南京)。隨即率部包圍東王府,將楊秀清及其家人和府內的其他人,無論男女,老幼,職業,盡數殺絕。一位訪問南京的愛爾蘭人正住在東王府附近。據他記述,第二天清晨他前往東王府時,見街上躺滿了屍體。 次日,因恐楊的故舊部下日後生變,洪韋兩人又設計收拾楊的部下。洪下詔譴責韋的屠殺行為,命令將韋逮捕並以鐵鏈鎖住跪在宮門前示眾。詔書還令對韋處於杖五百的刑罰並邀楊所有的部下入宮觀看。詔書用朱紅大筆寫在長達五,六尺的黃綾上,由宮女在宮門前宣讀。楊的部下卸下武器(當時入宮的手續)入宮,被領入兩個大殿。當大殿坐滿人時,外面的軍人將殿門關上,向內投擲炸藥包。在炸藥包爆炸之後,其中一殿中的人幾乎不再抵抗,於是,外面的軍人進入該殿,將餘生者一一殺死。而另一殿的殘存者則用磚頭反擊,外面的軍人又用大炮和火槍向內射擊,待裡面無力抵抗時,再進入殿中把尚有一口氣者全部誅殺。上述那位愛爾蘭人在屠殺完畢片刻後,有機會進入殿中。據他記述,殿中某些地方屍體竟達5,6英尺之深(「深」字系該愛爾蘭人本人的原話。殿中已鋪滿屍體,進入殿中的人不得不踏在屍體上。故有屍體又多深之說。) 至此,韋昌輝的殺性仍未盡,又以集體斬首的形式屠殺輿楊有關(或無關)的人(諸如,500個前東王府的宮女被集體斬首)。城中居民,無論男女老幼,都須註冊並發有胸牌。由此,被殺者欲逃遁,也無處藏身。 此次屠殺歷時3個月,被殺人數竟達4萬。 (詳述見Jonathan D.Spence:God's Chinese Son,W.W.Norton&Company,1996,chapter16.)

---------------------------
應該要廣東、廣西人向南京人謝罪
So
---------------------------
冤有頭債有主, 我們廣東人決不謝罪! 哈哈!
------------------------------------------------
一人做事一人當,
姓楊的應找姓洪,姓韋的後人謝罪。
楊卅十日和嘉定三殺, 兩地人就應找愛新國羅後人謝罪,
二戰南京屠殺要日本天皇謝罪。
民革與反右就要姓毛的後人謝罪,
六四找老鄧兒孫和李鵬算帳。
這些天大罪行, 死了由後人謝罪,
未死應受制裁!
以警告當權者,不可視人命如草芥。

各位高見如何?
David

從「李柱銘風波」反思文革 蘇賡哲

從「李柱銘風波」反思文革 蘇賡哲
《環球郵報》記者黃明珍走過了文革陰影,作出深刻反思。她在新著中擔憂,文革在中國被刻意忘記。我們如果不能從這個巨大民族悲劇汲取教訓,文革雖然空前,卻不會絕後。
很多人說,文革罪禍首是毛澤東加上四人幫。但我覺得,除了林昭這類極少數的清醒者外,幾乎全體人民都負有共謀的責任。文革的被害者,只不過剛好站在一個不幸的位置而己。事實上所有被害人都竭力想剖白自己是毛主席忠心的支持者,亦即是當年中國有六億個小毛澤東。這也是加害人和被害人都刻意遺忘悲劇的原因。
表面上毛澤東死後,文革就結束了,中國不再有一個人可以像毛澤東具備那麼大的魔力去發動另一次文革。但只要小毛澤東還在,沒有毛澤東的文革就可能以另一種面貌出現。香港日前的「李柱銘風波」,可以隱約看到一些文革的影跡。大多數人以為土共猛批李柱銘是港版文革,我認為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李柱銘在內的民主派,和所謂中立客觀者的態度。這些人中間,有沒有誰在心底覺得北京奧運是應該杯葛的?一定有。但他們敢不敢公開表示出來?沒有一個敢。這就像文革時有沒有人覺得毛澤東做錯了?一定有,但他們不敢公開表示出來。偶然有三兩個勇士表示了,就給槍斃掉。在香港公開表示杯葛奧運,尚不致於被槍斃,但已沒有人敢公開表示了。這也就是說,沒有實質坐牢槍斃危機的香港,人們已不敢說出自己的心底話,換了有這種危機時,還不是更加萬馬齊喑,甚至大說違心論調。文革不就是這樣的嗎?文革特別可怕的地方更在於,說出心底話,還不一定是專政機關來抓人,你身邊的普羅大眾已可能把你專政掉。現在香港沒有人敢主張杯葛奧運,同樣是普羅大眾已可能視你為人民公敵。
當年多倫多如果取得奧運主辦權,加國有人主張杯葛08年多倫多奧運,他會不敢公開說出來嗎?當然不會。所以,加拿大不會發生文革,中國會,香港也會。
《為人民服務》中的偷情男女,以摔爛毛像來表示將安危交在情人手中。假設李柱銘偷情,可能要寫一張「其實我主張杯葛北京奧運」交給情人保管以示忠心。

到中國旅行安全守則

的 士 拆 售 安 全 氣 囊 廣 州 逾 百 輛 的 士 中 , 僅 10 輛 前 排 副 駕 駛 位 安 裝 安 全 氣 囊 。 多 數 的 士 司 機 坦 承 很 多 的 士 都 沒 有 安 裝 氣 囊 , 並 指 安 全 氣 囊 早 被 的 士 公 司 拆 了 出 售 。 據 悉 , 這 種 現 象 在 廣 州 的 士 行 業 中 極 之 普 遍 , 很 多 的 士 出 廠 時 原 配 置 就 沒 有 安 全 氣 囊 。 有 汽 車 商 表 示 , 不 裝 氣 囊 成 本 省 很 多 。廣 州 《 信 息 時 報 》
-----------------------------------------------------------------

我有數個到中國旅行安全守則
坐的士 - 自備安全氣囊, 或抱著已充氣游泳水泡或大棉被。
出外吃飯自備 - 水, 食油, 米, 肉, 蛋, 鼓油,筷子……………。
在街上行走 - be sure 前後左右十公尺範圍內沒有人(以防被劫)。
住賓館 - 用太太身份(如未婚可用女伴,無女伴則男扮女妝)租房,

並拆去電話以免半夜鈴聲, 房內保持漆黑, 像沒人在內。
衣服 - 衣著要與上訪的同胞看齊,或穿上纇似公安干警衣服(相信不難買到)。
不要到名勝古蹟, 旅遊境點, 高級食帘, 購物商場,娛樂場所以免暴露遊客身份。
不要帶現金, 信用咭, 支票及所有証件出外。
如依計行事包保萬無一失!!!!!哈哈!!


------------------------------------
中國旅行安全守則 的最後一句如果改為「如依計行事,也難保萬無一失!"」便更完美了。 (一笑)
Joe

-----------------------------------

應該說是"死硬"才對! David

沒車搭, 行死!
沒得吃, 餓死!
沒街去, 困死!
沒房住, 凍死!
公安拉, 嚇死!
沒娛樂, 悶死!
沒錢,沒咭, 被賊打死!


