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對(李柱銘的蠢)一文的幾點看法


李柱銘當然有言論自由,但批評他的人也有表達的自由。用言論自由捍衛他的人批評罵李的人「文革式逼害」,不是自相矛盾嗎?


李柱銘與批評他的人當然同樣有有表達的自由,同樣, 捍衛他的人也一樣有表達自由!問題只在內容是否是事實和合理,細看批李的人所用的理據可說全部是指鹿為馬,是非顛倒, 斷章取義, 把事實紐曲, 針對的只是李柱銘本人。事實上真的是與「文革式逼害」同出一轍。

究竟李柱銘有沒有叫人杯葛北京奧運,其實分別不大,因為對普羅香港和中國人民來說,意義都是差不多,就是呼籲美國以奧運向中國施壓。香港和中國人民渴望辦奧成功是一種激情,李柱銘要挑戰這種民族性情緒自然會招來攻擊和損傷。香港市民希望中國和香港的民主發展和人權進步是成立的,但這種意願並不及成功辦奧般強烈。

我相信很多支持民主的人心目中都希望世界各國能利用任何機會向中共施壓,(包括奧運在內)只是不便或不敢開口吧!當民族性情緒去到極點的時候就是最容易失理性或失控,(很多動亂和戰爭皆由此而起)在這時提出民主與民權, 提醒世人正是大好時機, 而且是極須要的!況且民主與奧運亦全無衝突, 何以認為會破壞辦奧呢?李柱銘橫眉冷對千夫指,挑戰這種民族性情緒怎算是蠢?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他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身分,沒有考慮言論對同僚的影響。他也未有考慮到言論對民主派,以及對即將舉行的議會和港島區補選的選程影響(他似乎已經忘記了上次大喊選情告急的後果)。民主派議席的多寡,陳太葉太誰勝誰負,都對香港政制發展有相當的影響。李柱銘顯然也未有考慮到這些事情。李柱銘的蠢,在於不了解在今日的香港,大多數的市民都不認同立法會議員在外國發表這樣的言論。

我相信外國的施壓一定比區區一個陳太當選對香港政制發展有更大影響。香港人只看利益(結果), 只要能得民主而有利香港發展,他們是不會計較誰人到那裏發表言論。(除非認為民主會令香港滅亡, 那就另作別論)

李柱銘的蠢,是因為時至今日,他仍以為美國政府會真心關注中國和世界的人權問題。事實上,布殊政權以反恐為名違反人權的惡行已經惡名昭彰。他以虛假不實的理由侵略攻佔伊拉克(候塞因擁有大殺傷武器和支持拉登已經證實是假的),造成平民的重大傷亡。美國違反國際法殘忍虐待戰俘和被拘留者的新聞和相片已經被報導多時。今日的美國,可以在國外把被懷疑是與恐怖分子有聯系的人捉上軍機送到第三國家嚴刑拷問…李柱銘要求這樣的政權出來督促中國的人權狀況,不是很笨嗎?

雖然我也認同布殊也不是好東西, 但自由與民權乃美國立國之本,亦是自由世界的普世價值,布殊政權一時之錯不能代表整個美國不支持人權,而且布殊政權不會是永遠的!再者歷史証明西方國家所施的壓力對中國改善人權是非常有效!

有民意調查顯示有71%港人反對李柱銘的言論,贊成的只有17%。民主派被迫就李柱銘的言論隨即登報發表聲明,反映出李氏言論對他們所造成的傷害。回歸十年,香港已是中國的領土,對於踏實世故的香港人來說,中央政府的認受性已經成了政府領導的重要選舉因素。梁家傑在選舉中即使表現超於曾蔭權,但民調卻給曾大勝,中央認受性絕對是重要因素之一。李柱銘的蠢,在於他的言論不單幫不了香港和中國的民主和人權發展,更是在幫倒忙。香港民主派的民意支持和社會形象若然受到損害,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也不會是好事李柱銘比曾特首蠢得多,曾蔭權「認衰」道歉便繼續上路,而李柱銘則「死撐」繼續衝,辯稱胡錦濤「反對干預港澳事務」的是指中央駐香港機構中聯辦,說有龐大勢力迫他認錯,又說受到「文革式逼害」。面對選舉的來臨,李柱銘這樣好的政治議題,就正如從前徐四民、葉劉淑儀令港人反感的言論一樣,對手當然不會放過,自然會開動龐大的競選機器圍攻他。但在香港,李柱銘卻要民主派的兄弟姊妹陪他繼續「死撐」,把這個對自己不利的議題擁抱成為競選議題。

孫中山革命未成功之前, 滿清帝國內的幾億人民中, 贊成他的人可能也不會多於17%,從極權者手中爭取民主當然不可能容易, 但沒有這些人又如何有成功的一日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