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達賴喇嘛與藏民公投之議 (瑞典)茉 莉

最近令中國政府大為光火的是,無論他們怎樣竭力阻擾,「達賴旋風」仍然從西方各國颳到東方,熱潮未減。這位被稱為「喜馬拉雅山瑰寶」的大活佛,身著絳紅色袈裟一路走來,談笑風生之中,就他自己的轉世問題,提出種種大膽的設想。這就使那邊廂的北京當局如坐針氈,雷霆大發。
惱怒之中,中國當局忘記了自己無神論者的身份。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居然說:「達賴的表態顯然違反了藏傳佛教的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儼然以佛教中人的口氣來說話,這就令我們不得不深究一下:到底達賴喇嘛對他的轉世問題是如何表態的?為什麼他要提出這些設想?這些設想是否符合西藏的傳統以及現代化的趨勢?
自由派活佛的開放性思維引發中共激烈反彈的,是達賴喇嘛於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印度北部的錫克教聖城阿穆瑞沙的一番話:在他圓寂前,藏民將舉辦公投,以決定是否需要新的領導體系;若藏民決定仍要沿襲達賴喇嘛制度,他將於中國境外轉世,或在圓寂前選定新達賴,而繼任者「將繼續我開始的任務」。
達賴喇嘛的一系列言論表明:藏民公投將決定一個問題--選擇什麼樣的「領導體系」,即還要不要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如果還要這個制度,他將有兩種選擇:一是靈童在西藏境外轉世,理由是他本人幾十年來一直在境外流亡,按照邏輯自然應轉世在境外;二是在生前選擇繼承者,如從高僧之中選出,或從他心目中的人選中選定。此外達賴喇嘛還有更多的設想,諸如下任達賴喇嘛可能是女性。
其實上述主張,達賴喇嘛曾在以往不同場合的談話中都闡述過,不過沒有引起中國當局及世人的重視而已。而這一次,同樣的言論卻被媒體熱炒,輿論普遍認為,這些言論是為了抗衡中共今年出籠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人們如此分析,不能不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中共新法規明顯針對年事已高的達賴喇嘛,企圖控制達賴喇嘛未來的轉世,那麼,即使達賴喇嘛最近的言論是一種重復,也就很正常地賦予了抵制中共法規的新的意義。
殷鑒不遠,「兩個班禪」的出現是西藏人心中的痛。據達賴喇嘛的侄子凱度頓珠透露,中共統戰部官員曾在會談過程當著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團的面說:「你們有班禪喇嘛,我們也有班禪喇嘛。」因此,西藏人毫不懷疑中共將在未來搞「兩個達賴」的險惡居心。現在西藏人能夠做的,是想出一些對策,將中共施加給藏民族及其宗教的危害盡可能地降低。
但是,我們在看到達賴言論在抵制中共干預方面的現實作用的同時,也要看到,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近五十年了,他周遊世界,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觀念,和基督教等世界各大宗教進行過對話交流,其思想之現代化,已經不同於傳統的西藏僧侶。早在六十年代末,達賴喇嘛就學習西方的民主議會制度,堅持讓西藏流亡政府通過新憲法,其中規定:只要人民議會三分之二的議員投票同意,便可廢除達賴喇嘛的所有職權。
這位胸襟開放的自由化活佛早就意識到,西藏民族處於危急存亡之中,過去那種尋找轉世靈童的方式已經不適合了。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具有一些弊病,例如,找到的年幼靈童無法直接親政,往往形成近二十年的權力真空期,造成攝政者及政敵之間的惡鬥。因此達賴喇嘛早就萌生不再轉世的念頭,但為了保持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目前仍需要一個精神核心,而且不能讓北京來操縱這個精神核心,因此,達賴喇嘛不得不考慮在境外轉世,或者在生前選定繼承人。
藏民公投的意義與可行性達賴喇嘛關於未來繼承者的種種設想,都不違背西藏傳統。其中最令筆者欣賞的一個計劃是:實行藏民公決,把選擇領導方式的權力交給人民。這種設想具有不同尋常的意義,它是對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的一次改革,使這個制度走向公開透明,走向現代化和民主化。
那麼,這個設想是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呢?就技術上來看,是有相當的難度。因為目前西藏民族被人為地隔絕,以喜馬拉雅山為界,分為境內西藏和流亡西藏,境內西藏仍然在中共的統治之下。但是,對西藏人來說,達賴喇嘛是他們最為崇敬的精神領袖,他們相信,達賴喇嘛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是為了全體西藏人的利益,因此,境內外西藏人會盡最大的努力排除困難,參與投票。
筆者預測,如果藏民公決能夠實行,其結果可能是:全民信佛的西藏人仍然會主張保留達賴喇嘛制度。但是,這個制度畢竟是「政教合一」的產物,應該對之進行改革。
作為一個民主主義者,達賴喇嘛早就在政治責任的繼承問題上,提出過一些不同於傳統的看法。筆者估計,廣大藏民會希望達賴喇嘛繼續轉世,希望下一屆達賴喇嘛仍然是西藏的宗教領袖,但原本附在達賴喇嘛名下的政治地位,卻可能會與其宗教身份分開。
現在倒是中共想不通了,如果被他們視為「迷信落後」的老藏民實行民主公投,他們這些N個「先進的代表」卻還是在搞專制統治,令廣大漢人情何以堪?他們又如何設法去控制達賴喇嘛的轉世?於是,曾經以反對迷信為名,倚仗武力強行取消西藏靈童轉世制度的中共,現在反過來聲嘶力竭地維護這個制度了。
為了對抗達賴喇嘛的改革性設想,中共堅持守舊復古,強調要按照宗教儀軌、歷史定制、金瓶掣簽和中央政府批准這四大程序來確定轉世靈童。其實至今為止,西藏有過的十四位達賴喇嘛,只有十世、十一世達賴兩位轉世靈童,是清政府通過金瓶掣簽選擇的,其他大多數靈童都沒有經過什麼「中央政府批准」。如果中共要繼承清制,為什麼只單單繼承針對西藏的金瓶掣簽,而不連清朝的皇位制度、八旗制度也給繼承下來?
一個沒有理念的世俗政權,不管它在物質上、軍事上佔有多麼大的優勢,也無法擊敗具有精神號召力的達賴喇嘛。如果達賴喇嘛真能發起藏民公投並獲得成功,那麼,這種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改革,將是這位「蓮花座上的先生」能夠給藏民族留下的最好的遺產。
二○○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