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如何面對北京奧運

十年宗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stwTULfg-o
李鵬飛訪問司徒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bXs1gyxNZY
李鵬飛與長毛梁國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NWbs49CfpY ------------------------------------------------------
如何面對北京奧運——民主志士的艱難課題劉國凱一、 中共政權申奧的驅動力 2001年7月13日21點(北京時間),國際奧委會開始就確定第29屆夏季奧運會主辦城市進行投票。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是,北京獲得44票,多倫多20票,伊斯坦布爾17票,巴黎15票,大阪6票。沒有城市首輪得票超過半數。根據投票規則,大阪被首輪淘汰。接著進行第二輪投票。結果是北京以超過半數的56票獲得2008年第29屆夏季奧運會的舉辦權。這消息以電磁波的速度轉回中國大陸,北京和許多城市為之沸騰。按中國新聞單位的說法是40萬北京民眾迅時湧向天安門徹夜狂歡。 如果說中共官方新聞部門有誇大之嫌的話,我們不妨看看身在北京的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是怎麼描述的。他說:「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的那個夜晚,北京有一百多萬人上街歡慶,全國主要大城市徹夜狂歡。擁擠的人群、揮舞的國旗、激動的淚水、幾乎把嗓子喊劈了的歡呼,中國似乎變成了沸騰的民族主義大鍋。中共最高決策層的全體成員,不但出席中華世紀壇的慶祝大會,並在民眾狂熱的感召下,臨時決定登上天安門城樓與民同樂。一時間,『實現百年夢想』、『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西方反華勢力的破產』……等口號鋪天蓋地。」 如果說留在我們這一代中有太多太多的官方組織出來的「狂歡」 的話,那麼,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次「狂歡」 不是官方組織出來的,而是來源於民眾的自發。中共政權申奧成功,民眾狂歡,這對於中國的民主志士們是一個多麼不堪的現實。 中共政權如此熱衷申奧,驅動力是什麼呢?(如果有人要來糾正說:不是中共政權申奧,是北京奧委會申奧。那我祇能請他別裝扮政治天真。) 有人說是經濟驅動,辦奧運可以賺錢。此話雖有理,因辦奧運賺錢確有實例,但事情並不絕對。20世紀80年代以前的奧運會多以賠錢收場,如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爾奧運會虧損達20億美元。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扭虧為盈,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又虧損2.2億美元。2004年雅典奧運會更是虧損至天文數字,從幾十億到100億美元不等,至今還理不出一個確實的數字。中共辦北京29屆奧運是否賺錢祇得且聽下回分解。或許這終將是無解之謎,共產黨不會公佈真正的賬目,也無人可去細查。當然某些官員通過主持某些奧運工程而中飽私囊則是無疑之事,這也會成為中共官員熱衷辦奧運的經濟驅動力。但是對於中共最高層來說驅動力不在經濟領域而在政治層面。辦奧運賺錢與否並不在中共最高層的關注之中。中共在外界批評它人權記錄惡劣沒有資格主辦奧運時總是說:不要泛政治化,不要把體育運動泛政治化。其實真正大規模把體育泛政治化的正是中共。從毛的「乒乓外交」 到鄧的「女排精神」 無不充滿政治內容。體育項目的每一項勝利、每一個獎牌的獲得都上綱為黨領導的英明。奧運會在北京舉辦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以主辦奧運來為自己塗脂抹粉,是中共政權鍥而不捨地爭奧運主辦權的最主要驅動力。二、中共手中的民族主義牌與歡樂牌 現今中共政權在意識形態上已完全破產。