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假如馬英九是台灣總統 ----- 阮 銘

台灣特殊的內外環境一位關心台灣民主的美國朋友,問我一個問題:假如馬英九是二○○八年台灣總統,將會發生什麼?
我回答他:假如台灣是一個正常民主國家,無論誰做總統,都不會發生出乎意料的大變化;然而由於台灣特殊的內外環境,很可能發生你所不願看到的馬英九悲劇。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十多年前,當李登輝還在台灣總統位置上時,說過一句話:「台灣的民主主義,在李登輝去世後還會繼續實踐;但李光耀的政治體制,將與其長眠地下。」
他的意思是,台灣的民主已經制度化了,無論誰在位都不會改變。我認為他過於樂觀,台灣內外環境不同於一般國家,還有變數。所以我寫《民主在台灣》一書結語時,提出「民主在台灣鞏固了嗎?」這個問題:
「民主在台灣的起步與發展,以亨廷頓教授衡量第三波民主國家民主制度鞏固的各項條件比較,如『具有較長和較晚近的民主經驗』、『經濟發展水準』、『本土性起因佔優勢的民主轉型』、『和平的、兩願的轉型』等,台灣應在『民主政權已經鞏固』國家的前列。
然而台灣有一個與其他民主國家不同的特殊環境,就是彼岸的共產中國對台灣民主發展與鞏固的外部威脅。因此民主制度在台灣的鞏固還需要一個特殊條件,就是台灣內部各派政治力量的競爭,必須避免嚴重到一派政治力量被共產中國利用來分裂台灣人民,實現其吞併民主台灣的霸權野心。」
不幸得很,二○○○年之後,以連戰為代表的國民黨內一派政治勢力,稱過去十幾年台灣民主化的歷史是「一場噩夢」,要「一刀兩斷」;還要「臥薪嚐膽,拿回政權,再造黨國。」二○○四年連戰二度敗選後,更走上「聯共」之路,在胡錦濤簽署公佈《反分裂國家法》後趕去北京,向胡錦濤表示「相見恨晚」。在北京大學演說中,連戰公開宣佈「聯共反台獨」政治綱領;雙方簽署「連胡會新聞公報」。這就在台灣內部引發「聯共」與「反共」兩種政治力量的長期衝突,使原先台灣民主化進程中「本土性起因佔優勢的民主轉型」、「和平的、兩願的轉型」等條件,發生歷史性的大逆轉。
現在人們心中有一個問號:作為中國國民黨的台灣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與連戰的不同在哪裡?
我那位美國朋友是自由派。他不喜歡連戰,但頗欣賞馬英九。他認為假如馬英九是台灣總統,不會走連戰的「聯共反台獨」之路;至少可以回到李登輝時代台灣民主化本土化之路,也許還能把中國國民黨正名為台灣國民黨呢。
我的回答是:對這個問題,應從馬英九的主張與馬英九所處的內外環境作全面的分析。
馬英九的「台灣新思維」馬英九在新加坡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演說,提出「台灣新思維」。他說:「台灣新思維就是回歸九二共識,兩岸簽訂三十至五十年和平協議,發展活路模式解決台灣國際參與問題。」後來他又加以補充:「台灣未來的政治、經濟、外交、國家競爭力,皆與兩岸關係環環相扣,不能再鴕鳥甚至鎖國。台灣應該與對方談判,找出活路模式,才有生存空間。」
馬英九的「台灣新思維」,其實一點也不「新」。他不過是繼承連戰同胡錦濤在中國《反分裂國家法》公佈後簽署的那份「連胡會」舊公報的第二點:「促進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定,建構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架構。」
有趣的是,胡錦濤在中共十七大報告中,也提出「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構建兩岸和平發展框架。」這就不只是對「舊公報」的重申,而是對馬英九「新思維」的呼應了。也就是說,連戰簽署的那張「舊公報」,只是一紙空文,因為連戰是在國民黨失去政權以後簽的;今天納入中共十七大報告,是等待馬英九拿回政權後,以其「新思維」履行連胡會的「舊公報」。
馬英九「台灣新思維」的要害,是把「台灣未來的政治、經濟、外交、國家競爭力」,都套進他所謂的「兩岸關係」,把台灣的「活路模式」和「生存空間」,都寄託在「與對方談判」即「國共談判」。這是幻想。假如從國共談判中可以找到台灣的「活路模式」和「生存空間」,當年(一九八○年代)蔣經國早就答應同鄧小平談判了。蔣經國深知同共產黨談判,只能是「一個吃掉一個」(毛澤東語),國民黨吃不掉共產黨,只能被共產黨吃掉,所以在美國「斷交、撤軍、廢約」壓力下堅持「不談判、不妥協、不接觸」;寧可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放棄一黨專政,把政權還給台灣人民。
