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從「李柱銘風波」反思文革 蘇賡哲

從「李柱銘風波」反思文革 蘇賡哲
《環球郵報》記者黃明珍走過了文革陰影,作出深刻反思。她在新著中擔憂,文革在中國被刻意忘記。我們如果不能從這個巨大民族悲劇汲取教訓,文革雖然空前,卻不會絕後。
很多人說,文革罪禍首是毛澤東加上四人幫。但我覺得,除了林昭這類極少數的清醒者外,幾乎全體人民都負有共謀的責任。文革的被害者,只不過剛好站在一個不幸的位置而己。事實上所有被害人都竭力想剖白自己是毛主席忠心的支持者,亦即是當年中國有六億個小毛澤東。這也是加害人和被害人都刻意遺忘悲劇的原因。
表面上毛澤東死後,文革就結束了,中國不再有一個人可以像毛澤東具備那麼大的魔力去發動另一次文革。但只要小毛澤東還在,沒有毛澤東的文革就可能以另一種面貌出現。香港日前的「李柱銘風波」,可以隱約看到一些文革的影跡。大多數人以為土共猛批李柱銘是港版文革,我認為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李柱銘在內的民主派,和所謂中立客觀者的態度。這些人中間,有沒有誰在心底覺得北京奧運是應該杯葛的?一定有。但他們敢不敢公開表示出來?沒有一個敢。這就像文革時有沒有人覺得毛澤東做錯了?一定有,但他們不敢公開表示出來。偶然有三兩個勇士表示了,就給槍斃掉。在香港公開表示杯葛奧運,尚不致於被槍斃,但已沒有人敢公開表示了。這也就是說,沒有實質坐牢槍斃危機的香港,人們已不敢說出自己的心底話,換了有這種危機時,還不是更加萬馬齊喑,甚至大說違心論調。文革不就是這樣的嗎?文革特別可怕的地方更在於,說出心底話,還不一定是專政機關來抓人,你身邊的普羅大眾已可能把你專政掉。現在香港沒有人敢主張杯葛奧運,同樣是普羅大眾已可能視你為人民公敵。
當年多倫多如果取得奧運主辦權,加國有人主張杯葛08年多倫多奧運,他會不敢公開說出來嗎?當然不會。所以,加拿大不會發生文革,中國會,香港也會。
《為人民服務》中的偷情男女,以摔爛毛像來表示將安危交在情人手中。假設李柱銘偷情,可能要寫一張「其實我主張杯葛北京奧運」交給情人保管以示忠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