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9日 星期六

雙普選的重重關卡和陷阱 -張滔

去年十二月廿九日晨,在北京舉行的人大常委的最後一日,就香港特首曾蔭權所提交關於政制發展的報告,通過了有關的決議。決議一通過,人大常委副秘書長喬曉陽,即於第一時間,當日從北京飛香港,下午向香港政界人士分別舉行座談會,宣佈決議內容,並作解釋。
由於決議內容早已略有透露,知道了二○一二年的雙普選被否決,泛民主派迅速採取行動,於十二月廿九日下午三時舉行抗議遊行,由中環立法會到喬曉陽舉行座談會的灣仔會展中心,遞交請願信;再返回喬曉陽舉行晚宴的禮賓府,並在該處舉行燭光晚會。
翌日,民主黨即宣佈由黨員在立法會門外,接力舉行馬拉松絕食。稍後,泛民主派又號召港人於一月十三日下午舉行遊行,堅持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民主黨的馬拉松絕食,直至這遊行才結束。
人大常委決議內容簡要人大常委會決議的內容,先來作簡要的介紹。
一、二○一二年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不以普選產生。立法會的直選議席和功能界別議席的比例保持不變。立法會提出法案及表決程序,維持不變。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可根據《基本法》的規定,作出修改。
二、行政長官的普選,須成立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該委員會可參照現行選舉委員會的規定而產生,按民主程序提名若干行政長官候選人。
三、二○一七年行政長官的選舉,可用普選辦法。在行政長官經普選產生後,立法會全部議席,可由普選的辦法產生。
四、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事前均須由行政長官按《基本法》程序,向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人大常委會確定後,再由特區政府提出相關法案,經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再報請人大常委會批准或備案。
五、若關於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報告或法案,未能全部通過上述的各項程序,兩者的選舉辦法,須沿用上一屆的方式。
除了上述的決議內容外,喬曉陽和張曉明(港澳辦副主任)還在座談會上說了一些別的內容。例如:倘二○一二年特首和立法會的選舉,無「循序漸進」的發展,則二○一七年不能普選行政長官;功能界別的選舉,也是普選的一種,等等。
「魔鬼在細節中」的騙局決議內容大白後,中共發動強大宣傳攻勢,說中央已釋放出善意,假如泛民主派仍不接受,那麼連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也沒有,其後的立法會普選更遙遙無期,成為了「普選罪人」,會被港人唾罵。
但頭腦清醒分析深入的觀察者,認為這個決議的內容,其實是一個騙局。所謂「魔鬼在細節中」,決議實在為雙普選佈置下重重的關卡和陷阱。香港的政制改革進程,不是被這些關卡堵截得寸步難進,便是跌下假普選的陷阱。實行的不但不是真普選,而是更壞的選舉方法,讓中共更進一步控制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從而控制所產生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
另一方面,中共大力積極對泛民主派進行分化,拉攏其中的一部份去接納這個決議,以期所設計的關卡和陷阱得以佈下,導致民主改革的進程受阻,港人跌下陷阱永不翻身。
二○一七年特首普選或告吹再來分析一下在「細節」中的「魔鬼」。
一、首先是二○一二年特首和立法會選舉方法的修改。既決定了兩者都不能普選,怎樣修改?又決定了立法會中直選議席和功能界別議席的比例,不能改變,又怎樣才算是「循序漸進」呢?
曾蔭權在二○○五年所提出的政改方案,是直選增加五席,功能界別增加由區議員所選的五席。這方案被泛民主派否決了,因為由區議員所選的新增五席,必將被親共派囊括。這次將會提出的新政改方案,又會是怎樣的呢?
在特區政府的策略發展委員會下,本年二月成立政制小組去研究。本年中,政制小組作出結論,提出方案進行公開諮詢。本年第四季訂出最後方案,提交立法會審議。方案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席的支持,經特首同意,然後提交人大常委會批准或備案,整個過程要在二○一二年七月前完成。
假如這個方案,與二○○五年的只是換湯不換藥,沒有實質的「循序漸進」的民主,又會被泛民主派否決。那麼將仍用舊的一套,同時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也會告吹。中共和特區政府,會把責任推在泛民主派身上。
特首普選的提名委員會二、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只說是「可」,而不是一定實行。為什麼呢?正如上述,假如特區政府所提出的新政改方案,不獲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人大常委會便以沒有「循序漸進」為理由,收回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這即是等於以特首的普選,來威迫利誘港人接受這個新的政改方案。有了這個威迫利誘的條件,這個新的政改方案,能符合多少民意和民主的原則呢?
