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程翔沒有感恩戴德!

程翔沒有感恩戴德!
08/02/2008文: 黃毓民

程翔突然獲釋,可以在農曆新年前離開政治黑牢,與家人歡度春節,也許凸顯了「北京爺們」人道的一面。然而,不管從理性認知(對中共)乃至情感傾向(對程翔),毓民都不相信程翔是背叛社會主義祖國的「台灣間諜」。忠愛國家的程翔,為甚麼會被羅織間諜罪名投入黑牢呢?
還不知道程翔將來會不會公布真相,但他甫出獄門,即發表一封公開信,表示感謝中國政府給予假釋,感謝香港特區首長曾蔭權的關懷,感謝保安局的幫忙,感謝《海峽時報》物質及精神的支持,感謝關心他的人為他奔波勞碌……
對程翔來說,這是應有之義。
封建帝王統治太多愚忠愚孝的故事。奸佞當道,陷害忠良的故事,總有是非善惡的歷史評斷,但是很少人會探究為甚麼到了共和時代,仍然有所謂第一種忠誠(雷鋒),第二種忠誠(劉賓雁)。兩種其實都是愚忠,只不過程度不同而已。
一九八六年七月底,人大委員長萬里就曾在一次公開講話中高度評價「第二種忠誠」:「我為甚麼贊成劉賓雁的第二種忠誠呢?我們黨需要這種忠誠。我同意劉賓雁的觀點……我們不但需要雷鋒式的第一種忠誠,還需要『陳世忠式』的第二種忠誠。」此間「親共愛國」陣營則多屬「第一種忠誠」,對於黨的話「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至於所謂「是其是,非其非」,對共產黨「小罵大幫忙」的「第二種忠誠」卻屬少數。
這就是為甚麼此間「親共愛國」陣營對程翔獲釋沒有甚麼反應。照說,他們應該揄揚中央政府的「仁政」:即使程翔背叛國家,中央政府在他服刑千多日後給予假釋,讓他趕及與家人度春節!
程翔沒有感恩戴德、感激流涕,顯然就不符合比他更愛國的人的期待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