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柏楊身在「醬缸」中

柏楊身在「醬缸」中
蘇賡哲 2008年2月7日

台灣的省籍對立很嚴重,外省人多為統派。柏楊和李敖曾因自由寫作慘被國民黨迫害,但他們都是外省人、都是統派,都走連戰「聯共制獨」那條路。分別在於,連戰是迫害他們的國民黨人,所以應該說柏楊和李敖是「聯國聯共制獨」。
陳水扁指天誓日,說不管台灣發生什麼狀況,都不會戒嚴,因為民主絕不能倒退。你可以信,可以不信。柏楊卻誇張到為擔憂戒嚴連續幾天「不吃不喝」住進醫院,又嚷?要出院,因為民進黨執政,台灣快要大亂了。北京中央電視台到台北採訪柏楊,他說:「只要能回到家鄉看一看就心滿意足。」這原是人之常情,但其他對話,便完全配合中共統戰調子,令中共記者回去時說:「聽柏楊這些話,我都起雞皮疙。」畢竟中國民間老百姓,願意上電視擦老共鞋的已日見零落。因此論者說,「柏楊不是老糊塗,就是太精明了,用如此渲染台灣亂象來取悅國共兩黨。」「快到蓋棺定論的人,如此作賤自己,實在罕見。」
柏楊並非不了解國共兩黨本質。國民黨的苦頭身受過了,回大陸去的印象也不見得好。1988年去上海要見王若望,作協就拒絕,弄得不歡而散。家鄉為他立了塑像,後來被拆除。他說,飛機抵達香港,心情才安定。明知中共是怎樣一個政權而大擦其鞋,其實比被洗腦的維園阿伯可恥。柏楊當年獲釋後,在報上「衷心祝福經國先生在天之靈」,大讚蔣經國「傑出」、「英明」、「胸襟寬容」,只後悔不曾和蔣單獨合照,以至李敖譏他以馬屁報怨。他跌落於他所形容的中國文化醬缸中。

沒有留言: