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議案通過的客觀效果

加拿大國會通過關於日本迫害「慰安婦」的議案。加國親北京團體、媒介也一致表示支持。有朋友因此問:從這現象看來,議案得以通過,是否北京在幕後大力推動之功。
當然不是。中共以民族主義凝聚民心,但民族主義是武術中的三節棍、兩面刃,技藝不精,很難操控。因此大陸反日示威,當局例必如臨大敵監控。「慰安婦」問題,從世界公義到民族大義,沒有任何人可以對鄒至蕙議案說不,但北京明裡不能叫加國親共華裔反對,暗裡其實應該希望議案胎死腹中,因為通過議案,是對它的羞辱。日本有人明知故問:不遠萬里,前赴渥太華作證的劉面換女士不是中國人嗎?她不是在中國當「慰安婦」的嗎?她為甚麼不是去北京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作證?是她不肯去?還是中國國會不准她去?如果是,甚麼?
事情就像甲先生的妻子給色狼入屋強奸,由萬里之外的乙先生將甲妻接去控訴色狼,要色狼認罪及承擔責任。甲先生長得牛高馬大,遠比乙先生孔武有力,卻不讓妻子作同樣的控訴,更沒有像乙先生那樣譴責色狼,追究色狼的罪責,只講他和色狼如何友好。在世人眼中,乙先生的義舉,客觀上起了羞辱甲先生的作用。
和「慰安婦」悲劇沒有直接關係的加拿大見義勇為,通過議案。同樣的義舉,中國當局是做不到,還是不肯做?有人說,它希望從日本取得金錢利益,所以不肯做。但我以前己舉證過,它迫害「慰安婦」,比日軍更殘忍,這才是不肯做的真正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