三、即使二○一七年真的舉行特首普選,關鍵卻在提名委員會和提名程序。人大常委會的決議說:提名委員會依現行的選舉委員會的規定而產生。這個現行的選舉委員會的產生,是極不民主的,其中:工商、金融界二百人;專業界二百人;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界等二百人;全國人大、政協二百人。只有教育、醫療、法律等專業是一人一票,其餘只有該界中少數人有投票權。從去年梁家傑競選特首,只得一百多票,便可知選舉委員會是左派和保守派的天下。假如特首的候選人須經提名委員會的篩選,那麼只有欽定的人才能成為候選人。這樣,即使是一人一票去選,還算得是普選嗎?這只是有普選之名,而無普選之實的假普選而已。
何時才會有立法會普選?
四、假如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只有普選之名而無普選之實,參選門檻極高,甚至有篩選,這樣的選舉方法不獲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便沒有特首的普選。那麼,要在特首普選之後才有的立法會普選,最快也不能在二○二○年舉行。再下一屆的立法會選舉是在二○二四年,這時,「五十年不變」已經過了一半了。
五、假如真的有立法會普選,是怎麼樣的普選呢?張曉明說:功能界別的選舉,也是普選。真是荒天下之大謬!全世界的政治歷史中,也沒有這樣的普選。指定某些界別的人才能做候選人,即使交由全民一人一票去選,也不算是普選。張曉明大抵說溜了嘴,透露了風聲,即使遙遙無期的普選,到時也會用各種方法,去扭曲普選,使之有名而無實。
普選的關卡和陷阱,可能還會越來越多,花樣將會讓港人眼花撩亂,被關卡堵截了,跌落了陷阱,還不自覺。。
掃除立法會三分之二的障礙人大常委會的決議,其實是一個長期計劃。這計劃的目的是:一、以假普選之名,去打擊、壓制、欺騙港人要求真正普選的民意。二、以假普選之名,去推擋國際輿論,逃避了《基本法》所說「最終達致普選」的規定。三、透過假普選,實質是除了控制特首的選舉外,還控制立法會的選舉,使立法會也變成御用機關。四、徹底打垮泛民主派,削弱甚至消滅香港內的異見不同聲音。
要貫徹這個計劃,最大的障礙是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內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議席,使其不能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所以,在明年和二○一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共必定會組織比去年區議會選舉更龐大瘋狂的攻勢,務求奪去泛民主派的議席,使之減少至三分之一以下。明年做不到,二○一二年又再來,其後越來越厲害,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泛民主派的選舉形勢,必定會越來越險惡。
此外,也必定會收買一些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特別是在新政改方案投票時,使其變節「轉?」。現在,我們已可看見一兩個人有這樣的傾向了。
控制權力是中共的本質前港英高官鍾逸傑曾這樣說過:「共產黨的選舉,是在投票前已知道結果的選舉。」雖然回歸後,他的政治態度已大改變,言論變得媚共親共,但當時所說的話,可謂一針見血。
中共就是要把香港回歸後的選舉,變成這樣的選舉。試看看過去幾屆特首的選舉:一九九七年的第一屆,董建華當選;二○○二年第二屆,也是董建華當選;二○○五年,董建華未任滿而下台的補選,曾蔭權當選;二○○七年第三屆,曾蔭權當選連任。這四次的選舉,都不是在投票前,已知誰當選的嗎?
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是港英遺留下來的,除一九九七年的臨時立法會外,一九九八年、二○○○年、二○○四年,中共都控制不了,泛民主派取得一定的議席。現在人大常委會關於政改的決議,就是要把立法會的選舉也逐步控制,特別是要取得三分之二議席的多數,以使日後對政制的改變可以為所欲為。那重重的關卡和陷阱,是為此而佈下的。泛民主派當然要繼續爭取普選,但更要注意,連目前民主成份不多的選舉制度也出現倒退。
必須掌握權力和絕對的權力,這是共產黨的本質的最大特點。在所謂「一國兩制」下,這個特點不會改變,只是採迂迴掩蔽的手法而已。
不要存有任何幻想,泛民主派一方面要堅持民主的理想,另方面更要警惕倒退,慎防在關卡上碰得頭破血流,跌下無法爬出的陷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