2007年11月16日 星期五

達賴訪加 華人爭議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於十月二十八日到十月三十一日,對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和最大的城市多倫多進行了短暫的訪問。這是達賴喇嘛對加拿大的第六次訪問,也被外界視為最具有歷史意義的訪問。因為,加拿大執政保守黨政府總理哈珀,首次在官方場合正式會晤了達賴喇嘛。
最具歷史意義的訪問二十九日上午,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長傑森.肯尼先與達賴喇嘛會面。下午,加拿大總理哈珀在位於國會大廈的總理辦公室,正式會晤了達賴喇嘛,並向達賴喇嘛贈送了一條印有加拿大紅色楓葉國旗圖案的哈達。哈珀對達賴喇嘛風趣地說:「歡迎你第一次以加拿大榮譽公民的身份來這裡訪問。我也很高興能夠送給你一件小禮物。」加拿大政府於去年向達賴喇嘛頒發了榮譽公民身份。達賴喇嘛向哈珀回贈了一條傳統的藏族哈達。針對外界對這次歷史性會面的廣泛評論,達賴喇嘛笑呵呵地對媒體說:「我不在乎形式,重要的是面對面的談話,這才是最重要的。是在辦公室還是私人家裡與總理見面都沒關係。」接下來,加拿大總督莊美楷及三個主要反對黨的領袖也會晤了達賴喇嘛。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在哈珀與達賴喇嘛會面後兩個小時,召開記者會表示抗議,聲明稱必將對中加關係造成嚴重影響。
達賴喇嘛這次訪問,還在渥太華和多倫多他分別舉行了兩場演講會,渥太華的演講會有八千多名聽眾,題目是《承擔國際責任,成為國際公民》。多倫多的演講則吸引了約三萬人聆聽他的《快樂的藝術》。
自稱「中國裔人士」的抗議遊戲達賴喇嘛訪加期間一個有趣的插曲是,十一位居住在多倫多的中國移民和留學生,在哈珀和達賴喇嘛會面之前,連夜駕車趕到渥太華國會山莊示威。他們張貼在一家當地中文網站的聲明說:獲悉十月二十九日哈珀總理和莊美楷總督將會見流亡的西藏政府的領袖達賴,我們感到非常氣憤。鑒於加拿大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合法政府,這樣的會見將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所以,我們一群在多倫多的中國裔人士準備於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時前往渥太華國會山莊抗議,下午則到加拿大總督府門前抗議。
據這家網站發佈的消息,這些人早晨七點多到國會山莊附近轉悠了一圈,由於沒有申請在國會山莊廣場內示威的准許證,因此被要求留在廣場外面。他們拉起一個橫幅,照了相,隨後到附近的咖啡廳內避寒,結果錯過了達賴喇嘛進入國會山莊的一刻。發佈抗議消息的網站卻因此火爆了好幾天。數百條跟貼,立場豐富多彩,觀點五花八門。摘錄一些如下:
華裔評論七嘴八舌五花八門展翅飛翔:加拿大總理頭一次以總理身份會見達賴喇嘛,HARPER有魄力,支持你!
蘆葦蕩:搞不懂為什麼要抗議。達賴主張和平,公開聲明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以精神領袖的身份會見加拿大總理很正常。支持!中國政府有關達賴的政策很愚蠢,很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我們應當做的是呼籲中國政府邀請達賴到北京訪問及談判。香港可以一國兩制,西藏為什麼不可以?
yamao:感覺達賴是個很和藹的老人。而且他已經放棄了藏獨,中共應該改變一下態度!!!
Vincent.Han:抗什麼議?達賴並不主張西藏獨立,只是要求自治並保存西藏的傳統文化,這要求很合理。如果可能,我真希望我的家鄉也能夠完全自治並享有自由。難道已經在獨裁制度統治下的人民就不配再享有自由了嗎?坦率地說,達賴比所有的中共高官都和藹,可親和友善得多。
Coolchen:不是借這個由頭去渥太華遊玩一次並從中國大使館領取一點活動津貼吧?以前可出現過多次這種小把戲!
亂彈琴:老外支持藏獨,大夥就支持魁北克獨立吧,據說文革的時候我國就支持過魁北克獨立,烏克蘭獨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你有你抗議的自由,人家當然有接見的理由,請不要忘記了你來了加拿大,誰給你的言論自由!有些同志比較年輕,容易衝動,想一想,要是你在中國抗議來訪的日本首相,還上網發動群眾,公安不先把你收拾起來?去渥太華半路上您就不見了。玩去吧。
Laoqiao:達賴喇嘛是全世界正義民族都很敬重的人物。說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人不知道對歷史有多少瞭解。是不是中國歷史上曾經控制過的地區都算是中國?成吉思汗到過土耳奇、滿清佔過越南、朝鮮。難道我們還應該要這些領土嗎?況且,成吉思汗、滿清皇帝是不是中國人也兩說著,他們是中國漢民族修長城擋在外面的夷人。
走南闖北:「且不說西藏的真相究竟如何,就拿我們在中國的種種限制來說,就不配奢談什麼幫助加拿大人瞭解真相,人家只要反問一句,你們在中國可以公開的討論對西藏對達賴的不同看法嗎?不需要再辯論,我們所有的結論就經不起推敲了,就像許許多多重大的問題一樣,由於我們源頭的曖昧,使得流出來的每一條小溪都顯得不夠純淨,不能夠自在且自信地暢流。」我想六.四也是如此的。不能公開討論,所以得不到真相。
歸途如虹:這只能說明加拿大絕大多數人根本不瞭解西藏的真相!他們一直被蒙蔽著,作著錯事還以為是在「英雄救美」呢。這就更加地說明了去抗議,去說明真相的重要性!別忘了,加拿大承認雙重國籍的,那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我的理解是同時對兩個國家都忠誠。Harper要見是他的自由(雖然會破壞中加關係),抗議也是我們的自由!
被封了:是,那是你們的自由。但具有諷刺的是,那些示威者在中國並沒有同樣的自由,他們利用他們在加拿大所擁有的自由,支持一個不給予他們這種權利,甚至也不再把他們當成中國公民的國家。
清新小溪:哈哈,屁大點事引起這麼大的討論!真是怪事!估計去抗議的人心裡直盤算著:我要當主人!我有這個權利!這是民主國家,誰也無可奈何我!盤算的結果是:零風險!這樣才下定決心的!做個假設,此人如果能到天安門廣場,抗議哈珀會見達賴,估計比這個英雄一萬倍,而且會得到全國人民的擁護!問題是:他敢嗎?
加拿大民意支持總理見達賴達賴喇嘛笑呵呵地來了,又笑呵呵地走了,加拿大華人對此的爭議還在持續發燒。加拿大全國唯一的中文電視《新時代》電視台也邀請馬姓示威行動發起人出席論壇。
在達賴喇嘛抵達加拿大之前,由SES公司對一○○一名十八歲以上加拿大人進行了一份全國的抽樣電話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加拿大人支持總理哈珀會晤達賴喇嘛。調查結果的準確率偏離值在百分之三·一之間,準確性為19/20。問題是:如果達賴喇嘛訪問加拿大,您認為,總理應當接見他,就像接見其它世界級政治和宗教領袖一樣;還是考慮我們與中國的商業關係,不應該接見他?回答應當接見達賴喇嘛的人佔百分之八十七,回答不應當接見達賴喇嘛的人佔百分之七,不明確的佔百分之六。

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人權

1. 當年泛民主派和支持民主派的人在批評葉劉淑儀、徐四民、曾憲梓等人時,同樣有針對、醜化、歪曲和醜化當事人個人的言論。黄毓民、鄭經翰當年辱罵「土共」和異見者的言論並不比今天部份批評李柱銘的言論溫和。

這點同意,雙方對異見者的個人針對、 醜化、歪曲和醜化的情況時有出現, 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同是正常的, 發表自己的意見,最終目的是想說服對方, 但攻擊和醜化對方個人, 而不是以事論事, 不只不能說服對方, 反而各走極端, 得不到效果。 而在電台,報紙等傳播媒介發放漫罵式的言論, 能令自己的fans開心一陣全無得益, 但把對方弄得更兇惡 怎能把事情改變?

