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2日 星期六

公民抗命 要付代價

公民抗命 要付代價
11/01/2008

民間電台事件不但凸顯了特區政府輸打贏要的橫蠻無理,而且肆無忌憚的把司法機構當成是迫害政治異議人士和打壓言論自由的工具。
利用大氣電波廣播受到現行電訊條例的限制和規範,民間電台在不獲政府發牌後「以身試法」,逕行廣播,那是以「公民抗命」方式,指出有關條例的過時以及要求開放大氣電波。
特區政府查封民間電台,並且檢控曾健成、梁國雄等人,後者是「求仁得仁」,等待獨立的司法體系給予公道,日前在東區法院獲撤銷控罪,法官的裁決確切、清晰,有關的電訊條例違憲!
然而,特區政府輸不起官司,法院上午裁決曾、梁等人無罪後,律政司下午便要求法院暫緩執行裁決,翌日更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不准民間電台進行廣播,擺法院上,也把民間電台和原擬出席民間電台廣播的人,推上與法院對抗(如不遵守禁制令,會觸犯藐視法庭罪)的絕境。這是濫用司法程序,利用司法機構打壓言論自由的惡行,真是用心可誅!
特區政府固然十分不堪,毓民不想再浪費筆墨開罵,但是民間電台的「公民抗命」,在香港這個人人以「功能性思維」作為判斷是非的社會,恐怕不會得到很大的支持,所以這是一條很難走的路。
「公民抗命」的典範是印度的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前者的非暴力抵抗、不合作運動,達到了目的,成功脫離英國殖民統治。
英國殖民政府從鐵腕統治走向一個講求基本遊戲規則的體制,甘地提出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就是首先站到一個對自己極端不利的地位,甘地要有坐穿牢底的打算,他藉司法程序抗爭,輸了官司便坐牢,最後改變了不合理的制度。「阿牛」,公民抗命是要付出代價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