六四屠殺之後它面臨一個嚴峻的課題就是修補其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發展經濟保障民眾基本生活固然是穩定政權的要素,除此之外還得在精神層面上收拾人心。中共政權經過探索得出認知,收拾人心兵須分兩路。一路是打民族主義牌;一路是打歡樂牌。 中共政權對民眾說:當代霸權主義繼昔日帝國主義列強之餘緒欺侮中國。銀河號事件、轟炸南斯拉夫中國使館、南海撞機等都是它們欺侮中國的證據。而中共政權頂住了這些欺侮,維護了民族尊嚴,自然是好樣的。還有,中共把太空人送上天,弘揚國威,是好樣的。中共政權對台獨嚴厲強硬,為保護國土不分裂將不惜一切,也是好樣的。……這許許多多的「好樣的」 疊加起來,中共政權就在無形中金蟬脫殼,從民眾的屠夫變成國家利益、民族尊嚴的守護神。 中共政權的歡樂牌由1999年《北京日報》社首開省市黨委機關報主辦「選美」活動吹響號角。其後2001這場名為「第二屆都市女孩服飾風采大賽」 歷時一年半。來自北京、天津、重慶、哈爾濱、瀋陽、深圳等地數千參賽少女經過初賽、複賽、決賽在北京決出冠、亞、季軍。中共已故元老陳雲的遺孀於若木、中共中央組織部原常務副部長趙宗鼐為優勝者頒了獎。由於得到中共官方鼓勵,中國的選美活動從此一發而不可收。由此給社會營造了一片歡樂的氣氛。除此之外,到處舉行大規模的演唱會。請港澳台名角來壯場。青少年追星族呼嘯全國。整個社會處於不間斷的嘉年華會之中。多麼歡樂的國度啊!一個能造就如此歡樂局面的政權如何不是人民的政權? 如果說過去中共政權的民族主義牌和歡樂牌是各行各路的兩張牌,那麼申奧就是把這兩張牌有機地化合起來。這化合反應會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把中共政權的形象抬上雲端。2001年7月13號化合反應成功。力度巨大的化學能把幾十萬北京民眾瞬時捲向天安門廣場。既有載歌載舞,也有狂呼亂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西方反華勢力的破產」 的呼喊伴隨著歌舞,歡樂中有政治;政治中有歡樂。江澤民之流在天安門上躊躇滿志、洋洋自得地欣賞著這一幕。三、應予面對的現實 面對天安門廣場的歡呼雀躍中國的民主志士何其悲憤。那不就是18年前中共政權大規模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地方嗎?中共政權維護民族尊嚴、民族利益?我們清晰洞悉,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專制一代把東北江東64屯地區讓給蘇俄;把麥克馬洪線以南9萬平方公裡的土地讓給印度;把雲南江心坡3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讓給緬甸;對琉球、釣魚台的脫幅無所作為……。以江澤民為代表的專制新一代繼承毛的衣缽,賣國膽子更大,把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雖被俄國佔有,但一直沒有法律認定的土地,最後確定地讓給俄國。這個政權談何維護民族尊嚴、利益! 我們民主志士還清晰瞭解,當今中國佔全國人口0.4%的富豪佔有了全國70%的財富。波士頓咨詢公司的那個報告還指出:中國一億元以上的富豪有3220人,其中官員的配偶或子女有2932人。金錢的巨大擁有使之生活極度奢侈。德國600-1000萬美元的名車邁巴赫和勞斯萊斯都在中國找到買主。但是,貧窮人們卻食不裹腹、衣不蔽體。僅以中共政權自己承認的數目,2005年統計2004年農村經濟情況是2610萬人年收入在人民幣668元以下。4977萬人年收入在668-924元之間。以當今中國的物價,一千幾百元的年收入,不算住房、醫療、教育,即使是最簡單粗劣的衣食兩項都不足支付。故此,中國起碼有2-3億在生存線上掙扎的貧困人群。面對這樣的社會現實,我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忠耿之士如何能歡樂得起來? 可是數量巨大的普通民眾不會有這樣的思想境界。早在1993年中共政權第一次申奧時,剛坐完10年大獄的武漢七九民運老戰士秦永敏奮起疾呼,反對中共申奧,歷陳一個鎮壓、剝削人民、踐踏人權扼殺民主的專制政權沒有資格舉辦奧運,並上街呼籲民眾支持他。結果在民眾漠然的眼光中被中共警察拳打腳踢地抓進監獄,第二次被判刑。(1998年秦參與民主黨組黨運動,第3次被判刑,至今仍在獄中。) 