今天「中國崛起」,並沒有改變共產奴役制度對內壓迫人民,對外霸權擴張的邪惡本質。只是鑒於封閉的鐵幕式蘇俄共產奴役制度滅亡的歷史教訓,中國共產黨改變策略,採取所謂「中國特色」的開放式共產奴役制度。它開放自由國家的資本、技術,同中國被奴役人力資源相結合;靠壓榨廉價勞工,損害多數人的自由、幸福、人權;靠掠奪式消耗自然資源,破壞生態環境;追求GDP高速成長,滿足黨國權貴、跨國公司、特殊利益集團的貪欲和權勢欲,擴張專制黨國的經濟與軍事實力。台灣不存在馬英九所稱對中國的「鴕鳥」、「鎖國」問題。台灣投入中國資金達三千億美元,是全球對中國第一大投資國。台灣這些年,就是把大量資金、技術轉移中國,追求降低成本複製台灣產業的過去;從成衣、製鞋、家電、玩具等傳統產業到半導體晶圓製造等高科技戰略產業,均已源源流入中國,幫中國打開和佔領全球低價市場,而以犧牲自身的創造力和未來發展為代價。「台灣製造」在全球市場被「中國製造」迅速取代。台灣面臨的「鴕鳥」、「鎖國」,恰恰是無視台灣的政治、經濟、外交、國際競爭力正在失去全球視野,被鎖進中國的危機。這是一條扼殺台灣產業創新精神和本國就業機會的死路。
總而言之,假如馬英九是台灣總統,如他所承諾,「一上任就與中國大陸展開協商談判,在九二共識基礎上達成和平協定」,那就是把台灣套進中國共產奴役制度的那根所謂「一中」絞索,其前途命運,是民主制度在台灣的滅亡,是民主運動在中國遭受更加嚴酷的壓迫。馬英九期得的三十至五十年緩衝期,不過是「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中國特色」;何時執行,取決於中國最高權力中心共產黨政治局常委會,絕非取決於已被套進絞索的台灣人民和馬英九。
這個葬送台灣民主的終極目標,馬英九是明白的。他在接受美聯社記者訪問時說過:「目前還不清楚統一要花多久的時間,當然我會盡一切努力來達成此一目標。」馬英九不會不清楚,他的「此一目標」達成之日,即台灣民主死亡之時。
那位美國朋友不同意我的分析。他說:「馬英九講的,是國民黨的選舉語言。他是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不能不講這些話;一旦他當選總統,會走自己的路。我不相信他會葬送台灣民主,他還關注中國的民主,每年參加六四紀念活動呢!」
我回答他:正如你所說,馬英九今天已經言不由衷,假如做了總統,那就更不由自主了。
馬英九不由自主的內外處境馬英九的個人特質與個人意願,的確與連戰不同。連戰反民主性格突出,視台灣民主為他的「噩夢」,一貫拒見中國自由民主人士,卻向中國獨裁者表示「相見恨晚」。他支持《反分裂國家法》,自願充當「聯共反台獨」的急先鋒。馬英九至少還能認同自由民主價值,願意接觸中國自由民主人士,參加六四紀念活動;言辭上也曾主張中國應走向自由民主,並以民主為統一前提,不同於連戰的「聯共反民主統派」。所以你會認為,假如馬英九是台灣總統,不會走連戰的聯共之路;不會終結台灣的民主,讓台灣淪於中國共產奴役制度的統治。
然而這並不取決於馬英九個人。你必須看到,連戰的背後,不僅有國民黨舊黨國體制的傳統勢力,還有胡錦濤的中國。胡錦濤讓連戰踏上紅地毯簽署《連胡會公報》,並非看重這位在兩次台灣總統大選中連戰連敗的國民黨榮譽主席,而是寄望於未來總統馬英九履行這份公報。《連胡會公報》,是胡錦濤和連戰專為馬總統打造的致命武器,馬英九想躲也躲不掉,胡錦濤不能讓他躲。
要知道,共產黨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半個世紀。一九五八年毛澤東炮打金門,向國民黨敲門:「建議舉行談判,實行和平解決」;蔣介石拒絕了。一九八五年鄧小平向蔣經國招手:「希望同學之間合作一下(一九二六年鄧小平和蔣經國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又被蔣經國拒絕。一九九五年江澤民發表「江八點」,建議舉行「停止敵對狀態談判」;李登輝以「雙方領導人在國際場合自然見面」回絕,讓江澤民知難而退。胡錦濤則把希望寄託於二○○四連戰從陳水扁手裡奪回權力,未料到連戰太不爭氣,兩次敗於陳水扁手下;只得退而求其次,由中國執政黨與台灣在野黨結盟,謀求二○○八在台灣變天。
胡錦濤很聰明,他看到馬英九的「新思維」:你想簽訂「和平協議」找出「活路模式」嗎?正合吾意!於是就有了中共十七大報告中的回應:
「我們鄭重呼籲,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構建兩岸和平發展框架,開創兩岸關係新局面。」
「鄭重呼籲」的對象,正是馬英九。胡錦濤想像中的棋局,是連戰連敗的榮譽主席連戰退場,二○○八新當選總統馬英九到北京亮相。二○○八是毛澤東炮打金門五十週年,由胡、馬「達成和平協議」,成全毛澤東五十年前「實行和平解決」遺願,不是最好的紀念嗎?
