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未完整的公義

加拿大國會通過議案,要日本政府就二戰時迫害「慰安婦」正式道歉及承擔責任。正義之聲從渥太華傳出,足以稍慰二十萬不幸婦女,只惜她們在世的己不多了。
其實加拿大和「慰安婦」悲劇沒有直接關係,國會追求的是跨越國界的公義。政治影響力、軍事及經濟實力都比加拿大強大的中國,它的國會應該是「慰安婦」暴行直接受害者的代表,迄今沒有提出同樣的議案。1992年11月18日,中國一位慰安婦向訪問者控訴說:「我們有甚麼錯?難道日本鬼子糟蹋我們不夠,還要自己人再折磨一輩子?你們有能力找日本鬼子算帳去,你們怎能總找我們算賬?還叫中國人?說句不好聽的話,日本鬼子奸污了你的姐妹,你不敢出屋找他們算賬,把姐妹堵在屋裡,算是甚麼英雄好漢!」「有時我納悶,當初和日本不好,把我們當日本特務和軍妓對待;待和日本好了,我們又成為玷污中日友好的大糞。」聽了這幾句話,就會明白為「慰安婦」討公道的,何以是加拿大不是中國。有位「慰安婦」說,土改時她被五個村幹部游鬥,「騎木驢」游街示眾,以致子宮要切除。文革時「陪八個造反派頭頭睡覺,說是革命需要」。卒之,仍被指為「慰安婦特務訓練所」畢業,任務就是隱藏下來破壞文革。她說:「我真想罵他們祖宗,日本人三十年前就知道你們要搞文革?」「慰安婦」說:在戰後中國「我們沒有公民權,也沒有人認為我們是人」。
加拿大國會追求的,是未完整的公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