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罌粟花引發的榮辱觀 - 加華人關於紀念陣亡將士的爭論

加拿大 - 盛 雪

每年從十月底開始,成千上萬朵鮮紅的罌粟花戴在加拿大人的胸前、領尖、帽子上。十一月十一日這一天,是加拿大法定的公眾假日(Remembrance Day),而中文譯法很多,包括「退伍軍人節」、「陣亡將士紀念日」或者「罌粟花節」等。這個節日是由英王喬治五世發起的,從一九一九年起,將每年的這天定為英聯邦國家的國殤日,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結束。逐漸,許多國家和地區加入到這個紀念日中。
日前,加拿大一些華文網站出現對於華人是否應該在這一紀念日佩戴罌粟花的爭論。有網民認為,帶罌粟花紀念的包括加拿大參與韓戰中的陣亡將士,所以,中國人如果佩戴就是忘了祖宗。有網民上帖說:「朋友:當你戴起胸口的這朵罌花去紀念在韓戰死去的加國戰士時,你可想到我們那幾十萬為中國的安危和利益而獻身的志願軍們,想到這裡我好像聽到了那幾十萬志願軍英魂的哭泣。我恨恨的說了一句:我鄙視你!那些胸戴罌粟花的中國人。」
我認為,這些中國人首先應該開闊思路,不要局限在具體歷史事件的恩怨裡。世界歷史的發展經歷了許多戰爭,如果我們今天還一味地以某場戰爭捲入的雙方來給普通老百姓劃分敵友的話,那麼中國人的敵人可就多了。是否應該把元、清朝代向外擴張所到之處的國民也列入敵方呢。
其次,中國人應該對歷史事件有求真的態度。不能用受蒙蔽和歪曲的歷史讓自己徒生憎恨。韓戰正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類中國人在信息被篩選、新聞被監控、史料被密封,歷史被篡改了半個世紀之後,還理直氣壯地以為唯有自己掌握了真理。
作家北明女士撰寫的《韓戰解密》系列文章證實,當時的金日成共產政權,急於武力滅亡南韓,實現他對朝鮮半島的權力統一,並獲得了蘇聯共產黨頭子斯大林的支持,於一九五○年六月悍然發動了韓戰。聯合國在這種局勢下緊急干預,出兵朝鮮半島,聯合國軍隊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荷蘭等十五個國家。而支持金日成的只有中國的軍隊和蘇聯的一點軍事支援。當時中國是毛澤東獨排眾議,以美軍將逼到鴨綠江邊進入中國為由,讓百萬志願軍「跨過鴨綠江」。但後來證明,他的這一說法完全沒有根據。而最令人唏噓的就是九十萬中國青年的冤魂永遠埋葬在異鄉。
另外,許多移民到加拿大的中國人總是抱著一種「深入敵後」、「打進敵人內部」的心態在加拿大生活。這些人把佩戴罌粟花的中國人當作敵人,不知道他們將來怎麼面對在加拿大成長起來的自己的孩子。他們的孩子自然會擁有加拿大的基本價值觀和人道主義精神,大概不會理會自己老子對加國韓戰陣亡將士的仇恨。
資料顯示:兩次世界大戰當中,作為一個人口小國,加拿大前後居然出動了五十萬人,犧牲了十萬以上的將士,其中包括一九四一年保衛香港犧牲的二百九十人。在韓戰中,加拿大出動兩萬七千人加入了當時聯合國授權的「維和軍」,一千多軍人受傷,五十六人死亡。加拿大在歷次戰爭中的每一個陣亡將士都有名、有姓、有碑。國人們對他們為國所做出的犧牲敬重並悼念。韓戰雖然是美國一個沉重的傷口和記憶,但美國有韓戰紀念碑,刻著所有陣亡將士的姓名。美國國防部統計出的陣亡數字十分精確,而且至今沒有停止對失蹤和陣亡將士遺骸的搜尋。而中國抗美援朝死難的約九十萬志士,卻變成了一個只能估算的數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