7. 我個人的看法是,若果香港人真的把民主放在最前頭位置,以身力行,我相信香港已經可以爭取到普選了,不受港人歡迎的董建華不是被逼中途下台嗎?。中國國內廣大人民對民主有多認識和渴求?究竟他們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時,究竟他們要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數千年的歷史演變是由家進化到黨)、要西方多黨式、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還是像世世代代的中國老百姓一樣只求明君和好管治?

中國人究竟追求民主與否, 沒有可能說得清! 但一定要有人站起來不斷宣揚民主, 教育人民: 明君沒有制約是隨時可變暴君!(例如六四) 只有民主政冶才能有長治久安的中國。

We don’t live in a world with only black or white. According to the UN Declaration (see below article from Encarta Encyclopedia), there’re many measures. I don’t think one could simply say that a country either has or has no human rights. If we take a look at these measures, comparing 10 or 20 years ago, I’ve to say that China have made improvements.

這點也同意, 最開明,最關心人權的國家也可能違反人權,
VIDEO: [graphic content] Paul Pritchard’s raw video of Dziekanski’s Taser death (Runs 10:00) 應對每一宗違反人權的事不論事情發生在何處都加以譴責。
民主國家有獨立的法制保護人民的人權, 當權者做錯事要受制裁, 而專制國家的人權是有不同階級的分別, 現在中國人民的人權是比以前多了,而且寫在憲法上, 可惜的是當用來對抗當權者的時候, 人民的人權就可立即作廢! 法律只用來保護有權有勢的人!

中國人權

Hi Gabriel,您的回應涉及到一些很有趣的論點。首先,您提到"我亦相信,今天中國普羅市民的人權和生活比起8年前申辦奧運時要好。" 不知道您有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您這個 prior belief (當然,這可能是common belief)?
和您的想法相反的證據之一是,Amnesty International, in a statement released September 21, 2006 said: "In its latest assessm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formance in four benchmark areas of human rights ahead of the Olympics, Amnesty International found that its overall record remained poor. There has been some progress in reforming the death penalty system, but in other crucial areas the government's human rights record has deteriorated."不知道您的看法如何?

Elliott
----------------------
Elliot,
Are you talking about 12 billion poor villagers versusthe remaining "rich" and/or middle class population?Or what figure you have?

Gary
-----------------------
Hi Gary,

Human rights and living standard are two relevant, but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things. While it's obvious that the average living standard has improved in the past years, this does not necessarily imply any advance in human rights. However, many people share a common belief on this implication, and in my last email I was trying to challenge this belief, which seems to me is groundless.

I don't have the AI report in my hand, but if you or anybody else are interested, I'll try to search for it. At the same time, I'll appreciate if anyone can provide further evidence.

Cheers,

Elliott
------------------------
親共人士最喜歡用"中國人民生活比前進步了"來作為中共獨裁統治的遮羞布,相對而言,這句話錯不了。
問題是當涉及民主,人權等這些沒有國界之分的普世價值觀的時候,便不可以用同樣邏輯來評論,因為世界上是沒有〞半民主〞的國家或"60% 人權的國家",所有這些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等的文明概念只應該分為"有"或"沒有",否則當年前蘇聯也可以說成是"有一些民主的大國"(部分特權階級確實享有自由),因此批評某獨裁國家的民主,人權等有進步了是偷換概念的把戲

Joe
-------------------
We don’t live in a world with only black or white. According to the UN Declaration (see below article from Encarta Encyclopedia), there’re many measures. I don’t think one could simply say that a country either has or has no human rights. If we take a look at these measures, comparing 10 or 20 years ago, I’ve to say that China have made improvements.

Gabriel
----------------------
Thx Elliott,

My belief is that in China:1. those living in the cities, just like you and me:have rich and poor and middle class people. They dohave "some" rights.2. Those who are ultra rich: they can have nearlyeverything they want.3. The poorest are the villagers, billions of them:children has very low quality education, no healthcare, no doctors available, their land/property aregrabbed by corrupted local officials, they make somehundred bucks (RMB) a month, maybe even worse.

Gary
-----------------
If human right can be measured, a country with 0.01% human right can still be regarded as having human right. Even the worst human right country, the dictator himself has plenty human right. Can we say that we cannot criticize this country because it still has a very minimal human right?

The Red China now positions itself as a major player on international platform. Its economy is running at a fast pace and playing a major role in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financial matters. Though its human right is not zero, it lags behind its economic development by decades or even a century. Even its human right is marginally better than it was 10 or 20 years ago but is a far cry from its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ts international significance which should be a basis that we demand Red China's human right to be improved much more than it is right now.

Edwin
-----------------------
不可濫用”進步”這個詞彙

在某些人的眼中,世界上沒有不民主的國家,只是「民主」多一些與少一些的分別,他們也都在進步中,因此不應譴責他們,亦因此李柱銘錯了。
民運人士的眼中,不民主的事件,一次也不能有,掛著民主招牌的美國,偶然違反人權也應受譴責。
用”進步”去形容一個草菅人命的政權無論如何難以接受,一個每天殺死十個人的在逃殺人犯減為每天只殺死五個人,我們會稱讚他有 “進步”嗎?

Joe
----------------------

2007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李柱銘的蠢

對於在下評論李柱銘的文章,感謝大家多多包涵,以下是我的補充和對一些朋友的回應:

1. 當年泛民主派和支持民主派的人在批評葉劉淑儀、徐四民、曾憲梓等人時,同樣有針對、醜化、歪曲和醜化當事人個人的言論。黄毓民、鄭經翰當年辱罵「土共」和異見者的言論並不比今天部份批評李柱銘的言論溫和。

2. 甚麼是「文革式逼害」?我在電影上看到的文革逼害不是樣的,被批鬥者要跪、要縛、要被打、要被折磨、甚至被殺害的...李柱銘除了有公開自辯和反批評對方的自由和權利,他的家人也未有遭到「文革式」的對待。否則,在民主社會內的布殊和陳水扁都經常受到「文革式逼害」了。

3. 香港和中國的人民是否有民主,關鍵還是他們的取捨和爭取,外國政府可以做多少?緬甸的軍權暴力鎮壓、非洲那麼多殘暴政權、種族清洗...西方國家可以出兵推翻暴政成立民主政府嗎?伊拉克不是現眼的例子嗎?整個中東,有幾個國家有民主和西方價值的人權(包括女性、宗教、異族、性傾向、言論自由等權利)?中國現時的人權狀況要比這些國家好(但不等如不可以再好),我亦相信,今天中國普羅市民的人權和生活比起8年前申辦奧運時要好。

4. 中國的傳媒雖然未能像香港和西方國家般公開地批評領導人,但其言論自由是比從前相較地好的,在民間的酒樓或乘搭自行車,人們都可以自由談論政治和批評領導人。人民的生活除了獲得改善,更有出國旅行的自由...我剛在CBC看到一輯有關中國性開放革命的紀錄片。喜歡與否,這都是個人自由的一種,一種從前官方不容許的自由。今日在北京有5000間性商店(比紐約還要多),售買琳琅滿目的男女性用品玩物。有學者認為會大大提高中國的女權。紀錄片資料:
http://thetyee.ca/Entertainment/2007/11/08/ChinaSexRev/

5. 舉辦奧運令世界媒體和世人目光集中在中國,這本身已是最大的監察力量和積極意義(北京當然知道西方傳媒對人權利問題的興趣)。

6. 我們當然想中國的人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自由和權利,但不能完全否定其相對從前的進步,亦不能假設中國和香港的整體市民把民主選舉和政治權利放得那麼高。

7. 我個人的看法是,若果香港人真的把民主放在最前頭位置,以身力行,我相信香港已經可以爭取到普選了,不受港人歡迎的董建華不是被逼中途下台嗎?。中國國內廣大人民對民主有多認識和渴求?究竟他們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時,究竟他們要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數千年的歷史演變是由家進化到黨)、要西方多黨式、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還是像世世代代的中國老百姓一樣只求明君和好管治?