在這盤想像的棋局中,胡錦濤不僅讓中國國民黨站到了自己一邊,也讓近年得了軟骨病的美國國務院聽他擺佈:只要是「和平解決」,就看我老胡的本事了,你老美只要幫我看住陳水扁就好。
你看,假如馬英九真如胡錦濤想像中的棋局那樣成了台灣總統,這三股力量--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美國國務院的柯慶生之流,一齊使勁,馬英九要不上談判桌也難,明知是鴻門宴也得上。而一旦上了談判桌,要不套進「一中」絞索更難。這就是台灣三位國民黨總統蔣、蔣、李拒不上桌的道理,他們懂,但馬英九不懂;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已每下愈況、今非昔比了。
時不可失,機不再來。胡錦濤自己的任期還有五年,到二○一二年結束,正好與他想像棋局中馬英九的四年總統任期重合。這是胡錦濤在「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上超越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的最後機會。胡錦濤能不緊緊抓住這轉瞬即逝的歷史機會嗎?所以,馬英九假如成為台灣總統,他別無選擇,只有照著從連胡會到中共十七大替他排定的劇本演出。
不要把馬英九推上悲劇舞台說到這裡,我反問美國朋友:你喜歡馬英九,就不該害他,難道你願意讓馬英九登上演出命運悲劇的歷史舞台嗎?假如未來的歷史教科書上寫著,那個在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浪潮中完成了民主制度轉型的台灣,最後一屆民選總統馬英九被迫同共產中國簽下「和平協議」,終於讓台灣成為中國共產奴役制度統治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讓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自由得而復失。你不會為你今天主張把馬英九推上悲劇舞台後悔嗎?
我的朋友不服氣。他說:難道換了別人,結果就會不同?
我回答他:當然。假如當年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換了陳誠、林洋港、連戰,就不會有今天的民主台灣存在。在同樣的歷史條件下,不同歷史人物的選擇,可以產生不同的歷史結局。
美國朋友說:在我們美國人看來,似乎謝長廷的主張同馬英九差不多,甚至一樣。難道謝長廷當選,就能避免悲劇嗎?
我說:謝長廷的主張怎麼會同馬英九一樣?差太多了。但這個問題我們以後再談。今天我想說明的是,即使假定他們的主張差不多或一樣,結果也不一樣,因為他們各自背後的力量不一樣。謝長廷和馬英九都會受他們背後力量的支配,由不得自己。
舉例說罷。胡錦濤用來套住台灣的那根絞索「一個中國」,馬英九背後的中國國民黨,是樂意套進去的,照連戰的說法,叫「聯共反台獨」。美國國務院柯慶生這幫人,也樂意接受,但解釋不同,說是「我們(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意思是你們雙方都主張「一個中國」,美國不表異議,只要你們「和平解決」就行。國民黨過去的說法是「一中各表」:你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表中華民國。中國說:「這豈不是表成兩個中國了?」所以二○○○年連戰敗選後,讓蘇起教授創造了一個新名詞「九二共識」來代替「一中各表」。巧妙之處在於,在台灣內部,可以騙老百姓「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到了中國,「九二共識就是一中不表」,也就是承認中國的說法:「台灣和大陸都屬於一個中國」,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就被取消或「擱置」了。
馬英九知道內中奧妙,等於自動放棄主權,套進「一中」絞索,所以想躲,拿掉「九二共識」試試看?結果連戰一頓臭罵,還是躲不掉。這就是馬英九的「不由自主」。
謝長廷的「不由自主」,正好與馬相反。他幾年前講過一句「憲法一中」,指的還是六十多年前南京通過的那部《中華民國憲法》,一直被罵到今天。那就是說,馬英九即使想躲掉那根「一中」絞索,由不得自己,躲不掉;謝長廷呢,即使想套進那根「一中」絞索,也由不得自己,套不進。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兩種不同的政治力量。
這是台灣的政治現實,美國和中國都必須面對現實,對馬英九與謝長廷採取不同策略。中國期待馬英九做台灣總統,因為連戰賣給胡錦濤的那張賣身契是假的,連戰代表不了台灣。胡錦濤明知台灣人民已經兩次唾棄連戰,那張賣身契一錢不值,為什麼還要簽?就是為等馬英九來弄假成真。假使總統不是馬英九而是謝長廷,這張賣身契將同「一中」絞索一起作廢。
我要提醒一切願意維護台灣自由民主的台灣人和外國朋友,特別是喜歡馬英九、愛護馬英九、不想害馬英九去演出不可挽回的命運悲劇的台灣選民,你們只有一個選擇,不管喜歡不喜歡,投謝長廷一票。因為這是避免馬英九和台灣人民步入命運悲劇深淵的唯一明智選擇。
二○○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於民主台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