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他們的罪惡大於日軍

加拿大國會通過「慰安婦」議案,對日軍在二戰時迫害二十萬慰安婦提出譴責,要求日本正式道歉及承擔責任。加國華人當然為這正義之聲深感振奮和安慰。但也有不少人覺得,中國比加國大得多,又是日軍「慰安婦」暴行直接受害國,為甚麽這種類案不是中國國會提出?「慰安婦」劉面換婆婆不是去人民大會堂作證?事實是,根據「慰安婦」的反映,中國當局迫害「慰安婦」尤甚於日本,應該同樣受譴責,應該向「慰安婦」道歉及承擔責任。
曾經侮辱過中國婦女的日本兵中田道二,在六十九歲時為自己的獸行懺悔:「我死後,把我的骨灰拿到中國,灑到騾馬市場,讓牲畜經常踐踏,不得安寧,也算是我的贖罪吧。」和他同表悔意的日本兵不少,有些每年都去中國謝罪。但迫害「慰安婦」的中國人,一個都沒有出來謝過罪,一個都沒有出來道過歉,更不用說賠償。他們做官的官運繼續亨通,逢記者要採訪「慰安婦」便出來阻撓;做平民的聽見有人要採訪「慰安婦」,便伸手要錢,將「慰安婦」當搖錢樹。這些同胞的可恥,不在日本皇軍之下,只是加拿大國會議員不知道罷。
舉個例子:河南一村莊被日軍抓去當「慰安婦」的婦女有八十二人,中共建政後,「這八十二名不幸的中國農村婦女,全都被戴上漢奸的帽子,她們眾多的後裔,也無一例外全被打成日本特務和間諜」。大家都知道,在共產中國被指為日本特務和間諜,命運之悲慘不下於當「慰安婦」,悲慘的歲月更比「慰安婦」長久,而且「慰安婦」不會株連及後裔。在上述該村莊的悲劇中,有二十三人被批鬥致死,五十八人批鬥到殘廢,迄今沒有康復。還有六人不能忍受恥辱,用不同方式自殺。
中國人加於「慰安婦」的罪名千奇百怪,連大躍進時土法煉鋼煉不出精鋼,也說是她們曾當過「慰安婦」之故。更有誣「慰安所」是日本培養潛伏間諜的學校,教「慰安婦」破壞文化大革命。「慰安婦」向記者訴苦說:日本人怎能在數十年前就預知中國人要搞文革。
即使「慰安婦」所受迫害中日無別,中國迫害者的罪惡也大於日軍,因為他們是迫害自己同胞。但現在舉世只譴責日本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