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1日 星期四

香港思想與張小嫻 — 蘇賡哲

香港思想與張小嫻 — 蘇賡哲
你喜歡張小嫻嗎? 你對蘇賡哲的觀點有何意見?有 人用電腦查看香港一個功能強大互聯網搜索器,按鍵查詢「六合彩」條目,發現可搜出的備詢結果有四萬四千九百條;再按鍵查詢「香港思想」,相關資料只有二十 三條,其中竟有三分一是關於作家張小嫻的。查看電腦的朋友在他的著作中沉痛地說:「這是當代香港文化思想最大的荒謬」。他認為香港的危機,首先是文化的危 機、是精神思想的危機,用張小嫻式消閒文化來作為香港人的精神糧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哀。
饒宗頤曾拉著初識的余秋雨「穿行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余秋雨嘆息:「沒有一個路人知道,這位擠在人群中的瘦小老人,是整個亞洲文化的驕傲」。此外,哈佛大學的杜維明將發揚新儒家思想的希望寄託給新加坡,而對香港失望。
看起來確實很荒唐,但我對電腦互聯網搜索器的作者卻佩服非常。
香港思想如果以饒宗頤、唐君毅、牟宗三為代表,無疑冠冕堂皇,鎮得住,嚇得倒人,可是不符合事實。隨便找個香港人問問,沒有誰答得出這幾位大爺說過什麼 話,但很多人會對張小嫻那些「淺淺的哲理」,層出不窮的兩性關係理論留有印象。毛澤東思想顯赫一時,現在己是歷史陳跡,以張小嫻為代表的香港思想,當然比 毛澤東思想更富生命力。其實,那位查看電腦的朋友在著作中也說,中環皇后像廣場的菲傭,比她們的僱主快樂。我想,菲傭之所以快樂,並不來自菲律賓饒宗頤, 或馬尼拉唐君毅,甚至,正可能來自她們沒有「亞洲的文化驕傲」。香港危機,不來自張小嫻佔據了三分一香港思想,六七十年代中國的危機則因為只有毛澤東思 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