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

姚永安

過去十多年,我是以身力行的去帶動市民去認識、關心本地政事和改善政府的政策。

我的時事評論曾獲得多個本地和國際獎項,人家給的評價是它能令人跳出僵化的思想局限,刺激獨立思考,能夠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

無論是逢中必反,還是民主派必然是壞分子,「啦啦隊式」的評論很容易。但大家真的滿足於這個層次嗎?民主派的領袖們所說所做的必然是對的嗎?李柱銘的<華爾街日報>文章真的有助中國人權和幫助區議會選員團舉嗎?中國共產黨對手—布殊/美國所做的必然是為世界和平、公義、民主、人權的好事嗎?史維會集中火力只針對日本政府是別有用心,還是成功的策略?

我選擇加拿大,是我不認同香港人事事從錢看,金錢利益重於原則、道德...一切的價值觀。亦因此,除非經濟、樓市不好,我們不會見到100萬市民上街反對人大主釋法或爭取民主。

要爭取任何事情,除了講求有多少人支持,還要講策略。我的文章所提出的是,在人大同意可以在2017/2020有普選的情況下,怎樣是最有效的方法為香港落實真正符立民主的普選?究竟是繼續抗爭,還是有更好的策略?究竟是爭取機會渺茫的2012,還是落實機會更大的2017/2020?

在網上看到蔡子强和吳志深的文章,兩位一向大力支持民主派的香港評論人都認為應該集中攪好2017/2020。
--------------------------------------

沙地阿拉伯出生的女性被迫害我是不能接受的,但人家的宗教傳統是這樣,當地人包括女性都接受,外面的人可以怎樣做?
他們甚至反過來說我們的婦女傷風敗得,究竟是誰錯?
是否有力量的一方便可以武力「解放」另一方?伊朗、印度有民主,便沒有這些人權問題嗎?當地人會認同為這是人權問題嗎?
中國人生活在專制的政治制度之下是上天注定無可改變的嗎?
當然可以改變,但怎樣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呢?
就正如沙地阿拉伯一樣,在外面施壓,自以為站在道德高點以我為你好、以自已價值批評人家落後真的可行嗎?人家真的會認同外人比自已高一等嗎?改變要在中國內部而非外面壓進去,以友善、潛移默化的方法令中國人民認識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是怎樣一回事,由內部作出改變...目前的形勢其實不錯,中國人民可自由行到香港和到民主國家旅遊、官員和傳媒人可到西方交流考察、外國人在中國旅遊和工作與當地人結交、美國電影、電視劇在中國通行、還有奧運...都有助把西方的價值傳入中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