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1日 星期一

抒情詩人與敵對份子



抒情詩人與敵對份子◎盛 雪


● 我走了二十幾年詩歌創作道路,出版詩集竟要被戴上一頂「敵對份子」的帽子。我不明白,一本抒情詩集為甚麼會引起一個號稱崛起的大國如此的緊張和恐慌。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十七八歲開始寫詩的時候,很希望有一天被稱為抒情詩人。而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二○○八年一月,我的第一本詩集《覓雪魂》終於由香港聯合作家出版社出版。但是,中國公安部、文化部、出版總署竟然早在二○○七年二月就開始大張旗鼓地聯合、連續在全國下達文件,查堵我的詩集《覓雪魂》。
在網上發現中共查禁我的詩集
  那天為了詩集最後定奪名稱,到網絡上查核,竟然就看到了中國查禁《覓雪魂》的文件。那是青海省海西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個網頁,上面赫然登載著當地各級單位接到通知,要求查堵 「境外敵對份子盛雪擬在境內出版的詩集《覓雪魂》」。文件並強調,「各地接此通知後要立即展開行動,協同公安、文化、新聞出版等部門加強對印刷、複製企業的監管和稽查,嚴防省內出版和翻印。要強化對文化市場的監督檢查,尤其要加大對攤點遊商的清查力度。對非法出版物一經發現要立即收繳,並追根溯源」。這份檔註明日期是二○○七年三月七日。
  而在北京市豐台區文化委員會的網頁上註明的時間是二○○七年二月二十六日。這篇題為「淨化春節文化市場,嚴查出版物市場」的通知中說,「為了認真貫徹落實全國『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連續下發的《關於查禁色情賀年卡的緊急通知》、《關於查堵詩集〈覓雪魂〉的通知》的精神,淨化春節文化市場,從二月五到十三日期間,豐台區文化委員會對本轄區內的出版物市場進行了全面檢查 ...... 隨著『春節』及『兩會』的來臨,豐台區文化委員會將進一步加大對本區出版物市場的檢查力度,特別是對《覓雪魂》等政治性出版物,一經發現及時上報並深追到底,以確保本區出版物市場的繁榮健康。」
  看著這樣的東西,心裡說不出是甚麼感覺。今天中國的出版市場,要說變化確實是有的,至少色情暴力鬼怪迷信甚麼都在暢行。怎麼「淨化春節文化市場」要從大張旗鼓地查堵我的詩集《覓雪魂》下手呢?
  看著「境外對敵份子盛雪擬在境內出版的詩集《覓雪魂》」這行字,更是感慨。「敵對份子盛雪」和《覓雪魂》排列在一起,看著十分怪異。我走了二十幾年的詩歌創作道路,出版詩集竟要額外戴上一頂「敵對份子」的帽子。 我不明白,我的一本抒情詩集為甚麼會引起一個號稱崛起的大國如此的緊張和恐慌。
六四後有了更廣闊的視野
  記得我第一次動筆寫詩是一九八○年初春。第一首詩是蹩腳的古體詩,感嘆春寒難度的寂寥傷懷。那時候我的生活灰暗而傷痛,前面看不到路,後面都是暗影。詩歌像是我突然闖進的一個無人知曉的秘密花園,雖然靜寂,但滿眼綺麗;或許孤獨,仍徑自美艷。我於是一路寫下來,和詩歌結為密友。抒情、談心、宣講、抗拒,種種情緒都有了一個去處。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和六四屠殺,讓我無法再寫綺麗美艷的詩句。出國後投入民主運動的四處奔忙,以及為求生存的繁亂緊張的生活,讓我好一陣子沒有詩情。再認真寫詩,筆端就已經染上了六四屠殺的鮮紅而痛楚的印記。就像陳奎德在《覓雪魂》的序言中說的:「德國哲人阿多爾諾曾有言:奧斯威辛之後,寫詩是野蠻的。對中國人,一九八九之後──就像奧斯威辛之後一樣,寫詩是野蠻的。在奧斯威辛之後,在八九之後,深思者,甚至感到自己作為人類一員之恥。然而,我們無可逃遁。除了做人,我們別無出路。」
  自此,我的詩歌轉向了更廣闊的視野,我寫思鄉的情懷,寫六四的痛創、記憶與遺忘, 寫偷渡客的夢想、遭遇和慘死,寫少女連串被逼跳樓的悲劇和國人的冷漠。
  在加拿大,我曾應邀在許多文化活動中朗誦我的詩歌,也在一些小學、中學、大學朗誦我的詩作並講述我的創作經過。我都盡量挑選朗誦有關六四的詩篇,並講述詩歌內容涉及的背景和創作經歷。我讓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在我的朗誦中一次次鮮活起來,讓更多的加拿大人知道那段歷史。
  由於一到加拿大就開始深深地投入中國民主運動和人權活動,再加上作記者的職業和承擔了更繁複的社會角色,異常忙碌的生活常常讓我有一種逼迫感。而在這樣常年忙碌繁雜的生活中,我真的很慶幸,寫詩成為我生活中奇妙而優雅的節奏調劑和情緒平衡。在會議的間歇,在機場的等待,在旅途的停留,在咖啡店的片刻靜默,甚至在人們熱烈爭論的邊緣,我,可以悄悄地打開一扇心扉,開始冥思一首小詩的畫面、意境、詞句和起承段落,感受一種超然物外的驚喜與平和。
  《覓雪魂》在眾多朋友的幫助下終於得以出版。詩集由四部分構成,包括,覓:靈魂的心路歷程;雪:情愛的體驗感悟;魂:社會的觀察認知;斷想:殘簡短句詩束。
  不管今天的中共政權如何查堵和禁止,我都相信《覓雪魂》會以它特有的魅力受到讀者應有的喜愛。
  詩歌就像許多其他的藝術一樣,沒有國界、種族、語言的界限,它更是超越世俗政治的。一首美麗小詩的生命,將比任何一個強大政權的壽命都長。
二○○八年一月二十三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