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是幫派分裂和毀壞中國維權 - 張三一言

是幫派分裂和毀壞中國維權
文章摘要: 從極右的純黨內改良到極左的暴力革命,只要他們的目標是要求結束一党專政實現民主制度的,都是促進民主進程的力量。我期待這些不同派別的組織和個人,最低限度做到各做各的不要否定或打擊不同派別;最理想的是做到互相配合,取長補短協同前進。 作者 : 張三一言, 《自由聖火》首發時間:12/28/2007[一]、誰是分裂和毀壞中國維權運動罪魁禍首?有一個反對政治維權幫派者如是說:「06年三月我寫了“冰點模式”,是有感於維權的成功。這次的廈門PX事件,比之和中共博弈旗鼓相當的冰點事件,更傾向於是一次民間力量的毫無疑問的勝利。冰點事件,只能說是民間的道義和政府的權力打了一個平手;但政府在敏感的媒體政策上,不得不退了一步,可以視為一次維權的突破;可惜過激的運動很快的毀壞了05年開始到06年初的維權的良性潮流。維權運動被過激的力量驅使,中國的民主化在外部壓力,內部分裂的雙重破壞下,舉步唯艱。」原來,有一個“05年開始到06年初的維權的良性潮流”,而這個良性潮流被“毀壞了”,毀壞的罪魁禍首是“過激的力量”!這是捏造事實,然後栽贓。且看事實。大石村事件2005年7月始;高智晟2005年10月18日向胡錦濤、溫家寶發出公開信,呼籲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冰點停刊2006年1月;高智晟絕食始於2006年2月4日;丁子霖《請回到維權的行列中來--丁子霖致高智晟先生的公開信》2006年2月23日。這些事實中,有兩個真相要提出來說明。其一,所謂“毀壞了05年開始到06年初的維權的良性潮流”的“過激的力量”主要指的是高智晟郭飛雄等人為標誌的政治維權;特別是高智晟提出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和絕食行動。如果這樣的行為也算是“毀壞”性的“過激”行動,那麼無疑是要求中國人永世安當奴隸,不要提出任何人權和其他政治權利要求。口口聲聲說要人權優先的這些幫派人士,對高智晟提出要求保護法輪功徒人權就認為過激,就要反對,就要橫加罪名。對真正“毀壞”維權的罪魁禍首共產黨則全文只有“在外部壓力”四個字輕帶過。這種愛中共憎民主、人權(政治維權)的感情真實地表露無遺。其二,事實是2006年2月23日丁子霖《請回到維權的行列中來--丁子霖致高智晟先生的公開信》一出,就開啟了維權內部的分裂。高智晟2006年8月被抓。在這期間的前後,有兩個重要事實同時同步進行,且指向同一目標:一是中共加強了對維權(特別是政治維權)、民運活動和網絡言論的鐵腕扼殺。二是幫派者全力打殺以高智晟郭飛雄為標誌的政治維權活動。由此引發那幫人一連向政治維權進攻打壓完成了中國維權的全面分裂。在外有共產黨高壓內有幫派者追打形勢下,當時如火如荼的民間維權和反抗運動由此顯得消沉。幫派人士無法依據事實和邏輯回答:政治維權一方有沒有反對否定追打過你們幫派的觀點和行為?外部壓力從未停止過分化瓦解維權和民運,是誰從內部首先挑起維權分裂?是誰製造分裂後又把分裂進行到底?是誰完成分裂大任後又對異己進行超越人倫的落井下石?是誰在維權民運中鼓吹“分裂是自由權利”(是誰在強調合作是促進中國政制改變的需要?)、是誰至今還在搞分裂活動?總的問題是,過去和今天,到底是幫派人士追打他們的異己者還是其他派攻擊這個幫派?分裂是你們挑起的,分裂是你們完成的,你們才是分裂維權的罪魁禍首;現在你們倒耙一把指被你們追打的一方搞分裂。世界上少有像你們這樣強行霸道的惡行。請問:幫派人士為甚麼要賣力賣命地這麼做?(這是所有關心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人們值得嚴重關注和研究的問題;答案可能要待將來可以得到必要的證據才能得出。)我再問幫派人士。過激維權何所指?大石村維權?汕尾東洲村維權?高智晟郭飛雄模式的維權?溫兆鈞鄭存柱郭泉的“寫信維權”?冰點維權?廈門PX維權?過往所有維權都沒有今天收回土地維權那麼具有高度政治意義和“過激”,也少有取後那麼大的成功。請問這是非政治溫和漸進的成績還是政治的“過激”的成績?尚若“農民收地”繼續取得成績,這行動就不是過激,反而要寫在漸進的功勞本上,若失敗了,那時“農民收地”就成了海外民運高調介入的罪證,就成了民主革命派鼓吹暴力掀動暴民的罪證;那時“農民收地”及其虛構的海外民運、民主革命派就成了高智晟郭飛雄第二,又是一個落井下石的大好機會,又可明向中文網絡世界要求再建一座“溫和漸進”紀念碑,暗向共產黨邀功的大好機會。其實,這些幫派者根本不在乎你是甚麼東西,只要你成功了(例如過往激烈到驚天動地的分田到戶或類似的事)就是他們幫的非政治的溫和漸進的勝利;那怕是像今天農民收回土地的維權(即使是今天他們拿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廈門模式”),只要(假如)失敗了就是政治性維權就是過激的罪過。他們的公式是:“敗就是你們民主過激的罪過;勝就是我們非政治的溫和漸進的功勞。” [二]、我反對這些幫派的甚麼東西?我不斷重複我的觀點:從極右的純黨內改良到極左的暴力革命,只要他們的目標是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實現民主制度的,都是促進民主進程的力量。我期待這些不同派別的組織和個人,最低限度做到各做各的不要否定或打擊不同派別;最理想的是做到互相配合,取長補短協同前進。這些幫派們說,他們承認現政權合法性,堅持以合法、和平、溫和、漸進方式爭取自由和人權。我雖然並不全然同意他們的觀點,但是,我會把他們視作促進中國民主進程力量的一個組成部分,不但不會反對這些東西,反而是非常讚賞他們的觀點和完全支持他們這樣做。按照我的觀點,如果這些幫派者遵從他們的立場觀點去做,只要消極地做到“各做各的不要否定或打擊不同派別”,我就必定全力支持。我強烈地反持他們的甚麼東西呢?因為他們不願意“各做各的不要否定或打擊不同派別”,不容異派存在,排除異派、打擊、否定異派。我反對的僅僅是這種唯我獨存不容異己的思想和作為。不論他們在任何時候停止排拒打擊異派作為,我就甚麼時候停止反對他們;只要他們一天堅持否定排拒打擊異派作為,我就反對到底,絕不妥協。這些幫派者都說自己是自由主義分子,有些還強調要消極自由。這很好。「消極自由指的是在「被動」意義上的自由。即人在意志上不受他人的強制,在行為上不受他人的干涉,也就是「免於強制和干涉」的狀態。」消極自由是指不受束縛或限制的自由。現在,政治維權者,從來都尊重和沒有限制、干涉你們幫派的的觀點和行動,滿足了你們的消極自由。但是你們從不放過限制、干涉、打擊政治維權觀點和行動,至今仍一直在干涉別人的的消極自由。請你們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消極自由主義者好不好?請你們尊重一下別人的消極自由可以嗎?2007/12/2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