8. 梁家傑在溫哥華的公開論壇和閉門會議被問及加國可以如何幫助香港爭取民主,他的答案都很清晰直接,加拿大千萬不要出聲幫忙,因為這只會令他們在香港的工作更困難。我個人是相信這種看法的。

9. 我看不出李柱銘的言論對中國推動民主和人權有多大作用,亦看不到在爭取香港民主可以幫到多少,我的看法是幫倒忙。過去兩個世紀西方列強入侵令中國人民普遍對西方國家留有餘恨,西方國家若果真的以奧運施壓推動民主,很容易令本身對民主不了解的中國人民對西方式民主有負面印象。試問,在專制資訊封鎖政權長大的中國人來說,對西方民主、人權何來認識?)民主發展是應該從內部,按歷史、文化、社會價值等環境孕育發展的。外國可供参考,但不宜強加,伊拉克式民主亚並非好東西。

10. 若果我們以西方民主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李柱銘的言論是不當的。因為,李柱銘在選舉期間在外國發表批評國家和令市民不滿的言論,換轉在加拿大也是大有問題的。民主政治對從政者的言論其實有相當多的限制,黨的領袖和議員都有很多表達言論的限制,例如要依黨的政策、不能随便發表黨未曾決定的政策、避免發表引起公眾不滿的言論等等。這些黨規正是為了防止有要員或候選人發表了令政黨和其他候選人失分的言論,亦不要因為這些言論打亂選戰的宣傳和部署。例子:前總理馬田在選舉中途被逼要應付人頭稅的議題,令他在中文傳媒處於守勢,無法把傳媒空間集中在自由黨的政崗和對手的弱點。呼籲外國就奧運向北京施壓似乎並非民主黨的政策,除非李柱銘事前有和民主黨和民主派人士討論過這項立場和政策,並且獲得接納為選舉策略,否則李柱銘自行出去發表這種會為政黨和候選人帶來重大衝擊力的言論是不負責任的(言論是否對錯並不是重點),候選人們和政黨長時期辛苦努力的籌備部署,就因為李柱銘的言論而打亂部署、失分和敗選,是很不公平的。

Gabriel
---------------------------------
Hi Gabriel,您的回應涉及到一些很有趣的論點。首先,您提到"我亦相信,今天中國普羅市民的人權和生活比起8年前申辦奧運時要好。" 不知道您有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您這個 prior belief (當然,這可能是common belief)?
和您的想法相反的證據之一是,Amnesty International, in a statement released September 21, 2006 said: "In its latest assessm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formance in four benchmark areas of human rights ahead of the Olympics, Amnesty International found that its overall record remained poor. There has been some progress in reforming the death penalty system, but in other crucial areas the government's human rights record has deteriorated."不知道您的看法如何?

Elliott

-----------------------
Elliot,

Are you talking about 12 billion poor villagers versusthe remaining "rich" and/or middle class population?Or what figure you have?

Gary
------------------------
Hi Gary,

Human rights and living standard are two relevant, but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things. While it's obvious that the average living standard has improved in the past years, this does not necessarily imply any advance in human rights. However, many people share a common belief on this implication, and in my last email I was trying to challenge this belief, which seems to me is groundless.

I don't have the AI report in my hand, but if you or anybody else are interested, I'll try to search for it. At the same time, I'll appreciate if anyone can provide further evidence.

Cheers,

Elliott

----------------------------
親共人士最喜歡用"中國人民生活比前進步了"來作為中共獨裁統治的遮羞布,相對而言,這句話錯不了。
問題是當涉及民主,人權等這些沒有國界之分的普世價值觀的時候,便不可以用同樣邏輯來評論,因為世界上是沒有〞半民主〞的國家或"60% 人權的國家",所有這些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等的文明概念只應該分為"有"或"沒有",否則當年前蘇聯也可以說成是"有一些民主的大國"(部分特權階級確實享有自由),因此批評某獨裁國家的民主,人權等有進步了是偷換概念的把戲。


Jo
-----------------------------------
We don’t live in a world with only black or white. According to the UN Declaration (see below article from Encarta Encyclopedia), there’re many measures. I don’t think one could simply say that a country either has or has no human rights. If we take a look at these measures, comparing 10 or 20 years ago, I’ve to say that China have made improvements.

Gabriel

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扣 著 腳 鐐 跳 舞 的 中 國 律 師

收看 2007-10-21扣 著 腳 鐐 跳 舞 的 中 國 律 師 ( 上 )http://www.rthk.org.hk/rthk/tv/hkcc/20071021.html

「 政 治 問 題 , 以 法 律 化 去 解 決 。 」 這 是 今 天 一 眾 中 國 內 地 法 律 工 作 者 的 共 同 願 景 。浦 志 強 、 莫 少 平 、 滕 彪 、 許 志 永 都 被 稱 為 「 維 權 律 師 」 。 內 地 改 革 開 放 二 十 年 , 官 員 腐 敗 引 起 的 冤 案 , 土 地 徵 收 觸 發 的 社 會 事 件 , 俯 拾 皆 是 。 面 對 今 日 這 樣 一 個 社 會 , 他 們 希 望 以 法 律 專 業 為 本 , 維 護 公 民 權 利 , 倡 議 公 平 與 正 義 。張 思 之 , 今 年 剛 好 八 十 歲 , 一 位 資 歷 最 深 的 中 國 律 師 。 他 自 嘲 自 己 只 是 位 屢 戰 屢 敗 的 老 人 。 四 人 幫 、 林 彪 反 革 命 集 團 主 犯 之 一 李 作 鵬 、 六 四 民 運 人 士 王 軍 濤 、 鮑 彤 、 內 地 記 者 高 瑜 , 他 都 是 辯 護 律 師 , 他 「 屢 敗 」 。 他 的 經 歷 , 讓 我 們 看 到 中 國 的 法 治 走 過 一 條 怎 樣 的 道 路 。『 鏗 鏘 集 』 一 連 兩 集 , 說 中 國 律 師 的 故 事 。( 上 集 )四 人 幫 林 彪 反 革 命 集 團 主 犯 之 一 李 作 鵬 , 罪 成 判 監 十 七 年 。 他 與 辯 護 律 師 張 思 之 見 面 , 他 說 你 們 律 師 只 是 「 邊 鼓 敲 兩 下 」 , 還 說 送 他 一 首 詩 , 二 十 年 後 才 給 他 , 是 年 1981 。 二 十 年 後 , 張 思 之 再 次 拜 會 , 李 作 鵬 站 在 門 口 , 手 握 著 詩 … … 。編 導 : 潘 達 培
------------------------------------------------------------------------------
收看2007-10-28 扣 著 腳 鐐 跳 舞 的 中 國 律 師 ( 下 ) http://www.rthk.org.hk/rthk/tv/hkcc/20071028.html

中 國 異 見 人 士 鮑 彤 已 經 刑 滿 出 獄 , 但 是 七 、 八 個 國 安 警 察 仍 是 二 十 四 小 時 守 著 他 。 談 及 審 訊 , 鮑 彤 說 , 審 訊 只 是 走 過 場 而 已 , 他 和 張 思 之 律 師 在 庭 上 有 如 向 著 沙 漠 說 話 , 沒 有 一 點 回 音 。
張 思 之 說 : 「 說 到 底 , 問 題 在 於 法 院 的 上 面 有 一 個 管 法 院 的 組 織 , 有 一 個 控 制 法 院 的 組 織 , 有 一 個 可 直 接 指 揮 法 院 的 組 織 。 」
維 權 律 師 莫 少 平 說 要 了 解 中 國 的 「 司 法 獨 立 」 , 先 要 明 白 中 國 從 法 律 、 憲 法 條 款 、 人 民 法 院 組 織 法 條 款 , 如 何 沒 有 按 司 法 獨 立 原 則 去 設 計 司 法 制 度 。