我覺得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就是十幾年來,中共政權通過引入市場經濟機制;通過引進外資;通過對自然資源毀滅性的浪費使用;通過對知識技術精英的優待,使經濟有了巨大的發展。這發展的成果除讓佔人口0.4%權貴富豪窮奢極欲、一擲千金外,也造就了城市中的所謂中產階級或和亞中產階級。他們雖不富豪,但也小康。衣食足而覓快活。如果這個快活中還捏合著民族主義情懷,就可使歡樂昇華到更高的層次,使之快活得心安理得。歡樂的群體也將大大拓展。可以想見,辦奧運的歡樂人群將遠遠超出選美和演唱會的規模。僅僅是青少年追星族的呼嘯將擴展為男女老少各年齡層次人們的喝彩。即使是生活相對貧窮的人們,循著中國人好死不如賴活,苦中也要尋樂的民族性格,也會去湊奧運的熱鬧。持與此相反態度的人有沒有?有,但一定是相當少數。 有一個情況大家不要忽略。現在許多地方都發生征地農戶的維權運動。但是在有些地方,由於地產商的補償相對合理,中共官員的貪污也不太猖狂,以至征地戶手中分到的現金頗多。許多大城市近郊的賣地農戶少地可耕乃至無地可耕。時間富余手上又有錢,於是麻將聲響遍整個村莊,甚至嫖賭吹都盛行起來。看奧運比賽、湊奧運熱鬧必將成為點綴他們空虛生活的重要項目。你若要抵制奧運,他們都不會贊成。 這是一個多麼艱難的課題。共產黨的政治需要與民眾的生活需要糾合在一起,解不開、理不清。如果我們對中共辦奧運持認可的態度,那有違我們的理念。如果祇對中共辦奧運予以抨擊、反對、抵制、譴責,就會在不知不覺之中滑到與相當數量的中國民眾情緒對立的境地,對中國民眾失去感召力,甚至會被中共政權趁機抹黑。與民眾脫離的民主運動會是什麼樣前景?四、不能類比柏林奧運和漢城奧運 有些民運組織和人士對中共政權辦奧運存在過高的憂慮。他們把2008年奧運與希特勒柏林1936年奧運相比。以此勸說西方民主國家抵制北京奧運,但效果微弱。世界上稍有頭腦的人都會洞悉,當年希特勒德國的凶暴是外向形的,而中共政權的凶暴是內向形的。竟然把麥可馬洪線以南的大片國土讓給國力弱於中國的印度;把雲南江心坡的大片國土讓給弱於中國不知多少倍的緬甸,這樣壓內懼外的政權談何會把2008年奧運變成1936年奧運? 有些民運組織號召人民行動起來,把2008年北京奧運變成1988年漢城奧運,推翻中共專制政權,實現中國民主化。然而,這僅僅是一種脫離實際的美好願望而已。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歷史。 1960年春南韓爆發民主運動。李承晚政權垮臺。民主政權建立,但兩年後被樸正熙發動軍事政變所篡奪。樸正熙政權的做法極為類似鄧小平、江澤民。在政治極端強硬的同時竭力發展經濟。從1963年到1979年韓國經濟以9.2℅的年率增長。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從1962年的僅僅87美元猛升到1980年的1503美元。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1979年10月樸正熙被刺殺。全斗煥軍人獨裁政權建立。1980年5月發生反對它的光州起義。全斗煥政權進行血腥鎮壓。1981年全斗煥政權為改變其惡劣的國際形象而竭力申奧。本因其惡劣記錄成功率會極低,但後來由於雅典、墨爾本、名古屋等幾個競爭城市自行退出而意外成功。 80年代中期南韓民主運動再次高漲。1987年4月13日,全斗煥突然發表講話,悍然決定在1988漢城奧運會之前「停止有關修改憲法的討論」,下屆總統仍將由「選舉人團」選舉產生。南韓11所大學的4,000多名學生聞訊立即進行示威抗議,要求全斗煥下台。甚至天主教大主教金壽煥也號召160萬天主教徒為在南韓早日實現民主而祈禱。1987年6月,漢城百萬人走上街頭遊行示威,要求改憲。僅在6月10日至26日的半個月間,南韓各地共爆發2145次示威,參加人數達830多萬,史稱「6月抗爭」。 在這種情況下全斗煥政權仍想重演光州故技,血腥鎮壓6月抗爭。但是世事已大變。美國明確警告南韓當局不可妄使鎮壓。1987年6月27日,美國參議院以74對0票一致通過促進南韓民主化決議案,支持南韓民主化。1987年7月1日,美國眾議院以421對0票一致通過促進南韓民主化決議案。在美國與國際奧委會不惜取消漢城奧運主辦權的警告下,全斗煥選擇了妥協,由盧泰愚宣佈「6.29」民主化宣言。 回顧這段歷史我們可以悟出三點。一、南韓政權世系混亂、自相殘殺,沒有類似中共那樣的「革命」 經歷,沒有堅強的政黨作脊椎。二、南韓民眾沒有被經濟的發展所蒙蔽、腐蝕,仍然具有強烈的民主政治熱忱。三、美國和國際奧委會強力介入。 