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政 治 笑 話

政 治 笑 話
在 前 蘇 聯 蘇 共 總 書 記 勃 列 日 夫 即 將 訪 問 波 蘭 , 波 蘭 當 局 命 令 一 位 著 名 畫 家 創 作 一 幅 題 為 《 勃 列 日 夫 同 志 在 波 蘭 》 的 大 型 油 畫 作 獻 禮 。 畫 家 在 威 逼 之 下 , 心 不 甘 情 不 願 地 接 下 了 這 工 作 。 畫 完 成 後 , 波 蘭 一 高 官 來 驗 收 , 他 看 到 的 是 : 畫 面 上 一 男 一 女 在 豪 華 大 床 上 纏 綿 , 窗 外 是 從 克 里 姆 林 宮 望 出 去 的 莫 斯 科 紅 場 。 高 官 憤 怒 地 問 : 「 這 是 什 麼 ? 這 女 的 是 誰 ? 」 畫 家 回 答 : 「 勃 列 日 夫 的 夫 人 。 」 「 男 的 呢 ? 」 「 勃 列 日 夫 的 秘 書 。 」 「 可 是 , 勃 烈 日 夫 同 志 在 哪 ? 」 「 勃 列 日 夫 同 志 在 波 蘭 , 」 畫 家 答 , 「 這 不 正 是 你 們 要 的 畫 題 嗎 ? 」
×         ×         ×
在 中 國
「 六 四 」 剛 過 , 繼 胡 耀 邦 後 , 另 一 總 書 記 趙 紫 陽 又 被 罷 黜 , 江 澤 民 戰 戰 兢 兢 接 任 總 書 記 。 一 日 , 楊 尚 昆 、 李 鵬 與 江 澤 民 乘 車 出 城 , 路 上 有 一 老 牛 擋 路 。 李 鵬 自 告 奮 勇 上 前 說 , 「 老 牛 , 你 不 走 開 , 我 要 宣 佈 戒 嚴 了 。 」 老 牛 不 動 。 楊 尚 昆 上 前 說 : 「 老 牛 , 你 再 不 走 , 解 放 軍 要 開 過 來 了 。 」 老 牛 仍 不 動 。 江 澤 民 說 , 「 看 我 的 。 」 他 上 前 說 : 「 老 牛 , 你 再 不 走 , 我 要 讓 你 當 總 書 記 了 。 」 老 牛 遂 飛 奔 而 去 。

在 古 巴 古
巴 舉 行 盛 大 五 一 節 遊 行 , 卡 斯 特 羅 率 黨 和 國 家 領 導 人 全 體 出 席 , 檢 閱 遊 行 隊 伍 。 就 在 遊 行 隊 伍 經 過 主 席 台 時 , 卡 斯 特 羅 看 見 人 群 中 有 一 人 掏 出 一 塊 新 手 帕 擦 了 擦 鼻 子 , 於 是 他 對 身 邊 的 政 治 局 委 員 說 : 「 我 敢 打 賭 , 這 個 拿 手 帕 擦 鼻 子 的 人 面 沒 有 穿 內 褲 ! 」 委 員 不 以 為 然 , 莫 非 卡 斯 特 羅 同 志 長 了 透 視 眼 ? 他 馬 上 命 令 警 衞 把 那 個 人 叫 到 跟 前 , 親 自 詢 問 , 吃 驚 地 發 現 , 這 人 長 褲 面 果 然 是 光 光 的 。 委 員 敬 佩 地 問 領 袖 : 「 卡 斯 特 羅 同 志 , 您 是 如 何 透 過 外 衣 看 見 他 沒 穿 內 褲 的 ? 」 卡 斯 特 羅 回 答 : 「 我 看 見 他 掏 出 了 新 手 帕 , 他 的 布 票 顯 然 沒 有 用 來 買 內 褲 嘛 。 」
×         ×         ×
關 於 北 韓
一 日 , 某 君 站 在 櫃 台 前 觀 看 。 一 副 大 腦 標 價 五 十 萬 美 元 , 定 睛 看 看 , 是 克 林 頓 的 大 腦 。 心 中 嘆 服 , 果 然 是 任 內 廣 受 好 評 的 美 國 總 統 , 大 腦 不 同 凡 響 。 再 看 另 一 大 腦 , 標 價 一 百 萬 美 元 , 原 來 是 愛 因 斯 坦 的 大 腦 , 某 君 再 嘆 , 真 是 天 才 天 價 , 值 得 ! 還 看 , 有 一 大 腦 標 價 二 百 萬 美 元 , 原 來 是 北 韓 某 總 理 的 大 腦 。 某 君 大 惑 不 解 , 問 售 貨 小 姐 , 何 以 這 不 見 經 傳 的 、 在 金 正 日 手 下 當 了 多 年 總 理 的 大 腦 要 如 此 高 價 。 小 姐 從 容 答 道 : 克 林 頓 、 愛 因 斯 坦 的 大 腦 雖 好 , 卻 是 用 舊 的 二 手 貨 , 這 位 總 理 的 大 腦 卻 是 全 新 的 , 從 未 用 過 , 故 此 值 二 百 萬 !
×         ×         ×
三 國 誌
美 術 館 有 一 幅 描 寫 亞 當 和 夏 娃 的 畫 。 一 個 英 國 人 看 了 說 , 「 他 們 一 定 是 英 國 人 , 男 士 有 好 吃 的 東 西 就 和 女 士 分 享 。 」 一 個 法 國 人 看 了 說 , 「 他 們 一 定 是 法 國 人 , 情 侶 裸 體 散 步 。 」 一 個 蘇 聯 人 看 了 說 , 「 他 們 一 定 是 蘇 聯 人 , 沒 有 衣 服 , 吃 得 很 少 , 卻 還 以 為 自 己 在 天 堂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