顛倒是非的時代 蘇賡哲

顛倒是非的時代 蘇賡哲 11月6日見報
李柱銘當然「不智」,否則用當「漢奸」的時間和精神接官司來打,最好是接爭產案,賺它幾千萬元,智到極矣。所謂漢奸、賣國賊,是出賣國家民族利益,令自已荷包得益。李柱銘叫布殊敦促中共兌現改善人權承諾,布殊會因此拿幾千萬元給他嗎?
就算布殊會拿幾千萬元給李柱銘,中國又有何損失?如果兌現改善人權的承諾,會招致國家利益受損,那當年何必有此承諾?作出這種承諾的人豈不才是漢奸賣國賊?
如果李柱銘要求布殊向中共施壓,硬要中國每年進口鴉片五百萬斤,否則杯葛北京奧運,這是漢奸賣國賊所為。因為鴉片禍害中國。但李柱銘要求的是中共兌現改善人權承諾,改善人權會禍害中國嗎?會,不過禍害中國後面要加三個字「現政權」,而且,這只是中國現政權的想法。中國現政權認為,新聞言論自由、人民選擇政府權利這一類人權,必定禍害它的一黨專政。既然如此,當初為甚麼要答應人家?當年申辦時承諾改善人權不是把奧運政治化,現在有人要求兌現承諾,便是把奧運政治化,這是甚麼邏輯?
如果李柱銘是吳三桂,那胡錦濤豈不就是崇禎皇帝?布殊和他的繼任人變成順治、康熙、雍正、乾隆,中國快要進入盛世了。最荒謬的是美籍華人中,也有一些人罵李柱銘是吳三桂。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已早就放棄中國國籍,跑出山海關,做了滿洲人,發誓效忠滿洲。倘若中美開仗,他們還應該兌現入籍時的承諾,跟著吳三桂去打北京呢。

做順民還真不容易

做順民還真不容易 蘇賡哲 11月7日見報
上月17日,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中國的奧運機遇」,要求布殊敦促中共改善人權。19日,他出席美國民主基金會的午餐會,香港記者林俊謙目睹李柱銘在會上大力反對杯葛北京奧運。午餐會後,林俊謙還就這事追問,李柱銘也進一步解釋他反對杯葛的原因。林俊謙對李為中共辯護,「處處反對杯葛北京奧運」,返港後卻被稱為漢奸、賣國賊,表示「實在想不到」。不只是李柱銘處處反對杯葛北京奧運,香港民主黨也口口聲聲表示他們支持北京奧運,反對任何杯葛。
昔年美國批准出售一批F16戰機給台灣,中共正在跳腳之際,北京廣播學院三名學生舉著反美標語到美國駐華大使館門前,抗議「美帝企圖分裂中國的可惡行為」。他們被公安警察粗暴逮捕,手中標語被撕破,人被大力推進使館大門外的警衛室。三名學生滿臉驚愕,以為對方搞錯了,一邊掙扎一邊高聲解釋:「我們支持政府!我們支持政府!」後來他們對記者說:「我們支持政府,所有學生對美國都極憤怒。」這三名學生想不到他們會因為支持政府而被政府人員拳打腳踢,正如李柱銘支持北京奧運卻被罵為漢奸、賣國賊。
八九年北京,來自湖南的三名壯士向天安門毛澤東像扔墨料。「支持政府」,只是反腐敗的廣場學生立刻將三人扭送公安。不久,學生的悲慘下場大家都知道。論者說,中共像景陽岡上的老虎,你刺不刺激牠,牠都是要吃人的。向美國抗議售武給台灣、扭送三壯士給公安、李柱銘反對杯葛奧運,都不能叫老虎不吃人。想做中共的順民還真不容易。

