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6日 星期三

中立 - 蘇賡哲

小弟有些問題請蘇兄賜教!
1. 回望近年美國在台灣, 西藏, 新疆等問題亦不見中立,多是積極配合中共的說法, 美中關係看來比加中關係密切得多了, 這點在貿易上更為明顯, 如國企能在紐約上市, 美國頂尖企業在中國發展等, 請問兄台有何高見?

2. 以現今美國政情看來, 相信在下任總統任期內,其中東政策或有大變,有可能不再"趁這淌渾水"了, 中東形勢或回復黑暗原形, 到時加拿大應"頂"下去還是跟美國走呢?如果真的"上岸"的話, 美國人的解釋可以是"選錯得總統!" ,加拿大能說是跟錯了"大佬"嗎?
3. 如果伊斯蘭極端分子支持東突在新疆有所行動, 加拿大或西方國家應采何態度?


David
------------------------------------

中立
蘇賡哲 2008年2月6日
「中立」兩字很動人,不偏不倚、公正超然,百美俱備。因而香港的維園阿伯用它來攻擊吳志森,指他有欠中立。吳志森答得好:你看見小孩子將跌落井,能中立嗎?
加拿大也有不少人持維園阿伯式的中立觀。吾友笑說,因為此間也有維多利亞公園故。加拿大維園阿伯認為,反恐戰爭是美國和恐怖分子之間的鬥爭,加拿大不必趁這淌渾水,置身事外,明哲保身為上策。
更早的泠戰時期,加拿大同樣有「先輩維園阿伯」,其中突出的一位以安德魯拉摩里之名,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立論說:加拿大應該在國際事務中保持絕對中立。他主張加拿大退出當年美國的防務體系,指這樣做不僅將顯著地增進加拿大在冷戰變成熱戰時的生存機會,「而且也將顯著地增進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避免核災難的希望。」
意思很簡單:如果美國的盟友都中立起來,作壁上觀,美國孤家寡人,和共產集團對抗的本錢稀少了,熱戰機會自然大減,世界和平可期。但真的是這樣嗎?拉摩里先生還說,中立以後,「對加拿大更直接的利益是,我們能夠將我們的軍費支出從每年十七億元砍到兩億元左右。」在六十年代初期,每年節省十五億加元,是一筆天文數字鉅資。拉摩里這位加拿大人無疑很聰明,但我想,美國人也不笨,你懂得以中立來省錢,美國人就不懂嗎?中立沒有專利,美國也可以宣布中立,到時只有共產集團不中立,後果如何?其實二戰早期,美國就曾如此聰明地中立了好一段時期,當時是加拿大和其他國家極希望它別中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