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

圈套

過去十多年,我是以身力行的去帶動市民去認識、關心本地政事和改善政府的政策。
我的時事評論曾獲得多個本地和國際獎項,人家給的評價是它能令人跳出僵化的思想局限,刺激獨立思考,能夠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
無論是逢中必反,還是民主派必然是壞分子,「啦啦隊式」的評論很容易。但大家真的滿足於這個層次嗎?民主派的領袖們所說所做的必然是對的嗎?

李柱銘的<華爾街日報>文章真的有助中國人權和幫助區議會選員團舉嗎?
中國共產黨對手—布殊/美國所做的必然是為世界和平、公義、民主、人權的好事嗎?
史維會集中火力只針對日本政府是別有用心,還是成功的策略?
姚永安 06.01.08
---------------------------------
從政者必須恪守誠信和道德高地,不應為短期的眼前利益而做出欺騙和造假。
從政者的道德誠信底線一旦失守,其他有違道德、操守和法律的事也可以做出來。
姚永安 <環球華報> 專爛 2.5.2007
--------------------------------
民主派(反對派)的領袖們所說所做的當然不是全對, 但堅守自己的理念,監察和挑戰當權者是其應有的責任。

西方民主國家的反對派也不是有不少啦啦隊(包括言論領袖,時事評論員等)做其逢政府必反的行動嗎?雖然反對派常常大喊"反對"也不見有任何成效, 但這也是應該做的。
李柱銘多次寫文章和與外國政要接觸, 幫助中國人權改善也是必要的,也是有影響力的, 如果沒有用, 中共也無須打壓他。比起香港和中國的前途, 區議會一敗只小事一宗!
布殊的對手不只是中共,還有外國壓力和本國反對派,做得不好不只自己下台,連政黨也拖垮!一切由人民選舉決定!這就是真民主了!
史維會的成功策略就是一寸不讓, 不因有小利而忘大事, 看通日本政府的奸計和煙幕,不妥協,不言敗的信念。
泛民派現在唯一可行的就是恪守一個全面自由參選,人人平等投票權的雙普選制度,
只有這樣才合乎道德, 操守和法律,才會被全世界認同, 對得起子孫! David
--------------------------------------
我選擇加拿大,是我不認同香港人事事從錢看,金錢利益重於原則、道德...一切的價值觀。亦因此,除非經濟、樓市不好,我們不會見到100萬市民上街反對人大主釋法或爭取民主。 姚永安 06.01.08

------------------------------------

就因如此香港才應該有多些反對聲音, 引導民眾走向正確的價值觀, 要到經濟,樓市不景才上街就太遲了!不過這情況也非絕無機會出現的! David
------------------------------------

要爭取任何事情,除了講求有多少人支持,還要講策略。我的文章所提出的是,在人大同意可以在2017/2020有普選的情況下,怎樣是最有效的方法為香港落實真正符立民主的普選?究竟是繼續抗爭,還是有更好的策略?究竟是爭取機會渺茫的2012,還是落實機會更大的2017/2020? 姚永安 06.01.08
-----------------------------------

無論何時,(就算是2012,)如果只是一個可"由北京任意操控"的普選方案,便不應接受,別的策略只會跌進中共的圈套裏!到時700萬人齊上街也只變成不合法的抗爭吧了! Davi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