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應該披露史實的全部

加拿大國會繼美國、荷蘭之後,一致通過要求日本國會向「慰安婦」正式道歉的動議案。這顯示加拿大是個人權大國,值得全體國民感到欣慰。通過議案翌日,本報加東版記者來訪問,要求我分析何以四份主要英文報紙都沒有報道這令人振奮的消息。
相對於中文傳媒鋪天蓋地的報道,華人難免敏銳地覺得主流報刊的緘默至足詫異。我覺得,美國、荷蘭國會先後通過同類議案,再加上多國「慰安婦」親赴渥京作證,已構成新聞學上必須注視要素。在這種情況下的忽視,只可說是加拿大主流社會對二戰時期東亞慘史缺乏認識。加拿大介入東亞反法西斯戰爭不深,羅遜軍團在香港保衛戰全軍覆滅,雖壯烈但規模不大,為期極短,和加軍在歐洲戰場的犧牲不能相比。一般加拿大人,常識豐富的僅止於此,「慰安婦」問題便茫無所知。四西報的表現,其實就是整個主流社會認識水平的反映。這也是史維會諸君致力的方向之一,看來今後任重而道遠了。
中國「慰安婦」,可能是各國「慰安婦」中最不幸的一群。如果從人性角度觀察,實在令人不寒而慄。一位在1937年12月16日於南京鼓樓四條巷被日軍抓走的「慰安婦」說:「我恨小日本不假,可我更恨國民黨軍隊;我們平常養著他們,可日本鬼子一來全都潰不成軍,要不日本人能把南京人差點殺絕了?」「日本鬼子攻城前,我們又是給國民黨軍隊做飯又是送水,恨不得把身子也給他們。一個士兵不知甚麼原因,強奸了一個患精神病的女人,部隊要槍斃他,婦女聯合會召集四十多人去司令部求情,希望他能到前線殺敵立功。他托我們的福,得到赦免,給我們磕頭,揮淚去了前線。」後來,這個士兵降敵,帶著日軍將替他求情的女同胞強奸了。訪問這位「慰安婦」的記者說:「在我們譴責日本軍國主義法西斯行為時,我們似乎忘記國民政府和軍隊應當也走向被告席。如果不是他們有負眾望,不會有八萬多起婦女慘遭輪奸致死致殘,或被掠走充當隨軍妓女。」
戰後,有位叫娟青的「慰安婦」收了個養子,碰上要求採訪的記者,養子要收取七千元人民幣。還說:「你要是不付,明天也許漲到一萬元。」如果要求娟青上北京接受訪問,他索價十萬元。娟青被養子迫著發生性關係,一不滿就掌她嘴罵:「你他媽有甚麼不行,小日本沒把你培訓好?那時一天百八十的人,你不是也受著了嗎?」 日軍在河南新鄉地區王各莊捉了82名婦女當「慰安婦」,文革時,當地有397名婦女因此被牽連,批鬥致死致殘;143名丈夫被迫和妻子離婚;231名女性自殺或自殺未遂,56個嬰兒不明原因死亡,株連14563名旁系親屬。因為當局要追查「慰安婦」「當日本軍妓的罪惡」。其中一位「慰安婦」說:「我恨日本鬼子,這不假;可你知道,我更恨的是誰?是我們中國人。」「這一批鬥,就是一輩子。不論甚麼運動,都拿我開刀,大煉鋼跟我有甚麼關係,也批鬥我,說因為有我這樣的無恥女人才出不了優質鋼。」事實上很多慰安婦認為,日軍迫害她們數年,同胞迫害她們一生;日軍摧殘肉體;同胞摧殘肉體、人格和精神;日軍迫害她們個人;同胞株連及她們的親友。
所以,譴責日本之餘,我們有勇氣讓加拿大人了解全部史實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