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如何面對北京奧運

十年宗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stwTULfg-o
李鵬飛訪問司徒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bXs1gyxNZY
李鵬飛與長毛梁國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NWbs49CfpY ------------------------------------------------------
如何面對北京奧運——民主志士的艱難課題劉國凱一、 中共政權申奧的驅動力 2001年7月13日21點(北京時間),國際奧委會開始就確定第29屆夏季奧運會主辦城市進行投票。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是,北京獲得44票,多倫多20票,伊斯坦布爾17票,巴黎15票,大阪6票。沒有城市首輪得票超過半數。根據投票規則,大阪被首輪淘汰。接著進行第二輪投票。結果是北京以超過半數的56票獲得2008年第29屆夏季奧運會的舉辦權。這消息以電磁波的速度轉回中國大陸,北京和許多城市為之沸騰。按中國新聞單位的說法是40萬北京民眾迅時湧向天安門徹夜狂歡。 如果說中共官方新聞部門有誇大之嫌的話,我們不妨看看身在北京的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是怎麼描述的。他說:「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的那個夜晚,北京有一百多萬人上街歡慶,全國主要大城市徹夜狂歡。擁擠的人群、揮舞的國旗、激動的淚水、幾乎把嗓子喊劈了的歡呼,中國似乎變成了沸騰的民族主義大鍋。中共最高決策層的全體成員,不但出席中華世紀壇的慶祝大會,並在民眾狂熱的感召下,臨時決定登上天安門城樓與民同樂。一時間,『實現百年夢想』、『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西方反華勢力的破產』……等口號鋪天蓋地。」 如果說留在我們這一代中有太多太多的官方組織出來的「狂歡」 的話,那麼,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次「狂歡」 不是官方組織出來的,而是來源於民眾的自發。中共政權申奧成功,民眾狂歡,這對於中國的民主志士們是一個多麼不堪的現實。 中共政權如此熱衷申奧,驅動力是什麼呢?(如果有人要來糾正說:不是中共政權申奧,是北京奧委會申奧。那我祇能請他別裝扮政治天真。) 有人說是經濟驅動,辦奧運可以賺錢。此話雖有理,因辦奧運賺錢確有實例,但事情並不絕對。20世紀80年代以前的奧運會多以賠錢收場,如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爾奧運會虧損達20億美元。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扭虧為盈,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又虧損2.2億美元。2004年雅典奧運會更是虧損至天文數字,從幾十億到100億美元不等,至今還理不出一個確實的數字。中共辦北京29屆奧運是否賺錢祇得且聽下回分解。或許這終將是無解之謎,共產黨不會公佈真正的賬目,也無人可去細查。當然某些官員通過主持某些奧運工程而中飽私囊則是無疑之事,這也會成為中共官員熱衷辦奧運的經濟驅動力。但是對於中共最高層來說驅動力不在經濟領域而在政治層面。辦奧運賺錢與否並不在中共最高層的關注之中。中共在外界批評它人權記錄惡劣沒有資格主辦奧運時總是說:不要泛政治化,不要把體育運動泛政治化。其實真正大規模把體育泛政治化的正是中共。從毛的「乒乓外交」 到鄧的「女排精神」 無不充滿政治內容。體育項目的每一項勝利、每一個獎牌的獲得都上綱為黨領導的英明。奧運會在北京舉辦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以主辦奧運來為自己塗脂抹粉,是中共政權鍥而不捨地爭奧運主辦權的最主要驅動力。二、中共手中的民族主義牌與歡樂牌 現今中共政權在意識形態上已完全破產。六四屠殺之後它面臨一個嚴峻的課題就是修補其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發展經濟保障民眾基本生活固然是穩定政權的要素,除此之外還得在精神層面上收拾人心。中共政權經過探索得出認知,收拾人心兵須分兩路。一路是打民族主義牌;一路是打歡樂牌。 中共政權對民眾說:當代霸權主義繼昔日帝國主義列強之餘緒欺侮中國。銀河號事件、轟炸南斯拉夫中國使館、南海撞機等都是它們欺侮中國的證據。而中共政權頂住了這些欺侮,維護了民族尊嚴,自然是好樣的。還有,中共把太空人送上天,弘揚國威,是好樣的。中共政權對台獨嚴厲強硬,為保護國土不分裂將不惜一切,也是好樣的。……這許許多多的「好樣的」 疊加起來,中共政權就在無形中金蟬脫殼,從民眾的屠夫變成國家利益、民族尊嚴的守護神。 中共政權的歡樂牌由1999年《北京日報》社首開省市黨委機關報主辦「選美」活動吹響號角。其後2001這場名為「第二屆都市女孩服飾風采大賽」 歷時一年半。來自北京、天津、重慶、哈爾濱、瀋陽、深圳等地數千參賽少女經過初賽、複賽、決賽在北京決出冠、亞、季軍。中共已故元老陳雲的遺孀於若木、中共中央組織部原常務副部長趙宗鼐為優勝者頒了獎。由於得到中共官方鼓勵,中國的選美活動從此一發而不可收。由此給社會營造了一片歡樂的氣氛。除此之外,到處舉行大規模的演唱會。請港澳台名角來壯場。青少年追星族呼嘯全國。整個社會處於不間斷的嘉年華會之中。多麼歡樂的國度啊!一個能造就如此歡樂局面的政權如何不是人民的政權? 如果說過去中共政權的民族主義牌和歡樂牌是各行各路的兩張牌,那麼申奧就是把這兩張牌有機地化合起來。這化合反應會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把中共政權的形象抬上雲端。2001年7月13號化合反應成功。力度巨大的化學能把幾十萬北京民眾瞬時捲向天安門廣場。既有載歌載舞,也有狂呼亂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西方反華勢力的破產」 的呼喊伴隨著歌舞,歡樂中有政治;政治中有歡樂。江澤民之流在天安門上躊躇滿志、洋洋自得地欣賞著這一幕。三、應予面對的現實 面對天安門廣場的歡呼雀躍中國的民主志士何其悲憤。那不就是18年前中共政權大規模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地方嗎?中共政權維護民族尊嚴、民族利益?我們清晰洞悉,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專制一代把東北江東64屯地區讓給蘇俄;把麥克馬洪線以南9萬平方公裡的土地讓給印度;把雲南江心坡3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讓給緬甸;對琉球、釣魚台的脫幅無所作為……。以江澤民為代表的專制新一代繼承毛的衣缽,賣國膽子更大,把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雖被俄國佔有,但一直沒有法律認定的土地,最後確定地讓給俄國。這個政權談何維護民族尊嚴、利益! 我們民主志士還清晰瞭解,當今中國佔全國人口0.4%的富豪佔有了全國70%的財富。波士頓咨詢公司的那個報告還指出:中國一億元以上的富豪有3220人,其中官員的配偶或子女有2932人。金錢的巨大擁有使之生活極度奢侈。德國600-1000萬美元的名車邁巴赫和勞斯萊斯都在中國找到買主。但是,貧窮人們卻食不裹腹、衣不蔽體。僅以中共政權自己承認的數目,2005年統計2004年農村經濟情況是2610萬人年收入在人民幣668元以下。4977萬人年收入在668-924元之間。以當今中國的物價,一千幾百元的年收入,不算住房、醫療、教育,即使是最簡單粗劣的衣食兩項都不足支付。故此,中國起碼有2-3億在生存線上掙扎的貧困人群。面對這樣的社會現實,我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忠耿之士如何能歡樂得起來? 可是數量巨大的普通民眾不會有這樣的思想境界。早在1993年中共政權第一次申奧時,剛坐完10年大獄的武漢七九民運老戰士秦永敏奮起疾呼,反對中共申奧,歷陳一個鎮壓、剝削人民、踐踏人權扼殺民主的專制政權沒有資格舉辦奧運,並上街呼籲民眾支持他。結果在民眾漠然的眼光中被中共警察拳打腳踢地抓進監獄,第二次被判刑。(1998年秦參與民主黨組黨運動,第3次被判刑,至今仍在獄中。) 我覺得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就是十幾年來,中共政權通過引入市場經濟機制;通過引進外資;通過對自然資源毀滅性的浪費使用;通過對知識技術精英的優待,使經濟有了巨大的發展。這發展的成果除讓佔人口0.4%權貴富豪窮奢極欲、一擲千金外,也造就了城市中的所謂中產階級或和亞中產階級。他們雖不富豪,但也小康。衣食足而覓快活。如果這個快活中還捏合著民族主義情懷,就可使歡樂昇華到更高的層次,使之快活得心安理得。歡樂的群體也將大大拓展。可以想見,辦奧運的歡樂人群將遠遠超出選美和演唱會的規模。僅僅是青少年追星族的呼嘯將擴展為男女老少各年齡層次人們的喝彩。即使是生活相對貧窮的人們,循著中國人好死不如賴活,苦中也要尋樂的民族性格,也會去湊奧運的熱鬧。持與此相反態度的人有沒有?有,但一定是相當少數。 有一個情況大家不要忽略。現在許多地方都發生征地農戶的維權運動。但是在有些地方,由於地產商的補償相對合理,中共官員的貪污也不太猖狂,以至征地戶手中分到的現金頗多。許多大城市近郊的賣地農戶少地可耕乃至無地可耕。時間富余手上又有錢,於是麻將聲響遍整個村莊,甚至嫖賭吹都盛行起來。看奧運比賽、湊奧運熱鬧必將成為點綴他們空虛生活的重要項目。你若要抵制奧運,他們都不會贊成。 這是一個多麼艱難的課題。共產黨的政治需要與民眾的生活需要糾合在一起,解不開、理不清。如果我們對中共辦奧運持認可的態度,那有違我們的理念。如果祇對中共辦奧運予以抨擊、反對、抵制、譴責,就會在不知不覺之中滑到與相當數量的中國民眾情緒對立的境地,對中國民眾失去感召力,甚至會被中共政權趁機抹黑。與民眾脫離的民主運動會是什麼樣前景?四、不能類比柏林奧運和漢城奧運 有些民運組織和人士對中共政權辦奧運存在過高的憂慮。他們把2008年奧運與希特勒柏林1936年奧運相比。以此勸說西方民主國家抵制北京奧運,但效果微弱。世界上稍有頭腦的人都會洞悉,當年希特勒德國的凶暴是外向形的,而中共政權的凶暴是內向形的。竟然把麥可馬洪線以南的大片國土讓給國力弱於中國的印度;把雲南江心坡的大片國土讓給弱於中國不知多少倍的緬甸,這樣壓內懼外的政權談何會把2008年奧運變成1936年奧運? 有些民運組織號召人民行動起來,把2008年北京奧運變成1988年漢城奧運,推翻中共專制政權,實現中國民主化。然而,這僅僅是一種脫離實際的美好願望而已。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歷史。 1960年春南韓爆發民主運動。李承晚政權垮臺。民主政權建立,但兩年後被樸正熙發動軍事政變所篡奪。樸正熙政權的做法極為類似鄧小平、江澤民。在政治極端強硬的同時竭力發展經濟。從1963年到1979年韓國經濟以9.2℅的年率增長。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從1962年的僅僅87美元猛升到1980年的1503美元。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1979年10月樸正熙被刺殺。全斗煥軍人獨裁政權建立。1980年5月發生反對它的光州起義。全斗煥政權進行血腥鎮壓。1981年全斗煥政權為改變其惡劣的國際形象而竭力申奧。本因其惡劣記錄成功率會極低,但後來由於雅典、墨爾本、名古屋等幾個競爭城市自行退出而意外成功。 80年代中期南韓民主運動再次高漲。1987年4月13日,全斗煥突然發表講話,悍然決定在1988漢城奧運會之前「停止有關修改憲法的討論」,下屆總統仍將由「選舉人團」選舉產生。南韓11所大學的4,000多名學生聞訊立即進行示威抗議,要求全斗煥下台。甚至天主教大主教金壽煥也號召160萬天主教徒為在南韓早日實現民主而祈禱。1987年6月,漢城百萬人走上街頭遊行示威,要求改憲。僅在6月10日至26日的半個月間,南韓各地共爆發2145次示威,參加人數達830多萬,史稱「6月抗爭」。 在這種情況下全斗煥政權仍想重演光州故技,血腥鎮壓6月抗爭。但是世事已大變。美國明確警告南韓當局不可妄使鎮壓。1987年6月27日,美國參議院以74對0票一致通過促進南韓民主化決議案,支持南韓民主化。1987年7月1日,美國眾議院以421對0票一致通過促進南韓民主化決議案。在美國與國際奧委會不惜取消漢城奧運主辦權的警告下,全斗煥選擇了妥協,由盧泰愚宣佈「6.29」民主化宣言。 回顧這段歷史我們可以悟出三點。一、南韓政權世系混亂、自相殘殺,沒有類似中共那樣的「革命」 經歷,沒有堅強的政黨作脊椎。二、南韓民眾沒有被經濟的發展所蒙蔽、腐蝕,仍然具有強烈的民主政治熱忱。三、美國和國際奧委會強力介入。 這些條件我們今天都不具備。中共政權遠比南韓全斗煥政權堅固。中國人民遠不及南韓人民具有民主政治的熱忱。在反恐、控制北韓、貿易等方面有求於中共政權的美國根本不會在奧運事務上對中共採取什麼強硬態度。更不消說布什竟已表示願意去北京觀看奧運會了。五、中國民主志士務實的態度 在中共申奧之時,我們可以廣做輿論,可以遊說國際社會:讓一個壓制民主、扼殺人權的政權主辦奧運,不符合奧運精神,以期阻止中共政權申奧成功。而在中共取得奧運主辦權後,我們應有清醒的估計,若非發生極端嚴重的情況,奧運主辦權一旦取得就不會失去。這時我們再談抵制北京奧運就不具實際意義。非但如此,由於中共辦奧運的政治目的與千千萬萬民眾看奧運的娛樂目的編制在一起,我們的抵制就會站到相當多數民眾的對立面去,這顯然是很不明智的抉擇。 但是,我們絕對不是無所作為。我們仍然要強烈地發出我們的聲音。 我們要揭露中共政權以辦奧運來為其專制政權塗脂抹粉的企圖。指出以「不要把奧運政治化」 為由拒絕國際社會批評其惡劣人權記錄的中共政權,其實有著把奧運政治化的深層居心。 我們要揭露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欺騙。它為了騙取辦奧權,作出種種改善、尊重人權的承諾。但在取得辦奧權後,卻盡食前言。1997年中共簽署《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1998年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十年過去根本不予兌現。2001年中共申奧成功,此後幾年,中共政權連年抓捕重判思想犯、政治犯。新青年學會四君子、中國社會民主黨黨員王小寧、還有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何德普、張林、楊天水、師濤、許萬平、郭飛雄……他們都因言獲罪,被中共扔進黑獄。我們還要揭露中共為辦奧運強拆民房;強佔農民土地;強力拆除上訪村的種種侵民、擾民、害民的醜惡行徑。 我們要告訴熱衷於奧運的中國民眾:如果中國不是被一個專制政權所劫持,我們的申奧熱情絕不在你們之下。我們想提醒你們的是不要把中共政權等同於我們的祖國——中國。什麼是中國?中國是那廣闊的土地和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民,以及燦爛的歷史文化遺產。中共政權祇是這片土地上古往今來許許多多政權中最近的一個。而凡是專制的政權都是與國家分離的。祇有民主政權才可與國家合一。我們也建議你們盡可去觀賞各項奧運比賽,去喝彩、去歡呼。但在興高采烈之中要保持起碼的清醒,不要把中國運動員在奧運上的成功歸於那個壓制民主、扼殺人權,在我們的國家製造了世界上最嚴重的貪腐和貧富懸殊的中共政權。 我們還想提醒你們的是不要被中共政權煽起的狹隘民族情緒所操縱。支持申奧與否並不能作為是否具有民族感情的分隔線。80年代日本民族的民族感情不可謂不強烈,可是當名古屋申奧時卻遭到許多名古屋市民的強烈反對。他們擔心承辦奧運會大興土木,修建各種場館設施,使名古屋的古樸面貌受損,影響市容和生態環境。同時還擔心承辦奧運會可能使名古屋像當年蒙特利爾市那樣背上沈重經濟負擔。同樣的情況發生在2005年的紐約。紐約人「9.11」 中所表現出來的民族感情和愛國熱誠是無可置疑的,但是,在申辦2012年奧運時,許多紐約人都起來反對,甚至為此組織集會。因為他們厭惡奧運帶來的嘈雜和交通擁擠。如果不是有如此強烈的反對,倫敦未必會在與紐約的競爭中勝出。我們能說這些名古屋人、紐約人沒有國家愛、民族情嗎?現在在中國,民族感情已經被中共政權操弄到昏昏然、謬謬然的地步。如果你們真正具有民族情、國家愛,請去對中共政權不斷地把國土讓給四鄰而義憤填膺吧! 海外的民運朋友們,請以平常心對於中共政權申奧成功。那沒有什麼了不起。中共政權給自己貼的那層金很薄,並遮不住它滿臉醜陋的瘡疤。奧運的喧嘩並不是專制政權益壽延年的靈丹妙藥。它的絕症——貪腐和貧富懸殊並不會因奧運而減輕。我們不抵制卻盡力揭露才是最務實的做法。有民運朋友提出要中共政權讓我們回去觀看奧運,這又何必。這既不可能也有自貶之嫌。我們要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與中共讓與不讓何干?要它「讓」還真抬舉它了。朋友們,把關注點轉移到更重要的方面吧。29屆奧運就短短的一段時間,我們的民主之路還很漫長!

