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8日 星期五

絕望之為虛妄

絕望之為虛妄 蘇賡哲
很多人心中有個疑問:祖國那個不得人心的專制政權甚麼時候會成為歷史?這是當前社會科學一個大問題。如果用科學的態度來觀察,而不是用善良的願望代替科學推論,我只能說,倘若沒有突發事故,目前還看不到它崩潰的跡象。
八九年六四甫過,有很多人預測這個屠民政權很快就要消失了,但十九年後,它仍在那裡。今日它的處境比當年更困難嗎?當然不。我們知道,每日全國各地都有為數眾多,規模不小的官民衝突,一般認為,它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己屆警戒線,很可能發生大動亂。但大家如果讀歷史,就會知道中國歷史上如果發生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饑荒,必定會有民變,但當年甚麼事都沒有。那次饑荒,中共的黨史專家何方在《從延安一路走來的反思》中說,總共餓死了兩個有多的加拿大人口。可是社會平靜得很,沒有人作反。在戴厚英的記述中,有餓到人吃人的慘況,但何方在農村所見,「一個突出的感覺就是安靜」。古人說「天下有道,則庶民不議」,當時因無道造成大饑荒,卻一樣「庶民不議」,何方「沒有聽過有人公開講怪話、頂撞領導、更談不上聚眾鬧事」。無疑,人性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然則,今日貧富懸殊所能引起的怒火,能比昔年餓到人吃人更難忍受嗎?
就算更難忍受,老百姓又能怎樣?李昌平擔任湖北棋盤鄉黨委書記時,鄉民訴苦說盼望陳勝吳廣。但陳勝吳廣能揭竿而起,因為秦兵只有刀劍。現在老百姓依然只有鋤頭,官兵卻槍炮坦克都有。你可以說,清末的新軍也有槍炮,老百姓不也把清朝推翻了。這是沒有考慮到滿清不懂得用「政委」掌握軍隊,更不懂得調動一小撮軍隊都要由軍委下令,才讓孫黃革命黨有滲透機會。
明白這些道理,就會懷疑只有坐待「中國戈巴喬夫」,才有變天可能。其它都是過左的幻想。但戈巴喬夫現在連影都看不到。
一位很受敬重的民主人士聽了這些分析,灰心絕望說要學張純如結束自己的生命。我覺得士不可以不弘毅,況且魯迅喜歡的名句是「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希望這位朋友能參透此中道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