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李柱銘的蠢

對於在下評論李柱銘的文章,感謝大家多多包涵,以下是我的補充和對一些朋友的回應:

1. 當年泛民主派和支持民主派的人在批評葉劉淑儀、徐四民、曾憲梓等人時,同樣有針對、醜化、歪曲和醜化當事人個人的言論。黄毓民、鄭經翰當年辱罵「土共」和異見者的言論並不比今天部份批評李柱銘的言論溫和。

2. 甚麼是「文革式逼害」?我在電影上看到的文革逼害不是樣的,被批鬥者要跪、要縛、要被打、要被折磨、甚至被殺害的...李柱銘除了有公開自辯和反批評對方的自由和權利,他的家人也未有遭到「文革式」的對待。否則,在民主社會內的布殊和陳水扁都經常受到「文革式逼害」了。

3. 香港和中國的人民是否有民主,關鍵還是他們的取捨和爭取,外國政府可以做多少?緬甸的軍權暴力鎮壓、非洲那麼多殘暴政權、種族清洗...西方國家可以出兵推翻暴政成立民主政府嗎?伊拉克不是現眼的例子嗎?整個中東,有幾個國家有民主和西方價值的人權(包括女性、宗教、異族、性傾向、言論自由等權利)?中國現時的人權狀況要比這些國家好(但不等如不可以再好),我亦相信,今天中國普羅市民的人權和生活比起8年前申辦奧運時要好。

4. 中國的傳媒雖然未能像香港和西方國家般公開地批評領導人,但其言論自由是比從前相較地好的,在民間的酒樓或乘搭自行車,人們都可以自由談論政治和批評領導人。人民的生活除了獲得改善,更有出國旅行的自由...我剛在CBC看到一輯有關中國性開放革命的紀錄片。喜歡與否,這都是個人自由的一種,一種從前官方不容許的自由。今日在北京有5000間性商店(比紐約還要多),售買琳琅滿目的男女性用品玩物。有學者認為會大大提高中國的女權。紀錄片資料:
http://thetyee.ca/Entertainment/2007/11/08/ChinaSexRev/

5. 舉辦奧運令世界媒體和世人目光集中在中國,這本身已是最大的監察力量和積極意義(北京當然知道西方傳媒對人權利問題的興趣)。

6. 我們當然想中國的人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自由和權利,但不能完全否定其相對從前的進步,亦不能假設中國和香港的整體市民把民主選舉和政治權利放得那麼高。

7. 我個人的看法是,若果香港人真的把民主放在最前頭位置,以身力行,我相信香港已經可以爭取到普選了,不受港人歡迎的董建華不是被逼中途下台嗎?。中國國內廣大人民對民主有多認識和渴求?究竟他們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時,究竟他們要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數千年的歷史演變是由家進化到黨)、要西方多黨式、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還是像世世代代的中國老百姓一樣只求明君和好管治?

8. 梁家傑在溫哥華的公開論壇和閉門會議被問及加國可以如何幫助香港爭取民主,他的答案都很清晰直接,加拿大千萬不要出聲幫忙,因為這只會令他們在香港的工作更困難。我個人是相信這種看法的。

9. 我看不出李柱銘的言論對中國推動民主和人權有多大作用,亦看不到在爭取香港民主可以幫到多少,我的看法是幫倒忙。過去兩個世紀西方列強入侵令中國人民普遍對西方國家留有餘恨,西方國家若果真的以奧運施壓推動民主,很容易令本身對民主不了解的中國人民對西方式民主有負面印象。試問,在專制資訊封鎖政權長大的中國人來說,對西方民主、人權何來認識?)民主發展是應該從內部,按歷史、文化、社會價值等環境孕育發展的。外國可供参考,但不宜強加,伊拉克式民主亚並非好東西。

10. 若果我們以西方民主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李柱銘的言論是不當的。因為,李柱銘在選舉期間在外國發表批評國家和令市民不滿的言論,換轉在加拿大也是大有問題的。民主政治對從政者的言論其實有相當多的限制,黨的領袖和議員都有很多表達言論的限制,例如要依黨的政策、不能随便發表黨未曾決定的政策、避免發表引起公眾不滿的言論等等。這些黨規正是為了防止有要員或候選人發表了令政黨和其他候選人失分的言論,亦不要因為這些言論打亂選戰的宣傳和部署。例子:前總理馬田在選舉中途被逼要應付人頭稅的議題,令他在中文傳媒處於守勢,無法把傳媒空間集中在自由黨的政崗和對手的弱點。呼籲外國就奧運向北京施壓似乎並非民主黨的政策,除非李柱銘事前有和民主黨和民主派人士討論過這項立場和政策,並且獲得接納為選舉策略,否則李柱銘自行出去發表這種會為政黨和候選人帶來重大衝擊力的言論是不負責任的(言論是否對錯並不是重點),候選人們和政黨長時期辛苦努力的籌備部署,就因為李柱銘的言論而打亂部署、失分和敗選,是很不公平的。

Gabriel
---------------------------------
Hi Gabriel,您的回應涉及到一些很有趣的論點。首先,您提到"我亦相信,今天中國普羅市民的人權和生活比起8年前申辦奧運時要好。" 不知道您有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您這個 prior belief (當然,這可能是common belief)?
和您的想法相反的證據之一是,Amnesty International, in a statement released September 21, 2006 said: "In its latest assessm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formance in four benchmark areas of human rights ahead of the Olympics, Amnesty International found that its overall record remained poor. There has been some progress in reforming the death penalty system, but in other crucial areas the government's human rights record has deteriorated."不知道您的看法如何?

Elliott

-----------------------
Elliot,

Are you talking about 12 billion poor villagers versusthe remaining "rich" and/or middle class population?Or what figure you have?

Gary
------------------------
Hi Gary,

Human rights and living standard are two relevant, but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things. While it's obvious that the average living standard has improved in the past years, this does not necessarily imply any advance in human rights. However, many people share a common belief on this implication, and in my last email I was trying to challenge this belief, which seems to me is groundless.

I don't have the AI report in my hand, but if you or anybody else are interested, I'll try to search for it. At the same time, I'll appreciate if anyone can provide further evidence.

Cheers,

Elliott

----------------------------
親共人士最喜歡用"中國人民生活比前進步了"來作為中共獨裁統治的遮羞布,相對而言,這句話錯不了。
問題是當涉及民主,人權等這些沒有國界之分的普世價值觀的時候,便不可以用同樣邏輯來評論,因為世界上是沒有〞半民主〞的國家或"60% 人權的國家",所有這些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等的文明概念只應該分為"有"或"沒有",否則當年前蘇聯也可以說成是"有一些民主的大國"(部分特權階級確實享有自由),因此批評某獨裁國家的民主,人權等有進步了是偷換概念的把戲。


Jo
-----------------------------------
We don’t live in a world with only black or white. According to the UN Declaration (see below article from Encarta Encyclopedia), there’re many measures. I don’t think one could simply say that a country either has or has no human rights. If we take a look at these measures, comparing 10 or 20 years ago, I’ve to say that China have made improvements.

Gabrie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