Long Hair

談到李柱銘的蠢, 忽然想起香港還有一個比他更蠢的人,
他不只被有些人視如洪水猛獸, 行為瘋狂,無事不反,
更有富豪曾說他當上議員就會香港大亂,
這人當然就是聞名的長毛(粱國雄)議員了。

在一個聚會中,偶然和幾位朋友談起他,
大家都覺得雖然不盡認同他所有做法,
但他對民主的執著, 對弱世社群的付出,
不但是警局常客,更屢次身陷囹圄,
其持之以恆的大無畏精神, 是令人肅然起敬的!

我們都有不約而同的想法, 就是希望請他來北美一行,

能親身聽一聽這位社會主義者如何批判
世界上的那些所所謂社會主義國家!
而另一目的是以此作為對其理念作些支持。

粗略估計此事所涉金額,包括機票、酒店及其他開支

達三千加元以上,雖然幾位朋友當即認捐了數百加元,
但距目標還有很大的數目,希望有多些有心人能拔刀相助,
不論多少, 量力而為, 躍認捐及提供意見。

David


P.S. 認捐可電郵 dkctam@sympatico.ca
詳情容後再報, 日子可能是08春夏之交。

對(李柱銘的蠢)一文的幾點看法


李柱銘當然有言論自由,但批評他的人也有表達的自由。用言論自由捍衛他的人批評罵李的人「文革式逼害」,不是自相矛盾嗎?