這些條件我們今天都不具備。中共政權遠比南韓全斗煥政權堅固。中國人民遠不及南韓人民具有民主政治的熱忱。在反恐、控制北韓、貿易等方面有求於中共政權的美國根本不會在奧運事務上對中共採取什麼強硬態度。更不消說布什竟已表示願意去北京觀看奧運會了。五、中國民主志士務實的態度 在中共申奧之時,我們可以廣做輿論,可以遊說國際社會:讓一個壓制民主、扼殺人權的政權主辦奧運,不符合奧運精神,以期阻止中共政權申奧成功。而在中共取得奧運主辦權後,我們應有清醒的估計,若非發生極端嚴重的情況,奧運主辦權一旦取得就不會失去。這時我們再談抵制北京奧運就不具實際意義。非但如此,由於中共辦奧運的政治目的與千千萬萬民眾看奧運的娛樂目的編制在一起,我們的抵制就會站到相當多數民眾的對立面去,這顯然是很不明智的抉擇。 但是,我們絕對不是無所作為。我們仍然要強烈地發出我們的聲音。 我們要揭露中共政權以辦奧運來為其專制政權塗脂抹粉的企圖。指出以「不要把奧運政治化」 為由拒絕國際社會批評其惡劣人權記錄的中共政權,其實有著把奧運政治化的深層居心。 我們要揭露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欺騙。它為了騙取辦奧權,作出種種改善、尊重人權的承諾。但在取得辦奧權後,卻盡食前言。1997年中共簽署《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1998年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十年過去根本不予兌現。2001年中共申奧成功,此後幾年,中共政權連年抓捕重判思想犯、政治犯。新青年學會四君子、中國社會民主黨黨員王小寧、還有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何德普、張林、楊天水、師濤、許萬平、郭飛雄……他們都因言獲罪,被中共扔進黑獄。我們還要揭露中共為辦奧運強拆民房;強佔農民土地;強力拆除上訪村的種種侵民、擾民、害民的醜惡行徑。 我們要告訴熱衷於奧運的中國民眾:如果中國不是被一個專制政權所劫持,我們的申奧熱情絕不在你們之下。我們想提醒你們的是不要把中共政權等同於我們的祖國——中國。什麼是中國?中國是那廣闊的土地和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民,以及燦爛的歷史文化遺產。中共政權祇是這片土地上古往今來許許多多政權中最近的一個。而凡是專制的政權都是與國家分離的。祇有民主政權才可與國家合一。我們也建議你們盡可去觀賞各項奧運比賽,去喝彩、去歡呼。但在興高采烈之中要保持起碼的清醒,不要把中國運動員在奧運上的成功歸於那個壓制民主、扼殺人權,在我們的國家製造了世界上最嚴重的貪腐和貧富懸殊的中共政權。 我們還想提醒你們的是不要被中共政權煽起的狹隘民族情緒所操縱。支持申奧與否並不能作為是否具有民族感情的分隔線。80年代日本民族的民族感情不可謂不強烈,可是當名古屋申奧時卻遭到許多名古屋市民的強烈反對。他們擔心承辦奧運會大興土木,修建各種場館設施,使名古屋的古樸面貌受損,影響市容和生態環境。同時還擔心承辦奧運會可能使名古屋像當年蒙特利爾市那樣背上沈重經濟負擔。同樣的情況發生在2005年的紐約。紐約人「9.11」 中所表現出來的民族感情和愛國熱誠是無可置疑的,但是,在申辦2012年奧運時,許多紐約人都起來反對,甚至為此組織集會。因為他們厭惡奧運帶來的嘈雜和交通擁擠。如果不是有如此強烈的反對,倫敦未必會在與紐約的競爭中勝出。我們能說這些名古屋人、紐約人沒有國家愛、民族情嗎?現在在中國,民族感情已經被中共政權操弄到昏昏然、謬謬然的地步。如果你們真正具有民族情、國家愛,請去對中共政權不斷地把國土讓給四鄰而義憤填膺吧! 海外的民運朋友們,請以平常心對於中共政權申奧成功。那沒有什麼了不起。中共政權給自己貼的那層金很薄,並遮不住它滿臉醜陋的瘡疤。奧運的喧嘩並不是專制政權益壽延年的靈丹妙藥。它的絕症——貪腐和貧富懸殊並不會因奧運而減輕。我們不抵制卻盡力揭露才是最務實的做法。有民運朋友提出要中共政權讓我們回去觀看奧運,這又何必。這既不可能也有自貶之嫌。我們要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與中共讓與不讓何干?要它「讓」還真抬舉它了。朋友們,把關注點轉移到更重要的方面吧。29屆奧運就短短的一段時間,我們的民主之路還很漫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