李柱銘與批評他的人當然同樣有有表達的自由,同樣, 捍衛他的人也一樣有表達自由!問題只在內容是否是事實和合理,細看批李的人所用的理據可說全部是指鹿為馬,是非顛倒, 斷章取義, 把事實紐曲, 針對的只是李柱銘本人。事實上真的是與「文革式逼害」同出一轍。

究竟李柱銘有沒有叫人杯葛北京奧運,其實分別不大,因為對普羅香港和中國人民來說,意義都是差不多,就是呼籲美國以奧運向中國施壓。香港和中國人民渴望辦奧成功是一種激情,李柱銘要挑戰這種民族性情緒自然會招來攻擊和損傷。香港市民希望中國和香港的民主發展和人權進步是成立的,但這種意願並不及成功辦奧般強烈。

我相信很多支持民主的人心目中都希望世界各國能利用任何機會向中共施壓,(包括奧運在內)只是不便或不敢開口吧!當民族性情緒去到極點的時候就是最容易失理性或失控,(很多動亂和戰爭皆由此而起)在這時提出民主與民權, 提醒世人正是大好時機, 而且是極須要的!況且民主與奧運亦全無衝突, 何以認為會破壞辦奧呢?李柱銘橫眉冷對千夫指,挑戰這種民族性情緒怎算是蠢?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他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身分,沒有考慮言論對同僚的影響。他也未有考慮到言論對民主派,以及對即將舉行的議會和港島區補選的選程影響(他似乎已經忘記了上次大喊選情告急的後果)。民主派議席的多寡,陳太葉太誰勝誰負,都對香港政制發展有相當的影響。李柱銘顯然也未有考慮到這些事情。李柱銘的蠢,在於不了解在今日的香港,大多數的市民都不認同立法會議員在外國發表這樣的言論。

我相信外國的施壓一定比區區一個陳太當選對香港政制發展有更大影響。香港人只看利益(結果), 只要能得民主而有利香港發展,他們是不會計較誰人到那裏發表言論。(除非認為民主會令香港滅亡, 那就另作別論)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時至今日,他仍以為美國政府會真心關注中國和世界的人權問題。事實上,布殊政權以反恐為名違反人權的惡行已經惡名昭彰。他以虛假不實的理由侵略攻佔伊拉克(候塞因擁有大殺傷武器和支持拉登已經證實是假的),造成平民的重大傷亡。美國違反國際法殘忍虐待戰俘和被拘留者的新聞和相片已經被報導多時。今日的美國,可以在國外把被懷疑是與恐怖分子有聯系的人捉上軍機送到第三國家嚴刑拷問…李柱銘要求這樣的政權出來督促中國的人權狀況,不是很笨嗎?

雖然我也認同布殊也不是好東西, 但自由與民權乃美國立國之本,亦是自由世界的普世價值,布殊政權一時之錯不能代表整個美國不支持人權,而且布殊政權不會是永遠的!再者歷史証明西方國家所施的壓力對中國改善人權是非常有效!

有民意調查顯示有71%港人反對李柱銘的言論,贊成的只有17%。民主派被迫就李柱銘的言論隨即登報發表聲明,反映出李氏言論對他們所造成的傷害。回歸十年,香港已是中國的領土,對於踏實世故的香港人來說,中央政府的認受性已經成了政府領導的重要選舉因素。梁家傑在選舉中即使表現超於曾蔭權,但民調卻給曾大勝,中央認受性絕對是重要因素之一。李柱銘的蠢,在於他的言論不單幫不了香港和中國的民主和人權發展,更是在幫倒忙。香港民主派的民意支持和社會形象若然受到損害,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也不會是好事李柱銘比曾特首蠢得多,曾蔭權「認衰」道歉便繼續上路,而李柱銘則「死撐」繼續衝,辯稱胡錦濤「反對干預港澳事務」的是指中央駐香港機構中聯辦,說有龐大勢力迫他認錯,又說受到「文革式逼害」。面對選舉的來臨,李柱銘這樣好的政治議題,就正如從前徐四民、葉劉淑儀令港人反感的言論一樣,對手當然不會放過,自然會開動龐大的競選機器圍攻他。但在香港,李柱銘卻要民主派的兄弟姊妹陪他繼續「死撐」,把這個對自己不利的議題擁抱成為競選議題。

孫中山革命未成功之前, 滿清帝國內的幾億人民中, 贊成他的人可能也不會多於17%,從極權者手中爭取民主當然不可能容易, 但沒有這些人又如何有成功的一日呢?

李柱銘的蠢

李柱銘的蠢
姚永安 <環球華報> 專攔 1.11.2007

香港民主黨元老級人物李柱銘最近出訪美、加,並且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呼籲美國總統布殊藉著北京奧運,向中國政府施壓,以改善中國的民主人權狀況。這篇文章在香港掀起軒然大波,群情洶湧。

李柱銘當然有言論自由,但批評他的人也有表達的自由。用言論自由捍衛他的人批評罵李的人「文革式逼害」,不是自相矛盾嗎?

李柱銘文章中並沒有要求杯葛北京奧運,他反而呼籲不要杯葛奧運,但他的文章卻是開宗明義地鼓勵布殊總統就奧運向中國施壓。

究竟李柱銘有沒有叫人杯葛北京奧運,其實分別不大,因為對普羅香港和中國人民來說,意義都是差不多,就是呼籲美國以奧運向中國施壓。香港和中國人民渴望辦奧成功是一種激情,李柱銘要挑戰這種民族性情緒自然會招來攻擊和損傷。香港市民希望中國和香港的民主發展和人權進步是成立的,但這種意願並不及成功辦奧般強烈。

李柱銘的言論是愚蠢的。當然,特首曾蔭權的「文革民主論」比李柱銘的言論還要愚昧,但曾特首的言論只傷及自己而李柱銘的言論卻禍及他人。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他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身分,沒有考慮言論對同僚的影響。他也未有考慮到言論對民主派,以及對即將舉行的議會和港島區補選的選程影響(他似乎已經忘記了上次大喊選情告急的後果)。民主派議席的多寡,陳太葉太誰勝誰負,都對香港政制發展有相當的影響。李柱銘顯然也未有考慮到這些事情。

李柱銘的蠢,在於不了解在今日的香港,大多數的市民都不認同立法會議員在外國發表這樣的言論。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時至今日,他仍以為美國政府會真心關注中國和世界的人權問題。事實上,布殊政權以反恐為名違反人權的惡行已經惡名昭彰。他以虛假不實的理由侵略攻佔伊拉克(候塞因擁有大殺傷武器和支持拉登已經證實是假的),造成平民的重大傷亡。美國違反國際法殘忍虐待戰俘和被拘留者的新聞和相片已經被報導多時。今日的美國,可以在國外把被懷疑是與恐怖分子有聯系的人捉上軍機送到第三國家嚴刑拷問...李柱銘要求這樣的政權出來督促中國的人權狀況,不是很笨嗎?

有民意調查顯示有71%港人反對李柱銘的言論,贊成的只有17%。民主派被迫就李柱銘的言論隨即登報發表聲明,反映出李氏言論對他們所造成的傷害。回歸十年,香港已是中國的領土,對於踏實世故的香港人來說,中央政府的認受性已經成了政府領導的重要選舉因素。梁家傑在選舉中即使表現超於曾蔭權,但民調卻給曾大勝,中央認受性絕對是重要因素之一。

李柱銘的蠢,在於他的言論不單幫不了香港和中國的民主和人權發展,更是在幫倒忙。香港民主派的民意支持和社會形象若然受到損害,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也不會是好事。

李柱銘比曾特首蠢得多,曾蔭權「認衰」道歉便繼續上路,而李柱銘則「死撐」繼續衝,辯稱胡錦濤「反對干預港澳事務」的是指中央駐香港機構中聯辦,說有龐大勢力迫他認錯,又說受到「文革式逼害」。

面對選舉的來臨,李柱銘這樣好的政治議題,就正如從前徐四民、葉劉淑儀令港人反感的言論一樣,對手當然不會放過,自然會開動龐大的競選機器圍攻他。

但在香港,李柱銘卻要民主派的兄弟姊妹陪他繼續「死撐」,把這個對自己不利的議題擁抱成為競選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